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一百零六章 天魔一舞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一百零六章 天魔一舞

第一百零六章 天魔一舞

    皇宫,玄武门,李唐的文臣已经尽数退出皇宫,面对这样一场巅峰对决,所谓的智谋已经失去了市场,反而,面对两位绝世高手,没有多大自保能力的文臣反而会分了一众高手的心,所以,除了少数几位有着特殊地位的文臣之外,大多数文臣已经被命令退出皇宫。【,

    “父皇。”太子李建成走上城头,看着李渊,面色前所未有的凝重。

    “办妥了吗?”李渊没有回头,淡淡的询问道。

    “人马已经齐备!”李建成点点头,目光却是不由自主的看向下方,哪怕眼下玄武门已经封闭,但并未给他带来太多的安全感。

    “唔。”李渊点点头,却并未下达下一步命令,这些只是准备的后手,也许会用到,也许不会,两位大宗师之间的决战,胜负已经不是他们这个层次所能揣测的了,良久,李渊才回头,淡淡的吩咐道:“盯紧宋阀的人!”

    作为岭南霸主,大炎皇朝重要成员之一,就这样毫无戒备,堂而皇之的走进玄武门,无论怎么看,都有些过于莽撞了。

    先不论胜负如何,单就宋阀一直以来对其他三大门阀不屑的态度,难道他以为就算最终得胜,李渊会放他这样安稳的离开吗?

    只是李渊此刻,哪怕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心底却依旧止不住生出担忧的情绪,宋缺显然并非那种莽撞之人,相反,若非岭南的地势限制了他的发展,或许,隋杨根本就不可能出现,更不会有如今天下这份局面。

    无论武功、能力还是大局观。天刀宋缺,都堪称一个时代的标杆,对江湖人而言,宁道奇无疑是那个时代的标志,但对于李渊这些一方之雄而言,一个宁道奇的份量。根本不足以与天刀宋缺比肩,更不具备天刀宋缺这样的威慑力。

    劲风忽起,李渊以及身后一干李阀高手面色一变,下方的两人,终于交手了!

    杨公宝库之中。

    侯希白有些狼狈的从密道中出来,情况远远要比想象中的复杂,哪怕拿着慈航静斋珍藏的地图,找到了捷径,但这条捷径。显然并不是那样好走,若非对秦川始终保持着戒心,或许此刻的多情公子已经成了密道之中的一具冰冷的尸骸了。

    一股奇异的感应随着密道石门的打开,油然而生,侯希白眼中闪过一抹喜色,虽然是第一次感应,但这种圣门功法特有的感应,却是邪帝舍利无疑!

    抬头。原本惊喜的面色却在瞬间被愕然所代替。

    空旷的石室中,一眼看去。奇珍异宝,满目玲琅,在最中心的位置处,一座一人多高的祭台之上,一枚散发着诡异光泽的晶体静静的躺在那里。

    圣帝舍利!

    功法的微妙感应,侯希白可以确定。眼前这枚散发着异样光泽的晶体,正是圣帝舍利,只是此刻,侯希白却没有冲上去抢夺的想法,因为此刻。石室之中,并非只有他一人。

    祭台的边缘处,一身白衣的绾绾此刻笑意盈盈的坐在一个宝箱之上,一只赤脚不轻不重的敲击着宝箱,目光在侯希白身上一掠而过,更多的却是关注着对面的人。

    秦川,不久前跟随在他身后的僧众,如今只剩下两人,而且人人带伤,即便是秦川,此刻一身衣袍也有些凌乱,显然,对方的路途也并非一路坦途。

    在石室的另外一边,则是几名身着异域服饰的突厥武士,但他们的领头之人,却是汉人打扮,手持一杆百变菱枪,犀利的目光不时在邪帝舍利之上扫过,而在靠近侯希白的一边,则是一群武林高手,大都是些成名高手,能够与佛教、魔教一同踏足这方石室,这些人显然也不是省油的灯,三拨人马,隐隐间将绾绾围在中央。

    “你就是师妃暄的继承者吗?”绾绾的目光,落在佛门为首的秦川身上,以审视的姿态上下打量一番,眼中流露出一抹失望的神色摇头叹道:“虽然不喜欢师尼姑,不过小丫头,跟她相比,你查了很远,就算是做我对手的资格,都没有。”

    秦川目光微微一敛,摇头轻柔道:“小妹从未想过与绾绾姑娘为敌,只是为了天下苍生着想,小妹斗胆,恳请绾绾师姐念在天下苍生上,让出邪帝舍利!”

