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七十六章 此路不通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七十六章 此路不通

第七十六章 此路不通

readx();    “咣~”

    月下,另一道山路上,随着一面足有一人高的大盾挥动,三名武者直接被巨大的力道拍飞到空中,鲜血不断自七窍中往外渗,人却是已经没了声息,砸落在人群中,将随后而来的一片武者砸翻。看小说首发推荐去眼快看书

    野蛮的力量,蛮横的战斗方式,让后方涌上来的武者生生止住了去势,一脸惊骇莫名的看着眼前小山般的壮汉。

    “阿弥陀佛!”不嗔踏前一步,看着眼前威武的男子双手合十道:“施主为何拦路?”

    李山漠然的表情自眼前一群武者身上扫过,对于不嗔的话充耳不闻,左右看看,握刀的右手陡然一挥,一道刀气轰然劈出,在地面上留下一道足有一尺宽的裂痕,回头,冷然看向不嗔以及一众武者道:“主公有令,越界者死!”

    越界者死!?

    众人面面相觑,好霸道的口气,要知道这里聚集过来的,可是足有数百名武者,其中更不乏一些成名已久的高手,而对方,却不过区区一人,若是以往,听到这种话,只怕会笑掉大牙,但此刻,看着地面那深深的刀痕,以及那三名显然是被活活震死的武者,数百名武者在这一刻却是失去了声音。

    有时候,人多未必就力量大,尤其是像他们这种临时拼凑起来的,虽说个体力量远胜寻常军队,但终究只是个人力量而已,若以评价军队的眼光来看这群人,那结果……眼前这群人,也只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顺风仗打得很溜,但一旦遇到挫折,便会止步不前,就如现在。

    这个道理,李山明白,作为四大金刚之首的不嗔也同样清楚,但他必须尽快去跟了空禅主汇合。夺回和氏璧,是以必须尽快突破眼前这个将军打扮男子的阻拦!

    “越界者死?哈哈,笑话!”就在双方对峙之际,一道模糊的身影自众人上方一掠而过。以高妙的轻功越过李山的头顶,朝着山顶的方向奔行过去。

    “我说过,越界者死!”李山目光一冷,也不抬头,手中的长刀在空气中划过一道惨烈的半弧。空中陡然传来一声惨叫,漫天血雨中,那道模糊的身影骤然被莫名的力量自中间劈成了两半,无力的垂落下来。

    人群中,顿时传来一阵倒抽冷气的声音,看向眼前的汉子露出骇然的神色,了空双手合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虽非军人,但他也知道。此刻这数百人的气势正随着眼前这名铁塔般的壮汉的一次次残忍杀戮而不断消磨,若继续下去,恐怕很快,这支人马便会崩溃,随然原本并非本意,但如今的状况已经超出了净念禅院的预料,这莫明多出来的高手让了空心中产生一股极端的担忧,禅主那边,恐怕也不会顺利,也更坚定了他尽快破除阻隔。汇合了空的决心。

    “如此,得罪了!”不嗔眼中精光湛湛,身后,不贪、不惧缓缓现身。四大金刚,如今只剩下三个,不嗔能够感觉到眼前汉子的危险,这种高手也绝非他一人可以摆平,说不得,也只有借助三人合力了。

    李山不动如山。只是冷漠的看着前方这帮武林人士,对于不嗔的话,充耳不闻。

    ……

    “叮~”令人眼花缭乱的扇影中,突然窜出一杆冰冷的枪锋,洞穿伍琼扇影,直奔扇子的主人而来。

    瞳孔骤然缩到针眼大小,侯希白尚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杀气四溢的枪法,足尖在间不容发之际,在对方的枪杆之上轻轻一点,身形飘飘,带着一股潇洒飘然的意味,退出三丈远的距离,轻轻落地,目光看向前方的眼神中,带着一抹惊讶。

    “嗡~”

    失去目标的枪头突然一颤,化作三道残影,自三名随后而来的武者咽喉处掠过,鲜血迸溅中,三名武者的尸体无力的软倒在地,殷红的鲜血,迷蒙了空气。

    “啪!”侯希白收起美人扇,看向前方出现的男子抱拳道:“兄台何故拦路?”

    李林漠然的目光在一群武者身上扫过,最终落在眼前这个能从自己枪下逃生的青年公子身上,漠然的目光里闪过一抹异彩,随即冷冷的道:“主公有令,滚!”

    呃……

    侯希白以及身后众武者面色顿时变得难看无比。

    深吸了一口气,侯希白手中美人扇一展,看向对方的眼睛微微眯起,眼前的男子一手枪法之强,出乎侯希白的预料,不过……

    侯希白的目光越过对方的身影,看向山顶的方向,心中更多的却是对师妃暄处境的担忧,对方的准备超乎所有人的想象,眼前的持枪男子虽然不知根底,但这一手枪法,足以冠绝当世,那山上恐怕也绝非对方一人!

