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九十四章 枭雄末路 中

第九十四章 枭雄末路 中

readx();        夜风微凉,却凉不过人心。

        沈落雁呆呆的站在属于自己单独的大营之外,出身的看着天际那轮明月,虽然还在做着最后的努力,但心底却偶尔会出现一股力不从心,这种感觉,在最近越来越明显。

        密公,已经不像以往那般对自己信任,想到这里,沈落雁不禁苦笑一声,此刻她有些明白李轩前两次为何会那样轻易的便将自己放过,这也算是阳谋吧,换做是自己,恐怕也无法再对一个连续两次被敌人无条件放回来的人。

        脑海中,不禁想起那个满是霸气的,沈落雁摇摇头,此刻的她,心已经乱了,虽然明知道其中的原委,但内心深处,仍是生出一股难言的失望,对李密,也对自己的未来。

        “咻~”“轰~”

        一朵烟花在夜空中绽放,在寂静的夜空中,留下一道绚丽的光景,沈落雁微微一怔,却并未被那一刻的美景所迷。

        烟花,在很多时候都是用来当总讯号的,很明显,有人在这个夜晚发动了什么信号。

        想到这里,沈落雁不由一惊,转身,便要前去李密的帅帐之中,无论李密是否还如以往一般信任自己,但这一刻,她沈落雁还是李密的臣子。

        “军师,那是什么?”两道身影也几乎在同时奔到了沈落雁身前,正是沈落雁为瓦岗寨亲手招募来的两员大将,罗士信和程知节。

        “不知,快去见密公,今夜,恐有大事要发生。”沈落雁面色有些凝重的说道。

        两人点点头。作为沈落雁亲自招揽的大将,相比于李密,他们更信奉沈落雁多一些,武将的世界其实很纯粹,谁能够折服他们。他们就信奉谁,哪怕眼下沈落雁在李密麾下失势,两人也毫无保留的站在沈落雁身后。

        然而,就在三人准备离开之际,一道魁梧的身影却拦在了三人身前,淡淡的月色下。一身锁子甲,手持狼牙槊,身上充斥着一股百战余生的煞气,此刻却如同一面墙壁一般,横身拦在三人身前。

        “单将军?”沈落雁目光微微眯起。看着眼前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男人,心底不好的预感更强烈了几分,对方虽然没有说话,但那展露出来的气息,却在表达着一个令沈落雁不愿意接受的事实:来者不善!

        “末将单雄信,参见沈军师!”单雄信微微拱手,言语间,还保留着几分敬意。

        “单将军深夜来此。可是来找落雁?”沈落雁收摄心神,看着单雄信,脸上露出迷人的微笑。

        “不错!”单雄信点点头。朗声道:“陛下有令,请沈军师移驾荥阳!”单雄信铿锵有力的声音,此刻听在沈落雁耳中却不啻于一道惊雷。

        陛下,而非密公,虽然只是一个称谓,但已经明白无误的告诉沈落雁以及她身后的程知节与罗士信。对方已经变节,放眼天下。能够被称之为陛下的只有两人,一个是远在长安的李渊。而另一个,则是大炎皇朝的李轩,无论单雄信所言的陛下究竟是哪个,都已经不重要。

        目光微寒,沈落雁的目光死死的盯在单雄信的身上,罗士信和程知节已经上前一步,护在沈落雁身前,嗔目怒喝道:“单雄信,你想造反吗?”

        “造反?”单雄信摇摇头,算不上吧,只是此刻,言语已经有些多余了,沈落雁不可能乖乖跟自己走,而罗士信和程知节显然也不准备任由自己带着沈落雁离开,很多时候,用剑说话显然要比嘴巴更直接,也更有效。

        狼牙槊轻轻一点,一股惨烈的杀伐之气陡生,沈落雁三人显然也明白同样的道理,几乎是在单雄信出手的瞬间,夺命簪亮银枪宣花斧自三个不同的方向攻向单雄信,三位一流高手联手,其威力,便是放眼天下,敢言胜者也是寥寥无几。

        单雄信冷酷一笑,原本中宫直刺的狼牙槊陡然一圈,一股莫名的力道油然而生,三人的兵器仿佛受到一道莫名力量的牵引,不受控制的被圈入那个看似普通的圈子之中。

        “叮叮叮~”

        清脆的金属撞击声中,三人感觉握着兵器的手臂猛然一颤,几乎拿捏不住自己的兵器,骇然的看向单雄信。

        一直以来,单雄信虽说是瓦岗有数猛将,但若论武功,在瓦岗寨只能算一流,甚至排不到顶尖层次,但此刻,三人才骇然发现,单雄信实力之强,绝不在李密之下,甚至更强,这个看似鲁莽的汉子,一直以来,都在藏拙!

