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一百零一章 魏征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一百零一章 魏征

第一百零一章 魏征



    洛阳,皇宫

    李轩站在皇宫最高的位置,仰头看着无尽虚空,原本漆黑的双瞳之中,金色的光芒若隐若现。

    身后,李靖、伍云召恭敬地立在他身后,没有人知道李轩在看什么,但此刻,却也无人敢打扰李轩。

    李轩仰望虚空,看着只有他才能看到的漫天龙气和气运,此刻洛阳城上已经被代表着大炎皇朝的龙气所充斥大半,也代表着洛阳此刻已经基本掌握在手,但在属于大炎的龙气之侧,还有几缕不属于大炎的龙气和气运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忽然,李轩目光微凝,那不属于大炎的龙气和气运突然在以一个极快的速度锐减,龙气更是消散不见,而气运也几乎微不可查。

    “呼~”

    嘴角泛起一抹弧线,虽然无法得知具体战况,但龙气和气运的变化已经足以说明一切,预定的计划已经完成了,这一刻,再也无人可以撼动他制霸洛阳的霸主地位。

    “云召!”收回视线,李轩回头,目光看向伍云召。

    “臣在!”伍云召上前一步道。

    “听说东海李子通与你有旧?”李轩淡淡的询问道。

    “东海李子通乃臣之舅父。”伍云召点头道。

    李轩点点头,看向伍云召道:“洛阳已下,南方其余诸侯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着你亲自前往江都一趟,告诉李子通,若肯归降,朕可许他侯爵之位,若负隅顽抗,兵临城下之际,朕将诛他满门。是战是降,十日之内,必须给朕答复!”

    “陛下放心,臣定当劝服舅父来降!”伍云召点点头,坚定道,虽然不知道自己那位舅父如今是否强大。但他很清楚就算再强,也不可能强过如日中天的大炎,南北对峙之局眼下已经越见明朗,他自然也不希望舅父顽抗到底。

    “带杜伏威一起前去,若李子通肯降,配合敏儿,一举将辅公佑给平了!”李轩点点头,淡淡的说道,对于辅公佑。李轩并没有太过在意,除了一身武功还勉强算的上高手之外,谋略军事,无一可取之处,这样的人,要来无用,既然想当诸侯,那就以诸侯的身份。轰轰烈烈的去死吧。

    “遵旨!”伍云召躬身领命。

    见李轩没有再做吩咐,伍云召躬身告辞离去。天亮后,他便要前往江都,说服李子通投降,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准备,而且,他也看得出。李轩有事情要与李靖商量。

    “佛门最近可有动静?”半晌,李轩悠悠的开口道。

    “没有。”李靖摇了摇头,疑惑的看了一眼李轩,佛门眼下因为高手的连番折损,再加上李轩的打压。已经不复昔日强盛,他不明白李轩为何还如此关注佛门,沉声道:“静念禅院已经宣布封山,慈航静斋自分裂之后,已不复昔日超然地位,眼下佛门犹如一盘散沙!”

    “继续关注。”李轩点点头,眉头却微微锁起,帝王金瞳,可以看破气运、龙气,却无法看破天数,佛门经过自己这一番折腾,确实走向衰弱,但李轩知道,在正统的历史遗迹诸般野史之中,隋朝覆灭以后,佛门大兴,乃是天数使然,但眼下佛门所表现出来的潜力和底蕴,却实在无法与其日后的成就相比。

    “另外,通传各州县,继续对佛教打压,另外,扶持道教,一定程度上可以给予优待!”想了想,李轩继续说道,一个民族,不可能没有信仰,宗教的事情,朝廷插手太多,往往会适得其反,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扶持一个可以受自己控制的宗教,来抵制日渐强盛的佛教,通过宗教的方式,来抑制佛教的发展。

    “是!”李靖点点头,虽然不明白原因,但并不妨碍他去执行李轩的命令。

    “陛下!”犹豫了一下,李靖看向李轩,沉声道:“眼下长安因杨公宝库之事焦头烂额,正是我大炎出兵,横扫六۰合之际,臣以为,此时当是覆灭李阀的最佳时机,如今我军携覆灭李密、王世充之威,正当一鼓作气,平定寰宇之时!”

