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一百零五章 月圆之夜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一百零五章 月圆之夜

第一百零五章 月圆之夜



    皇宫,玄武门外。

    对比起杨公宝库中混乱的形势而言,眼下李阀同样一点都不轻松,因为今夜,当今天下最顶尖的两名高手,将在此处决出生死。

    天刀宋缺,虽无大宗师之名,但任谁都知道,对方有着足以媲美任何一位大宗师的实力,中原江湖,若论名望,首推昔日道门第一高手宁道奇,但若论威慑力,却无人能出天刀之右。

    而作为对手,眼下作为李阀座上客的傅采林也是令杨广三征高丽铩羽而归的高丽第一剑手,或者称之为天下第一剑手也不为过。

    同样是一方势力的灵魂人物,今日,却要在这长安,月圆之夜,一决生死,作为长安的主人,李唐自然是早早做出了准备,太子李建成已经带兵将皇城四周戒严,因为这场生死对决,同样关乎着李唐未来的走向,也因此,让李唐没办法抽调更多的精力去处理杨公宝库的事情。

    天刀宋缺,炎皇李轩,仿佛就是眼下架在李阀脖子上的两柄冰冷的钢刀,令李阀上下,寝食难安,二十年不出岭南的宋缺突然驾临长安,无疑是一个对李阀而言,十分不愿意承认却又不得不承认的信号。

    大炎,已经不准备再让这场争霸天下的游戏继续下去。

    作为雄踞北方半壁江山的李阀而言,这显然是无法接受的事情,但李世民、李秀宁兄妹的先后陨落,似乎预示着本该如日中天的李阀正在走向一个相反的方向,繁华落尽,留下的,却是一股淡淡的凄凉。

    站在玄武门的城楼之上,李渊目光远眺。看着由远及近的一对人马,即便隔得老远,依旧能够感到一股扑面而来的刀气,二十年未见,宋缺的气势比之二十年前,更加磅礴。甚至连守城的士卒,此刻在这股天威一般的刀气之下,都开始震颤起来。

    原本被酒色掏空了的身体,萎靡的神色突然焕发出往日不曾见过的光彩,灼灼的目光落在那队人马之上,同为四大阀主,李渊也有过意气风发的时光,只是随着年龄渐老,渐渐被其他事情消磨了胸中那股锐气。如今,再次面对天刀宋缺那磅礴的威势,却是将潜伏在心底那股气势彻底激发出来。

    而同时,在皇宫内,一股剑气冲霄而上,仿佛欲刺破九霄,与玄武门外的刀气遥遥呼应,皇宫中。李阀高手脸上都露出凝重的神色,显然。这两大绝世高手之间的对垒,从这一刻,已经开始了。

    皇宫之外,一座偏僻的小院之中,一位样貌俊美的近乎邪异的中年男子似有所感,微微睁开双目。看向皇宫的方向,嘴角泛起一抹邪异的微笑。

    要开始了吗?

    伸手,自墙上摘下随身的长矛,轻抚着矛身,感受着指尖传来的那冰冷触感。邪异男子周身散发着一股恐怖的热力,目光遥遥看向皇宫的方向,如此盛况,又怎能少的了自己?

    起身,在几名突厥高手恭敬而崇拜的目光中,踏步往皇宫的方向走去。

    只是在他迈出小院的瞬间,神色却不由微微一怔,在他的对面,道路的尽头,另一股刀气油然而生。

    俊美的双目微微眯起,这股新生的气势虽然很淡,在大宗师的威势面前,不值一提,但却让俊美中年产生一股难言的危机。

    瞳孔中,一道紫色的靓丽身影缓缓地出现在这长街尽头,圆月之下,一头飘逸的紫发无风自动,一柄造工精美的东瀛长刀就这样随意的斜插在腰间,冷眼的脸上,一双清亮的眸子里,闪烁着冷静而睿智的光芒,但男子却能感受到,在这股冷静和睿智之下,有股强烈的疯狂在冷静的压抑下疯狂的滋生着。

    这是一个为战而生的女人!

    只是一瞬间,毕玄就从对方的目光中读懂了许多信息,那目光,与年轻时的自己太像。

    天狼矛微微低垂,矛尖斜指地面,毕玄并未多言,对方的态度已经言明了一切,有着同样性格的人之间,很多东西,其实不需要言语来表述,属于大宗师的气势轰然爆发,一股磅礴的威压隔着长街,向眼前的紫发东瀛女子碾压而去,或许,她的未来不可限量,但此刻的她,终究太过年轻了。

    抬头,感受着那股仿佛太阳一般的灼热威压,毒岛冴子漂亮的瞳孔中,没有畏惧,有的只有遇到对手的兴奋,右手缓缓地握在刀柄之上,脚步在这一瞬间,似乎发生莫名的变化,依旧不急不缓,但步履之间,却带着一股奇妙的韵律,每一步,仿佛都踏在某个节点之上,自身的气势也随之攀升。

