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九十六章 秦川?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九十六章 秦川?

readx();    长安,跃马桥畔,侯希白轻抚着折扇看着眼前难得的景物,目光中透着些许‘迷’离之‘色’,或许再过不久,眼前的美景便会被无尽的血腥彻底破坏殆尽。最新章节全文阅读。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щw.。

    轻轻地叹息一声,侯希白也不知道自己如今是什么样的心情,但有一点却是可以肯定的,自从师妃暄宣布率领慈航静斋倒向大炎的那一刻,多情公子就经常会出现这种多愁善感的感觉。

    是什么,让心智坚定的师仙子改变了最初的立场,侯希白不知道,也不愿意知道,甚至不愿意去猜想,因为每每推测出的方向,都不会朝着好的方向去发展。

    最终一统天下的是大炎皇朝亦或是大唐王朝,对侯希白而言,并无太大的区别,但真正让他在意的还是师妃暄的态度变化。

    巴蜀一役,对慈航静斋乃至整个佛‘门’都是惨痛的打击,慈航静斋斋主梵清惠,道‘门’第一大宗师宁道奇加上四大圣僧以及十三名佛‘门’顶尖高手,这些顶尖高手的陨落,虽然短期内,对整个佛‘门’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但从长远来看,失去这些顶尖高手的镇压,魔‘门’会让佛‘门’如此安稳的发展下去吗?

    这个时候,隐隐间已经成为佛‘门’代表的师妃暄突然改旗易帜,转而支持大炎,这可不止是关乎天下大势,更让原本呈现大兴之势的佛‘门’遭到更惨重的的打击,这种打击并非佛‘门’本身,而是在声望上,佛‘门’将不可避免的要面临一次分裂!

    侯希白嘴角突然泛起一抹苦笑之‘色’,身为‘花’间派传人,魔‘门’八大‘门’派之一未来的继承人,此刻竟然在为宿敌的前途担忧,这种心理,如果让人知道的话,恐怕会被笑掉大牙吧。

    摇摇头,眼下似乎并不是思考这些问题的好时候,杨公宝库的消息已经闹得满城风雨。眼下这长安已经聚集了无数各路高手,作为石之轩的弟子,他将要帮助石之轩夺取圣帝舍利,只是。圣帝舍利又岂是那么容易能够拿到?

    杨公宝库,眼下似乎更像一个火‘药’桶,一个随时可能被引爆的火‘药’桶,更是一个虽时可能改变天下大势的火‘药’桶,一个处理不好。很可能将整个长安都卷进来,李唐江山原本所剩无几的一点点优势将会随着这次爆发而彻底消失,甚至转变成为劣势。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这点上,侯希白不得不佩服李轩的气魄,杨公宝库,说扔就扔出来,不过所造成的效果却真的不错,眼下李阀上下已经因为杨公宝库的事情被忙的焦头烂额,根本无暇他顾。

    侯希白虽然不理政事,不过正因如此。他看的比别人更加透彻,李轩不惜将杨公宝库扔出来,显然不会只是为了给李阀添堵,其中必有更大的谋划,只是想想,侯希白便感觉一阵悚然。

    “敢问,可是侯希白侯公子当面?”一道温婉动人的声音自耳畔响起,侯希白不由一怔,陌生的声音里,却有着一股熟悉的味道。

    回头。却见跃马桥的对面,一道身影印入眼帘。

    “妃暄!?”看到这道身影,侯希白一阵恍惚,几乎是脱口叫出声来。眼前突然出现的‘女’子,跟师妃暄实在太像,这种像,并非是容貌上,而是在气质上,慈悲中带着怜悯。但在怜悯之后,却又有股超然众生之感,令人不自觉的心生膜拜,当初,便是这样的气质,让侯希白不可自拔的身陷其中,而如今的场面,与当初三峡之畔初见妃暄时是何等相似!

    “非也,小‘女’子并非师妃暄,在下秦川,见过侯公子。”淡雅一笑,‘女’子摇头道。

    “秦川?”侯希白微微皱眉,咀嚼着这个名字,当初的师妃暄正是以这样一个化名来行走江湖的,而眼下,眼前‘女’子无疑是静斋传人,或者说静斋的后备圣‘女’,作为师妃暄的替补存在。

    身为‘花’间派传人,同时也是石之轩的入室弟子,侯希白知道许多常人所不知道的武林秘辛,旁人只以为慈航静斋每一代只有一位圣‘女’,但侯希白却知道,事实上,慈航静斋除了圣‘女’之外,还有一位后辈圣‘女’,作为替补存在,一旦圣‘女’出事,便可迅速接掌慈航静斋,成为新一任圣‘女’同时也是未来慈航静斋的斋主。

    一如当年的碧秀心,在以身饲魔之后,由梵清惠迅速接掌圣‘女’之位,眼前这位自称秦川的‘女’子,显然也是在扮演着相同的角‘色’,只是所不同的却是,作为正牌圣‘女’的师妃暄如今依旧活的很好,而这位后备圣‘女’公然出现,是否也代表着慈航静斋从此分裂的一个标志?

