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九十九章 策反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九十九章 策反

readx();    长安,跃马桥。

    一袭白袍遮身的石之轩负手而立,静静的观察着眼前的跃马桥,街上行人来去匆匆,却仿佛他便是路边的一棵不起眼的树木一般,没人注意到他的存在,仿佛已经与周围的天地融为了一体,让人感觉无比自然。

    天人合一,很久以前,石之轩就可以达到这个境界,只是为了弥补精神的缺陷,同时也为了更好的去完善不死印法,很少主动去晋入这种可以体悟天地的境界,不死印法,修的是生死之道,迥异于这世间任何一门功法,修炼途径,也与其他功夫大相径庭。

    额头上,淡淡的金色字体偶尔会闪过一抹妖异的金色光芒,显示着石之轩此刻内心并不平静。

    时间越久,石之轩就越有一股急迫感,那淡金色的字体在不断蚕食着自己本身的意志,逼迫自己意志臣服,这种逼迫,甚至超过了精神分裂所带来的影响,他也只能凭借天人合一的状态,借助天地之力,才能勉强抵抗,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石之轩能够感觉到这股抵抗力随着金色印记的蚕食在不断削弱。

    毕竟纵使是大宗师,也不可能无穷无尽的借助天地之力,而来自金色字体的压制,却仿佛无穷无尽一般。

    抬头,看着天际那轮已经无限趋近圆满的圆月,明日的此时,便是月圆之夜,也将是杨公宝库开启的日子,圣帝舍利,石之轩志在必得,这也是石之轩目前可以想到唯一抵抗这股金色意志侵袭的方法。

    两个人格,必须彻底融合,精神分裂。虽然让石之轩性情大变,却也让他的精神力增长,远超常人,两个人格同时成长,若能将两个人格重新合一,精神力量将会锐增至如今的两倍。放眼天下,将无人能与他争锋。

    至于天刀和傅采林的交手,若是以往,石之轩或许会去凑个热闹,但如今,他在意的也只剩下杨公宝库之中的圣帝舍利,至于其他的,石之轩已经无暇也无心再去理会。

    一道黑影,悄无声息的落在石之轩身旁。

    “师尊!”杨虚彦冷俊的脸庞完全被冰冷的面具所遮掩。冷漠的声音中,听不出丝毫情绪的波动。

    “事情办的如何了?”石之轩没有回头,同样以淡漠的声音问道。

    “不太顺利。”杨虚彦摇了摇头:“中途遇到阴癸派的阻截,徒儿蓄养的杀手折损过半!”

    “呵~”石之轩摇摇头,眼中闪过冷酷的神色:“玉妍呐!看来你已经打定主意要与我为敌了!”

    虽然知道,以鲁妙子的手段,月圆之夜开启杨公宝库,或许真有什么玄机。但事情总得试一试才知晓,石之轩显然不是那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人。只是,面对祝玉妍的全力阻截,纵使是邪王,面对天魔功圆满的阴后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将所有人手都撤回来吧,明日集合力量,随我全力冲击杨公宝库。”石之轩有些无奈。眼下,确实不是对付祝玉妍的最好时机,尤其是有这枚该死的印记,让他必须时刻将大半精力用在压制金印的情况下,虽然不愿。但眼下,也只能按照对方的意愿去行事了。

    “是!”杨虚彦恭敬的点点头,阴癸派底蕴深厚,尤其是在祝玉妍突破到天魔功圆满的境界之后,更慑服了不少魔门中人投效,相比而言,石之轩眼下单就势力而言,能拿的出手的并不多。

    “对了,希白呢?这两天为何不见他人影。”似乎想起了什么,石之轩扭头问道。

    “两日前,与一女子在跃马桥相会,随后与那女子一同离去,这两天,应该跟那女子在一起。”杨虚彦漠然道,虽是师兄弟,但两人之间却并没有太大交情,对于侯希白,杨虚彦心中甚至隐隐有些敌意。

    “希白眼界极高,却不知是哪家姑娘?”石之轩闻言不以为意,杨虚彦和侯希白,继承了自己两份不同的人格,如果说杨虚彦继承的是自己冷酷无情的一面,那侯希白所继承的便是自己温柔而多情的一面,相比而言,此刻的石之轩倒是更喜欢侯希白多一些。

    “慈航静斋,此女给徒儿的感觉,与昔日的师妃暄极为相似。”杨虚彦沉声道。

    “候选圣女吗?”石之轩嘴角泛起一抹冷酷的笑容,有不屑,也有仇恨,有过碧秀心之痛,对于慈航静斋那一套,自然知之甚详,看着天际的明月,石之轩摇摇头道:“只可惜,后备始终只是后备啊。”

    ……

    同一片月色下,函谷关外,伏龙山。

    “看来,那些人果然都是冲寇仲来的!”王伯当和徐世绩、徐子陵会面,追兵在追了一段之后,便放弃了追击他们,也让王伯当更加确定了心中的猜想。

    徐子陵面沉似水,没有说话,相比于二人劫后余生,他更关心寇仲的安危,目光在两人身上扫过,淡淡的道:“不知两位将军有何打算?”

