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一百零七章 长安乱 下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一百零七章 长安乱 下

第一百零七章 长安乱 下

    月圆之夜,对许多人来说,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洛阳,皇宫,依旧是那最高的所在,李轩静静的伫立,任由缕缕清风,吹动他满头青丝。

    天,变了!

    抬头,看着虚无的夜空,没有启用帝王金瞳,只是以自身精神,体悟着这一刻天地间的变化。

    “父亲,他会回来吗?”身后,幽幽的声音响起在寂静的夜风之中,宋玉华的身影出现在李轩身后不远处的位置,眉宇间,有着浓浓的担忧。

    这一次长安之行,宋缺在临走前,将宋玉华带到洛阳,显然有些托付的意思,并非没有自信战胜傅采林,只是长安局势之纷乱,已经远远超出两大宗师决战这样简单,宋师道是长子,也是未来宋阀注定的接班人,有些东西,是注定要经历的,宋玉致虽是女儿,一直以来,都是宋阀小公主般的人物,只要宋阀还在,宋玉致便不会有事,唯独对于这个大女儿,宋缺心有愧疚,宋阀,对于宋玉华而言,显然已经变得有些尴尬,而除了宋阀,宋缺所能够想到的,也只有这里,能够作为宋玉华的容身之处。

    “一定会!”李轩回头,伸手摘下肩上的披风,轻柔的披在脸色有些苍白的宋玉华身上,带着肯定的神色道:“宋阀主的刀道已经达到舍刀之外,再无他物的境界,奕剑术虽然玄妙,但傅采林身上有太多的羁绊,武道之上,已经走到尽头,此战,傅采林必败!”

    苍白的脸上泛起几抹血色,当初在独尊堡所受的毒伤虽然已经根除。但对身体的损害即便经过一年的调养,身体依旧羸弱,却也少了几分江湖儿女的气息,令人忍不住心生怜惜。

    紧了紧肩上的披风,感受着残留的那份余温,宋玉华抬头。看着眼前这个天下间最具权势的男子,又看了看天空,疑惑的问道:“陛下在看什么?”

    “天数!”李轩简单地回答道。

    “玉华不懂。”摇摇头,男儿的世界,她或许从未懂过,否则,当初在独尊堡,也不会落到那步田地。

    “朕也不是太懂呢!”李轩摇摇头,天意难测。天威难测,天数同样难测,即便达到他如今的层次,依旧无法完全看清,只能模糊的去感受,感受那份缥缈虚无之中某种恒定不变的规律。

    “咦~”下一刻,似有所感,李轩的视线。仿佛穿透了无数山河,看向长安的方向。

    长安。玄武门

    激射的刀罡剑气在坚固的墙壁上留下一道道醒目的印痕,即便隔着老远,站在城墙上的李渊以及一众大唐将士也能感受到来自脚下城墙的震颤,不止如此,头顶的天空不知何时被乌云遮住了月色,在最中心的位置。却裂开一道缝隙。

    李渊、李神通以及一众李阀高手看着眼前的对决,面色不由更加凝重,这是生死之战,也是证道之战,可以肯定。活下来的一个,将会突破大宗师的桎梏,迈入一个崭新的境界,那样的境界,即便是他们这些已经算是一流乃至顶尖层次的高手都难以想象。

    所有人,目光都不由死死地盯着下方,虽然以他们的境界,想要真正看懂大宗师级别的战斗还有些困难,但那越渐压迫的气势却让所有人都感觉到,这场刀剑之巅的对决,将要走到最后的时刻。

    长安城内,毕玄所在的居所,闭目盘膝的毕玄豁然睁开了双目,双目中,绽放出灼热的光芒,目光仿佛洞穿了虚空一般看向玄武门的方向,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目光,但愿赢得是傅采林吧!

