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一百零三章 长安乱 上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一百零三章 长安乱 上

第一百零三章 长安乱 上

readx();    杨公宝库的提前开启,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生活在长安的百姓大概很难想象灾难会在突然之间降临在这座看似固若金汤的城池,突如其来的杀戮,顷刻间,跃马桥方圆百丈之内的地域便被浓烈的血腥气息以及横尸遍野的尸体所充斥,一qiē的一qiē,让一直以来,在李阀的庇佑下享受着乱世中难得太平的长安百姓生出一股措手不及的感觉。

    骁勇善战的李阀战士在这港巷密布,错综复杂的地形下,面对那些可以飞檐走壁的高手,脆弱的让人心寒。

    没有战阵的配合,复杂的地形更限制了他们默契的配合,弓箭失去了应有的效用,只是凭借着个人的勇武面对这些修炼有成的高手显得苍白无力,这里,此刻是战士的坟墓,武者的天堂。

    数千名李阀士兵以跃马桥为中心所形成的封锁线显得脆弱不堪,虽然不至于被单方面屠杀,也有许多高手顾忌李阀的威慑力,但在有心人暗中推波助澜之下,战况正在不断向白热化蔓延,越来越多的人被卷入了这场战斗。

    轰隆隆~

    地面开始震颤起来,伴随着闷雷般的马蹄声,这是李唐皇家禁卫骑士出动了!

    狼bèi不堪的李阀士兵,以及附近惨遭波及的长安城百姓原本绝望的脸上泛起喜色,长安城精锐的介入,无疑给这些人打了一剂强心剂。

    李元吉一骑当先,带着长安的皇宫禁卫闪电般冲入了人群之中,一杆长枪如灵蛇出洞,或挑或刺,将沿途意图偷袭的各方高手挑杀,鹰隼一般的眸子里。两团名为兴奋的火焰在不断燃烧。

    李渊,终于迫于压力,将皇城的兵权下放给自己,包括最精锐的皇城禁卫,虽然只是暂时的,但李元吉心中也有自己的打算。他要借此一战,打出自己的威风,令朝堂上下,不敢再忽视自己的存zài,也要赢得军心,就算事后李渊想要收回兵权,也不得不有所顾忌。

    “都给我住手!”一枪将一名不知哪路高手挑杀,李元吉气沉丹田,吐气开声。一声怒喝,竟将纷乱吵杂的喊杀声给生生的压下去。

    周围,各路高手不禁齐齐变色,单就这份内力,李元吉已经足以立足江湖顶尖高手之列,一时间,俱都惊疑不定的看着这支突然杀入的兵马。

    李元吉满意的看着自己这一招所造成的效果,游目四顾。最终落在几名有过几面之缘的江湖宿老身上。

    宿老这种东西,本事未必有多大。但人脉却一定是江湖上最广泛的一批人,同时,在这样的情况下,也是最具话语权的一批人,想要稳住今日之局面,首先就得稳住这批江湖宿老!

    深吸了一口气。李元吉尽量让自己的表情和善一些,沉声开口道:“还望诸位能给我李唐一个薄面,平息干戈!”

    “呵呵,好大的口气,我们凭什么听你的?”李唐虽然势大。但聚集在这里的人,或是德高望重,或是武功绝伦,大都是些无法无天的人物,怎会被李元吉一句话给镇住?

    李元吉目光冷冷的在人群中扫过,突然朗笑一声:“小王知道,诸位汇聚于此,都是为杨公宝库而来,杨公宝库乃天下重宝,唯有德者居之,我李唐虽是这长安之主,却也没有独吞之心,诸位若想入宝库,我李唐上下绝不为难,只是也请诸位莫要在我长安生事!”

    “不为难?”人群中,有人冷笑的看着周围虎视眈眈的李阀士兵道:“那不知齐王殿下带着这些人马前来,所为何事?”

    李元吉挑了挑眉,看向说话之人,嘴角轻扬,朗声道:“我李唐不会制止任何人进入杨公宝库,却也绝不容许任何人以此为借口,残害我李唐百姓,军队前来,只为维护治安,护我李唐百姓,元吉可以在此向诸位保证,凡我李唐人马,绝不会踏足杨公宝库一步!但若有人胆敢因此而趁乱生事,我李唐也绝不姑息!”

