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二章 燎原之势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二章 燎原之势

    代郡,高柳

    此刻,高柳陷入一片慌乱之中,无数高柳郡兵慌乱的集结在城头上,居高临下,看着远处有条不紊的开始排兵布阵的部队。

    作为一郡治所,高柳的郡兵本不该如此不堪,以往,哪怕面对塞外胡人的劫掠,也从没有畏惧过,作为胡人南下的前线城池,高柳城的郡兵也都是经过鲜血洗礼的精锐部队,但此刻,他们却真的慌了,因为他们所面对的敌人太强,名声也太大。

    龙城对高柳用兵了,不,准确的说,是一直以来,按兵不动的李轩此刻终于不再蛰伏于塞外,开始将目光从草原转移向中原了。

    面对草原胡骑,为了保家卫国,也为了汉军骨子里那股荣耀,他们可以将生死置之度外,哪怕战死,也在所不惜,但此刻,他们要面对的却是大汉英雄,为大汉彻底根除胡患,将草原变成汉人牧场的英雄,更何况,名义上,幽并冀三州,本就受李轩节制,如今,李轩要收回自己的治地,先天上,李轩就已经占据了大义,再加上这些年横扫塞外各族所积累的赫赫雄威,在中原,或许不算什么,但在这边陲之地,李轩的名字对这些守城将士来说,已经接近神明了,如今却要与他们的英雄刀兵相向,未战,心已怯。

    城楼上,代郡太守王志在一众武将的护卫下站在城头,看着远处那面大大的罗字旗帜,嘴角却牵起一抹微笑,只是这份微笑,却并未被他人所察觉。

    李轩麾下,猛将如云,名镇塞北的李家四将、岳飞、赵云、单雄信,在洛阳招揽的猛将典韦、徐晃,李轩麾下,猛将太多,罗峰。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这无疑是一个陌生的名字,但王志对于罗峰,却并不陌生。因为他们算起来,应该算作老乡。

    “太守大人,敌军动了,他们开始动了!”王志身边,几名武将看到对面军营有所动作。不由惊叫起来。

    “不对,他们在干什么?”另一名武将发现了不对,对方的军队虽然在向城池前进,但却没有携带任何攻城器械,武将不由松了口气,随即有些不屑的嗤笑道:“看来蓟侯帐下,也并非皆是精锐,难道他以为我们会主动开门不成?”

    这可是郡城,有十丈高的城墙守护,没有攻城槌。没有云梯,难道你以为那城门是纸糊的不成?

    看着周围一惊一乍,紧接着又一副不以为然的将领,王志眼中闪过一抹不屑,相比于陛下身边的精兵强将,公孙瓒派给自己或者说监视自己的这些武将真的差了不止一个档次,除了武艺尚可之外,其他方面,至少王志没看出有什么能耐,否则也不会被自己无声无息间夺了兵权还不自知。

    “弓箭手准备。给我狠狠的射!”一名武将猖狂的笑道:“也让那蓟侯知道,这天下,可不是他一个人会打仗!”

    然而,武将的话。却并未得到响应,四方士卒在初期的慌乱之后,很快镇定下来,对于武将的话,充耳不闻。

    “你们……”武将回头,愕然的看着这些无动于衷的士兵。正想喝骂,眼角处陡然掠过一抹寒光。

    “噗嗤~”

    一道纤细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武将的身侧,手中短刃悄无声息的划过武将的咽喉,刀过,血溅,武将愕然的扣着自己的脖子,鲜血不停的自指缝间涌出,张了张嘴,看着眼前这个美的不像话,却也冷的不像话的女人,想要说什么,最终却化作一声呜咽,生机逝去的身躯,轰然倒地。

    “见过穆大人!”看着眼前突兀出现的女子,王志却并未如何慌乱,在一众武将惊愕的目光中,竟朝着这个女人微微一躬。

    “王太守,你……”另外几名武将愕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不可思议的看向王志。

    “杀!”穆清雅并未回头,表情依旧冷漠,只是淡淡的吐出一个冰冷的字符,不等几名武将有所反应,几个武将的身体已经被不知何时聚拢过来的士兵捅成了蜂窝。

    王志深吸了一口气,看向一众茫然的士兵道:“公孙瓒刚愎自用,轻启战端,枉杀忠良,王某齿与其为伍,今日决定弃暗投明,向蓟侯开城纳降,若有不从者,休怪王某不留情面!来人,开城!”

