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九章 说客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黎阳,城主府。WwW.XshuOTXt.CoM

    “主公,这样等下去不是办法,难道那赵子龙一直龟缩在军营里,我们就这样一直陪他们耗下去不成?”鞠义有些烦躁的道。

    不止是他,这议事厅中,不少武将乃至谋士,脸上都多少带着一股烦躁的情绪,龙城以赵云为首的三路大军,早在三天之前已经抵达黎阳,与袁绍大军展开对峙,但诡异的是,赵云抵达之后,并未展开攻击,而是扎营立寨,然后……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连续三天,赵云按兵不动,袁绍这边,颜良文丑等一众武将轮流叫阵,甚至骂阵,赵云却是稳如泰山,这可就让袁绍着急了。

    这么多军队,单是每天消耗的粮草就是一个天文数字,当然,粮草对于袁绍来说,算不上什么大事,这里是冀州,本土作战,加上袁绍以及之前韩馥所积累下来的底蕴,又有偌大一个冀州供养,虽然暂时失去了三郡,但仅凭这点消耗,还不至于把袁绍吃穷。

    但自家人知自家事,袁绍以及帐下一众文武可是很清楚他们眼下所面对的困局,邺城被占领,虽然短时间内,消息被他们压下去,但时间拖得越久,泄漏消息的风险就越大,更重要的是,邺城被占对整个冀州局势的影响,若不能在对短的时间内将李轩赶出冀州,对袁绍造成的打击,就绝不止表面上那样简单。

    想想,连自己的核心城池被人家占了都抢不回来,又有什么能力去平定天下,这对袁绍的声望绝对是一个重大打击。时间拖得越久,冀州各郡官员将领对袁绍的信心也会不断流失,而且,李轩也有更多的时间去梳理邺城,想要夺回来也就更加困难。

    “那不知。诸位有何高见,可以助我拿下赵云?”袁绍面色阴沉的可怕,压抑着心中的怒火,看向一众文武。

    拿下赵云?

    众人眉头不由皱的更紧了一些,先不说对方兵力与己方相差不大,单是赵云那一副打死也不出战的态度。就让人一阵牙疼,对方的营盘众人也都看过,可说是无可挑剔,至少在场这些袁绍的智囊以及一众久经战阵的武将们,除了强攻之外。根本想不出好的破解方法。

    许攸皱眉道:“不知诸位可曾想过,赵子龙为何坚守不出?”

    什么为何?袁绍不由看向许攸,有些不满,现在想的是如何破敌。

    看着众人不解的神色,许攸苦笑道:“按理说,幽州地广人稀,一直以来,粮食方面都是从外购入。哪怕眼下夺取了我冀州三郡,但我冀州粮草,大都存放于邺城、南皮一带。三郡本身并无多少粮草,此次龙城三路大军,数十万之众,粮草消耗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我们承担的起,但赵子龙可绝对不可能承担的起这份消耗。所以,若我是赵子龙的话。定会主动出击,速战速决才是正道。赵子龙身经百战,不该不明白这其中关键,但他却反其道而行之!”

    “此事,确实有些诡异。”逢纪闻言,不禁点点头,看向许攸道:“子远的意思是……”心中有些想法,但逢纪却不敢确定。

    “原因无非有二!”许攸沉声道:“第一,李轩手中,有我们不知道的势力在暗中支持,让他不必为粮草而担忧,但几十万大军粮草,放眼天下,便是有人想暗中对付我们,也绝对拿不出如此巨量的粮草来支持李轩!”

    也就是说,这第一个可能的原因无限趋近于零,袁绍皱眉道:“那第二个原因呢?”

    “第二个原因,便是李轩有更大的谋划!”许攸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赵子龙这反常的行为,因为他的目的,并非击败我们,而是用来牵制我们的主力,同时也是吸引我们的注意,让李轩有足够的精力和更多的时间来施展他更深的谋划!”

    更深的谋划?

    众人闻言,包括袁绍在内,都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从开战至今,李轩已经一举获得了幽并二州,更强占了冀州三分之一的土地和人口,单就这些收获,已经足以令李轩一跃成为当今天下最强一路诸侯,如今再说对方还有更进一步的谋划,虽然不知道内容,但在场之人也没有蠢蛋,再有谋划,那就只能是冀州全境了。

    想到这个可能,众人心中更是一阵惊异,这份气魄还有胃口,当真令人咋舌,竟是想一口气吞并两大诸侯!

