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九十五章 枭雄末路 终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九十五章 枭雄末路 终

第九十五章 枭雄末路 终

readx();    轰隆隆~

    急促的马蹄声中,一队骑兵在夜色中飞快的奔驰着。

    “少帅快看!”一名骑士看着远处的烟花,有些惊讶的惊呼道。

    “烟花?”不用人提醒,寇仲自然也看到了夜空中那朵醒目的烟花,目光变得有些凝重,只希望,一切还来得及吧!

    “走!”狠狠一甩马缰,战马的速度更快了几分,今夜,他将一举攻破瓦岗军并整合洛阳和瓦岗的力量,对抗大炎皇朝随时可能到来的进攻。

    荥阳,柔柔的月色下,刚刚结束一场战争的荥阳城,依稀间,还偶尔能够听到沙发之声,不过战事显然已经接近了尾声,零星的余孽并不能挽回荥阳易主的事实。

    李密的龙头府眼下已经成了临时的行宫,李轩一身金色龙袍高坐在昔日李密的龙头宝座之上,头戴平天冠,听着帐下众将不断传来的汇报。

    “陛下,蒲山营余孽已尽数拿下,荥阳城东如今尽归我军所有!”纪如烟插手而立,对着李轩抱拳道。

    “陛下,城西瓦岗余孽已经肃清!”秦叔宝阔步走来,沉声道。

    “陛下,城南余孽已经肃清,并生擒瓦岗大将祖君彦,请陛下发落!”杜伏威大步自门外走来,拱手道。

    “陛下,城北余孽已经肃清,生擒大将裴元庆父子,请陛下发落!”伍云召带着满身血煞走进来,拱手道。

    李轩手指轻轻地敲击着俯首,四方余孽肃清,也代表着瓦岗寨在荥阳的势力彻底消除。当然,李密经营荥阳多时,暗中肯定还有余孽,不过大势已定,些许余孽。根本翻不起什么浪花,沉吟片刻后,李轩抬头,目光扫过帐下众将,缓缓道:“骆方!”

    “末将在!”骆方神情激动的出列,自加入大炎以来。还是首次正式参与议事。

    “立刻接手荥阳军政,张贴安民榜文,传令各部将领约束部众,有敢欺压百姓者……斩!”李轩沉声道。

    “是!”骆方眼中闪过一抹兴奋的神色,这已经是一城之主的权利了。虽然眼下只能算是试用期,但只要能够做好,日后必然能够得到更好的提升。

    “秦叔宝!”李轩没有在荥阳的问题上过多纠缠,目光转向麾下一众大将。

    “臣在!”秦叔宝躬身道。

    “着你督军三万,尽快攻占瓦岗寨其他城池!”

    “领命!”秦叔宝沉声道。

    “李靖!”李轩最后将目光落在李靖身上,肃穆道:“接下来洛阳之战,关乎我军未来,此战由你来指挥。以最快的速度拿下洛阳,杨公卿昔日为洛阳将领,对洛阳防务最为熟悉。由他辅佐你攻城,其他军中各将,任你调遣!”

    “遵命!”李靖躬身道,虽然刚刚经历了一场战事,但此次李轩可说是精锐齐出,而荥阳虽然李密留下了不少部队。更有几员瓦岗大将坐镇,但对眼下的大炎来说。依旧空虚,攻破荥阳。对此刻的大炎军而言,不过是一场热身战。

    “荥阳虽失,但李密大军犹在,云召,着你领兵五万,专门负责对付李密余孽,瓦岗猛将众多,这些猛将,愿为我所用者,留,不愿投降者……就地斩杀,绝不姑息!”说到最后,李轩眼中泛起一抹寒芒,瓦岗寨虽然缺乏顶尖高手,但能征善战的猛将却有不少,若有时间,李轩自然不介意一一收服,但眼下,洛阳关乎天下走向,这些瓦岗众将,李轩也不准备留给别人收服,能为我所用者留,不能为我所用者,李轩也不准备继续在这些人身上浪费时间。

    “喏!”伍云召躬身道。

    ……

    夜色下,看着单雄信一杆狼牙槊将漫天而来的箭雨一支不剩的挡下,李密眼中闪过一抹森然的冷笑,再次挥手道:“继续放,不要停!”