    公孙瓒的心腹,已经被穆清雅带来的暗堂武士绞杀,加上王志在高柳的经营,高柳城中将士早已倒向王志,更何况公孙瓒心腹尽数被诛杀,哪怕他们还有些影响力,此刻看着几人的尸体,也无人敢反对。

    厚重的城门缓缓打开,罗峰的大军就这样未放一箭,堂而皇之的开进城中,从大军抵达到入城,中间所花费的时间绝不超过一刻,代表着代郡最高地位的高柳城便彻底易主。

    “末将罗峰,参见穆夫人!”很快,双方会面,罗峰对着穆清雅拜道。

    “免礼。”穆清雅只是淡淡的看了罗峰一眼,点头道:“此间事了,我要赶往下一座城池,安排妥当之后,立刻出发。”

    “夫人放心,一切皆在计划之中。”点点头,罗峰道。

    高柳虽下,城中原本的兵马自然不能就这样放任,罗峰在王志的配合下,留了两成兵马之后,将原本的高柳守军尽数打散,编入自己的部队中,再次出征,前后时间,不过一天。

    有了王志的身份,加上高柳城改旗易帜,罗峰不费一兵一卒,轻易拿下整个代郡,从出兵到占据整个代郡,前后不超过五天。

    罗峰能力虽然不错,但要说五日之内,凭借区区数万兵马,在没有攻城器械的帮助下攻占一郡,根本没有可能。

    代郡作为与李轩接壤最多同时也最接近李轩的地域,这些年李轩虽然碍于天地意志以及幽州微妙平衡,没有出兵,但暗堂对于代郡的渗透可从未有一刻停止过,再加上随着李轩的声威不断扩大,手中更是掌控了三大位面,越来越多的优秀人才被从各个位面送到此处,不止是代郡,眼下幽州乃至整个河北。像王志这样的身居一地太守的或许不多,但却有大半县城就这样被李轩无声无息的渗透,眼下李轩虽然刚刚南下出兵,但事实上。整个河北三州,至少有三成以上的城池被李轩实际掌控,有六成以上的城池,被暗堂掌控了不少力量,只待李轩一声令下。这股力量会迅速倒戈,成为李轩进攻的利器。

    罗峰出兵代郡,只是李轩所展现出来的冰山一角,随着龙城出兵,岳飞盘踞在朔方的岳家军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动,一举攻占晋阳,更以席卷之势,横扫上党、雁门诸郡,气势之盛犹在罗峰之上,并州在丁原、吕布带走一干猛将精兵之后。留下的人手之中,根本没有有能力抵抗岳飞的存在,加上岳飞横扫匈奴、鲜卑,在北方丝毫不下李轩的威名,岳家军所过之处,甚至出现百姓打开城门,迎接岳家军的场面。

    冀州,公孙瓒大营。

    啪~

    精致的瓷碗被暴怒的公孙瓒摔得粉碎,一双虎目此刻犹如一头欲择人而噬的猛兽,森然的看向帐下噤若寒蝉的一干谋士、武将。冰冷的声音中,带着难以掩饰的愤怒甚至带着一丝咆哮:“代郡、涿郡、上谷,三个郡,整整三个郡。足足十万守军,竟然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被人拿下,谁能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大哥,我看,这些太守、县官。八成早已经被那李轩暗中收买,否则,就算那罗峰是孙武在世,也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横扫三郡,而且,根据情报,这罗峰处处透着股邪门儿。”公孙渊犹豫了一下,沉声道。

    “怎么说?”公孙瓒怒气难平,努力压下自己的怒意,看向公孙渊。

    “根据我们残留在各城的义士传回来的消息,这罗峰每下一城,都会留下一部分兵马镇守,镇压城中可能存在的叛乱,但邪门儿的却是,他的部队竟然越打越多!”公孙渊眼中带着一股浓浓的不可思议道。

    “邪门儿?呵呵……”公孙瓒猛地抄起手中的竹简狠狠地砸在公孙渊的头盔上,咆哮道:“我看你能活到今天,更邪门儿!”

