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四章 霍乱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readx();    冀州,邺城,军机府

    穆清雅站在府门之外,看着守备森严的军机府,白皙俏丽的脸上,带着一股淡淡的冷漠,踏步,走向军机府大门。

    “站住,军机重地,闲杂人等,禁止入内!”两名负责守门的军机府侍卫警惕的瞪着这个一脸冷漠得女人,伸手按刀,厉声道。

    穆清雅扭头,漠然的目光在两名侍卫脸上扫过,继而,仿佛没有看到两人一般,迈步,继续往军机府内走去。

    “大胆!”两名侍卫眼中闪过一抹厉芒,正要拔刀,突然感觉脖子一冷,两道黑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两人身侧,一把按住两人的嘴巴,冰冷的匕首一闪而逝,两名侍卫的瞳孔陡然放大,不甘的瞪向天空,渐渐失去力量的尸体被拖进了院门。

    穆清雅甚至连头都没有回一下,迈步走入大门,朝着那军机府最中心的军机阁径直走去,此处乃袁绍重地,袁绍领兵在外,冀州境内,一切军机命令,皆出自军机阁,袁绍对此处也极为看重,更派了大量部队守护这里,只是此刻,整个军机府却陷入一股诡异的宁静,仿佛连鸟兽的声音都没有,走在通往军机阁的道路上,甚至能够听到自己的脚步回音。

    “你……”一队巡逻的士兵发现了穆清雅这个陌生的不速之客,为首的队长正要喝问,声音却在下一刻仿佛卡在了喉咙里一般,双目瞪的老圆,喉咙处,一截锋利的匕首破体而出,紧跟着,软到的尸体却并未落地,被身后伸出来的手掌拉近了旁边的假山后面。

    一股淡淡的血腥气息在整个军机府开始弥漫。

    军机阁中,田丰和沮授仔细的看着手中自前线送回来的情报,两人的眉头逐渐深锁起来。

    “不对!”田丰突然放下手中一卷竹笺,目光看向同样抬起头来的沮授道:“颜良文丑。两个莽夫,鞠义心高气傲,主公怎能派这三人前往三郡?就算没反,也会被这三人逼反!”

    沮授皱眉。看先田丰道:“有人在阴谋霍乱冀州,三郡是否真的谋反还有待商酌,但这背后之人,算计之深,恐怕远非如此!”

    “嗯。”田丰站起身来。来回走了几步,眼中闪过一缕神光道:“不知公与是否注意到最近邺城一些不同寻常?”

    沮授面色一变道:“那些胡商?……嘶~你是说,幕后之人,是……”

    田丰点点头,扭头对外面朗声道:“来人!”

    以往,只要一声招呼,外面定会有人进来,听候差遣,只是今日,田丰一连呼和了几声。却没人应喝,甚至除了两人彼此的呼吸声之外,再难听到一丝其他声音。

    情况不对!

    两人都是智谋之士,很快感觉到一丝不妥,彼此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拔出了腰间的长剑,君子六艺,这个时候的儒者大都会些技击之术,或许不强,但等闲之人也难以近身。

    “若我是两位先生。这个时候,就会乖乖的坐回自己的座位,而不是做一些无谓的挣扎。”一道清冷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在两人诧异的目光中。自门外走进来的却是一个一脸冰冷的女子,仿佛进入自家一般,随意的越过两人,坐在最上方,原本只有袁绍才会坐的位子上。

    “你是何人?”田丰紧了紧手中的儒生剑,死死的盯着女子。喝问道。

    “龙城,暗堂堂主,穆清雅。”回头,穆清雅目光落在田丰脸上,漠然的脸上泛起一抹笑意,只是这笑容,却很冷,让人有种冷进骨子里的感觉。

    “喝!”田丰不禁冷笑一声:“蓟侯的手是否伸的太长了一些,此乃邺城,只需我一声令下,必叫你等万劫不复!”