    若只有单雄信一人,李密毫不怀疑他有足够的能力突围而出,但他身后还有沈落雁,还有罗士信和程知节这三个拖油瓶,面对连绵不绝的箭雨,纵使是大宗师,也不可能支撑太久,毕竟一人之力再强也终究有限,面对数百名精锐箭手连绵不绝的攻势,总会有真气耗尽的那一刻。

    “密公!”一名武将带着一名狼狈的战士匆匆来到李密身边。

    “什么事?”李密回头,看了一眼那名狼狈不堪的战士,心中陡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密公,荥阳有变,大炎军队突然杀到,守城将士准备不足,被敌人成功攻破城门,眼下,荥阳恐怕已经失陷了!”战士满身是血,背上还插着一根箭簇,看着李密凄厉的哀嚎道。

    “什么!?”李密感觉整个人顿时懵了,荥阳不但是瓦岗寨如今的根基,更是瓦岗寨的退路,一旦战事不顺,无论退向哪里,都必须经过荥阳,荥阳一失,也代表着瓦岗寨这支大军将彻底沦为一支孤军。

    “大胆!竟敢扰乱军心,来人,将此人给我推下去,斩!”瞬间的慌乱之后,李密清醒过来,看着眼前的战士眼中闪过一抹寒意,他自然知道,眼前这名战士说的八成是真,但这个消息绝不能被坐实,尤其是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一旦坐实,这数万大军将面临的便是炸营,不用敌人来攻,自己就会土崩瓦解,荥阳一失,眼下李密能够依靠的,也只剩下这数万大军了!所以,此人必须要死!

    “密公,属下所言,千真万确!千真万确!荥阳已陷,还望密公明察啊!”凄厉的惨叫声中,那名浴血而来的战士被刀斧手无情的斩落人头,听着对方绝望的惨叫,再看看周围无数疑惑的目光,李密面色一阵阴沉,军心,还是不可避免的被动摇了。

    叮叮当当的兵器撞击声中。单雄信顽强的抵抗者连绵不绝的箭簇,此刻看在李密眼中,却是莫大的讽刺,对面四人的眼神,仿佛在嘲讽自己的无能一般。

    “再调集五百弓手。给我射死他们!”李密冷哼一声,脸上泛起一抹狰狞之色,眼下,已经是到了决断的时候了,荥阳是他的根本,但却被大炎军队所占据。想要夺回来很难,相比而言,洛阳经过这段时间的不断攻伐,已经到了强弩之末,而且相比于荥阳。洛阳无论在战略地位还是城池本身上,都强了不止一点,王世充只凭这一座城池,便被列入天下诸侯之中,并非没有道理,短暂的思虑之后,李密迅速做出了决断,只要能够拿下洛阳。再与李阀取得联络,他就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至于跟王世充合作?

    若是一天前。或许还有可能,但现在,荥阳被克,也代表着瓦岗寨彻底失去了根基,自己虽有数万大军在手,但若真的与王世充达成合作。命脉将会被王世充拿捏,到时候。便会被一点一滴的被王世充架空,那是李密绝对无法接受的。

    心中有了决断。李密迅速转身离去,他要尽快做出最妥善的部署,至于单雄信四人的生死,已经注定的事情没必要再过于关注了。

    “轰隆~”

    就在李密准备离开的瞬间,远处突然响起一声炸响,接着便是一阵厮杀声伴随着惨叫声传来。

    “怎么回事!?”李密面色一变,一把将飞奔而来的小校拎起来,怒声吼道。

    “是洛阳的军队!”那名小校凄声道:“寇仲带了一支人马趁我军防备松懈之际,破门而入,人太多了,兄弟们根本挡不住,已经杀入营寨了,密公,快跑吧!”

