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一百一十章 捷报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一百一十章 捷报

第一百一十章 捷报



    洛阳

    皇宫

    想象中的攻击并未出现无疑让一直提心吊胆的沈落雁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同样自长安传回来的消息也让沈落雁愕然,偌大长安,竟然就那样被轰塌了大半,甚至包括皇宫在内,眼下的长安,几乎可说是废墟。

    对于李唐对外宣称的天灾,沈落雁是不信的,作为顶级谋士,沈落雁精通的东西同样不止是谋略,谋略只是当知识累积到一定程度所呈现在人眼中的表现而已,每一个谋略家,所精通的东西其实都不少,对于星象地理,沈落雁不算行家,但眼下的洛阳,可说是人才济济,想要找到对此道精通的并不难。

    以洛阳和长安之间的距离,一场足以将整个长安城大半化作废墟的地震,洛阳不可能没有一点感知,结合暗堂所搜集过来的情报来看,问题恐怕出现在杨公宝库上面。

    沈落雁不是神仙,自然无法真的推算到当时的情景,但对于问题的根源,猜的基本上也*不离十了。

    这样的结果下,李唐在没有弄清楚洛阳虚实之前,显然是不可能真的再跟大炎大动干戈的,也因此,让精锐被抽调一空的李轩有了在洛阳站稳脚跟的时间。

    直到此刻,沈落雁才真正算是松了口气,虽然各方援军并未抵达,但眼下的洛阳已经足够应对许多局面,对于李轩麾下那四名家将,即便是沈落雁,也不得不由衷的赞叹,这才多久?满打满算也不过一个月的时间。那五万汇聚了瓦岗和王世充手下的降兵,此刻已经真的彻彻底底的成为了大炎最忠诚的将士。

    单就这份练兵的能力,都已经足以让这四人成为当之无愧的名将,更何况沈落雁看得出,这四人的本事。绝不止于练兵,对于行军打仗,也不在任何一位沈落雁所熟知的当世名将之下。

    只是看着龙椅之上,那一脸专心致志欣赏着歌舞的男人,沈落雁心中不免感觉一阵来气。

    清幽的琴声中,在大殿的中央。不少年轻貌美的女子正在轻舞,能够被选入皇宫跳舞之人,舞艺自然不俗,不过李轩的目光显然并不在此,舞姬虽美。但对于已经算是阅尽人间美色的李轩而言,这种层次的美人,已经很难再入他法眼,李轩的目光,从始自终,都未曾在这些舞女身上停留过半分,更多的时候,是在琴师的身上。

    尚秀芳。有天下第一才女之称的女子,集美貌与技艺于一体,饶是沈落雁对自己的姿色也颇为自信。但面对此女,仍旧有种被压一头的感受。

    心中不免有气,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何,只是她是个聪明的女人,这种场合下就算有气,也不能发泄出来。只能默不作声的在心中思索着其他事情,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比如说李靖的去向,无疑是让沈落雁好奇的一个问题。只是李轩始终未曾透露,她也不好问太多。

    优美的音律却犹如泉水叮咚,流淌在李轩以及一众大臣的心间,优美却又无比自然,让人感觉仿佛不是在欣赏音律,而是精神回归自然一般,若说天下间,有谁能够在音律方面与眼前这位才女比肩,至少在李轩眼中,除了已经成为自己妻子的蔡琰之外,在这世上,恐怕也只有箫艺大家石青璇了。

    再优美的曲子也终有结束的时候,随着一声清越的铮鸣,那悠扬的琴声终于消失不见,只是大殿之上,不少大臣却是依旧闭目静坐,仿佛在回味那股余韵,良久,一众大臣才先后自那妙境之中清醒过来,看着上前献礼的女子,不少青年官员毫不吝啬赞美之词。

    “此曲只因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寻呐!”李轩轻抚手掌,赞叹的看着眼前的女子道:“秀芳大家在琴艺一道上的成就,怕是已经达到技进乎道的水准,更难得的还是秀芳大家如此年轻,他日,或许能够在这琴艺一道之上,超越前人,走出独属于自己的道,朕在这里,便提前恭喜秀芳大家了。”

    “陛下好文采!”尚秀芳细细咀嚼着李轩那随口而出的诗句,眼中异彩闪过,对着李轩微微躬身道:“区区艺业,当不得陛下如此谬赞。”

    “呵呵,不说这些了,秀芳大家也累了,清儿,带秀芳大家下去休息吧。”李轩摆摆手,并未在这些话题上多做纠缠,看着在白清儿的带领下,缓缓退出大殿的尚秀芳,李轩眼中也是闪过一抹感叹的神色。

    大唐位面进行到现在,基本上已经接近尾声,本该波澜壮阔的世界似乎因为自己的到来,少了许多精彩,双龙未死,但那份属于主角的气运却是随着李秀宁的死以及师妃暄成为自己的魂卫,生生的被截断、剥夺了。

