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十章 鹰眼VS颜良 上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十章 鹰眼VS颜良 上

第十章 鹰眼VS颜良 上

    readx;邺城,城主府中。更新最快去眼快

    虽说名为城主府,但想来袁绍的野心并不仅仅如此,否则就算是一州首府,按照规矩,也不该建造的如此辉煌,抛开规模不说,无论布局精巧还是建筑之恢弘,比之昔日的洛阳皇宫,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袁本初别的本事没有,但这份享受的本事,却是被他做的高压无比,恐怕大汉朝历代皇帝,也未必有几个能及得上他!”刘基与贾诩并肩走向李轩所在的庄园,作为李轩帐下两大谋主,刘基与贾诩也算是惺惺相惜了,两人的性格某种意义上来说,可说是大相径庭也不为过,刘基格局极大,很少有东西能够成为他的牵绊,包括家人,但贾诩却恰恰相反,有着不逊色乃至超越刘基的智慧,但更多地时候,却是习惯性的将自己隐在暗处,很少出谋,但每每所言,必是一针见血,直指问题要害。

    都说文人相轻,这两个性格大相径庭的人,至少在表面上看上去,两人虽然没什么交情,却也至少保持着一团和气。

    贾诩闻言摇头叹道:“袁家四世三公,门人故吏满天下,论威望,却有与皇室争锋的资格,更何况如今汉朝皇室衰颓,以四世三公的名望,想要取而代之也是常理。”

    “叮叮咚咚~”两人转过一道回廊,耳边陡然响起琴瑟之声,这城主府设计也算别致,相聚不远,但声音却经过建筑的弱化,弱不走到特定的节点,根本听不到内部的声音,但是这份独具匠心,便令人钦佩不已。

    “不知是哪位夫人在抚琴。”刘基闻声不由微笑道,他可是清楚李轩的女人,没有一个是花瓶角色,不说当初跟他来自同一位面的周芷若、赵敏皆是心思聪慧,武功卓绝的人中龙凤。哪怕是如今在李轩身边,作为侍女的武青婴,一身刀法若放在军中,除了各军主将之外。恐怕再难找出敌手,琴艺方面,貌似有好几个夫人都十分精善,堪称琴道大师。

    “这……”贾诩听着琴声,胸口突然一闷。看向刘基道:“抚琴之人,好重的杀伐之气!”

    琴声急促,让人感觉,仿佛千军万马压境一般,虽然还未走到近前,但已经让贾诩、刘基两人有种喘不上气来的感觉,两人相视一眼,难怪一直未曾见到下人侍女。

    即使以两人心智之坚,面对这曲带着浓重的杀伐之气的十面埋伏都有种喘不上气来的感觉,若是普通侍女下人。恐怕此刻已经在这琴声之中,崩溃了吧,只是这抚琴之人,究竟是谁?

    带着这样的疑惑,两人顺着琴声,走到了正厅之前,愕然的看着一脸肃穆,端坐在正厅门口的身影,抚琴之人,不是别人。正是李轩。

    “叮~”

    就在两人出现的同时,琴声一顿,一曲终了,却让两人都不约而同的生出一股拨云见日之感。

    “事情。办得如何了。”淡漠的声音中,贾诩和刘基却感受到一股在这平淡声音中所蕴含的威严。

    “除渤海以及魏郡北部一些城池仍在负隅顽抗之外,包括邺城在内,冀州九郡,其他七郡已被我军兵不血刃拿下。”贾诩恭敬道。

    “袁本初毕竟执掌冀州不久,再加上之前的失误。致使君臣离心,七郡臣服,也代表着冀州世家的一次重新选择。”李轩点点头,手指轻轻谈弄着琴弦,脸上突然浮起一抹微笑道:“两位先生觉得方才琴曲如何?”

    “金戈铁马,尽显峥嵘之气,只是恕臣愚钝,不知此曲为何人所做,为何臣有种似曾相识之感,却又十分陌生?”刘基微笑道,他知李轩有穿梭时空的能力,经历之博,远非常人可以想象,是以突然之间懂一些琴律也不奇怪,只是想到刚才的感受,忍不住问道。

    “此曲名为十面埋伏。”李轩笑道,他的琴艺学自蔡琰,谈不上多好,但所谓一道通万道,琴艺练到极致,可以当做武学来用,而他的武道已经达到一个超越高武位面的极致,学习其他技艺,自然犹如高屋建瓴,很快掌握其中精髓,并将自己的道融入琴律之中,毫不夸张的说,即便不动用幽冥,若李轩真将音律修炼到一个极致,也可以形成一个范围攻击手段,若有闲暇,他倒是想进入一个武侠或仙侠位面,考虑一下将自己的刀道融入音律之中。

    十面埋伏?