    若公孙瓒在方今天下诸侯之中,算不上顶尖诸侯的话,那袁绍可是实实在在的一方霸主,四世三公的名望,更作用冀州富饶之地,帐下谋士如云,猛将如雨,兵精将猛,说是第一诸侯也不为过,一口气吞并公孙瓒,虽然让人吃惊,却也不至于无法接受,毕竟公孙瓒本身底蕴不足,灭杀刘虞又在大义上失了先手,哪怕白马将军堪称当世名将,但诸般因素加起来,跟袁绍没法比,而李轩竟然在吞并公孙瓒之后,还想一口气将整个冀州都吃下,这简直就是疯子了。

    “虽然在下也不愿相信,但眼下,却只有这一个解释,可以说得通!”许攸苦笑着摇头道。

    “那不知子远有何计策可以教我?”袁绍深吸了一口气,看向许攸道。

    “赵云大军,急切间难以攻破,不过臣猜想,邺城那边,李轩恐怕没有多少兵马,本初何不遣一员上将率领一路偏师,先一步夺回邺城?”许攸说道:“毕竟李轩夺我邺城不久,城中百姓乡绅大多心向我军,只要援军一到,邺城必不战自乱!”

    “子远觉得,何人可以为将?”袁绍道。

    “大将鞠义,可担当此任!”许攸沉声道,事实上,袁绍帐下。猛将虽多,但可以如赵云这般独领一军的人,却不多,至少在许攸看来,颜良文丑勇则勇矣。但行军布阵,也只能说中上,之前的张郃也是许攸很看好的一个,可惜……眼下袁绍身边,也只有鞠义出马,许攸才最放心。

    “末将请战!”鞠义踏出一步。眼中闪烁着兴奋的神色,朗声道。

    “元戎虽勇,但此战非同小可,恐元戎一人,不足以担当大任。颜良!”袁绍摸着骸下的胡须,沉声道。

    “末将在!”颜良踏前一步,沉声道。

    “此战就以颜良为主将,元戎辅之,领五万精锐,夺回邺城!”袁绍沉声道。

    “末将领命!”颜良点头应允,一旁,鞠义面色却不大好看。

    许攸嘴角动了动。但看着袁绍坚定地神色,最终微微叹了口气,没有再开口。他看得出来,袁绍有些忌惮鞠义了,之前界桥之战,袁绍被公孙瓒打得灰头土脸,然后鞠义一出手,生生以三千大戟士大破公孙瓒。大概从那时起,袁绍就开始忌惮鞠义了。这是一个袁绍无法完全驾驭的人物,或者说。袁绍没有信心驾驭此人。

    巨鹿,广宗。

    即便已经彻底掌控了广宗实权,高览依旧有些如坠梦中的不真实感,原以为要费不少力气的事情,就这样解决了?

    想到三天前,自己一路杀到城主府中时,那副诡异的场面,以及武进的尸体,还有那阳光下,一头紫发飞扬,一脸恬静的带着优雅微笑的紫发少女站立在一片尸体之中的场面,高览就感觉一股发自骨子里的寒气直往上冒。

    武进的尸体他也看过,一招未出,便被人一刀竖劈了,那可是一个实实在在,从战场中拼杀出来的二流武将,就算是高览自己,都不敢说能够秒杀,却被眼前这个一直以来,待人接物都得体大方,有着高贵气质的女人毫无悬念的斩杀了。

    “巨鹿郡下十五县,如今已尽数被我军掌控,毒岛堂主,不知接下来可有什么建议?”虽然自己算是这里临时的最高长官,但下意识的,高览在做决定之前,还是征询一下毒岛冴子的意见。

    “暗堂只负责情报收集以及必要时武力协助,军政之事,暗堂无权过问。”轻轻地摇了摇头,毒岛冴子微笑着看着高览道:“高将军不必担心,冴子跟随主人多年,主人看人从未错过,既然主人对高将军委以重任,高将军必然有过人之处,只管放手去做,若有需要我暗堂出手的地方,高将军但说无妨,冴子定全力配合。”

    “多谢堂主体谅。”高览点点头,毒岛冴子在这里,确实让他感觉压抑,虽然两人身份应该算是对等,毒岛冴子的笑容也让人感觉如沐春风,但这个女人的气场,让高览有些发怵。

    “若无要事,冴子先行告退。”毒岛冴子向着高览轻轻欠了欠身,微笑道。

    “我送冴子姑娘吧。”高览连忙道。

    轻笑一声,毒岛冴子没有拒绝,在高览的陪送下,离开了城主府,拒绝了高览派人护送的提议,暗堂在各大城池,都有属于自己的据点,毒岛冴子大多数时候都在这些据点之中居住,至于据点的具体位置,在李轩如今建立的体系中,除了李轩以及暗堂三大堂主之外,即便是大炎众臣,也不得而知。