    “这个,就不劳元皓先生操心了,我暗堂,自有暗堂的行事手段。”穆清雅淡淡的摇了摇头,伸手一招,田丰桌前,几个竹笺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自动飞到了穆清雅手中。

    这份手段,顿时让准备动手合力擒拿穆清雅的两人打消了心中的念头,虽是文士,但对于武者也有些了解,隔空取物,至少是一流武将才能做到的事情,他们两个加起来也未必打得过一个三流武将,跟一流武将打,还是算了吧,同时更惊异于眼前这个看起来娇滴滴的女人,竟是一位堪比一流武将的武者,要知道,放眼整个袁绍军中,够资格称得上一流武将的,也就那么几个。

    “元皓先生倒是写的一手好字!”穆清雅随意的看了几眼,随口说道。

    “一届女子,也懂得字?”田丰不屑道。

    “间六!”没有理会田丰的话,穆清雅抬头,看向门外,淡淡的道。

    在田丰和沮授惊愕的目光中,一名浑身裹在黑袍中的男子自军机阁之外走进来,看的两人一阵瞠目结舌,同时也确定,这军机府此刻怕是已经易主了。

    “间部间六,参见总堂主!”黑袍男子单膝跪地,向着穆清雅恭拜道。

    “间部之中,以你最会模仿他人字迹,过来看看,可能模仿元皓先生的字迹?”穆清雅淡淡的询问道。

    “尔敢!?”田丰和沮授闻言一变,很快想明白对方的意思,不由齐齐怒喝一声,就要上前拼命,堂中却突然多了几名鬼魅般的身影,出手将两人制下。

    间六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恭敬的接过穆清雅递来的竹笺,仔细的看了一遍,良久才抬头道:“此人字迹中,带着一股浩然之气,属下最多能够模仿九成相似。”

    “九成?”穆清雅点点头道:“足够了,立刻以田先生的字迹起草一份公文。”

    “是。”间六点点头,坐到田丰之前的座位上,摊开一卷竹笺,看向穆清雅道:“不知公文内容是?”

    “粮!”穆清雅想了想道:“三军未动,兵马先行,眼下主公与公孙瓒战于边界,但中山、河间、常山三郡密谋反叛,断了我军粮草,为筹集足够粮草,通令各地兵马。强征粮草,务必于三日之内,筹措五十万石粮草,三日之内。将粮草送与邺城,不得有误!”

    “放肆!”被制住的田丰愤怒的咆哮起来,要知道,当初袁绍北伐公孙瓒,已经调集了大量的粮草。如今又要五十万石,还是三日之内,田丰可以想象,各地兵马为了尽快筹措这些粮草,定会对境内百姓压迫,这个女人,是要霍乱冀州啊!

    “聒噪!”淡淡的抬了抬眼皮,穆清雅看向田丰的眼中闪过一抹不悦。

    田丰还要说话,身后的侍卫已经不知从哪里找到一块绢布,直接堵住了田丰的嘴。一旁的沮授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看看田丰的样子,最终无奈的叹了口气,选择了闭口不言,他很清楚,眼下军机府已经被对方控制,字迹就算再愤怒,也无济于事。

    “此外。”想了想,穆清雅继续开口道:“中山、常山、河间三郡太守密谋造反。令吕旷、吕翔二人火速带领兵马控制三郡太守家族,查封三人旗下财产,三郡一应重要官员留在邺城的家属,尽数控制起来!”

    沮授豁然抬头。森然的目光看向穆清雅,一旁的田丰更是激烈的挣扎起来,这个命令,太过诛心,是想,三郡太守若知道自己家族被查封。亲族下狱,就算没反也能被逼反,更重要的是,一众冀州豪强世家也会因此而冷了那一颗拥戴袁绍之心,君臣离心,败亡也将不远了。

    “堂主将我们捉而不杀,不知是何用意?”深吸了一口气,沮授努力稳定住自己的情绪,让自己表情温和一些看向穆清雅,微笑道。

    穆清雅抬头,似笑非笑的看了沮授一眼,那眼神,让沮授心中一凜,有种被看穿的感受。

    “清雅只负责擒住两位先生,至于如何处置,清雅无权过问,公与先生若想投降,不妨等主公莅临之时再说,但在此之前,却还是要委屈两位了。”穆清雅淡淡的说道。

    沮授闻言一阵气馁,等李轩莅临?那还有什么意义?第一次,沮授发现自己满腹智计却无处使用,因为人家根本没准备立刻收服你,千般计策,此刻却是够吃刺猬,无从下口,只能瞪着两眼狠狠的看着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

