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一百零九章 废墟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一百零九章 废墟

第一百零九章 废墟



    “师尊!”侯希白捂着胸口,苦涩的看着手持邪帝舍利的石之轩,虽然事先已经有了准备,也有过一些应对的方案,但石之轩出现的太过突兀,在击伤绾绾之后,抢走和氏璧,并将意图阻拦的杨虚彦一掌毙命。

    没有丝毫的犹豫,更没有片刻的停顿,干脆的让侯希白心寒。

    “希白,你真让我失望!”有些惋惜的看着侯希白,石之轩摇摇头,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过,最终落在傲然而立的宋缺身上,目光一缩,沉声道:“宋兄,好久不见。”

    “有二十年了吧,的确好久!”宋缺负手而立,看着石之轩慨然道:“石兄不必担心,杨公宝库和邪帝舍利之事,老夫乃至大炎,都不准备插手。”

    “当真?”石之轩神色一动,看着宋缺沉声道,面色虽然平静,但眉心处不断闪烁的金色光芒却代表着此刻他的心情并不像表面那样平静。

    李轩并不在意自己是否会拿到邪帝舍利,虽然不知对方的自信从何而来,但这种态度无疑在心理上让石之轩产生一种难言的挫败感。

    “当真。”宋缺点点头,随即微微皱眉,脚下的震动愈加强烈,整个杨公宝库的崩塌,这皇宫自今日之后,恐怕再难保持原貌了,目光在傅采林的方向看了一眼之后,身形一跃,眨眼间,已经消失在玄武门外。

    原本铁桶般的包围圈,随着一面城墙的倒塌,已经失去了围困宋缺这等武道高手的能力,宋缺并没有去找李渊的麻烦,那是李轩的事情,至于宋缺的目的已经达到。已经没有继续留在这里的必要。

    看宋缺离开,石之轩微微松了口气,今日的宋缺,哪怕是受伤,依旧给石之轩一股莫大的威胁之感,如今宋缺离去。也代表着邪帝舍利之争彻底落下了帷幕。

    目光一转,落在此处唯一可能对自己造成威胁的绾绾身上,石之轩目光微沉,蹙眉道:“玉妍若是再不出现的话,邪帝舍利,可就归本座了。”

    绾绾微微一笑,摇头道:“师尊有要事在身,今日是不会来了,邪王要走。自便就是。”

    石之轩心中突然升起一股不明所以的感受,若是以往,祝玉妍恐怕会不顾一切的追上来与自己同归于尽吧。

    嘴角突然牵起一抹自嘲的笑容,随即隐而不现,目光转为冷漠,目光并未再去看侯希白一眼,至于秦川以及另外几名侥幸活下来的高手,已经无法让他提起兴趣。身形一转,转眼间。也消失在视线之中。

    看着石之轩消失的方向,绾绾嘴角牵起一抹好看的笑容,有些怜悯的看了看侯希白,又看了看秦川,最终也运转轻功,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长安城的震动一直持续了半天的时间才渐渐停歇。整个长安城,以跃马桥为中心,足有半数的地盘化作一片废墟。

    三日后,皇宫,昔日的太极殿此刻已经坍塌。李渊选了一处偏殿作为临时的朝会所在,看着大殿之上一众文武大臣以及两个儿子,李渊的面色有些阴沉。

    洛阳之战的结果早已放在他的案头,此刻已经随着太极殿的倒塌被掩埋在无尽瓦砾之中,但上面写了什么,李渊却心知肚明。

    心中未尝没有一丝后悔,因为杨公宝库的问题,让他最终没有派出兵马援救洛阳,更让最疼爱的女儿李秀宁葬身在洛阳之外,即使到了现在,他都有些难以置信,一直以来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儿,没有死在与大炎军队交手之中,却死在了溃败下来的洛阳乱军之中,这样的结果,无论如何都让人难以接受。

    然而,更让李渊难以接受的却是杨公宝库的结局,这是一场没有结局的争斗,进入宝库的人都随着杨公宝库的坍塌而彻底消失,随同的还有当年杨素留在其中富可敌国的财富,也让李阀想要做渔翁的心思彻底化为了泡影,更惹了满身的骚气,此战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李唐会遭到江湖中人的敌视。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更重要的是此次突厥过来的大批高手也同样陨落在杨公宝库之中,让李唐和突厥之间原本还算不错的关系直降到冰点,更重要的是,武尊毕玄的死,当李唐士兵发现毕玄的尸体时,已经是之后第二天。

    先是傅采林,再是毕玄,难以想象,短短几天之内,接连两位大宗师陨落在长安,更重要的是,这两位大宗师身份所代表的意义,即便是李唐,都觉得十分棘手。

    同时,洛阳被大炎掌控也成为李渊心中无法消除的一根刺,这将代表着大炎军随时可以通过洛阳向长安进兵,李阀将在接下来面对大炎的征战中,处于极其被动的状态。

    “文静!”半晌,李渊缓缓地开口道:“损失如何?”