    “子陵不必试探我们。”徐世绩站起身来,看向徐子陵道:“我们与李轩都有不共戴天之仇,洛阳这段时间,寇兄弟对我们这些瓦岗降将也是照顾有加,徐世绩虽然算不得什么人物,但这种时候,也绝不会抛开寇兄弟独自逃生,一切依照先前的约定,我们就依托这伏龙岭设伏!”

    “不错。”王伯当笑道:“被他们追着打了一路,心里早就憋了一股子火气,就趁这次,好好出一口恶气!”

    点点头,徐子陵也知道,或许其他瓦岗将领有向炎军投诚的可能,但眼前的两位,身上李密的印记太深,对李轩的仇恨也太深,绝不可能向李轩投降,挡下拱手抱拳道:“行军打仗非我所长,此处就拜托二位了,我去接应仲少,设法将炎军引入此处!”

    “好!子陵兄保重!”徐世绩和王伯当拱手道。

    “告辞!”徐子陵点点头。转身运起轻功,朝着一个方向奔去,他跟寇仲多年兄弟,早已心意相通,更共同参悟长生诀,自有一套相互感应的方式。即使相隔千里,也能大致感应到对方的方位。

    徐子陵离开后,徐世绩与王伯当商议一翻,各自领了一支人马与两侧设伏,只等寇仲带着追兵走入伏击圈,便迎头痛击,给炎军一个惨痛的教训。

    “将军,我们真的要在这里一直等下去吗?”王伯当身边,一名亲信将领看着王伯当。担心道。

    “不然呢?”王伯当斜睨了亲信一眼,嗤声道:“虽然已经决定去投效李阀,但兵败来投,又寸功未立,就算李阀肯接纳我们这些丧家之犬,以后的日子也不会好过,倒不如拼一把,博个功名回去。若能在此地给炎军一个教训,日后就算到了李唐。也无人敢小觑我们,洛阳之败,非战之罪!”

    “为何我们一定要投李阀?”那名亲信将领眼中闪过一抹精光,看着王伯当道:“其实将军有无想过,往日将军与炎军其实并无太多恩怨,之前对敌也不过是各为其主。如今密公已死,昔日的立场已经不复存在,将军如今,就算真的能打一场胜仗,于大局无异。就算李阀军中无人小觑将军,但也未必就会因此而高看将军一眼,反观大炎,虽然底蕴不及李唐,但潜力无穷,而且此次洛阳、瓦岗被破,手中必聚拢了大批我瓦岗将领,若将军此时去投,就算是为了安定降将之心,也会对将军以礼相待,以末将看来,与其去李唐,倒不如去大炎!”

    王伯当豁然回头,看着眼前的士卒,眼中闪过疑惑的神色,倒不是说这番言论有多么惊世骇俗,而是这番言论出自一个小将之口,让王伯当十分诧异,自己身边什么时候有了这种人才,不但条理清晰,侃侃而谈之下,更是让他动了心思。

    “你到底是何人?”微微皱眉,王伯当不相信一个小将能有这般见识,否则的话,以当初李密对人才的渴求,绝不可能让其埋没才对,眉头微微一挑,王伯当看着眼前的将领道:“我想起来了,你以前是单雄信身边的人!”

    小将微微一笑,拱手道:“大炎,暗堂玄部副统领云逸,见过王将军!”

    嘶~

    虽然心中有了一些猜测,但当对方真正亮明身份的时候,王伯当还是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没想到,大炎竟然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将手伸到他的身边来了,而且,若非对方亮有意明身份,王伯当至今恐怕都还被蒙在鼓里,第一次,王伯当对大炎生出一股难言的畏惧之心。

    “你不怕我杀了你!?”王伯当目光陡然变得森然,看着眼前的将领道。

    “若如此,那在下便在黄泉路上恭候王将军大驾!”小将微笑着看着王伯当,对于对方身上逸散而出的杀气丝毫不予理会,不卑不亢道。

    “什么意思?”王伯当微微眯起眼睛,看着眼前的小将,心中突然有些犹豫起来,目光不时的看向周围的亲信,对方既然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安插来一个探子,鬼知道此刻在自己身边这些人中,到底有多少对方的人马。

    “在下话已带到,至于如何抉择,就看王将军意愿了!若王将军要一意孤行,在下绝不还手,将军大可杀了在下,去李唐邀功。”小将微笑道。

    王伯当身上的杀气彻底散去,看着眼前的小将,面色阴晴不定,良久才沉声道:“李轩绝不会无缘无故将你派到我身边来,究竟有何事情?”语气虽然依旧生硬,但小将脸上微笑却是更甚,因为他已经听出,王伯当话语中的松动。

    “无他,只希望王将军能够帮我们杀一人即可!”(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