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六章 英雄黄昏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六章 英雄黄昏

    易京之外,赵云大营,五千战龙骑整装待发,赵云披肩带甲,龙胆枪挂于马侧,战龙骑乃是作为飞龙骑的后备营,每一个都是静善骑术的精锐之士,虽然在品级之上,与白马义从差了整整一个品级,但赵云依旧有着强大的信心,在自己的率领下,战龙骑未必就弱于白马义从。www/xshuotxt/com

    “出发!”龙胆枪轻轻一挥,赵云带着五千名战意昂扬的战龙骑策马而出,这一战,他要以实力将公孙瓒彻底折服。

    五千战龙骑浩浩荡荡,一路直逼易京之下,但白马义从的身影却并未见到,易京城城门洞开,没有丝毫防备之态。

    “云帅。”寇仲皱眉,看了眼易京城上空荡荡的旗杆,甚至连代表着公孙瓒的将旗都已经撤下了,城头的士兵看到这支骑兵,也没有任何反应,不确定的看向赵云道:“这算不算是空城计?”

    “空城计?”赵云看着眼前的城池,点了点头道:“这名字倒是贴切,不过不管是否空城,既然公孙伯珪不愿接战,这城,某倒是非闯一闯不可。”

    “寇仲愿为先锋!”寇仲有些兴奋地摘下了井中月。

    “两位将军,对面好像有人来了。”唐俊忽然说道。

    赵云和寇仲同时看过去,却见易京城下,一队人马飞驰而出。

    “末将严和,参见子龙将军!”为首一名骑将来到大军之前,翻身下马,躬身道。

    赵云和寇仲齐齐皱了皱眉,倒不是发现什么阴谋,只是此人说话态度语气,太过恭敬一些,虽说眼下幽州已经进入扫尾阶段,但公孙瓒还未覆灭,眼下更是战争状态都未解除,就算双方身份并不对等。但分数敌对,也没有必要对敌方统帅如此客气恭敬才对,但眼前这位严和的态度,简直比自家部下对自己都要恭敬一些。

    “免礼!”赵云伸手虚扶。皱眉道:“不知公孙将军叫你等前来是为何意?”

    “回子龙将军。”严和恭敬道:“城中出了一些状况,公孙将军不便前来,是以命小将前来,请子龙将军入城一叙。”

    “入城?”赵云剑眉一挑,意外的看向严和道:“这是公孙将军的意思?”

    “这……是!”严和眼中闪过一抹异色。最终还是点点头。

    “好,你先行一步,本将军随后便到!”赵云点点头道。

    “小将告退。”严和点点头,也不停留,调转马头,向城内奔回。

    “将军,您真要去?”唐俊策马上前,看着严和离去的方向皱眉道:“末将感觉,此事透着诡异,我军胜局已定。既然公孙伯珪不接受我们的挑战,大可以优势兵力强行攻城,将军又何必犯险?”

    “放心,有我与寇仲联手,区区易京,未必奈何得了我二人!”赵云摇摇头道:“易京之中,恐有变故,唐俊你留守此处,派人通知罗峰,各方大军整军备战。一个时辰之后,若还未见我们出来,便挥军攻城!”

    “寇仲,可愿随我一起去闯闯这龙潭虎穴?”赵云看向寇仲。双目中景光闪烁。

    “若公孙伯珪连迎战的勇气都没有,而要靠这些阴谋诡计,那这白马将军,也没什么值得期待的了,一个惧战将军驻守的城池,算得上什么龙潭虎穴?”寇仲仰天一笑。豪气干云道。

    两人对视一眼,都能看到对方目光中的含义,此刻的易京城中,恐怕已经出了变故,否则,之前那严和也不会那番表现,更不会称公孙瓒为公孙将军,这不是一个下属该有的称呼。

    约定好时间之后,两人将战龙骑留在城外,只带了一队亲卫入城,刚一入城,一股扑面而来的血腥气息便让两人眉头紧蹙,这里显然刚刚经历过一场杀戮,之前回城的严和恭敬的带着两人向着城中的某个方向走去。

    “严和将军?”看着周围的景物,赵云突然开口道:“这个方向,似乎并非城主府的方向,不知严和将军欲带我们往何处?”

