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八十四章 成都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八十四章 成都

readx();    两年程邑,年,天府之国,在这个时代,已经颇为繁华,更是足以左右天下局势的重镇。

    天下纷乱,诸侯并起,虽然成都也不算平,但相对于战乱不休的中原来说,也算是一片净土。

    对于此时前往成都,李轩没有一点担心,眼下的,绝对是有史以来最强的,四大家将,芷若语嫣清雅,再加上李靖和这些新收的大将,无论在统帅还是高手层次上,眼下的襄阳绝对堪称史上最强,哪怕大宗师亲至,面对此刻的襄阳,也只有望洋兴叹一条,除非大宗师之中,有人能再做,达到庞斑浪翻云那种无限接近天道的层次。

    宋阀此次派出宋鲁以及宋家兄妹前来,固然有商谈结盟的意向,不过李轩很清楚,如宋缺这等无论武功韬略都堪称当世顶尖的人物,是不可能真的如此轻易屈服的,眼下双方也仅仅算是合作,在李轩真正统一南方之前,宋缺绝不会将整个宋阀都压在自己身上。

    李轩更相信,如果自己有一天如李密一般败北,或者止步之外的话,也同样会被宋缺毫不留情的抛弃,争霸天下,不能变的更强就是一种退步,终将被时代所淘汰,所谓盟友,也只是有着对等实力的条件下才能达成的,否则,盟约并不比一张白纸强多少。

    这一点,李轩清楚,宋缺也清楚,所以双方虽然达成了紧密合作的意向,却并未签订任何书面合约,因为没有必要,只要他们两人在,那将比任何盟约都要有效,反之,也不过是被另一方吞并的借口而已。

    独尊堡,虽然建在成都。却自成体系,仿佛一座城中城一般独立于成都之中,四面刁斗林立,有重重护卫看守。看上去,要比襄阳的皇宫更具气势。

    似乎是快要见到多年未见的姐姐的缘故,宋玉致脸上多了几分真诚的笑容。

    这一上,宋玉致虽然一直都保持着微笑,但她显然并不是十分会掌控自己情绪的人。那种笑容,非常生动的为大家清楚地解释了一什么叫强颜欢笑,显然,这位宋家千金对于宋缺在李天凡之后,又有将自己推给李轩的做法抱有十二分的成见。

    这也是世家女的悲哀,婚姻始终无法自己做主。

    无论谢晖对于宋缺抱有什么样的态,但眼下,都不是撕破脸的时候,天刀之威,放眼天下。也没几个人敢真正无视,哪怕是谢晖,对于宋缺的掌上明珠前来做客,也不敢有所怠慢。

    “李大哥,小妹想要去看看姐姐,您……”宋玉致看向李轩,有些为难,毕竟宋玉华如今的身份乃是独尊堡的少夫人,谢晖之谢龙的妻,虽然这个时代男女大防并不严重。但大户人家,规矩总是要多许多,尤其是宋玉致知道,自己阿姊在谢家的处境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样风光的时候。贸然带着陌生男探望,或许会给宋玉华带来更多的。

    “无妨,正好朕也想好好看看这成都的风光,若玉致想要找我或是有什么难处的话,可去城中天然居等我!”李轩微笑着表示理解道。

    天然居,正是李轩借着巨鲲帮的人脉网络在各地开设的一家连锁酒楼。以独特的商业理念,已经迅速在各大城市以及巨鲲帮原有的情报网,打出属于自己的牌效应。

    “小妹记住了。”宋玉致甜甜一笑,虽然独尊堡是蜀中第一大势力,但事实上,宋阀从未放弃过对蜀中的掌控,成都自然有他宋家的势力在,以宋玉致的身份,在这蜀中,也算是半个东道主了,想要为难她,便是谢晖也要掂量掂量,只是这份心意,宋玉致却是收下了,同时也感叹李轩的触手之长,天然居她自然听过,甚至大多数时候,出门在外,她都会选择无论规格陈设还是服务都独树一帜的天然居作为落脚之处,此刻却才知道,这天然居,竟是李轩的产业。

    告别了宋玉致,李轩带着杨逍与范离开了独尊堡范围,人都是潇洒之人,眼下难得有机会领略这个时代成都的风采,性暂时放下了心中杂事,漫步在成都的大街小巷,感受着这个时代成都特有的风土人情。

    不得不说,眼下的成都,有种别样的风情,与洛阳江都不同,这里有着大量的异族人士,一眼望去,可以看到穿着各色具民族特色服装的异族人,单看服饰,便能分辨出对方的种族。

    比如那将半个腰肢暴露在空气里,一身金银饰叮叮当当响个不停的苗族女,其开放的风气与大胆的程,哪怕是和现实中相比也不遑多让了。

    “吸~”

    杨逍有些迷醉的抽动着鼻,一双眼睛温和却不失优雅的注视着一名大胆自身边走过的苗女,李轩毫不怀疑,若不是有自己在身边的话,杨逍把妹的时间绝对不会超过一炷香的功夫,似乎自从离开倚天世界之后,没有了女儿的牵挂,对于纪晓芙的思念也大不如前了,又恢复了那一身的风流本色。

    李轩摇摇头,径直往前走去,虽然这些苗女一个个清秀可人,算不上庸脂俗粉,但如今李轩身边的女人,哪个不是倾城佳丽,眼界自然也高了,当然不会如杨逍一般**。

    范默不作声的跟在李轩身后,虽然号称逍二仙,但范显然走的是冷酷的,昔日在天龙世界更是做过丐帮帮主,行走间自有几分逼人的冷酷气,着实吸引了不少眼球。

    当然,成都最大的特色可不是遍地的火辣妹,更多的还是帮派之间的混战,独尊堡川帮巴盟大势力共治成都,成都自然不可能铁板一块,虽然有着宋阀这尊大山的制约,不至于让大势力发生大规模火拼,但私下里小摩擦却是从没断过,川帮尚好一些,但巴盟却是由许多少数民族组成,好战,一言不合大打出手在这里并不少见,人一行来,类似的事件可不是一两起,只是周围的民众似乎已经习以为常,见怪不怪,甚至有好事者围观。

    大势力闹得虽然凶,但却很少去殃及姓,这也是成都不成的规定,毕竟这里虽说独尊堡势力最大,但真正掌控的却是宋阀,哪怕是已经与宋缺貌合神离的谢晖,也不敢公然去破坏宋缺定下来的规矩。

    李轩一身金边白袍,头戴儒冠,带着杨逍和范信步走在大街之上,以一种欣赏的态去看着眼前有着独自特色的程,心中却是思着其他的事情。

    他来巴蜀并未刻意隐瞒,知道这个消息的恐怕不少,尤其是经历过和氏璧一事之后,静念禅院几乎被付之一炬,四大金刚覆,只剩下一个了空挑头,佛门原本在策划下一手营造的气势,却以这样一个方式告终,如今的佛门,绝对不会放过对李轩。

    静念禅院之后,佛门能拿得出来对付自己的高手,恐怕也只剩下四大圣僧了。

    若要争霸天下,那么巴蜀便不能视而不见,这也是李轩此次前来巴蜀的重要原因之一,只是眼下,李轩还没有具体的打算,大势力相互火拼,若能推波助澜,让大势力彻底撕破脸的话,自然是再好不过的,只是如何操作,李轩还没套地平头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