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八章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黎阳,议事厅中,清醒过来的袁绍死死地盯着不知所措的士卒,风尘仆仆的脸上,带着几分难言的疲惫,一路杀出邺城,奔逃至此,已经耗尽了他的体力。⊙,

    “你叫什么名字?”许攸微笑着看着这名士卒,袁绍虽然醒来,但以他对袁绍的了解,这个时候,还是不要主动去搭话为妙,将众人的注意力转移到这名风尘仆仆的士卒身上,矮小,却很结实,黝黑的皮肤,眼神中透着几分灵动,若是其他时候,这样一个苗子,也许能提拔提拔,但此刻……

    “小人陈刚,见过许先生。”士卒有些受宠若惊的道,许攸乃名满天下的名士,更是袁绍身边重臣,平日里眼高于顶,对于寻常士卒,可是连看都不会多看一眼的。

    “陈刚?好名字!”许攸微笑着点了点头,就在众人疑惑之际,腰间寒芒乍现,在士卒愕然的目光中,儒生剑麻利的刺穿了他的咽喉。

    “子远,你……”众人有些愕然的看向一脸阴鸷的许攸,此刻的许攸,已经不复以往温文儒雅的气质,那一刻身上散发出来的阴冷气息,让这些本该已经算是熟悉的同僚感到一阵陌生,一股寒意涌上所有人的心头。

    袁绍也是微微皱眉,看向许攸,有些不解,却又似乎明白了什么。

    “本初,非常之时当行非常之事,若这个消息在军中传开,军心恐生不稳,当务之急,当先隐瞒消息,我猜李子扬既然拿下邺城,定然会让赵云、罗峰、伍云召三部兵马火速南下。与其汇合,届时内部军心打乱,外部腹背受敌,恐怕不等敌军来战,我军已先自乱!”许攸沉声道。

    “你做的不错!”袁绍点点头,皱眉道:“只是邺城失陷的消息。恐怕瞒不了多久。”

    “那就在此之前,将三路大军击溃,届时,没了外援,李轩便是坐拥邺城,也不过是孤城一座,我等只需联络各方郡守,合力围攻,必能重新夺回邺城!”许攸一脸坚定道。

    “也好。”袁绍有些失魂落魄的点点头道:“吾心已乱。此间事情,就全权交于子远以及诸位贤良!”

    看着一脸失魂落魄的袁绍,许攸、审配、逢纪等人不由微微叹了口气,看来灭门之痛已经让袁绍有一蹶不振的征兆,这可不是个好兆头,只是眼下,也只能先渡过当前的难关,才有资格再说其他。

    此时袁绍麾下一众谋士虽然已经有了派系的雏形。但袁绍羽翼未满,是以派系虽有。却并不明显,几大谋士之间,虽有龌龊,但值此危难之际,众人倒也能够抛开平日里的私怨,携手抗敌。

    与此同时。巨鹿,太守府、

    高览一脸恼怒的自太守府中走出,愤怒的表情中,还带着些许的无奈,此次奉命前来说降巨鹿太守。本是抱着极大的热情而来,巨鹿郡当年乃是黄巾贼裘张角的大本营,黄巾之乱过后,虽说不上是满目疮痍,但巨鹿世家豪门也被黄巾贼清晰了无数遍,早已不复存在,无论是韩馥亦或是袁绍执掌冀州,对于这巨鹿郡都未曾重视,巨鹿太守是冀州九郡之中,唯一一个武将太守,当初能够上位,高览出了大力。

    本以为是水到渠成之事,但结果,却让高览无比恼火,带着这股郁闷,高览回到了临时落脚之处,皱眉思索着今天的事情,对方既然不愿投降,显然是心向袁绍的,又岂会就如此轻易地放自己离开?

    想到这里,高览心中一惊,恰在此时,一名随行亲卫匆匆进来,面色凝重道:“将军,我们似乎被人包围了!”