        握着狼牙槊的手臂陡然一震,罗士信和程知节便感觉手臂一颤,兵器再也无法拿捏得住,被一股巨力直接蹦飞出去,两人眼中同时流露出骇然的神色,却见单雄信的狼牙槊一圈,冰冷的槊锋已经横在了沈落雁细腻的脖子之上。

        “两位将军,单某敬二位也是忠义之士,本不愿与二位刀剑相向,但今日,单某有命在身,得罪了。”单雄信目光在两人身上扫过,对着脸上露出无奈神色的沈落雁道:“军师,请吧。”

        “两位将军,请代落雁转告密公,荥阳有变,瓦岗基业,今夜之后怕是难以保全,还请密公早做打算!”沈落雁并未去理会横在自己脖子上的槊锋,看着程知节和罗士信二人,沉声道。

        “军师放心!”程知节与罗士信对视一眼,能够看到对方眼中的无奈,沈落雁此言一出,已经绝了二人随沈落雁一同离开的可能。

        单雄信只是漠然的看着两人,并未有阻止的打算,他的任务,只是带沈落雁前往荥阳,至于其他人,不在他任务范围之内,自然也懒得去管。

        “走吧!”单雄信沉声道。

        “想走,怕是没那么容易!”冷笑声中,原本空荡荡的军营,陡然被大批瓦岗战士团团围住,人群中让开一条通路,李密带着王伯当徐世绩以及瓦岗一众高手出现在众人眼前。

        “密公!?”沈落雁眼中闪过一抹惊异的神色,李密出现在这里她并不奇怪,但这些甲士,显然是早有准备……一颗心,陡然有些发沉,一抹淡淡的苦涩自心底升起,不断的噬咬着沈落雁本已受伤的内心。

        “我倒没想到,我瓦岗寨之中,竟然还藏有单将军这样的绝世高手!”李密没有理会沈落雁,而是双目放光的看着一脸漠然的单雄信,微笑道:“只要单将军肯放下兵器,弃暗投明,李密必然既往不咎!”

        弃暗投明?

        单雄信冷笑着看向李密,摇头道:“一个日薄西山的瓦岗寨,也敢对某说既往不咎?李密,单某却不知你从何而来的自信!快快让开,念在昔日的情份上,单某不想与诸位兄弟刀兵相向!”

        “呵~”

        仿佛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李密摇头叹道:“看来,雄信是铁了心要判出我瓦岗寨,与我为敌了?”

        “瓦岗寨么?”单雄信摇摇头,冷然看向李密道:“还不配,单某今日,只是奉陛下之命,带沈军师离开!”

        “李轩么?”李密眼中闪过一抹刻骨的怨毒之色,他可没有忘记儿子李天凡的仇,还有李轩连翻几次破坏他的大计,从伏杀王世充到爱子之死,再到飞马牧场,他与李轩的仇恨,可说是罄竹难书,看向单雄信道:“那今日,就更不能放你们离开了!弓箭手!”

        “嘎吱~”

        数百名弓箭手齐齐开了弓箭,一枚枚冰冷的箭簇,齐齐将单雄信两人锁定,只待李密一声令下,便会万箭齐发,任是何等绝世高手,也只能饮恨于此。

        “密公,落雁还在他手上!”徐世绩面色大变,罗士信和程知节却是毫不犹豫的护在两人身前,也表明了他们的立场。

        “单雄信久在我瓦岗,知道我瓦岗不少机密,若今日放他离开,日后必定会成为我瓦岗寨大敌,落雁深明大义,定会理解我的苦衷!”李密沉声道。

        沈落雁闻言,娇躯猛颤,不可思议的看向李密,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但听在沈落雁耳中,却比那冰冷的箭簇更加令人心寒,目光,有些无助的看向徐世绩。

        徐世绩回头,此刻的他,不敢去面对沈落雁那无助的目光,在爱情和事业之间,他显然选择了后者。

        “放箭!”冷酷而无情的声音里,冰冷的箭簇带着死神的尖啸攒落而至,毫无死角的将四人笼罩在中间。

        耳畔响起徐世绩撕心裂肺的哭声,沈落雁俏丽的脸上突然泛起一抹笑容,带着一抹凄美,还有一丝解脱,无惧的看向漫天而至的箭簇。

        “退后!”单雄信冷漠的看着漫天而至的箭雨,狼牙槊一圈,将挡在自己身前的程知节与罗士信带到了自己的身后,这一刻,之前还刀兵相向的三人,显然已经站在了同一战线,狼牙槊一卷,奇异的力道带偏了漫天箭雨的轨迹,一道恰到好处的圈子,如同一道无形的隔膜,将原本完整的世界分离。(未完待续)

  http://www.miriscastle.com/wenzhang/12/12128/70271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riscastle.com。龙8国际娱乐平台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