    冀州,边境,并不知道自家老巢已经被人渗透的袁绍面色却十分难看。

    “你是说,河间郡兵意图截杀你!?”袁绍死死的盯着鞠义,厉声道。

    “不错!若非末将及时察觉,恐怕早已亡命。”鞠义恨恨的道。

    “报~”不等袁绍反应,一名小校飞奔而入,单膝跪地,拱手道:“主公颜良、文丑两位将军回来了!”

    “叫他们进来!”袁绍余怒未消,冷哼道。

    “末将,参见主公!”当颜良、文丑出现在袁绍面前的时候,袁绍差点扔掉了手中的杯子,不可思议的看着一脸狼狈的两人。

    “究竟怎么回事?”袁绍面色森然的看着两人以近乎咆哮的声音怒吼道。

    “主公,我们遇到了常山和中山的伏击,大军刚刚进入两郡地界,便遭到了来自两郡的截杀!”颜良一脸晦气的道:“若非我二人还有些武力,此生恐怕再难为主公效力了!”

    “呵呵!”袁绍笑了笑,坐到自己的桌案之后,片刻后,突然猛地一挥手,将桌上的东西尽数甩到地上,愤怒的咆哮道:“反了,反了!”

    “主公,有一句话,鞠义不吐不快!”看着暴怒的袁绍,鞠义却并未害怕,上前一步,躬身道。

    “讲!”袁绍冷声道。

    “是。”鞠义点点头,看了一眼颜良和文丑之后,才缓缓道:“根据颜良、文丑两位将军的诉说,再加上末将的经历,末将发现一个极大的疑点!”

    “哦?”袁绍回头,看向鞠义道:“但讲无妨!”

    “若只有一人遭遇伏击和截杀,或许是运气使然,但末将三人,却尽数遭遇了伏杀,末将怀疑,贼人事先便知道我军的行军路线,否则,如何解释敌人能如此准确的把握到我们的行踪,更是在必经之路上设伏!”

    “你是说……”袁绍回头,看向鞠义的目光中,带着一抹森然。

    “当日一众参与议事的文武官员之中,有人暗通反贼!”鞠义一脸肯定的说道。

    袁绍深深的闭上了眼睛,良久方道:“可知是谁?”

    “这……”鞠义苦笑一声,摇头叹道:“末将不知!”

    袁绍一瞬间,脑海中闪过许多身影,除了最早跟随自己的许攸、逢纪之外,其他人貌似都有嫌疑,当日参加议事者,除了自己一些老牌班底之外,大多数都算得上是冀州豪族子弟,当日为了笼络人心,他还特地准他们议事,谁知事情的结果,却让袁绍心痛之余,更是无比的愤恨!

    “查!”袁绍森然道:“今次,某定要将这阻我大业之人挖出来,枭首示众!”

    “喏!”鞠义躬身领命告退。

    “颜良,文丑!”看着鞠义离去的背影,袁绍眼中闪过一抹森然的杀机,沉声道。

    “末将在!”颜良文丑上前,躬身道。

    “你二人各自挑选一支精锐,拱卫于我身边,随时听后调遣。

    “喏!”颜良文丑答应一声道。

    “另外,告诉许攸,关靖的事情,由他去处理,就说我答应了,让公孙瓒立刻退出冀州地界!”对于公孙瓒,此刻袁绍已经无暇顾忌了。

    中山,卢奴,真假别院。

    “主公,果如您所料,袁绍开始对三郡出兵了!”田予一脸钦佩的看向李轩道。

    李轩和刘基、贾诩对视一眼,微笑道:“看来这第二步计划可以开始了。”

    第二步?

    田予惊讶的看向李轩,如此复杂而庞大的手笔,竟然只是计划之中的第一步?

    “文和,此事就由你来全权操办,冀州暗堂除邺城之外,尽数可以调用,莫让我失望!”拍了拍贾诩的肩膀,李轩笑道。

    “主公放心,顺势而为而已,诩定不负厚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