    必须尽快赶过去汇合!助她一臂之力才行!侯希白眼中闪过一抹坚定的神色,至于对方为何要如此,此刻他却已经没有太多的心思去理会。

    “如此,得罪了!”美人扇一扬,折花百式出手,话已经多余,双方本就不是同一立场,更何况此刻,侯希白已经不想再考虑太多。

    “放肆!”李林眼中厉芒一闪而逝,四大家将中,论底蕴之雄厚无疑要属李山,但若论攻击之犀利,却是非他李林莫属,眼见对方竟敢不知死活的再度上前,李林眼中杀机一闪而逝,手中点钢枪化作一道白虹,盯向侯希白的咽喉。

    与此同时,另一段山路之上,上山的人马同样遇到了阻碍,不过想象中大打出手的场面却并未出现。

    “诸位,还请稍待片刻!”李风单枪匹马,却将上山的道路全部堵死,微笑着看向眼前一众武者,一杆足有丈二的长枪随意的在手中拨弄着枪花。

    “你是什么东西!?”一名武者冷哼一声,虽然对方手中那杆骑枪看起来确实有些夸张的惊人,但对方和善的态度显然给了众人一种错觉,人善被人欺,尤其是作为武者,太过和善,总会被人当作软柿子来捏,对于李风的劝告,武者只是冷哼一声,便大步绕开李风,想要往山上行走。

    “何苦?”李风摇头,苦笑一声,似乎并没有阻拦的意思,手中的丈二骑枪依旧百无聊赖的在手中翻花,对于将要绕开自己的武者并没有理会,这样的态度,无疑更助长了敌人的嚣张。

    “噗~”

    武者冷笑着越过李风,回头,想要说什么,却看到对面人群看向自己眼神中流露出来的惊骇神色,有些疑惑,张口想要说话,却发现此刻自己竟然无法吐露半点声音,一张口,喉咙就仿佛灌了风一般,发出一阵嘶嘶的声音,仿佛有什么东西自腔子里漏出来一样,同时眼前的世界也被凄艳的鲜血所迷蒙。

    哪里来的血?

    带着这样的疑惑,这位连姓名都未曾留下的武者无力的躺倒在地。

    回头,看了一眼武者的尸体,李风眼中流露出怜悯的神色,扭头,看向一脸惊骇莫名的众人,遗憾道:“在下真非嗜杀之人,还请诸位高抬贵手,莫要再让小弟手中沾染血腥,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这货一定是故意的!

    看着对方眼中那明显带着幸灾乐祸的眼神,原本一脸和善的形象瞬间在众人心中变作了恶魔的化身。

    “好快的枪,好狠的手段!”人群中,一名老者眯眼打量了李风几眼,再看看地面的尸体,摇摇头,目光灼灼的看向李风,一众高手之中,大概也只有他才真的看清之前那电光石火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对方竟是以那丈二骑枪,在武者与他擦身而过的瞬间,一连刺出三枪,以枪气击碎了对方的喉骨,割断了对方的声带,更摧毁了对方的脊椎,只是由于出手太快,甚至连当事人都没有察觉的情况下,便彻底毁灭了对方的生机,若此时将那死者的脖子划开,定会发现对方脖子皮肤下的各个器官已经烂成一堆肉糜。

    “咦?”李风嘴中发出一声轻咦,目光看向老者,眼中闪过惊讶的目光,微微一笑,开口道:“老丈好眼力,还未请教老丈名讳。”

    “南海,晁公错!”老者傲然道。

    “没听过。”李风摇摇头,一脸茫然。

    “你……”晁公错成名多年,在江湖上更是与宁道奇齐名的高手,往日里,只要他报出名号,哪怕是四大门阀阀主都会奉若上宾,何时受过这等奚落,闻言不禁心中恼怒。

    “不过……”李风看着被自己一句话便激怒的晁公错,心中安安摇头,他刚刚被李轩召唤过来,对于此界高手自然一无所知,不过看周围武者的神色,此老只怕大有来头,只是心胸未免太过狭隘一些,或者可以说是自负,目光似笑非笑的看着晁公错,李风嘴角牵起一抹坏笑:“可堪一战!”

    晁公错心中突然生出一股警觉,身形一闪,一缕枪气几乎是同时穿过了他刚才所在的位置,站在晁公错身后不远处的一名武者胸膛突然溅起一朵血花,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人已经倒飞着撞进人群之中。

    “卑鄙~”晁公错怒吼一声,一拳轰向对方的脑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