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一百零四章 长安乱 中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一百零四章 长安乱 中

第一百零四章 长安乱 中

    进入杨公宝库的过程,出奇的顺利,在这一点上,李元吉完全的兑现了他的诺言,任何想要进入杨公宝库的人,无论身份,皆可 ,李阀士兵只负责治安,绝不对任何人进行留难。⊙,

    当然,有过之前一翻讨论,侯希白也知道,这不过是表象,近来容易,但要出去却太难。

    石之轩和杨虚彦并没有与侯希白在一起,或者说师徒三人,在面对杨公宝库的问题上,其实都有着各自的心思,石之轩希望通过圣舍利来融合自己分裂的人格,而杨虚彦,作为杨氏后裔,虽然隋杨已经灭亡,但自己这位师兄显然并未忘记隋杨王朝往日的辉煌,心中无时无刻不在谋划着复国的计划。

    侯希白甚至知道,杨虚彦在这段时间,对待宝库的问题上,并未完全尽心尽力,暗中隐藏了不少手段,想来,对杨公宝库乃至圣舍利也有自己的私心。

    微微摇头,对于自己这位师兄的做法,侯希白也只能报以苦笑,连自己都能察觉到的东西,石师又岂会没有察觉?恐怕此刻,自己那位自以为得计的师兄,已经落入石师的算计当中了。

    想到这里,侯希白嘴角不由牵起一抹苦笑,自己的情况,似乎也没有资格去指责师兄什么,因为自己的目的,从与秦川会面开始,已经悖离了石师原本的目标,走上了石师的对立面。

    至于石之轩是否有发现自己的不同寻常,侯希白已经顾不得那许多了,圣帝舍利,他必须得到,他要救人!

    他自然知道,秦川将师妃暄以身饲魔的消息告诉自己。更多的是希望利用自己来对付石师,但他别无选择。

    以身饲魔!

    作为邪王石之轩的弟子,对于这个词汇,侯希白并不陌生,当年,上代静斋圣女。不正是以此方法,造成一代邪王石之轩二十年精神分裂,只是眼下,师妃暄的饲魔更加彻底,每每想及此处,侯希白便心如刀割,甚至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必须要救,只是救人的方法……想到传说中圣帝舍利的种种邪异之处,侯希白也不禁一阵心寒。只是眼下,他所能够想到的,也只有这一个方法,否则,师妃暄将可能永坠魔渊!

    不断流淌着河水的入口已经渐渐消失在视线之中,但杨公宝库内部却并未被黑暗所吞噬,一颗颗鹅卵大小的夜明珠,镶嵌在四周的墙壁上。柔柔的光线,将本该漆黑的通道照的通亮。让人不禁感叹杨公宝库所藏之丰,单是这些夜明珠,若是起出去,也足以堪称价值连城了。

    只是此刻,显然没人会去注意这些,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随着越渐深入。也越渐清晰起来,这里,刚刚显然已经经历过一场惨烈的杀戮或者说一面倒的屠杀更为贴切一些。

    宽敞的通道之中,此刻却横七竖八的躺满了尸体,这些都是第一批冲入杨公宝库的江湖高手。其中不少人,侯希白还能叫的上名字,只是此刻,却无一例外,都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原本宽敞的通道,在这些尸体的堆积下,变得有些拥挤。

    “好霸道的机关!”伸手,自一名武者胸口将箭锋已经钝掉的箭矢拔出,随着他的动作,死者的整个身体陡然诡异的向后扭曲,竟是被这支箭簇将整个脊椎射断了!

    同样的场景,在这条不算狭窄的通道中随处可见,若细心观察的话,还可以从被打磨的光滑的石壁上看到一个个并不起眼的坑洞,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整整一面墙壁,显然,有人触动了这里的机关,遭到了机关毁灭性的打击!

    单看箭簇的损毁程度以及所造成的破坏力,侯希白自忖,就算自己,猝不及防之下,面对如此密集的攻击,恐怕也是凶多吉少的下场。

    不自觉间,众人开始拉开彼此的距离,仔细的打量着每一寸地域,生怕一不小心着了道,第一批高手已经用无数的生命和鲜血为他们上了一课,有时候,人多未必就是好事。

    也许是墙壁内部的箭簇已经射完,一路有惊无险,并未遇到想象中的猛烈攻击,此刻侯希白有些明白为何石师并未着急进入杨公宝库了,作为同时代人物,对于天下第一全才鲁妙子的能力,石之轩显然比旁人有着更深刻的体会和认识。

    很快,道路已经走到了尽头,入目所及的景象却让侯希白愕然,这里应该是一个宝库,里面摆满了兵器、战甲,还有些许的金银之物,但那些兵器战甲似乎经过岁月的洗礼,已经有不少上出现斑斑锈迹,这样的兵器,若真拿到战场上,高兴的一定是敌人的主帅。

    至于那些金印玉器……侯希白摇摇头,心中对于眼前的宝库生出一股失望,就算是通道中那些镶嵌在石壁之上的夜明珠,价值都要高出这个宝库十倍不止。

    假库!