    “天下苍生?”绾绾似笑非笑的摇了摇头,轻叹道:“师尼姑可从不会跟我说这种话,姐姐可是妖女呢,生来就是祸害天下苍生的,你比师尼姑,更加虚伪。”

    “哈哈,想不到阴癸派竟有如此传人,绾绾,不知阴后在何处?”另一边,赵德言朗声笑道。

    “师尊她可是很忙的,这里的事情,是由绾绾负责的,赵师叔有什么事情的话,不妨跟绾绾说说。”绾绾娇笑道。

    “既然阴后不在,论资排辈,这邪帝舍利却是该我来得了!”赵德言闻言却并未放松警惕,相信一个妖女的话,基本上离死亡也就不远了。

    “呵呵~”绾绾闻言不禁笑了,看着赵德言摇头道:“赵师叔说笑了,我圣门何时讲过什么论资排辈?”

    “如此说来,绾绾是要与我动手了?”赵德言面色微沉,看着绾绾,声音转寒道。

    便在此刻,众人眼中突然一暗,一道身影如同鬼魅般穿过虚空,眨眼间已经冲到邪帝舍利之侧,摊手抓向祭台之上的舍利,影子刺客杨虚彦,论身法之诡异以及潜形匿迹的本事,放眼天下,在这方面能够超越他的也不多。

    “找死!”赵德言见状大怒,百变菱枪一抖,数朵枪花闪现,将杨虚彦彻底笼罩在其中。

    几乎是同时,时刻关注着战局的秦川也终于在那一刻找到一丝破绽,宝剑出鞘,没有丝毫犹豫刺出,只是她所刺得却并非意图染指邪帝舍利的杨虚彦,而是紧跟其后,追杀而至的赵德言。

    几乎是同时,侯希白身形变换,施展同样的步伐,拦在杨虚彦的必经之路上面,封死了杨虚彦的退路,对于邪帝舍利,他同样志在必得。

    “叮~”

    百变菱枪回转,挡住了秦川的刺击,哪怕此刻的秦川相差还远,但面对秦川,以及两名佛门高手,赵德言也不得不施展出毕生绝学来组织这场战争的继续蔓延。

    杨虚彦的身形在空气中突然违背物理常识的诡异一扭,幻魔身法在这一刻全力爆发,化作数道身影,自双方交手的缝隙间斜插而过。

    “这样就想离开么?”淡淡的话雨声中,杨虚彦面色狂变,一股诡异的立场瞬间将方圆三丈范围笼罩,奇异的牵扯力,让他不得不暂时放弃立刻遁走的美妙打算,承影剑亮起,剑光一闪,顺着这股牵扯力刺向绾绾粉白的颈部。

    “一起来吧!”绾绾微微一笑,本该已经达到极限的天魔力场陡然再次向四周扩散,直到将整个石室笼罩。

    “天魔功十七重!”赵德言和杨虚彦面色同时一变,这已经是达到阴后的层次了,一个阴后,已经足以让人祭坛,眼下竟在多了一个,两人面色变得无比难看,难怪绾绾敢一个人来到这里阻拦他们。

    “嗡~”

    天魔双刃在奇异力场的牵引下,化作两道残红,伴随着两声惨叫,两名突厥武士痛苦的倒在地上,咽喉处已经被割断,眼见是活不成了。

    并未收回双刃,绾绾双手一展,两道流云般的绸缎倏然而出,伴随着令人心烦意乱的音律,令人如置梦幻,饶是以侯希白的心智坚定,此刻也忍不住迷离起来,正是阴癸派至高武学……天魔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