    混乱三国各处城池虽然因为地域缘故而风格各异,但整体布局却是大同小异,城主府,作为一城政治核心以及最尊贵的所在,位置也该在最中心的地带,但此刻,众人的方向似乎有些跑偏了。

    “将军慧眼,我们此刻所去的并非城主府,而是关长使府邸。”严和微笑道。

    “哦?”赵云的目光落在严和身上,目光虽然平淡,却让严和突然有种呼吸一滞的感觉,仿佛那平淡的目光中有着无穷的威势一般,让严和呼吸都变得紊乱。

    “带路吧。”几个呼吸的时间,对严和而言,却像一个世纪一般那样漫长,严和不知道,若再这样继续下去,自己是否会崩溃,当那泰山压顶一般的气势一去,严和整个人都有种虚脱的感觉,双腿一软,差点坐倒在地上,威风吹过,一股寒意自背上涌来,直到此刻,他才发现自己甲胄下面的衣襟已经被冷汗濡湿,有些惊骇的看了赵云一眼,单凭气势,便让自己丧失勇气,如此猛将,当真生平仅见,不敢怠慢,连忙带着赵云一行人马向着关府的方向走去。

    关靖作为公孙瓒麾下第一谋士,地位之高,在公孙瓒的将军府中,可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府邸距离公孙瓒的将军府也并不算远,只是越往里走,那股弥漫在空气中的血腥气息就越加浓郁,这里显然在不久之前发生过一场惨烈的厮杀。

    赵云没有询问为何不去将军府而是去作为谋士的关靖府上,有些东西,不需要询问。

    很快,一行人在严和的引领下进入了关靖的府邸,除了那股浓郁的血腥气息,还有一股浓浓的萧杀之气,赵云目光在府中一队队杀气腾腾的士兵身上扫过,最终,目光却停在庭院最中央,那醒目的绞刑架之上,三名血染征袍的将领被五花大绑的悬挂在绞刑架之上,三人目眦欲裂的瞪着周围的人。

    “将军稍等。”严和告罪一声,一溜小跑。来到庭院中,一名身穿儒袍的中年文士身边,低声的说了些什么,中年文士回头。正对上赵云看过去的眸子。

    “可是子龙将军当面?”快步走上前来,关靖不确定的看着赵云和寇仲,两人气质迥异,但那份卓而不群的气度,犹如黑夜中的明灯。让人一眼看去,就不由心生敬畏。

    “不知公孙将军是哪位?”点点头,没有理会关靖,赵云将目光看向绞刑架上几名武将,淡淡的问道,声音中,听不出太多的情绪波动,但若是熟悉他的人就知道,此刻的赵云,已经发怒了。

    “中间那位。身着白袍者,便是公孙瓒,此人不识天数,时至今日,仍想负隅顽抗,关某也是为这满城百姓免遭涂炭,不得已,才将其擒之,献于将军座前,企将军怜我满城军民。网开一面,没要让这幽州大地,再填一处疮痍!”关靖一脸悲戚,声情并茂的道。

    “自然。”漠然的点了点头。若是两年前,赵云也许会被这番说辞所打动,但时移世易,经过两年的军旅历练以及李轩帐下各大谋士教授,如今的赵云,赤子之心仍在。但那份初出茅庐的天真却早已随着不断地磨练而消失,又如何看不出关靖那份大义凛然的光鲜外衣之下,卖主求荣的事实?

    只是此刻的赵云,却没有心情去理会关靖的卖弄,目光有些复杂的看向公孙瓒,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上亡,曾几何时,令胡人闻风丧胆的白马将军也曾是赵云一度的偶像,就算后来加入了李轩麾下,磨去了那份天真,对于公孙瓒,也始终保留着一股敬意,也曾想过双方会面可能的各种情况,或生死相决,或把酒言欢,只是赵云无论如何,也没有想过,两人的碰面,会是在这样一种场景下,心中不免生出一股难言的悲凉。

    “既然云已至,就放人吧。”深深地叹息一声,赵云挥了挥手道。

    “这……”关靖闻言不由一滞,放人?开什么玩笑,你知不知道上面那几个现在有多恨我?

    关靖犹豫,但赵云却一刻也等不得,扭头,目光在寇仲身上扫过。

    “得令!”寇仲朗笑一声,魁梧的身影拔地而起,井中月凌空斩出一道凌厉的刀芒,刀芒划过一丈距离,陡然一散,化作无数细小的刀芒将整个绞刑架笼罩。

    “嗤嗤嗤~”密集的嗤响声中,根根绑缚着三人的绳索被细小的刀芒精准的割裂,却不伤及人分毫。

    “放箭!”关靖眼中一慌,也顾不得巴结赵云,厉声怒吼道。

    “嗡~”

    不等一众弓箭手有所动作,空气中陡然响起一声嗡鸣,银光乍泄,赵云手中的龙胆枪陡然轮起,狠狠地往地上一砸,整个地面陡然剧烈的摇晃起来,仿佛天塌地陷一般,一道贯穿整个府邸的裂缝自龙胆枪的枪尖之处蔓延出去,赵云瞠目怒喝,厉声道:“背主之贼,越此线者,杀无赦!”