    “大哥,我怎么了?”公孙渊委屈的看向公孙瓒,不解的问道。

    “二将军,罗峰虽然每过一城,便会留下部分兵马,但城中原本的我方将士却尽数被其打散编入军中,假若我们在一城留守兵马有一万,他留下五千本部镇守城池,却将城中一万兵马收编入军,不但可以保证夺下的城池掌控在自己手中,更能壮大自身军威,是以他的兵马才会越打越多。”关靖对着公孙渊解释道。

    “原来如此!”公孙渊恍然大悟,随即一脸震惊的看向公孙瓒道:“那这仗还如何打?就算我们现在放弃冀州,跟袁绍罢战言和,反攻回去,但那些城池已经完全换上了他们的人马,我们只能一城一城的打下去,收复三郡,这得等到何时?”

    公孙瓒狠狠地瞪了公孙渊一眼,没有再理会这个练武把肌肉练进脑子里的弟弟,转而看向关靖、王门等帐下一众武将。

    “将军,罗峰虽然看似势大,但攻占三郡,应该已经是极限,其手中虽有雄兵,但这些兵马,实际上都是我方战士,一旦两军正面交锋,只需一能言善辩之士便能错动其三军锐气,下臣如今反倒更担心袁绍方面,眼下我军与袁绍已然势成水火,李镇北突然发难,却让我军陷入腹背受敌的窘境,而袁本初四世三公,底蕴深厚,眼下已经渐渐拌回劣势,若继续与袁绍僵持,下臣恐怕……后放不稳呐!”

    公孙瓒默然,没有接话,只是坐在自己的帅位之上,右手食指不断地叩击着桌面,良久方才看向关靖道:“如此说来,眼下我们只能与袁本初那反复小人言和了?”

    语气中,带着一股深深地不甘,冀州乃天下富庶之地,若能拿下冀州,就算将幽州留给李轩又何妨,但袁绍这段时间表现出来的韧性和四世三公的底蕴也让公孙瓒明白,想要短时间内击溃袁绍,是一件不切实际的事情,更何况如今身边还有那个行踪不明的伍云召在暗中窥觊,后方更有李轩步步紧逼,如今,就连自己军中,都有些军心不稳的迹象。

    “除此之外,臣想不出别的办法。”关靖苦笑道:“若有可能,将军若能联手袁绍,要败李镇北或许更加轻松。”

    “绝无可能!”公孙瓒厉声道,袁绍背盟在先,更杀他爱子公孙续,就算是暂时罢战,公孙瓒都感到无比憋屈,让他和袁绍联手,更无可能。

    顿了顿,公孙瓒看向关靖道:“图和,此事就交由你去办!”

    “是。”关靖叹了口气,他深知公孙瓒性格,此时让公孙瓒放弃与袁绍之间的仇恨,很难,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公孙瓒能够容忍的最大极限了,当下躬身应命道。

    ……

    “求和?现在求和,不觉晚了点吗?”界桥,袁绍大营,看着眼前不卑不亢的中年文士,在探明其来意之后,袁绍不禁冷笑一声不屑道。

    公孙瓒前段时间给自己带来的耻辱,他可未曾有一刻忘记过。

    “明公差矣,我家将军派某前来,非为求和,乃为两家安危而来。”关靖微微一笑,面对袁绍的目光,并未露出害怕的神色。

    “危言耸听!”袁绍冷笑一声,他可不认为李轩有本事威胁到他冀州。

    冀州不同幽州,世家遍地,豪门林立,这些,就是他袁绍立足冀州的根本,也是他的底气,他可不认为李轩有能力撼动这个已经与袁氏捆绑在一起的利益体。

    “李轩,虎狼也,横扫漠北,威震虎牢,这些,我想将军应该比在下更清楚。”关靖看着袁绍沉下来的脸色,微笑道:“或许明公不知,李轩此次兵出龙城,只是罗峰一路,不足半月时间,便已攻下代郡、上谷、涿郡三郡,此外,岳飞兵出朔方,更是以横扫之势,鲸吞并州大半疆土,其势已成也,非是在下危言耸听,只是若不能遏制其势,以龙城兵锋之盛,横扫河北绝非妄言。”

    “什么?”袁绍,以及其帐下一众文武面色不由一变,虽然知道李轩出兵,但对于幽并两州的消息,显然没有公孙瓒这边灵通,此时也才知道此次龙城竟有如此大手笔,一时间,惊异莫名。

    “呵呵,图和先生旅途劳顿,想必已经累了,不若先歇息一晚,休战之事,明日再议如何?”许攸不露痕迹的跟袁绍打了个眼色,随机一脸亲切的看向关靖道。

    “也好。”关靖心知对方已经动心,当下也不再逼迫,点点头后,在两名侍卫的带领下,退出袁绍的帅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