    高览没有说话,径直来到窗前,伸手推开窗户,街道上冷冷清清,似乎与平日里并无什么区别,但久经沙场的他,却能感到一股弥漫在这四周的兵戈之气,往日里,巨鹿虽然冷清,但作为郡治,多少还是有些人气的,但此刻,整条大街却显得无比萧索,行人绝迹,心底不由一沉,看来,这巨鹿太守并没有真的想放自己离开,之前任自己离开,恐怕一来是为了麻痹自己,二来也是忌惮自己勇武。

    高览虽是武将,却并非莽夫,前因后果连在一起,很快猜到对方的心思,不由冷哼一声,区区巨鹿,若自己想走,真以为拦得住吗?只可惜,第一次为主公效力,却是这样一个结果,当真有些不甘。

    “将军似乎有些困惑?”一声优雅中带着几分冷厉的声音突兀的在房间中响起。

    “是你?”高览豁然回头,入眼处,却是一位身形高挑,有着一头紫色秀发的英气女子,一脸温润的看向这边,高览目光不由一缩,对方是怎么进来的?

    不说外面那些潜藏在暗处的敌军,单是自己随行的十八名亲卫各个可都是自无数血战之中磨练出来的,警觉心极强,却被对方无声无息的接近,当真令人悚然。

    “高览,见过堂主。”微微颔首,眼前的紫发女子,高览自然不陌生,此次行动,可是李轩转成派来配合自己的。

    高览还清楚地记得离开时,李轩对自己说的那些话:“若有什么解决不了或不方便解决的事情,尽可托付于冴子。”

    高览很不理解,一个女人,有什么用?若是连自己都解决不了的问题,找她有用吗?也是抱着这样的心态,虽然没有直接拒绝李轩的好意,但也没有想过要让一个女人帮忙,来到巨鹿之后,更是忙着探访昔日一些朋友,以期能够获得这些人的支持,更是将毒岛冴子几乎遗忘,而毒岛冴子在抵达广宗之后也是行踪不定,让高览一度以为这个女人已经离开了,谁知到今日竟然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

    “高将军客气了。”毒岛冴子颔首微笑,没有见过她出手的人,绝难将眼前这个恬静中透着高贵和优雅的女人与战斗状态的她联想在一起,算是初次接触毒岛冴子的高览,自然更难体会那份优雅和高贵之下所潜藏的恐怖力量。

    “不知堂主此来。可是有什么重要消息?”高览试探着问道,对于暗堂,作为新降将领,当然没有太多了解,只以为是一个专门搜集情报的机构,想当然的将毒岛冴子来此理解为前来送情报。

    摇摇头。毒岛冴子道:“我们此来,文和先生已经料定这位武进未必就肯就范,将军此行或许会有不顺,冴子此来,若将军能顺利劝降武进,冴子便不会横加干涉,但若将军行动遇阻,冴子负责善后。”

    什么叫善后?

    高览面色有些发黑,只是面对这么一个美丽大方。谈吐优雅的女人,实在发不出火来,只能闷闷的说道:“不知毒岛堂主有何妙策?”

    毒岛冴子面色一肃,郑重道:“主公此前已经有言在先,想必高将军还记得。”

    高览微微一怔,想起临行前,李轩确实交代过,若武进配合便罢。若不配合的话,那这巨鹿太守。可以换一个人来坐了。

    淡淡的语气,却透着一股强烈的自信,仿佛换一个巨鹿太守于李轩而言,本就是一件犹如探囊取物一般轻松的事情,但事后想想,高览觉得有些不靠谱。这可是冀州太守,而非幽州,巨鹿郡虽然在冀州属于比较荒凉贫瘠那种,但堂堂一郡太守,又岂是一个外人可以换的了得?一个按堂堂主。莫名其妙的称谓,高览可不觉得对方有这种能量,是以事后也没有放在心上,依旧按照自己的路子来。

    如今,毒岛冴子提起,高览不禁皱了皱眉,看对方的样子,似乎是认真的,只是,这怎么可能?

    不可思议的看向毒岛冴子,却见毒岛冴子优雅一笑道:“高将军静候佳音便是,至于武进那里,就交给暗堂来处理吧。”

    有事暗堂?

