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六十八章 宁道奇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六十八章 宁道奇

第六十八章 宁道奇

readx();    “今日一战,独孤凤受益良多,只是……”曼青院外,独孤凤最先打破了沉寂,对着李轩苦笑道。

    虽然她是个武痴,但这并不代表她就是笨蛋,作为世家之女,在许多事情上,独孤凤看的甚至要比他那作为阀主的父亲更透彻一些,眼下,随着李轩在曼青院中的举动,独孤凤已经隐隐能够察觉到李轩的下一步打算。

    也许是为李轩气魄折服的缘故,内心里,独孤凤并不否认对于李轩,有着一份特殊的好感在里面,但这并不代表,她会因此就跟着李轩一起卷进这场漩涡的中心,身为世家女,有时候,她的行为并不仅仅是代表着她个人,更要为独孤家考虑,所以,她只能选择在这个时候告辞。

    “希望下次见面,还能是在这种友好的氛围下!”李轩微笑着点点头,看着独孤凤的目光里闪过一抹玩味。

    和氏璧是他志在必得的东西,但其他人又何尝不是,除了已经被慈航静斋内定为明君人选的李世民在内,包括李阀的其他两个儿在内,又有谁不想得到和氏璧?

    杨公宝库和氏璧,得一可得天下,面对这等千古异宝,独孤阀又岂会不动心?

    “或许呢。”独孤凤点点头,中却带着几分苦涩,身为世家儿女,在享受着旁人艳羡的荣华富贵之余,却也有着旁人所无法想象的责任,至少眼下,对于李轩的话语,独孤凤只能报以苦笑。有些事情,李轩明白,独孤凤同样了解,只是这些话,却难以出口。

    “告辞。”拱了拱手。独孤凤说不出此刻自己是什么样一种心情,但此刻,她只能选择转身,毅然离去。

    “公?”武青樱看着独孤凤的背影,眉头微蹙。

    “举世皆敌,这样才更有意思。不是吗?”李轩摆了摆手,阻止了武青樱接下来想要说的话,很多事情,时机未到,抱有多的期望。只会让自己徒增烦恼。

    白清儿抬头,看向李轩的眸里闪过一抹迷离的神色,举世皆敌,这是何等气魄,是否举世皆敌,白清儿不知道,但她知道,若李轩真的把想要做的事情做成了。那今夜之后,这在城的各豪雄,恐怕有九成九以上会成为李轩的敌人。包括独孤凤在内。

    一艘小舟,已经在贯穿洛阳的大运河之上,没有操船者,仿佛一艘被遗弃的孤舟,李轩人却径自踏上这条孤舟,白清儿自觉的接下了舵手的职责。扬起双桨,平稳的操控着孤舟朝着洛阳城外的方向驶去。

    李轩独自坐在船头。没有去理会方向的问题,跟了自己这么久。若连这点都无法猜透的话,那这个侍女也就没有必要存在了。

    闭目,为即将而来的大战做准备,同时也思着接下来的该如何驱走,火中取栗,杀不难,但若想动摇慈航静斋的声望,根本不是杀掉一个师妃暄可以解决的,相反,杀掉师妃暄,反而会让自己陷入一个被动的局面。

    造势。

    慈航静斋在这一步做的好,眼下,只差一步就可以圆满,但若真让对方做成了,那之后的事情就有些不好办了,也没有自己还有其他群雄什么事情了,所以,慈航静斋营造出来的势,必须打破!

    与此同时,洛阳,天津桥上。

    师妃暄告别了李世民,带上竹笠,来到这处令她记忆犹新的所在。

    “呦,妹妹终于舍得从李世民身边离开了吗?可真是让姐姐好找呢!”轻笑声中,一道宛如月下精灵的身影出现在师妃暄的身前不足丈远的地方。

    师妃暄抬头,目光看向距离自己已经不足丈远的绾绾,竹笠下目光依旧平淡,只是精神在此刻却已经完全提起来,丈,这已经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距离。