    邺城,军机府。

    田丰和沮授这两个被李轩重点关注的重要人物虽然没有像其他军机府官员一般被打包关入邺城大牢,甚至在有暗堂武士陪同的情况下,可以外出,对于外界的情报,李轩并没有隐瞒两人的打算,不过两人有着身为俘虏的觉悟,大多数时候是留在军机府中,接受李轩这种变相的软禁。

    李轩没有来见两人,两人也没有要求见李轩,不过各方情报甚至李轩的一些谋划,并未隐瞒两人,每天都有专人将各方情报送到军机府,供两人参阅。

    不过这一日,府中却来了一个让两人意外的人物,一个女人,有着男儿的英姿却又透着女儿家的柔媚,一双美眸之中,闪烁着灵动的光芒,从几个暗堂武士的称呼中,这个女人,竟是李轩的夫人。

    “小女子赵敏,见过两位先生。”赵敏微微一笑,也不管两人的反应,落落大方的坐到两人的对面。

    “呵~”田丰冷冷一笑:“蓟侯不会是派一介女流来当说客吧?”

    “为何不可?”赵敏在李轩身边诸女之中,算是停留在混乱三国位面时间最长的一个,对于这里的传统自然也更为清楚,这个时代的女人,要比自己哪个时代地位更加低下,甚至在许多士人眼中,与女子同桌吃饭都是一种侮辱,因此也不以为意,说服两人的任务,本就是她问李轩要来的,自然也想好了两人可能有的反应。

    “镇北将军帐下无人了吗?竟派一女子来做说客?”田丰冷哼一声道。

    “将军府下如今大都派往各郡,眼下留在邺城的,除了一些降将之外,似乎也只剩下小女子一人。”赵敏微微一笑道:“不过田先生所言,似乎有失公允,古有妇好为将,巾帼不让须眉,兵锋所向,所向无敌,我为何不能来做说客?”

    “妇好乃千古奇女子,又岂是常人可比?”田丰冷哼道。

    “这话我却不敢苟同!”赵敏摇了摇头道:“敢问先生,妇好在向世人展示其能力之前,又有谁知道她是千古奇女子,以当时的形势来看,抱有如先生一般想法之人,未必就比现在更少,但结果呢?恐怕正是这些人,促成了那妇好千古奇女子的美名吧?”

    “好一张伶牙俐嘴!”沮授摇头笑道:“不过怕是要让夫人失望了,主公待我等不薄,哪怕如今局势于主公不利,我等食君之禄,又岂能背节降敌!”

    “这个自然。”出乎两人的意料,赵敏很认真的点点头道:“若两位先生是那等如此容易便屈膝背节之人,小女子今日,也不会来走这一趟了。”

    田丰、沮授闻言不禁愕然,这话说得,够霸气,言下之意,看得起你才会来。

    “那夫人今日前来是为……”沮授皱眉道。

    “两位先生之才,小女子也有过一些了解,皆有王佐之才。”赵敏微笑着道。

    “夫人谬赞,若真有那般本事,也不会落得今日这局面。”沮授不禁苦笑摇头道。

    “此言大谬。”赵敏摇摇头,看向两人道:“两位先生被擒,无关乎能力,只是两位先生还不了解夫君的手段和龙城的能力,才致使邺城防备如此苍白无力,此非战之罪也。”

    田丰、沮授闻言不由相视无语,大概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如此自夸的,不过想想龙城这段时间爆发出来的力量,却又不得不接受这个解释。

    “袁本初如今已是日薄西山,命在旦夕,两位先生不必急着反驳,以两位先生见识,这段时间的情报应该能分析出一些问题,不瞒两位先生,清河、赵国两地早在我们抵达邺城之前,已经彻底倒戈,两郡太守虽非出自我龙城门下,但自太守以下,一众县长,早在数月之前,已经被我龙城掌控,或收买,或调包,此外安平、巨鹿两郡有张郃、高览二位将军相助,如今应该已经拿下,冀州九郡,除魏郡、渤海之外,我龙城已实得七郡,只待时机成熟,夫君一声令下,便可切断袁绍粮草供给,袁绍五十万大军,一夜间便可化为灰飞,小女子想不出袁绍还有何翻身的理由,只是夫君怜两位将军之才,不忍弃之,却又深知两位先生为人,更不忍亵渎,是以一直以来,虽俘获两位先生,却始终不肯相见,非不想,实不知该如何安置。”

    看着田丰、沮授脸上不断变幻的神色,赵敏轻叹口气道:“杀之不忍,但要放两位先生离开,却更不能,是以小女子今日前来,冒昧询问两位一句,袁本初败亡之后,敢问两位先生准备何去何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