    “滚!”李密双目充血的看着厮杀声传来的方向,一把将小校推开,洛阳如今什么情况,没人比他更清楚,就算能派出军队,也绝对不可能有多少,除非王世充敢把洛阳的守军都派出来,但王世充有那个魄力吗?

    在一瞬间,李密就判断出,这不过是寇仲的虚张声势之计,但问题是,就算知道又如何,本就因为刚才的消息而动摇的军心,在这一刻终于彻底爆发了,不少丧失斗志的瓦岗军直接丢弃了兵器,或跪地请降,或没头苍蝇一般四处乱窜,任由一干瓦岗众将如何呼和,都难以挽回。

    李密失神的坐在地上,怔怔的看着眼前混乱的场面,自己最担心的事情,最终还是发生了,如此突然,寇仲的到来,就如同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瓦岗军……完了!

    “突围!”单雄信闷哼一声,将插在自己肩上的箭矢拔出,周围的弓箭手被乱军冲溃,根本顾不上他们,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当即一甩狼牙槊,将逼上来试图阻挠他们的几名瓦岗将领砸飞,反手一把将一名武将自战马上拉下来,顺手一拳砸碎对方的脑袋,翻身上马,四周看了看,策马奔出,顷刻间带回来三匹战马,与沈落雁三人一人一匹,四人合力,朝着荥阳的方向突围而去,眼下瓦岗将士已经失去了斗志,更多的是在逃亡,即便有人想要尽忠职守,面对一个单雄信加上罗士信和程知节的组合,哪怕单雄信已经负伤,凭借三人之力,也足以横扫眼下这个炸营的瓦岗寨。

    本已开启的辕门,被单雄信一槊彻底轰开,单雄信带着三人一路冲杀出去,迎面却响起万马奔腾之声,黎明的第一道曙光,照射在前方那白马银枪的将领身上,正是李轩麾下大将,银枪太守伍云召。

    “单雄信见过伍将军!”看着眼前大批军队,丧失军心的瓦岗寨逃兵迅速跪地请降,单雄信策马而出,对着伍云召拱手道。

    “单将军的事情,陛下已经跟末将说过了,单将军暂且回荥阳歇息,接下来的事情,便交给伍某吧!”伍云召目光掠过单雄信受伤的伤口,拱手温言道。

    “好!”单雄信点点头,一夜征战,他也确实筋疲力尽,对着伍云召道:“瓦岗大营正在遭受洛阳兵马的突袭,眼下已经炸营,还望伍将军小心!”

    “多谢单将军相告!”伍云召点点头,目光在一众瓦岗寨溃兵身上扫过。眉头不由微皱。

    “若两位将军信得过落雁,就请将这些降军交给落雁来处理吧。”看着一地降兵,沈落雁眼中闪过一抹不忍之色,对着伍云召拱手道。

    “这位是沈落雁沈军师,旁边两位是昔日瓦岗猛将罗士信程知节。”单雄信简单的介绍道。

    “好!”伍云召点点头。目光在一众溃军身上扫过:“如此,这里就交给四位了!”

    败军之将不足言勇,残兵之众不足言雄,以伍云召的眼力自然看得出这支瓦岗军士气已泄,就算沈落雁有二心,短期内。这支部队也不可能有什么大用,当下留了五百人马负责四人收拢溃兵,自己则亲率大军,直扑瓦岗大营而去。

    “不想他麾下一员将领,便有如此气魄!”沈落雁怔怔的看着大军离去的方向。有些失神的摇摇头,转身,带着罗士信和程知节一起,安抚降军,并派出程知节和罗士信各自带了一队人马去收拢更多的瓦岗溃军,虽然被李密无情抛弃,但作为瓦岗寨首席军事,沈落雁在瓦岗寨之中有着不低的威望。再加上罗士信和程知节这两员猛将,一时间,倒被他们收降了大量降军。更有不少瓦岗猛将也在三人的说项下,答应投降。

    “密公,荥阳方向大炎军队杀过来了,我军将士士气尽丧,根本无法组织防御,大势已去。我们快走吧!”王伯当和徐世绩一身是血的杀到李密身前,看着一脸失神的李密。齐声嘶吼道。

    “走?”李密失神的看着两人,又看了看左右。混乱依旧,却再难找到向这边汇聚的身影,闷声道:“其他人呢?”