    看到这个所谓宝库的瞬间,侯希白心中就已经确定了,眼前的宝库恐怕只是一个幌子,当年杨素若是真的想要凭借这些东西起家,就算起事成功了,其结局也不会好多少。

    不少人已经直接走向下个入口,显然跟侯希白有同样想法的人,并不在少数,若这便是杨公宝库的话,那也太过让人失望了。

    侯希白没有急着跟上去,伸手自怀中摸出一张图纸,看着上面密集的注解,眉头微微皱起,此处虽然有记载,却并未标注出是否是假库,也就是说,绘图之人始终是存了私心,至于邪帝舍利究竟被藏在何处,若想找到,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有一件事可以确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继续随着前人探出来的路走已经没有必要了,因为这条路,是绘图者所指出来的,继续走下去,只是被绘图者牵着鼻子走而已。

    有了这个认知,侯希白将目光放到其他几条通道之上,微微皱起眉头,杨公宝库通道四通八达,自然不会只有一条,但如何选择,对侯希白来说,却是一个问题。

    “多情公子,我们又见面了!”柔和中带着几分让侯希白抵触的声音自身后响起。

    回头,侯希白瞳孔微微缩起,看着秦川身后,几名皂袍僧衣的和尚,虽然平平无奇,但每一个,都让侯希白生出一股深不可测之感。

    高手!顶尖高手!

    侯希白微微皱眉,佛门最终还是参与进这场邪帝舍利的争夺了么?

    他自然不会天真的认为佛门会对杨公宝库中那些金银珠宝感兴趣,跟师妃暄有过一段时间相处的他,很清楚佛门如今想要的究竟是什么,财富虽然重要,但于佛门而言,却绝对及不上佛门大兴来的重要,当境界达到一定层次之后,金银珠宝所能带来的影响已经很弱了,更何况本就讲究无欲无求的佛门弟子。

    “秦姑娘!”微微颔首,侯希白并未以仙子称呼对方,在他看来,放眼天下,够资格称之为仙子的人,始终只有一个,但绝不是眼前的备胎圣女,哪怕她们之间,有太多的相似之处,但备胎始终只是备胎。

    “既然多情公子到了此处,不知我们是否可以进行更进一步的合作?”微微一笑,对于侯希白眼神之中的戒备,秦川并不以为意,脸上依旧挂着始终未曾变过的微笑,可以说,眼前这个继承了师妃暄意志的女人,或许比不上师妃暄大气,但论城府之深,却远在师妃暄之上!

    “道不同,不相为谋!”摇摇头,侯希白眼中带着几分遗憾的看向秦川:“希白看来是无缘与圣女合作了。”

    “是吗?”秦川摇了摇头叹道:“真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情,不过秦川却还有一物想要赠予多情公子,或许,会对你有所帮助!”

    “哦?”侯希白疑惑的看着秦川信手一抛,一卷羊皮纸轻飘飘的向侯希白飞来。

    “这是……”伸手,将羊皮纸接在手中,羊皮纸看来已经有些年代,但其上的字迹却清晰依旧,微微皱眉,杨虚彦抬头看向秦川,手中的羊皮纸是杨公宝库的地图,但与之前所拿的杨公宝库图纸相比,内容不变,但却多了许多东西。

    “完整的宝库图纸。”秦川微笑道:“当年鲁妙子助杨素铸造杨公宝库,虽然隐秘,但对于一些人而言,却并非秘密。”

    侯希白深深的看了秦川一眼,虽然不知对方心底打得究竟是什么样的主意,但这份图纸,他却无法拒绝。

    “多谢,告辞!”点点头,侯希白收起了图纸,微微拱手之后,转身离去,双方毕竟并非同一路人,纠葛太多,终究不是好事。

    “不送。”对于侯希白的离开,并未去阻止,秦川带着几名僧人,却并未选择走侯希白的路,而是寻着大批江湖人走过的路段而去。

    与此同时,长安城内,随着一轮圆月的缓缓升起,两大宗师之间的对决也将在长安城最醒目的地方进行。(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