    “回陛下!”刘文静组织了一下措辞,躬身道:“此次天灾,我大唐将士死伤不少,经核实,已确认有八千六百七十三人在此次天灾之中罹难,除此之外,长安城民房、百姓伤亡难以确认,但受灾人数至少在三万人以上!”

    天灾,虽然在场众人都很清楚此次噩耗绝非天灾这么简单,但眼下,也只能将这场厄难推在天灾上面。

    军民伤亡加起来也不过四万人,听起来,对于偌大的李唐而言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损失,但帐有时候并不是依靠数据来算的,古人迷信,天灾对于一个国家的都城而言,在许多人眼中,那是上天给予这个国家的示警或者惩罚,虽然大唐核心成员都清楚,这场所谓的天灾,其实乃是人为,但百姓并不知道这些,对他们而言,这场灾难,无疑代表着李唐皇室不受上天认可的一个标志,人心浮动,这是李唐在接下来的局势中必然要面对的问题。

    “尽力救援受灾民众,另外,严密监视大炎动向,调集一万禁军,前往武关驻防,谨防大炎蜀中军队趁机作乱!”李渊捏了捏眉心,没来由的生出一股难言的疲惫感,眼下,虽然正是趁机夺回洛阳的大好时机,但面对杨公宝库留下的烂摊子,他现在也只能求稳了,至于大炎,虽然失了先手,但大唐对大炎依旧保持着优势,只是接下来的仗,有些难打了。

    与此同时,长安,某处偏僻的所在。

    石之轩愕然看着手中原封不动的邪帝舍利,是真品无疑,但现在,似乎邪帝舍利对自己而言,已经没有作用了,困扰了石之轩二十年的精神分裂,两个人格竟然在这不到三天的时间里,诡异的融合了。

    融合了!?

    石之轩无法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即便是人格融合之后,对于眉心处那莫名的印记所传达的意志,不但没有任何缓解,甚至……石之轩惊恐的发现,自己已经从内心深处,对于这份来自精神的压制不再抗拒,甚至隐隐间,生出一股臣服感。

    以前也有过类似的感觉,但在石之轩的压抑下,始终局限在一个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但此刻,石之轩发现,那个范围被打破了,这种意志,正在以比过去快上十倍的速度,侵袭着自己的精神、心智,人格虽然融合,修为也随之大增,但这个结果,与自己的初衷却可说是背道而驰。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石之轩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感受着这一切,眼中不断闪烁着疯狂的神色。

    “石之轩~”清冷,森寒的声音,突兀的响起,心绪大乱的石之轩,并没有发现来人的接近。

    “是你!?”石之轩回头,目光死死的盯着出现在自己身后的祝玉妍,或者说祝玉妍眉心处那枚同样的金色印魂,虽然不是同一个字,但那种冥冥中休戚相关的感受却让石之轩可以确定,对方与自己有着同样的遭遇。

    “看着现在的你,真的让人开怀呢!”看着狼狈如丧家之犬般的石之轩,对于那颗魔门中人梦寐以求的邪帝舍利,祝玉妍却并没有多看一眼,只是有些怜悯种带着恨意的看着石之轩:“发完疯的话,就跟我走吧!”

    “走?”石之轩眼中闪过抗拒的神色:“去哪里。”

    “明知故问!”祝玉妍冷哼一声道。

    “为什么!?”石之轩死死的盯着祝玉妍:“若你我联手,未必不能脱离他的掌控,玉妍,为何要自甘堕落!?”

    “联手?”祝玉妍好笑的看着石之轩道:“我为何要跟你联手,石之轩,现在的你,真的很让人感到可怜,这算是丧家之犬的狂吠吗?”

    石之轩阴沉的看着祝玉妍,冷声道:“天魔功十八重,未必就是天下无敌,你真的以为,便吃定我了吗?”

    “要试试吗?”祝玉妍看着眼中泛着不甘之色的石之轩,冷笑一声,说话间,周围的天地骤然一暗,祝玉妍满头青丝无风自动,四周的光线仿佛在这一刻都被天魔力场所控制,吸纳过来,方圆十丈之内,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世界,一个只属于祝玉妍的世界。

    石之轩目光一冷,眼下的天魔力场与他过往所接触的天魔力场有太多的不同,不死印法发动,人已经诡异的消失在祝玉妍的视线之中。(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