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一百一十二章 魔龙现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一百一十二章 魔龙现

第一百一十二章 魔龙现



    长安,皇宫。

    相比于大炎军队的士气大盛,长安城此刻却有些风雨飘摇,经历了杨公宝库的坍塌,动摇的不止是长安城的城池,更有长安城的人心,尤其是大炎军队在展现出强横的战斗力之后,包括李唐许多皇室成员在内,都不认为长安能够守得下去,更多的将希望寄托于前往并州平叛的李孝恭,希望他能早日平定太原李靖,回师与长安大军合击大炎,迫使大炎退兵。

    于此同时,惊雁宫将于长安出世的消息也不胫而走,很快的在长安传遍,当李渊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握着情报的手就不由自主的一颤。

    李渊已经老了,作为跟天刀宋缺同时代的人物,他的锐气并没有保留下来多少,随着杨公宝库的崩塌,他的雄心壮志也被消弭的差不多了,此刻,得知传说中记载着战神图录的惊雁宫将于长安现世的消息,第一个反应不是惊喜,而是恐惧。

    战神图录如何神妙,李渊不知道,但他却清楚的知道,这件事如果处理不好,对如今风雨飘摇的长安来说,绝对是不下于杨公宝库的灾难。

    沉重的脚步声响起在空旷的太极殿之中,李渊抬起有些无神的双目,来人却是大唐太子李建成。

    “太原方向,有消息了吗?”李渊张嘴问道,这一刻,他的喉咙有些干涩。

    “还没有。”犹豫了一下,李建成摇了摇头,看着李渊几天里憔悴了无数的脸庞,李建成突然生出一股难言的酸涩。突然张嘴道:“父皇,我们……投降吧!”

    大炎的兵锋之盛,在这段时间表现的超出所有人的预估,李轩传说中的四大家将,风林火山。每一个都强到让人绝望的地步,四将各自分守一方,打得李阀的将士最近站在城墙上连头都不敢往出冒,与外界的信息更是被彻底切断,现在,就算是一只苍蝇。若没有城外那四人的准许,恐怕都无法飞跃这道让人绝望的地带。

    “投降?”李渊看向李建成的眼中豁然闪过一抹凌厉的光芒,愤怒的咆哮道:“你可是我大唐太子啊!连你都说这种话,那大唐未来还有什么希望!?早知如此,当初就该立世民为太子才对!”

    这一刻。李渊突然无比的怀念起已经死在巴蜀的李世民,虽然很多情况下,李世民都有些锋芒太露的感觉,让包括身为父亲的李渊有些不喜,更重要的是,当时的李世民给李渊的感觉,跟当年年轻时代的杨广太像,但至少。李世民在任何情况下,都能看到希望,会主动去往积极的方面想。而不像眼下的李建成一般,稍遇挫折,便心生胆怯。

    深吸了一口气,李渊平复了一下内心的烦躁,沉声道:“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我们未必就会输。太原可是我李阀的根基,经营多年。用不了多久,孝恭必能战胜李靖。带大军回师救援,我们只需要再撑几天,大炎虽然兵峰强盛,但后力不足,我们还有机会的!”

    “没机会了!”李建成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痛苦的闭上眼睛道:“昨天,大炎已经送来了孝恭的首级,儿臣怕父皇过于担忧,是以将事情压下去,不敢让父皇知晓,父皇,不会有援军了,今日正午,南城守将于通叛变,若非四弟及时发现将其斩杀,稳住了阵脚,恐怕此刻大炎军队已经杀进来了!”

    “噗通~”

    李渊怔怔的坐会了龙椅,失神的看着李建成,喃喃道:“孝恭……死了!”

    对于自己这个侄儿的能力,没有人比李渊更清楚,不客气的说,若单说领兵作战能力,便是李世民在世,也未必比得上李孝恭,李阀之中,论及统兵作战,无人能出李孝恭之右,只是因为出身的问题,李孝恭一直被李渊冷藏,李世民在世时,光芒一直被李世民掩盖,直到李世民死在巴蜀,李渊才开始启用李孝恭,但也只是作为皇城将军。

    这一次,若非李阀到了生死存亡之际,李渊也不会让李孝恭前往并州去主持大局,只是李渊无法相信,被自己寄予厚望的李孝恭,竟然战死了!?

