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一百零八章 长安乱 终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一百零八章 长安乱 终

第一百零八章 长安乱 终



    晨曦的朝露带着点点寒凉,弥漫着薄薄的雾气将洛阳城笼罩在一片迷蒙之中,长街尽头,毒岛冴子终究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怔怔的看着手中的断刀,默然无语。

    盘膝而坐的毕玄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看向对面的身影,眼中闪过一抹难言的怒意,终究,自己还是差了一步,都是这个该死的女人!

    既然无缘插手这场大宗师的对决,那眼前的女人,却必须死!

    毒岛冴子让毕玄感到了威胁,更重要的是,经此一战,若让这个女人活下去,其功力、境界将会突飞猛进,达到一个足以与自己比肩的高度,东瀛的大宗师高手,却效命于大炎,对东瀛而言无疑是一个莫大的讽刺,但这样的祸患,绝不能留!

    似乎感受到来自毕玄强烈的杀机,毒岛冴子抬头,美眸看向毕玄,手中已经断掉的妖刀缓缓地横于胸前。

    “你……该死!”毕玄魁梧的身影缓缓站起,目光落在毒岛冴子娇俏的容颜之上,心中却无丝毫怜香惜玉的心思。

    “噗~”磅礴的威压下,毒岛冴子终于忍不住再次吐出一口鲜血,但横在胸前的断刀却无丝毫颤抖。

    “呵呵~”

    空气中,突兀的响起一声轻笑,笑声很美,却也很冷。

    “谁!”毕玄悚然大惊,竟有人能在不被他发觉的情况下靠近,若非对方主动出声,毕玄甚至到现在都无法察觉对方的存在。

    晨曦

    朝露

    以及初生的朝阳

    本是一副很和谐美好的画面,但此刻,落在毕玄心中的感受却是一股难言的压抑,四周的空气仿佛受到莫名牵扯一般,让人忍不住产生一种空间坍塌的错觉。甚至连晨曦的朝阳在这份莫名的力场之下,也开始扭曲。

    毕玄眉头微微皱起,看向那力量牵引的中心,如果说毒岛冴子给他带来的只是威胁的话,那眼前这莫名的力场让他产生的,就完全是一股难言的压力了!

    来自同级别高手的压力。

    不远处的房顶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女人,光线以及视角的关系,让毕玄看不清对方的容貌,但观其身材,当是一个很美的女人,一身白衣,在清晨的微风下轻舞,若没有那身冷冽的杀气。定是一幅很美的画面,但此刻,毕玄却无暇去享受那份美感。

    “阴后,祝玉妍?”毕玄眯眼,看向女子,沉声道,虽然是疑问,却也是肯定。普天之下,有如此修为的女人。除了祝玉妍之外,毕玄想不出第二个人,而且那诡异的力场更加确定了他的猜测。

    “武尊好眼力。”清冷的笑声中,祝玉妍目光在毒岛冴子身上扫过,缓缓道:“此女本座要带走,还请武尊行个方便!”

    “若是本尊不答应呢!?”毕玄目光一冷。冷哼道。

    轻纱之下,一双美眸轻眯,祝玉妍轻笑道:“那样的话,三大宗师,自今日之后。怕是要成为武林绝响了!”

    与此同时,正守在杨公宝库出口处的李元吉,突然感到地面的震颤。

    “怎么回事?”李元吉面色一变,身形一跃,飞快的朝着杨公宝库的入口窜去。

    “轰隆隆~”

    在李元吉以及一干李唐士兵愕然的目光里,地面的震动越来越清晰,甚至不少地方开始出现龟裂的痕迹,而杨公宝库原本敞开的入口,此刻却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崩溃,洞口在坍塌,原本被截断的河水失去了机关的阻隔,大量的河水向着内部倒灌而下。

    杨公宝库,在自毁!

    李元吉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目,杨公宝库内部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不知道,但此刻,也无暇再去想这么多,豁然回头,厉声吼道:“撤退!快撤退!”

    再不撤退,以眼下杨公宝库的坍塌速度,这数千李唐精锐将士,恐怕都会折在这里,至于周围的百姓什么的,此刻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轰隆~”

    一处地面毫无征兆的坍塌,地面上洞开一个巨大的大洞,数十名李唐士兵惨叫着跌落进去,失去了声息。

    “撤!快撤!”不舍得看了一眼洞口处的位置,李元吉绝然转身,宝库虽然重要,但若没有了性命,再多的财宝又有何用?