    毕玄俊美的双目中,闪过饶有兴致的神色,对方的气势,在大宗师的威势之下,不但没有被泯灭,反而在不断攀升,虽然依旧弱小,但却仿佛没有穷尽一般,依照这样的速度,当两人交手之时,对方将拥有足以与自己分庭抗礼的气势。

    气势,虽然未必完全代表着强弱,但却能说明一个人的心态,强者心态,眼前的女子,无疑有着这样一颗心态。

    矛尖微微斜指,毕玄并未选择在这个时候打断对方气势的积累,因为,他同样有着属于强者的心态,作为这世间最巅峰的人物之一,他不惧任何人!更不惧任何挑战,昔日跋锋寒如此,而如今,面对眼前这个女子同样如此!

    “锵~”

    一直静静呆在刀鞘中的武士刀,终于在两人相距一个极度微妙的距离时,轻轻地弹出了刀鞘,毒岛冴子的气势,在这一刻已经催发到最顶点,两股有若实质的气势,在空中发生碰撞,隐隐间,似乎有气爆声响起。

    天狼矛倏然探出,便在武士刀出鞘的刹那,本就昏暗的天地仿佛一暗,天地间所剩不多的光芒,仿佛在这一刻都被天狼矛所吞噬,一矛出,天地间仿佛只剩下这柄造型古朴的长矛。

    “叮~”

    武士刀折射出一道惨烈的光芒,冰冷的光芒,让天地间突然一亮,刀锋与矛尖也在这一刻,产生第一次碰撞,是试探,也是对决,在刀锋出鞘的那一刹那,那凝练而出的煞气也在这一刻,提醒着毕玄,眼前的少女绝非以往的任何对手可比,那一身凝练至极的杀气,绝不逊色于任何一个久经沙场的百战老将。

    毫无花巧的碰撞,时间仿佛在这一刻被定格,紧接着,一股无形的波动以两人为中心,向四周蔓延、扩散。

    两旁的仿佛,突然毫无征兆的坍塌下去,无数碎片瓦砾受到某种力量的催发,向着四面八方激射而去。

    “名讳!”短暂的僵持过后,两人同时后跃,看着眼前冷艳的女子,毕玄突然生出一股苍老的心态,虽然只是一次试探性的碰撞,但对方表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足以令他抛开两人之间年龄的差距,以同级别对手的目光去对待。

    “大炎,毒岛冴子参上!”微微颔首,毒岛冴子归刀入鞘,若没有周围坍塌的房屋和满地的残桓断壁,难以想象如此一个温文尔雅的女子,竟能造成如此巨大的破坏力。

    “大炎?也插手了吗?”目光微微缩起,毕玄虽然久在草原,但对于中原的消息并不陌生,一年前刀斩当时中原第一人宁道奇以及慈航静斋斋主梵清惠,建立大炎帝朝的传奇男人,即便远在草原,对于草原高手而言,这个名字也绝不陌生。

    “算是吧。”优雅一笑,毒岛冴子并未正面回答,也没必要去回答。

    “目的。”皱眉,看着眼前的女子,毕玄沉声道。

    “请前辈在此滞留一夜,今夜过后,冴子绝不再阻拦!”毒岛冴子微笑道。

    “为了皇宫决战!”毕玄眉头一挑,看着毒岛冴子沉声道。

    “不错。”点点头,对于自己的目的,毒岛冴子并未刻意去隐瞒对方。

    气氛,再次变得凝重,毕玄皱眉看着眼前的女子,之前的碰撞,只是一次试探,并不能够代表双方真正的实力,却也足以让两人摸清楚对方的大致底细。

    不过得到的答案却让毕玄有些沮丧,眼前的女子,已经有了足够威胁自己的实力,就算能胜,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这却是毕玄无法承受的,因为这里是中原。

    哪怕眼下李阀有求于自己,但并不代表其他汉人高手就会任自己来去,眼下长安的局势,便是李阀都无法完全掌握,有太多不确定因素,哪怕身为大宗师,天下最巅峰的那一撮人,在这种情况下,一旦受伤过重,也未必就没有陨落的风险。

    “好!”片刻的迟疑之后,毕玄很干脆的答应了对方的提议。

    毕玄不敢赌,因为,他输不起,当武尊已经成了一种信仰的时候,那生死也不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而代表着整个突厥的兴衰,武尊陨落,是眼下突厥绝对无法承受的灾难!

    “多谢!”毒岛冴子嘴角泛起一抹迷人的微笑,但眼底深处,却藏着一抹淡淡的遗憾。(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