    同样达到大宗师极致,毕玄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一战对两位绝代高手的意义,生死之战,也是晋级之战,活下来的那一个,修为必然大进,去路已被阻止,毕玄无缘插手这一场战斗,但心中却止不住的担忧,眼下的局势已经不止关乎两位绝代高手的生死,更关乎着天下运势和走向。

    若傅采林胜,虽然有些不甘,但眼下却无疑是最好的结局,若赢得是宋缺,毕玄不敢想象,当中原一统之后,作为草原上的精神象征,他将如何面对晋级之后的天刀。

    不行!

    豁然起身,这种将命运寄托在虚无缥缈的运气上面,对一名同是绝代高手的人来说,是一种摧残。

    几乎是毕玄起身的同一刻,院落之外,并未离去的毒岛冴子似有所感,素手轻轻地落在刀柄之上,眼中的斗志重新燃烧起来。

    “嘎吱~”

    紧闭的大门自动打开,毕玄魁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的位置,目光看向对面,扶刀而立的东瀛女子,天狼矛无声的滑落在手中,双目中绽放着精芒。

    “最后说一次,让路,或者……死!”

    冷厉而坚决的额语气,也同样代表着毕玄的决心,事到如今,已经再无回旋的余地,这场大宗师之间的对决,毕玄必须插手,因为这不单单关乎自身,更关乎国运,已经不是一人荣辱之事。

    “前辈心已乱!”毒岛冴子睁眼,看着去而复返的毕玄,表情并未有太多波动,以对方大宗师的武功和地位,本不该出尔反尔,但此刻,毕玄却反悔了,说明对方的心已乱了。

    深吸了一口气,毕玄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看着毒岛冴子道,目光中,毫不掩饰此刻的杀机,大炎,只是出了一个女子,便想让自己束手吗?

    天狼矛再不犹豫,一矛点出,一股浩瀚犹如炎阳一般的灼热威压随着这一矛向毒岛冴子狂涌而去,毒岛冴子面色凝重,锵然声中,妖刀出鞘,带着无边杀机,仿佛要将整个天地撕裂,好汉威压,面对这极度凝练的一刀,竟仿佛自中央分裂开来,两股气势的对冲,平底陡然卷起一阵狂风,将两人的衣摆头发吹的猎猎作响。

    脚下一踏,天狼矛幻出九道残影随着毕玄第三步踏出,倏然归一,与妖刀狠狠的撞击在一起。

    “叮~”

    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却犹如洪钟大吕般形成一道声浪,向四周扩散开去,几名冲出院落的突厥武士身体陡然一颤,动作如同被定格在了原地,七窍中不断有鲜血从中渗出,瞳孔也变得涣散起来,竟是被这一次撞击产生的声浪活活震死。

    “唔~”

    毒岛冴子面色微微一白,片刻的僵持后,面色陡然一红,一口鲜血终于抑制不住自嘴角溢出。

    “死!”天狼矛轻轻一跳,借着反震力在空中划过一道绚丽的弧度,转了一个圈之后,带着更加强悍的气势刺向毒岛冴子的颈部。

    倒退而出的毒岛冴子柔软的身体仿佛在一瞬间失去了全部的重量,在天狼矛的劲风下,诡异的避开了这必杀一矛。

    “凝~”毕玄眉尖一挑,天狼矛招式一变,仿佛挂了千钧重物一般,再次一矛刺向毒岛冴子,矛势很慢,却让人避无可避,仿佛天地间只剩下这杆长矛,更没有一丝劲风产生,也让毒岛冴子失去了继续借力的能力。

    面对这必杀一矛,毒岛冴子只能选择以硬碰硬,武士刀缓缓推出,迎向天狼矛的矛尖,同时脚步一错,微微避开了矛锋。

    “看来,是我高看你了!”毕玄眼底闪过一抹失望的神色,矛尖轻轻一转,再次刺向毒岛冴子。

    “锵~”

    归刀入鞘,毒岛冴子凝重的看着毕玄,反手握刀,凝练的杀气几乎成型,令人生出一股仿佛被毒蛇盯上一般的感觉。

    “嗤~”

    微光亮起,伴随着第一缕清晨的太阳中,凝聚了毒岛冴子毕身力量与精气的一刀,终于和天狼矛撞击在一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