    “姐姐说笑了。”皱了皱眉,师妃暄眸里闪过一抹凝重,如今李轩留给她的精神创伤还未完全消除,这个时候遇上宿敌,对师妃暄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对于绾绾的咄咄逼人,自称姐姐的口吻师妃暄没有在意,两人的气势却在碰面的瞬间已经开始了,天魔功vs慈航剑典,两大旷世武的碰撞,同样也是两位绝世天才的碰撞。

    绾绾的气势犹如海浪一般,无穷无尽,带着天地自然的威势,激荡澎湃,而面对绾绾那山呼海啸般的威势,师妃暄却是不动如山,任由海浪席卷而至,我自岿然不动。

    “妹妹受伤了?”虽然在气势的比拼中,未能占据优势,但绾绾却敏锐的发现师妃暄的一丝不妥,一双明亮的眼睛顿时弯成两弯新月,看向师妃暄的眼神里,带着明显的幸灾乐祸。

    “些许小伤,有劳姐姐挂念了。”师妃暄仿佛完全没有听出绾绾话语中那份幸灾乐祸,淡淡的摇了摇头,心中却是不可避免的被绾绾一句话引动了心神。

    然而,还未等她想出对策,那边绾绾却已经毫不犹豫的动手了,这对尚是第一次见面的宿敌,在这种情况下,又怎会放过这个斩杀宿敌的机会?

    “叮~”

    清脆的嗡鸣声中,色空剑出鞘,精准的点在天魔双刃的交汇处,也正式拉响了这场仿佛命中注定的战斗,宿敌之战。

    天魔双斩在空中划过道道绚丽的弧线,澎湃的天魔力场的崔发下,天魔双斩的威力被催生到致,而色空剑仿佛带了一股莫名的力量,并未受到天魔力场多的影响。

    “姐姐也不想让人说趁人之危,只需妹妹将和氏璧交出来,姐姐立刻离开,待你伤势复原之际,你我再决高下如何?”虽然还无明显的优势,但绾绾能够察觉到师妃暄气机中那份不妥,不禁娇笑道。

    “提议不错,不过可惜,姐姐却是来晚了!”师妃暄借力飞退,轻轻摇头道。

    “嗯?”绾绾柳眉微蹙,身形却没有丝毫停止,天魔双斩在一股莫名力量的控制下,已经脱手而出,却并未直线射击,而是绕着周身旋转。

    确实没有和氏璧!

    绾绾已经在瞬间做出了判断,但却并未停手:“如此说来,妹妹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天魔双斩,更见狠辣,师妃暄却是趁着绾绾分神的瞬间,飘然后退,身形飘动间,却是朝着另一个方向飞奔而去。

    顿时,一青一白两道身影恍若天外飞仙一般追逐在洛阳城内,阴癸派虽然暗中也扶植了自己的诸侯,但对阴癸派而言,阴癸派才是主,而那些被扶植的小诸侯,显然不成气候,更不可能让阴癸派精锐齐出,去帮助他们抢夺和氏璧,对绾绾来说,显然斩杀慈航静斋当代传人对她来说,诱惑要更大,至于当初与李轩定下的盟约,恐怕包括阴后祝玉妍和李轩这两个当事人在内,都没有真的将那口头盟约当真过。

    盟约,是建立在实力对等的情况下建立起来的,,况且,绾绾也并不觉得自己这样做是违背约定,至少自己已经帮助李轩拖住了师妃暄这个强大的战力,至于和氏璧,绾绾没兴趣参与进去。

    “绾儿的武功似乎更有精进!”洛阳城,一座院落之中,目光眺望着远处时分时合的两道身影,祝玉妍眼中闪过一抹慈爱的神色道。

    “照这个情况下去,那师妃暄必死无疑。”辟守玄一脸儒雅的笑道。

    “那可未必呢。”祝玉妍摇摇头,她自然看得出师妃暄身上除了问题,想要以此来击败她不难,但想要杀掉这个慈航静斋有史以来最出色的弟却不可能那么容易。

    同时,运河之上。

    正准备乘舟顺流而下出城前往静念禅院的李轩人却是在前方河道的中央见到了一条小舟,很独特的小舟。

    舟上。

    一白发老道正在悬空钓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