    “李元吉?”远处,一间酒楼之上,看着面对群雄侃侃而谈的李元吉,石之轩微微一笑:“李渊本事不大,但却会生儿子,三个儿子,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有点意思了。”

    “师父,此言何解?”侯希白疑惑的看着石之轩,眼下的亲信,在他看来不过是李唐为了避免造成更大的混乱而做出的妥协而已,虽然此处是长安,但如今几乎聚集了天下半数以上的高手在这里,就算李唐兵强马壮,面对这么多高手,恐怕也得头疼。

    “看看那些士兵,还有周围的百姓,李元吉,这是在收拢人心呢!”石之轩冷笑一声:“看来这李家三子,没有一个是甘居人下之辈。”

    “只是就这样放弃杨公宝库,李阀倒是好大的魄力!”杨虚彦凝重的道。

    “放弃?”石之轩摇摇头,杨虚彦终究只是个刺客,目光看向不远处,在李元吉的介入下逐渐平息的骚乱:“这里可是长安呢,李阀占据着得天独厚的优势,这些人进去,也不过是为李阀探路而已,就算侥幸起出了内中宝藏,想要带着这偌大宝藏离开长安……呵呵,难!”

    “师尊,那我们……”侯希白皱了皱眉,若是如此的话,他们若是入局,岂不是也同样成为了李阀的搬运工。

    “自然要进!”石之轩冷笑道:“李阀,有些自视甚高了!”

    眼下,长安可是聚集了天下半数以上的高手,不单是佛道魔,更多的是大批江湖高手,杨公宝库之中,定会有损伤,但能够从其中活着出来的,又岂是易与之辈?李唐想要左手渔翁之利,那是做梦。

    洛阳,皇宫

    沈落雁再次出现在李轩面前的时候,面色有些阴沉,看着李轩道:“陛xià可知,眼下的洛阳城,几乎形同虚设,只需一支精锐人马,不用太多,只需五千便可攻破洛阳城?”

    李靖做的虽然隐秘,城内大军外调也只是以训练和驻防的名义,更施展了不少瞒天过海的手段,但终究近十万人的调动,又如何能够瞒过真正眼光高明之人的眼界。

    那些部队去往何处,沈落雁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但眼下洛阳原本稳如泰山的局面,却因为这个调动而出现巨大的变故,只有不到一千的宿卫和那支不知所谓的女兵,别说防守洛阳,便是城中那五万洛阳和瓦岗寨的降军,都未必能够镇得住。

    这段时间沈落雁也算想通了,当初三擒的约定,看起来像个笑话,实际上却在那时李轩已经在她和李密之间埋下了反目的种子,李密生性多疑,一开始或许会当个笑话一般一笑而过,但在接连两次被擒而后毫不犹豫释放之后,以李密的性格,想不怀疑都难。

    这个男人,显然已经将李密的性格摸透,虽然有些恼怒,但沈落雁并不恨他,毕竟争霸天下不是小孩子过家家,作为一方霸主,谁没有点权谋手段,在一开始的抵触之后,沈落雁也迅速进入了自己的角色,帮助李轩说降各路瓦岗将领,招降各路残军。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李轩竟在这个时候,将洛阳最精锐的兵马尽数调走,让洛阳几乎成了一座空城,难道他是指望那些刚刚迫于压力投降不久的瓦岗将领?这些人日后或许会归心,但眼下……此刻的李轩,就像坐在一个火山口上,甚至不需外力进攻,都随时有可能爆炸。

    眼下大炎有着大好局势,一统天下有望,沈落雁实在不想刚刚看到的曙光只是昙花一现。

    “不是还有五万降兵吗?”李轩微笑着看着面色阴沉中带着气恼的沈落雁,自然也清楚沈落雁话语所指,他也从未想过要真的隐瞒她,这是个聪明的女人,想瞒也瞒不住。

    “陛xià也知道那是降兵?”沈落雁一双美丽的双目瞪得老圆:“新降不过两日,军心未定,敢问陛xià,若李阀此时来攻,凭这些降兵,可以支撑几日?”

    “一日都不能。”李轩摇摇头,他又不是神仙,带着一帮子降兵降将,去抵抗兵精将猛的李阀,绝对是痴人说梦。

    “既然陛xià知道,为何还做这不智之举?”沈落雁皱眉,疑惑的看向李轩,从长安发兵到洛阳,急行军的话,一天便到了。

    “因为现在的李阀,不可能发兵,杨公宝库已经足以牵扯李阀全部的精力,既已入壑,想要再跳出来,可不是一件简单地事情。”李轩飒然道。

    “杨公宝库?”沈落雁豁然抬头,直视着李轩的目光,眼中闪过一抹惊讶道:“陛xià是说,那杨公宝库的地图……”

    “朕画的!”李轩的回答,让沈落雁有些无语,从大局上来讲,李轩显然是在以杨公宝库来跟李阀换取时间,只是让沈落雁不解的是,李轩为何不趁此机会一举出兵,以长安眼下的境况,或许是攻破长安的最佳时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