    “不知秦川姑娘找在下有何事?”脑海中的念头只是一闪而逝,侯希白脸上笑容不变的询问道。

    “为天下苍生而来。”秦川一脸郑重的说道。

    侯希白微微皱了皱眉,同样的话,出自有着相同气质的两个‘女’人口中,但听在侯希白耳中的味道却又大相径庭,眼前的秦川,总会给侯希白一种做作的感受,仿佛一举一动,都在模仿师妃暄一般。

    转头,目光看向河面,侯希白淡然道:“姑娘是否找错了对象?希白对天下大势并不关心。”

    “但若关乎邪帝舍利,不知多情公子是否有兴趣听听?”对于侯希白的冷漠,秦川并不以为意,与他一起并肩于跃马桥上,看着‘波’澜起伏的河面,温和的说道。

    侯希白转头,认真的打量着这个静斋的后备圣‘女’,此刻他终于发现此‘女’与师妃暄的不同之处了,若说师妃暄走的是阳谋的路子,所有事情,都会以堂堂正正的方式去解决的话,眼前自称秦川的‘女’子做起事来就有些不择手段了,虽然并未表态,但对方话语中透‘露’出来的意思,显然是在暗示双方有合作的可能。

    合作?

    一个是慈航静斋的后备圣‘女’,另一个却是魔‘门’‘花’间派传人,本是不死不休的敌人才对,眼下,却要商谈合作?侯希白突然有种啼笑皆非的感受,但对方的话语显然引起了侯希白的兴致。

    “洗耳恭听!”手中折扇一合,侯希白第一次正式的看向这个容貌气质绝不逊‘色’师妃暄分毫的‘女’子,事关圣帝舍利,却是由不得他不在意。

    ……

    与此同时,长安驿站之中。

    “不知炎皇将此书送来,却是何意?”看着手中的书册,宋缺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目光自那玄奥的功法上挪开,目光看向眼前这位妖娆绝丽的‘女’子,淡然道。

    “此书乃长生诀修炼之法,陛下说,他非常期待与天刀一战,但眼下的天刀,却绝非他的对手,无论功力还是境界,是以陛下命小婢将长生诀送来,长生诀有助人‘精’神贴合自然之功效,此外将傅采林与毕玄两大高手赠予阀主,期望阀主能够再进一步!”

    白清儿看着宋缺道:“陛下有言,放眼天下,够资格与他同参天地奥妙者,只有阀主一人,希望阀主莫让他失望,双刀对决之日,既分高下,也分君臣!”

    “呵~”宋缺发出一声冷笑:“既分高下,也分君臣,好大的口气!”宋缺将长生诀收入怀中,看着白清儿道:“看来他已经到了那个境界,是吗?”

    白清儿躬身道:“陛下与阀主境界太高,非小婢可以揣测。”

    “回去告诉炎皇!”宋缺淡然道:“宋某绝不会让他失望,双刀会面之时,便是君臣相见之刻,既分高下,也分君臣,若他有那个本事,宋某便是当大炎一小卒又有何妨?”

    “阀主放心,小婢定然将此话带到,若无其他事情,小婢告退!”白清儿拱手道。

    “送客!”宋缺挥了挥手,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摸’索着手中的书籍,目光有些‘阴’晴不定,他不怀疑这本功法的真实‘性’,同为刀道高手,他能够体会李轩那渴望一战的心情,但是否接受,却让宋缺产生犹豫。

    若他接受,心理上必然会生出不如李轩的心态,日后一旦‘交’手,就会在心理上落了下风。

    看着手中的长生诀书册,宋缺双眸中闪过一抹坚定,双手一搓,顿时将秘籍搓成一团齑粉,天刀宋缺,自有天刀的高傲,至少在双方‘交’手之前,宋缺不准备碰长生诀,否则,就算最终赢了,赢得也不再是纯粹的天刀。

    ……

    长安,皇宫之中,一处偏殿。

    傅采林悠悠的收回了贴在傅君瑜背后的双掌。

    “师尊?”傅君瑜期待的看向傅采林。

    摇摇头,傅采林叹道:“太过诡异,为师目前还无法破解!”

    无法破解吗?

    傅君瑜眼中闪过失望的神‘色’,连无所不能的奕剑大师都做不到的事情,她实在想不出这天下还有谁能帮自己解除那该死的灵魂印记。

    “此印涉及‘性’命之道,为师眼下修为还不足以将其化解,君瑜暂且忍耐几日,待为师与天刀宋缺决战之后,或许会有办法!”傅采林轻叹道。

    无论是宋缺亦或是傅采林,都将对方当作了自己的踏脚石,身为大宗师,要的就是一颗无敌天下的心态,哪怕并不是真的天下无敌,但这股信念,却必须有!

    傅君瑜点点头,距离双方约战的时刻,只剩下三天的时间了,只希望,三天之后,一切都会好起来吧。哈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