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八十章 既寿永昌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八十章 既寿永昌

第八十章 既寿永昌

readx();    寂静

    阴癸派虽然一直以来,无论在江湖白道还是四大门阀这些诸侯看来,都不存在什么正面形象,但此刻,祝玉妍如此果断的带着绾绾退出这场纷争,依旧让人有种出乎意料之感,若是平时,就算走了,众人也绝不会挽留,只会在心中庆幸,但此时此刻,失去了这两位强大战力,本就不容乐观的局势更有种雪上加霜的感觉。

    张了张嘴,独孤凤觉得有必要让二人留下来,只是话到嘴边才发现,自己其实并没有什么站得住脚的立场去挽留对方。

    寇仲和徐陵相视一眼,到了此刻,继续纠缠下去,就显得有些赖皮了,之前几次,毕竟跟李轩之间多少有那么些情谊,寇仲更能感觉到李轩对自己的重视,但这并不代表他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去利用这份重视去耍赖,这种事,他亦或是徐陵都做不出来。

    “李爷。”寇仲苦笑着拱了拱手,谁能想到最终的会是这样,他到底是洒脱之人,既然事不可为,那就只能退一步海阔天空了,正要开口告辞,却被另一边的打断。

    “刀皇手中印玺,妃暄可否一观?”师妃暄上前一步,圣洁的目光中,带着一股执着,和氏璧的毁,虽说事前已经做了最坏的,但当真正发生的时候,还是有些难以释怀,尤其是李轩手中那枚印玺,也让师妃暄心中起疑。

    “师仙不觉得这个要求有些过分了么?”不等李轩说话,独孤凤剑眉一挑,有些不悦的看向师妃暄道,和氏璧,尚可说是你慈航静斋的东西,你要讨要道理上,无可厚非,但和氏璧已毁,那是众人都亲眼看到的,至于李轩之前那枚印玺。虽然处处透着怪异,但说到底还是人家的东西,你慈航静斋就算是白道魁首,也没理由强要吧?

    师妃暄没有理会独孤凤。只是静静地看着李轩,依旧恬静而淡然,但这一刻,李轩却读懂了对方的意思。

    李轩眼中闪过一抹怒意,虽然师妃暄没有多言。但此刻,却是以白道魁首的身份来要挟了?

    天津桥上,李轩只是一刀败退师妃暄而非一刀斩杀,并非不能,而是对于慈航静斋背后所蕴含的能量心有顾忌,是以没有出死手,慈航静斋所代表的,不仅仅是白道之首的身份,更代表着这天下舆论的走势,这一点上。无论四大门阀或是阴癸派乃至整个魔门都不足以与慈航静斋抗衡。

    身为现代人的李轩,自然清楚掌握舆论的可怕性,那绝对比十个师妃暄外加十个梵清惠堆在一起都要恐怖,这也是李轩一直以来,未曾赶尽杀绝的原因,但似乎……自己的退让,并没有起到积正面的效果。

    “也好!”看着师妃暄,李轩嘴角一扬,却是知道了师妃暄的打算,毕竟这天下。真正见过和氏璧的并没有几个,师妃暄这是在打自己帝王印玺的主意呢,只是帝王印玺,可不是什么人都碰得的!

    在寇仲等人惊愕的目光中。李轩翻手间,帝王印玺已经出现在手中,随手一扬,帝王印玺缓缓地飘向师妃暄。

    虽然并非心目中最佳人选,但以师妃暄的天赋武功,作为八大帝王印玺的守玉之奴之一。也不算辱没了她的身份。

    “嗡~”帝王印玺在空气中突然一颤,陡然加速,朝着师妃暄额头印来。

    有着祝玉妍的前车之鉴在前,师妃暄自然不会毫无准备,更没有想过以李轩霸道的性格会轻易屈服,几乎是在帝王印玺加速的瞬间,色空剑已经凑出。

    帝王印玺化作流光,速之快,远超常人想象,但也并非全无办法应付,速快,也代表着少了许多变化的空间,师妃暄正是看准了印玺的飞行轨迹,心中默算出最合适的位置,在帝王印玺加速之前,色空剑已经刺出。

    “有点意思!”看着师妃暄的反应,李轩眼中闪过一抹欣赏,只是,真的以为帝王印玺在脱离自己之后自己便无法掌控了吗?