    事实上,并州之败,也怪不得李孝恭,论及统兵作战,李孝恭确实有着不逊色李靖的能力,只可惜势单力孤,李阀在太原虽说根深蒂固,但奈何李孝恭只有一人,而李靖身边却有无数大炎猛将相助,虽有人和,但天时地利都在李靖这边,李靖显然也知道双方的优劣,是以根本没有给李孝恭站稳脚跟组织人马反扑的机会,一开始就以优势兵力不断打压李孝恭的生存空间,即便在如此不利的情况下,李孝恭依旧数次将李靖打得灰头土脸,足见其不凡,只可惜,终究因为势单力孤,再加上手中无可用之人,对手又是李靖这样的巅峰统帅,最终被李靖于河内设计伏杀,本是一代名帅,最终却未能扬名便被扼杀。

    对于李孝恭的死,若在平时,李渊或许不会如此伤感,毕竟李孝恭能力太强,李阀之中,无人可以压制,留着,始终是日后李建成登基接手皇位的最大障碍,但时至此刻,李孝恭几乎可说是眼下李唐最后能够指望的存在,却在李唐最需要的时候,就这么死了,人头还被送回了长安。

    李渊自然不会觉得大炎这么做会是出于什么好心,更多的,恐怕还是想要让李孝恭的死,动摇一下长安城内本就已经没剩多少的人心。

    对方显然成功了,眼下,就连身为太子,未来李唐的接班人的李建成,都心生动摇,说出投降这样的话语,李唐还有什么指望?

    “建成啊!”李渊缓缓地将目光落在李建成的身上,摇头叹道:“你可知道,眼下这长安城中,所有人都可以降,但唯独我你我父子,不能降!”

    “父皇?”李建成不解的看向李渊。

    “天无二日,国无二主,帝王,是一条不归路,从建国的那一刻开始,我们的路就已经注定,若不能权掌天下,便注定尸骨无存!”李渊眼中闪过一抹凌厉的气息。

    李建成张了张嘴,但下一刻整个大殿的震动,却生生的打断了他将要说的话。

    “昂~”

    伴随着一声龙吟般的咆哮,整个大殿,或者说整个长安都陷入震动之中,一如几个月前那场几乎颠覆了整个长安的天灾,不少长安百姓惊慌失措的自自家房门内走出,慌张的扭头四顾,然后,久惊骇的看到一幕永生难忘的画面。

    只见在城南的方向,不知何时,多了一道巨大的身影,正愤怒的向天发出巨大的咆哮之声,一股仿佛蛮荒凶兽一般的气息,将整个长安城笼罩,涛涛威势,让不明所以的百姓以为是触怒了上天,不约而同的匍匐在地,虔诚的祈求着上天的原谅。

    太极殿中,李渊一身龙袍,随风摆动,大步走出太极殿,看着远处,那巨大无朋的身影,眼中也带着深深的震撼。

    鹿角、鳄头、羊须、蛇身、鹰爪,黑色的鳞片在阳光下闪烁着令人心寒的光芒,这是只有在传说中才会存在的生物——龙!

    “陛下!”人影晃动间,李神通以及大批李唐高手汇聚在太极殿前,震惊的看着这一幕。

    “终于,要开始了吗!?”李渊冷冷的看着这一幕,冷哼一声:“走,也让朕去看看,炎皇的风采!”

    “吼~”

    龙吟一般的嘶吼声震荡在整个长安城的上空,带着一股迫人的威压,长安城中,战马已经无法骑乘,无数战马颤抖的朝着魔龙所在的方向匍匐下来,任由骑士如何打骂,都没有任何作用,面对食物链最顶端的生物所散发出来的赫赫威压,臣服的本能甚至盖过了对死亡的恐惧。

    酒肆之中,寇仲仰天将一整坛酒灌下,迷离的醉眼看着那城南处,那霸道的龙形生物,眼中闪过一抹自嘲,喃喃道:“哈哈,李爷不愧是李爷,每一次出手,都是如此的惊天动地!”

    “仲少!”徐子陵皱眉看着一脸颓废之色的寇仲,眼中闪过浓浓担忧的神色,扭头看了一眼魔龙的方向,眼中闪过一抹沉痛,天下为棋盘,苍生为子,不得不承认,李轩有着足够的气魄,但这份对苍生的冷漠,却让徐子陵极度排斥,魔龙出世,这长安百姓却有何辜?

    “陵少,你不懂!”摇摇头,寇仲看着魔龙的方向,苦笑摇头道:“帝王的思想与常人是不大一样的!”

    “仲少你懂?”徐子陵看向寇仲,皱眉道。

    “以前不懂。”寇仲醉眼朦胧,但眼底深处,却亮的可怕,摇头叹道:“但自秀宁死的那一刻,却懂了很多东西。”

    “所以,你任由李轩攻伐大唐而无动于衷?”徐子陵摇了摇头,对于寇仲的想法,作为兄弟,此刻却有些不了解了。

    “天下一统,这阵痛,是必须承受的!”摇了摇头,寇仲仰起脖子灌了一口酒道:“虽然有些残忍,但于大局而言,却是最正确的做法,我的加入,或许可以延缓李唐的败亡,但那也只是延长战争的时间而已。”

    “所以说,我这样的性格,就像他当初说的,可以为帅,但却绝不是一个合格的帝王。”

    听着寇仲的话语,徐子陵默然,他知道,最痛的人,恐怕还是寇仲。

    “那现在呢?”徐子陵看着魔龙的方向,握拳的双手不自觉的紧了紧。

    “现在?”寇仲拍了拍井中月:“自然是要跟这魔龙干上一场,传说中的战神图录,却不知我兄弟是否是那有缘之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