    看着毒岛冴子平淡中带着自信的神色,暗堂在高览的心中,多了几分神秘色彩,点点头道:“如此,高某就在此静候佳音。”

    毒岛冴子离开,不过高览也没有真的就傻呆呆的待在这里,外面那些人可是还得解决的,虽然没能顺利完成任务,但为了这一次任务,高览做的准备可不少,足足千名亲卫,被高览事先通过各种渠道送入广宗,这千名亲卫若放到如今的战场之上,也许只是沧海一粟,但若放到守备空虚,无大将驻守的广宗城,在高览的能力加成下,只要不身陷绝境,绝对可以横着走,毕竟广宗城守军虽多,但不可能一股脑全部投入战场,再加上地势因素,想要围杀一支由高览这等猛将率领的军队,绝对是件很困难的事情。

    这边在高览的组织下,开始对外围潜伏的敌兵展开清剿暂且不提,城主府中,武进在高览离开后,召集了城中大小将官。

    机会!

    这是在高览说明来意之后,武进心中最真切的想法,虽然李轩势大,几乎是以横扫之势席卷了冀州三分之一的土地,但骨子里根深蒂固的观念,让武进并不看好李轩,就如同之前的公孙瓒不也是势如破竹的攻占了冀州大量城池吗?但结果呢?最终还不是被袁绍打的灰头土脸?别看李轩如今蹦的欢,但武进始终相信,最终的胜利者,一定非袁绍莫属,四世三公的光环,确实为袁绍带来了不少隐性资产,如武进这般想法的人,在冀州乃至整个天下绝不在少数。

    不过高览的到来,也让武进看到了一个机会,可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一个可以摆脱这贫瘠的巨鹿郡,进入冀州权利核心的机会,若自己能够帮助袁绍将李轩扳倒,定能得到袁绍赏识,入住冀州核心,总比在这荒凉贫瘠的巨鹿做个太守要强的多,而高览,无疑就是一块很好的敲门砖,只是想想河北四庭柱的能耐,武进还有些自知之明,巨鹿本就贫瘠,自己手中的兵力也有限,毕竟袁绍不可能将兵权下放到地方,让地方有拥兵自立的机会,守城还行,但要想擒杀高览这样的猛将,有些不太现实。

    因此,在稳住高览,并命人将其彻底监控起来之后,便迅速将城中称得上武将的将官金属请来,一来表明自己的立场,二来也可以借此机会,将巨鹿那些一直以来对自己阴奉阳违的势力清理一遍。

    “太守大人放心,李轩倒行逆施,涂炭生灵,就算有再大的名声又如何?我等誓死追随大人!”一名武将慷慨激昂的高声说道。

    “不错,我等誓死追随大人!”有人带头,其他人自然也是纷纷响应,虽然知道这些人不过是在拍自己马屁,但听着这些人的歌功颂德,依旧忍不住有些飘飘然起来。

    “好,既然诸位与本太守意见达成一致,我等这便去召集人马,按计划行事!”武进豪气冲天的道。

    “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了。”一声幽幽的叹息声不合时宜的在院落中响起。

    “什么人!?”武进耸然一惊,他也算得上是二流武将,能被高览看中,手中多少还是有些能耐的,此刻文闻言,连忙一把拔出腰间的佩剑,游目四顾,却未能找到来人的影子。

    “主人有令,武进不识时务,不明天意民心,更无德执掌一郡百姓民生,今日,斩杀此人,太守之位,当另选贤能!”一声清脆的声音中,本就明媚的天气,陡然间一亮,紧接着回归平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但下一刻,时间仿佛被定格了一般,当众人目光转回到武进身上时,所有人都惊呆了,只见武进保持着拔剑的姿势,脸上带着一股惊骇看向前方,在他眉心处,有一道细细的血线,正在不断扩大,迅速蔓延向上整个身体。

    哗啦~

    血箭伴随着内脏自身体中涌出来,一众武将虽然也杀过人,但从没想过会有人能够干净利索的将一名二流武将竖劈,甚至迄今为止,还没人看到来人的影子,一股寒意,瞬间笼罩在所有人心头。

    这算是刺客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