    “长安呐!”李轩闻言摇了摇头道:“还不是时候!”

    不等李靖询问,李轩冷笑道:“药师可知,暗堂这段时间不断传来密报,域外东西突厥、大明尊教不断有高手向中原渗透,成都、长安、太原甚至包括洛阳在内,最近一段时间域外高手出没频繁,北方更有金狼军开始在边塞集结。”

    “陛下是说……”李靖瞳孔一缩,骇然的看向李轩。

    “其实毕玄到了长安,已经足以说明许多问题了。”李轩冷笑道:“不过也正好,给了我军一个天赐良机,药师,有件事情,朕思前想后,只有你能完成,可敢应命?”

    “臣愿为大炎肝脑涂地!”李靖郑重道。

    “没这么严重!”李轩摇了摇头,伸手,自怀中取出一张黄绢,递给李靖道:“打开看看!”

    “是。”李靖依言打开黄绢,迅速的浏览起来。

    “这……”脸上泛起一抹惊讶的神色,李靖抬头,看向李轩,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

    “虎符已经派人送往你府上,尽早动身,北方我朝一切资源,包括暗堂以及除了宿卫之外所有兵马,皆可由你调动!”李轩回头,看向脸上泛起惊骇之色的李靖道:“此事若成,可比十座长安,只看药师敢不敢做!”

    “只是陛下安危……”李靖犹豫道,此次行动,大炎此刻聚集在洛阳的精锐几乎要尽数被抽空,而其他各方,想要抽调出足够的兵力,少说也要月余时间,也就是说,这月余时间内,洛阳治安只靠宿卫和冥凤两支人马维持,一旦有敌人来攻,根本不可能守住!

    “不是还有瓦岗、洛阳的五万降军吗。”李轩笑道:“朕坐镇洛阳,又有谁会怀疑洛阳成了一座空城?”

    “陛下,沈落雁求见!”李靖还要说话,身后突然传来一名宿卫的声音,打断了李靖的话语。

    “传!”李轩点点头,复又看向李靖道:“朕心意已决,药师还是尽快想好脱身之策才是正理。”

    “臣领旨!”李靖有些无奈的叹口气,躬身道。

    “沈落雁参见陛下。”轻柔的话语声悠悠传来,沈落雁近乎完美的倩影出现在两人身后。

    “陛下,臣告退!”李靖躬身一礼,转身向沈落雁点点头,大步离去,留下两人相对无言。

    月色下,佳人梦幻般的倩影比之上次相见,似乎清减了不少,不过精神看起来倒是不错,显然已经从瓦岗败亡的阴影中走出。

    “落雁可是还在记恨于朕?”回头,目光有些怜惜的看着仿佛弱不禁风的倩影,李轩嘴角挂着和煦的微笑。

    “落雁若是记恨陛下,就不会将罗、程二位将军举荐于陛下。”摇摇头,沈落雁轻轻地咬了咬嘴唇,说不恨,那是骗人的,瓦岗寨,凝聚了沈落雁太多的心血,却败亡于此人手中,只是争霸天下,相互攻伐本就是常事,难道还只许自己谋算他人,却不许他人来攻伐自己?在这点上,沈落雁公私分的很清楚。

    “不记恨便好,不知落雁来见我有何事情?”李轩点点头,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理论,转而疑惑的看向沈落雁道。

    “今日在瓦岗降军之中,为陛下寻得一位大才,特来举荐。”沈落雁拱手道。

    “哦?”李轩有些惊讶的看向沈落雁,饶有兴致的道:“何人?”沈落雁的能力,算不上举世无双,但能帮助李密撑起瓦岗这片基业,甚至一度为问鼎天下的热门人选,其能力绝对堪称顶尖,能被她推崇的大才,倒是让李轩产生了好奇。

    “魏征,魏玄成!”(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