    若说寇仲那一刀是一种技巧的极致,那赵云这一枪,就是一种力量的极致,所造成的震撼和视觉冲击,却远非寇仲那极尽技巧的一刀所能相比,再加上赵云这一刻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经历过无数血战所蕴养的煞气,竟生生的将府中这一帮悍卒震慑。

    “子……子龙将军,这是何意?”关靖看了看地上那道巨大的裂缝,心底一寒,此刻他与赵云之间的距离实在太近,有些胆战心惊的看着赵云,虽然努力让自己冷静,但打颤的牙关还是出卖了他内心的胆怯。

    “关图和,还我妻儿命来!”赵云没有回话,一道如怒龙般的咆哮直冲九霄。

    关靖浑身一颤,僵硬的回头,看着自烟尘喧嚣中,缓缓走出来的身影,面色狂变,回头,看向面色突然变得铁青的赵云:“子龙将军,救命,救命!”

    “今日除非某战死在这里,否则,有你无我!”一声咆哮,公孙瓒粗壮的手臂一把将一名抢上前来的士兵脖子拗断,劈手夺过对方手中的钢刀,森然的目光死死的锁定在关靖的身上,一步一步的走向关靖。

    “你背叛我,我虽恼怒。却也不怪与你,今日我公孙瓒穷途末路,各位能随某到这一步,某已知足!”死死的盯着关靖。公孙瓒每说一句,鲜血便不住自嘴角溢出,仿佛在用生命呐喊一般。

    “但你不该,辱杀我妻儿!”公孙瓒满是血丝的眼睛里,两行血泪缓缓溢出。死死的盯着关靖,嘶声道:“今日,某便是身化厉鬼,也要与你同归于尽!”

    “辱杀!?”赵云低头,目光落在面色煞白的关靖脸上,眼中凶光闪过。

    “将军恕罪,将军恕罪!”关靖看着赵云的目光,便知要遭,却也知道如今能够救自己的,也只剩下赵云了。当即凄厉的哀求道。

    “狗贼,纳命来!”赵云默默地退出几步,看着公孙瓒凶狠的在关靖凄厉的惨叫声中,将对方的四肢一刀刀卸下,最后才一刀斩掉了对方的脑袋。

    “哈哈哈哈~”凄厉的笑声,响彻在整个易京之中,让人心中忍不住生出一股苍凉之感。

    寇仲一脚踢开关靖的人头,上千拍了拍公孙瓒的肩膀叹息道:“公孙将军,逝者已矣,那个。我们现在还是先让你妻儿入土为安吧。”

    “入土为安?”公孙瓒摇了摇头,看向赵云道:“常听闻常山赵子龙,有万夫不当之勇,百万军中。能取上将首级,昔日虎牢关下,铿锵一面,未能一战,实乃人生憾事,今日。不知将军可敢与某一战?”

    “将军这又是何苦?”寇仲一脸苦笑道:“仇恨已了,如今大势所趋,将军何不……”

    “寇仲,不用说了!”赵云打断了寇仲的话语,他已看出,公孙瓒已心生死志,这样的人,已经无法劝降了。

    “白马将军之名,云少年时也是极为崇拜。”缓缓举起手中的龙胆,赵云微微一叹:“不怕将军笑话,云年少时,也曾想有朝一日,能随将军一起,纵横塞外,卫我河山,可惜,世事难料,既然将军心意已定,你我既然不能并肩作战,今日便让云送将军最后一程,不枉白马将军美名!”

    “好!”公孙瓒突然朗声笑道:“公孙瓒死前,能与子龙这般人物结识一场,也算不枉此生,易京将士,若还认我这个将军的,听令,自今日起,没有幽州公孙瓒,只有镇北将军!”

    “将军!”一些心念公孙瓒的将士痛哭着跪在地上,忏悔着以头触地,拜向公孙瓒的方向。

    “战!”公孙瓒手中环首刀一震,朗喝一声,一刀劈向赵云。

    “战!”赵云手中银枪一颤,朵朵枪花浮现,带着一股股灼热的气劲,从四面八方罩向公孙瓒,正是赵云的成名绝技——百鸟朝凰!

    “叮~”

    空气中响起一声脆响,两道人影一触即分,两人移形换位,各自到了对方之前站立的位置。

    “好枪法!”公孙瓒眼中带着几许迷离,几许留恋,随着他的声音落下,咽喉处突然出现一道血线,献血不住的自咽喉处涌出,公孙瓒以刀拄地,双目看向前方,任由献血喷溅,却已经没有了生机。

    “将军走好!”赵云微微一叹,收回了龙胆枪。

    “将军慢走,此去幽冥,请许王门同往!”一声悲愤的咆哮中,之前被一同解救出来的武将突然抢过一把环首刀,不等众人反应,横刀一抹,血光迸溅中,魁梧的身体轰然倒地。

    “哈哈哈!”公孙渊长啸一声,捡起王门的环首刀,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横刀一抹,身躯轰然倒地。

    “厚葬!”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那股翻腾的情绪,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声音,赵云沉声说道。未完待续。

    PS:  说两句,在三国前期里,在我看来,配得上英雄两个字的人不多,打内战打的再好,也算不上英雄,不管史书和演绎里怎么评价公孙瓒,但个人觉得,或许不是一个好君主,但英雄这两个字,公孙瓒比刘跑跑更配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