    眼见色空剑便要刺在帝王印玺之上,所有人几乎都可以想象到帝王印玺被这无坚不摧的色空剑一剑刺碎的场面,只是就在此时,再生,帝王印玺仿佛被剑气激荡,被吹偏了些许,打着旋绕着色空剑飞出,转眼间落到师妃暄眼前,在师妃暄惊愕的目光中,印玺准确的印在师妃暄的眉心之处。

    嗡~

    金光一闪间,师妃暄额头处多了一个‘昌’字的金色字符,但阴后祝玉妍那般凄厉的惨叫却并未出现,只见师妃暄站在原地,怔怔的看着李轩,帝王印玺已经回到了李轩的手中。

    “看清楚了么?”看着师妃暄,李轩有些复杂,这是帝王印玺和氏璧之后特殊的功效,可以利用己身所具备的龙气,镇压八名高手的魂魄,那眉心处金色的字体可不止是表面上那般简单,那是直接刻印在灵魂之上的印记,就算将整个头盖骨挖开,只要灵魂不灭,印记便不会消失,被镇压之人,无法对李轩产生任何恶意,这股恶意一旦形成,灵魂便会遭到无情的打压,对李轩的怨恨越大,那股来自金色字符的惩罚也越激烈,是以祝玉妍之前才会有那样的反应。

    而眼前的师妃暄,并没有出现大的反应,证明对方心中,确实是为其所谓的大义而以大公无私的心态去面对出现在她前进道上的一切阻碍,而李轩,只是其中之一,是以,她只是以平常的心态去面对李轩,哪怕李轩曾毫不犹豫的对她出手,更给她留下暗伤,却并无法改变她对世事的客观看法。

    跟独孤凤一样,师妃暄也是以一种另类的纯粹而存在于世,只是这份纯粹,让人敬佩,但同样也让人讨厌。

    “夫君!”白衣飘飘,王语嫣携着小龙女来到李轩身前。

    “龙姑娘受伤了?”看着脸色惨白的小龙女,李轩皱眉,原本已经缓和的目光陡然变得凌厉起来,森然的看向师妃暄,慈航剑典的剑气,他熟悉了。

    “阿弥陀佛!”了空看出了师妃暄的不妥,这个时候,自然不适合与李轩这等强敌战斗,踏前一步,合十道:“事急从权,妃暄并无意伤害这位姑娘……”

    “我没问你!滚开!”李轩冷哼一声,一股凌厉的气势迫的了空面色一白,不自觉得退了两步,却依旧死死地挡在师妃暄身前。

    “这样我就没办法了吗?”看着被了空护在身后,面色同样有些苍白的师妃暄,李轩冷哼一声,托起帝王玉玺,伸手一扬,帝王玉玺自动悬浮在小龙女头顶之上,淡淡的金光将为小龙女镀上一层金装。

    李轩目光森然的看了师妃暄一眼,作为被帝王印玺镇压的人,李轩可以提取其身上任何东西,包括灵魂在内。

    一缕金光自帝王印玺之上射出,无视了空的阻隔,没入师妃暄体内,原本苍白的脸色顿时腾起一团潮红,师妃暄原本遍及全身的慈航剑气犹如脱缰的野马一般紊乱起来,了空面色大变,这分明便是走火入魔的。

    “小惩大诫!”李轩冷哼一声,转身,关切的看着随着剑气被消除,面色逐渐好转的小龙女。

    寇仲徐陵独孤凤一脸骇然的看着李轩,再看看师妃暄,这还算是武功吗?那种匪夷所思的伤人手段,想想便让人觉得一阵头皮发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