    王伯当和徐世绩对视一眼,没有说话。

    “说!”李密站起身,看着聚集过来的数百忠诚护卫,这也是如今这种情况下,还能坚定的站在李密身边的所有人了。

    “有人直接降了,也有人眼见大势已去,事不可为,自行带兵走了,如今聚集在这里的,都是还愿意听我们命令的兄弟了!”徐世绩低头,不敢去看李密的目光,非常笼统的说道,那降掉的人中,有不少是昔日的兄弟,眼下大难临头,却是各奔东西,昔日盛极一时的瓦岗寨,如今却落得这步田地,令他心中不禁生出一股酸楚之感。

    “降了?”李密无神的眸子里突然泛起一抹嘲讽的笑容,摇头道:“降了好,降了好啊!李密无能,今生无法带大家博取富贵,但愿来生,还能再做兄弟!”

    起身,李密整了整衣冠,目光看向策马飞奔而来的寇仲,眸子里闪过一抹森然,朗声笑道:“哈哈,谁能想到,昔日过街老鼠般的两个小混混,如今会以这样一个姿态站在我面前?时也,命也,老天,你待我不公!不公啊!!”

    “噗~”

    毫无征兆的,李密身上陡然溅起数朵血花,圆睁着双目怔怔的看着天空,瞳孔却已经涣散,在这一刻,他引动体内真气,将自己的心脉震得粉碎,彻底断绝了自己的生机,一代枭雄,最终却以这种方式终结了自己的人生。

    “密公!”王伯当徐世绩以及身后残存的数百蒲山营战士同时跪下,看着致死犹自不倒的李密,发出一声声悲泣的痛哭声。

    寇仲翻身落马,目光复杂的看着李密已经失去生机却兀自不倒的尸体,轻轻的叹了口气,大步上前,伸手将李密怒睁的双目阖上,转头,看向一干痛哭出声的瓦岗将领,沉声道:“人死为大,着人将蒲山公的尸体运回洛阳,择日厚葬!”

    “多谢少帅!”王伯当和徐世绩深深的向寇仲叩了一头。

    “诸位,逝者已矣,昔日的恩怨,随着蒲山公的去世,也烟消云散了,大炎军队片刻即至,诸位若是愿意,可随寇仲回洛阳,一起抵御大炎军队,若不愿意,寇仲在此保证,绝不留难各位!”寇仲转身,看着一干瓦岗将士,郑重道。

    “李轩!”徐世绩突然抬起头,通红的双目看向寇仲:“徐某愿随少帅!”

    李密的死,沈落雁的绝然离去,这一刻,都被徐世绩统统算在了李轩的头上,他很清楚,就算他此刻投了李轩,他跟沈落雁之间,也因为之前的不作为,想要复合不再可能,若非李轩派出单雄信,若非李轩与落雁之间的狗屁三擒之约,如何会走到今天这步田地,心中对李轩的仇恨,随着李密的自杀,被推至巅峰,只要能让李轩不快活的事情,他都会去做。

    “王伯当愿随少帅!”王伯当犹豫了片刻之后,再次低下头,他不是徐世绩,没有那么多仇恨,但情况跟徐世绩相比却更加糟糕,作为李密的心腹,他很清楚,他之前的行为已经彻底得罪了单雄信和沈落雁,如今投降李轩,就算不被杀,日后恐怕也是小鞋不断,既然如此,倒不如先跟了寇仲,日后再想办法转投李阀。

    “好,事不宜迟,大炎军队转瞬即到,还望两位收束部众,随我前往洛阳,共抗炎军!”寇仲微笑着将两人扶起,他自然知道,以自己眼下的势力,想要收服这两个瓦岗名将有些牵强,但并不妨碍他们联手抗敌,他不是李轩,没有李轩那种不降即死的气魄,眼下他必须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来守卫洛阳,虽然瓦岗寨没了,但大炎的威胁显然比瓦岗寨更加恐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