    没有了位面气运的庇护,两人依旧算是人才,尤其是寇仲,在统帅之道上,有着不逊色李靖的潜力,但却远不如原本的故事里耀眼,那些本该与两人产生交集的绝世女子,如今或已成为自己的女人,亦或者依旧延续着自己的生活路线生活,比如尚秀芳,比如石青璇,至于自己,帝王之路,或许会铁马金戈,波澜壮阔,但以自己眼下的成就来看,在这个位面,想要再跌宕起伏是不可能了。

    “诸位大人,回魂了!”看了看在坐的一众文武,李轩拍了拍手,朗声笑道。

    “陛下恕罪!”一众臣子面色一赫,连忙请罪道。

    “好了,歌舞已毕,各位大人也别忘了正事,眼下的局势,可不是让我们沉迷享乐的时候!”李轩摆摆手道。

    “陛下,洛阳新定,人心思安,而且洛阳一战,几乎耗尽我军一年多来的储备,臣以为,唯今之计,李阀虽有长安之乱,但本身元气未失,反观我大炎虽有洛阳大胜,却已是强弩之末,当暂缓攻伐,稳定各方,积聚实力,以备与李唐决战!”群臣中走出一人,乃昔日河南狂士郑石如,躬身说道。

    “不然,长安崩塌,再无坚城之利,我大炎军队只需攻破函谷关,便是一马平川,正该我军携洛阳大胜,一举攻破长安,彻底消灭李阀,扫清寰宇才对!”一名武将出列,朗声道。

    不少人开始纷纷表态,其中倒有大半是主战,大炎无敌的形象早已深入人心,哪怕眼下洛阳只有五万兵马,一众朝臣心中也没有丝毫担忧的情绪,那种强国心态,早已深入人心,纵然眼下李唐依旧占据少许优势,但所有人心中,都不认为大炎会败。

    “报~”

    便在此时,一名侍卫匆匆进入大殿,拉长嗓音道:“陛下,历阳急报!”

    “念!”

    “喏!”侍卫打开急件,朗声道:“东海李子通于日前请降,并配合我历阳驻军,合战丹阳,于三日前大破丹阳郡,丹阳之主辅公佑于丹阳江畔,被杜伏威将军亲手斩杀,丹阳平定!”

    “好!”朝堂中,已有武将闻言抚掌大声叫道,仿佛打败辅公佑的并非杜伏威,而是他自己一般,其他朝臣闻言也都露出兴奋的神色,李子通降,辅公佑亡,也代表着南方最后两股反抗的势力消失,自此大炎南方将有一个稳定的大后方,不必再为南方战事担忧。

    “报~”又是一名侍卫快步冲进来,单膝跪地道:“陛下,有人自称北方信使前来,有重要军情禀报。”

    “北方信使?”一众朝臣面面相觑,不明所以,大炎刚刚占据洛阳,还未在北方投注兵力,哪来的北方信使?

    也有不少心思活泛之人念头转的快,想到当日攻破洛阳的十几万大军莫名其妙的没了踪影,还有李靖以及一些大炎重要武将已经好些日子没有在朝堂上出现,再结合眼下的情报,很快推测出许多东西。

    “宣!”

    李轩眼中闪过一抹喜色,朗声道。

    “是!”

    很快,一名风尘仆仆,将领打扮的武将出现在大殿之上。

    “秦将军!?”不少人惊讶的看着这名风尘仆仆的武将,竟然是消失多日的秦叔宝,也是跟随李轩最早的一批武将。

    “臣秦叔宝,叩见陛下!”秦叔宝轰然拜倒在地,眼中闪烁着莫名兴奋的神色,躬身道。

    “平身!”

    “如何?”

    秦叔宝起身,李轩看向秦叔宝,眼中也不由闪过兴奋和激动的神色,他相信李靖的能力,但这一次任务,即便是李轩,也没有太大把握,只是良机难寻,正逢东西突厥大批高手南下,草原在这段时间难以对中原做出相应的手段,李轩才大胆一试,这也是李轩不惜让杨公宝库埋葬,也要将南下前来的草原高手尽数诛杀的最重要一个原因,这些草原高手,大都是草原上一方霸主级人物,这些人一死,草原难免再度陷入动荡之中。

    “回陛下!我军已于十日前成功攻破雁门关,进占晋阳,元帅更亲自领兵,击溃金狼军,眼下晋阳、河东之地已尽为我大炎疆土,李阀势力已成功被我军切断!臣此次回来,正是要助陛下一臂之力。”秦叔宝朗声道,风尘仆仆的脸上,却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好!”不理会目瞪口呆,满脸愕然的一众朝臣,饶是以李轩的涵养,此刻也忍不住拍案赞道:“传令各部,整军备战,三月之后,诸军随朕扫平天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