    “轰隆隆~”

    越来越多的地方开始坍塌,甚至不少民房整个开始塌陷下去,李元吉带着兵马,也顾不得那些哀呼求救的百姓,飞快的向外围方向狂奔而去,心中却是有些发凉,杨公宝库没了,随同埋葬的,还有那大批的武林高手,虽然说,这些人也都是这场动乱的起因之一,但若这么多武林高手尽数被埋葬在这里,那李阀将不得不面对整个江湖的怒火,因为这里是长安,是李唐的地盘,甚至连那些依附李唐的门派,也会因此而与李唐背离,这样的结果,绝不是李元吉或者说整个李唐愿意看到的。

    “快,再快些!”此刻的李元吉有些疯狂了,虽然他恪守承诺,自始至终,无论李唐士兵还是李阀的高手都未曾踏进杨公宝库一步,但换个思维方式,若是有心人以此为挑拨李唐与江湖的矛盾点,想要挑起仇恨,却是再简单不过,因为李唐毫发无损,而江湖各路高手却是几乎损失殆尽!

    这份怒火,他李元吉承受不起,李唐也同样承受不起,必须在失态更加严重之前,将消息传达到皇宫,早早思量对策才行。

    与此同时,皇宫,玄武门

    傅采林保持着出剑的姿势,无神的双目定定的看着前方,丑陋却和谐的脸上,流露着无奈、苦涩以及不甘的神色。

    在他的对面,宋缺缓缓地归刀入鞘,看着仿佛定格一般的傅采林,微微躬身,算是一种对敌人的敬意,无论对方此次来中原目的如何,作为一代宗师,对方确实有着足以让宋缺尊敬的地方,这一躬,不仅仅是敬奕剑大师,同样也是在感谢对方,只有宋缺知道,在这一战中,自己究竟收获到什么,那是迈向天道至关重要的一步,自己终于迈出了这最后一步,接下来,便是破碎虚空了。

    玄武门上,看着轰然倒地的傅采林,李渊脸颊肌肉狠狠的抽搐了几下,这样的结果,大概是他或者说整个李阀最不愿意面对的。

    右手缓缓举起,无数早已布置好的甲士迅速在城墙冒头,一张张强弓劲孥将目标锁定在宋缺的位置,只待李渊一声令下,便要万箭齐发,将宋缺射杀当场。

    抬头,看向周围城墙上将这广场围的铁桶一般的甲士,宋缺的目光最终落向李渊的方向,嘴角泛起一抹讽刺的笑容,怡然不惧的傲然迎向那足有数千命精锐的射手,万箭齐发,即便是对大宗师在特定的地形狭,也有着足够的威慑力,但此刻,他已非大宗师,纵然在与傅采林的决战中同样受到不轻的创伤,但即便如此,想要杀他宋缺,此时却还不够,况且……真的便以为胜券在握了吗?

    “轰隆隆~”

    仿佛在印证宋缺的想法,未等李渊高高举起的手臂麾下,地面突然毫无征兆的震颤起来,一开始很轻微,但很快,整个皇城,仿佛在这一刻都陷入了巨大的摇晃之中,城墙上,不少将士猝不及防之下直接从城墙上跌落下来,惨叫中化作一滩肉泥,更多的却是在这股剧烈的摇晃中,原本绷紧的弓弦不自觉的松开,但原本锁定的目标,早已在这剧烈的摇晃中失去了准头,稀稀拉拉的箭矢射出,根本无法给宋缺带来任何伤害,反倒是不少箭簇射向了自己人的阵营,一时间,城头上惨叫不断。

    “怎么回事!?”李渊惊怒的看向四周,仿佛整个长安城在这一刻都被这场剧烈的波动波及,甚至李轩亲眼看到一排建在皇宫不远处的房舍,诡异的坍塌下去,同时,不断有龟裂的痕迹在城墙上出现,蛛网般向着四周不断蔓延,甚至耳畔能清晰的听到不断传来的断裂声。

    “快,下城!”李渊面色一变,想到了什么,厉声咆哮道。

    然而,一切似乎有些晚了,李渊所在的城墙,仿佛负荷在这一瞬间达到了承受的极限,整个城墙从正中间的位置裂开一道巨大的缝隙,无数士兵惨叫着跌落下去,然后被随之坍塌而下的碎石彻底掩埋。

    “轰隆~”

    最终,正面城墙在某一刻终于彻底坍塌下去,除了李渊以及有数的高手和武将凭借高明的身法躲过这场厄难之外,两千名训练有素的皇城禁卫,彻底被掩埋在这段坍塌的城墙之下。

    “轰隆~”

    在坍塌城墙的边缘,一方土地毫无征兆的炸开,紧接着数道身影自坍塌之处飞窜而出,绾绾非常狼狈的落在一堆碎石中央,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鲁妙子设计的自毁装置会如此劲爆,只是邪帝舍利,却终究被石之轩所得,看着不远处同样有些狼狈,却风采不减,手托邪帝舍利的石之轩,绾绾擦掉嘴角的血渍,回头四顾。

    魔相宗这一次算是彻底覆灭了,赵德言在最后关头被突然出现的石之轩一掌打飞,眼下的清醒,想要活着出来,基本已经成了奢望,令绾绾诧异的反倒是那个慈航静斋的后备圣女,虽然狼狈异常,但竟在这场混乱中活了下来,慈航静斋的女人们,果然没一个是省油的灯。

    除此之外,最有看点的,恐怕就是石之轩师徒三人之间的内斗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