    贾诩有些茫然,刘基却是眉头一挑,对于这首曲律他自不陌生,乃是源于唐代一曲琵琶曲,只是如今换了个乐器,以琴来弹奏,杀伐之气似乎更浓了一些,不过这首曲子,倒也应景,想到如今袁绍的处境,刘基不由微微一笑。

    “我们各方面人才是否已经就位?”李轩抬头,看向两人道。

    “按照陛下吩咐,自各界抽调而来的精英已经全部到位,完全可以彻底接替河北三郡所有军政。”刘基躬身道。

    “这个不急!”李轩摇了摇头:“袁绍一灭,冀州人心思定,尤其是那些世家豪门,朕可没时间跟他们继续耗下去,各地太守、县长、县尉大都是世家之人,这些位置,暂时不宜调动!”

    刘基会心的点点头,暂时不宜调动,并不代表以后也不能调动,否则也不必自各界抽调如此巨量的人才出来。

    “重要位置虽然不便动,不过像郡丞、县丞还有之下的一干文吏,小将,却必须换上我们的人马!”李轩想了想道。

    “只是这些位置,根本无法为我军带来任何实质性好处?”刘基和贾诩不由皱眉道。

    “好处?”李轩笑道:“得民心者得天下,这些人上任之后,其他事可先放到一边,但必须尽快给朕将民心收拢起来,这些位置虽然在我们看来,不值一提,但却是最贴近百姓的职位,若他们能做好,足以胜过十万雄师!”

    刘基和贾诩都是顶尖智者,只是稍稍一想。便明白了李轩的打算,这般做法,根本不是在压缩世家的生存空间,而是要直接将世家豪门从这片土地之上根除啊!

    先得民心。看似有些多余,但却是以这样的方式彻底根除了世家豪门的退路,等时机成熟之时,李轩如今安插在各地的人手迅速夺走各郡县高位,虽然还会引起一定的混乱。但有了民心打底,能够得到百姓拥护,这混乱,也可以有效地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而不必担心因为这一举措而导致内部大乱乃至后院儿起火的事情发生。

    当然,这也是因为李轩手中,有着充足的治理能手才敢如此大胆的用这种方式来根除世家之患,否则的话,任何一路诸侯若真的效法李轩的话,绝对会死的更快。因为这天下,除了李轩这个异数能够源源不绝的从其他位面批量输送各行各业的人才过来,无论两宋还是大唐位面,李轩的根基已经稳定,开始产生大量的剩余人才,这些人才,留在原位面,最多做个名燥一时的风流才子,好点的或许还能留下一段佳话,但于社稷而言。没有丝毫益处,但若送到这边,虽然大都是一些纸上谈兵之辈,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人有着丰厚的知识储备,而且一开始并非身居高位,而是从底层做起,也有了大量的实践机会,去印证他们所学,可以想象。当李轩计划实施之时,这些人至少也是治理一方的干吏。

    “陛下(主公)睿智!”两人相视一眼,躬身道。

    “这些客套话,就不用再说了。”李轩挥了挥手道:“既然冀州七郡已定,袁绍的粮道可以切断了,三日之内,我要袁绍的数十万大军,尽为我掌!”

    “遵命!”

    ……

    与此同时,邺城之外,烟尘弥漫,一支骑兵,犹如洪流般向着邺城方向狂奔而至。

    “是颜良将军!”邺城城头之上,一名眼尖的士卒看着那醒目的旗帜,面色不由一边,颜良乃河北四庭柱之首,这可不只是一个名号,当初颜良文丑追随袁绍南征北战,在冀州可说是凶名赫赫,如今眼见颜良返回,这些冀州降兵都不由的有些发怵。

    “怎么办?要不要通知上面?”小兵慌乱的看着身边的人道。

    “颜良既然回师,想来袁公大军不远,不如开城献降?”另一名伍长有些犹豫的看向其他人道,邺城毕竟是袁绍的政治中心,这些士兵虽然在张郃几人的带领下投了李轩,但军中仍旧有不少人心向袁绍,此时顿时出现分歧。

    “有敌军来犯,发响箭!”城头上,负责警戒的暗堂武士看到颜良身后浩浩荡荡的军队,面色一变,立刻有人发出了响箭,同时负责城防的张南也迅速平息城头上的躁动,他可不是普通士卒,很清楚袁绍或许会放过这些叛军,但绝不会放过自己,是以格外卖力。

    城主府中,正准备告退的刘基和贾诩同时看到天空中炸响的响箭,面色不由一变,这是有大敌来攻的信号,在这种时候,会出现在这里的军队,也只有袁绍了。

    莫非袁绍使计骗过了赵云,班师反攻邺城?

    想到这个可能,两人眉头不由齐齐一皱,这种情况,并非不可能,至少两人若是面对同样的情况,就有不少办法在瞒过敌人耳目的情况下金蝉脱壳。

    目光,不由齐齐落在李轩身上。

    “走,上城看看,袁绍当没有这等魄力,来者当是一支偏师,只是不知是何人领军。”李轩挑了挑眉,这个时候有敌来犯,可不是件好事,邺城虽然在张郃等人的帮助下,收降了不少军队,但满打满算,也不过三万之众,更重要的是,李轩很清楚,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根本不可能让这些将士彻底归心,尤其是在这种时候,自己兵不血刃吞并七郡的消息还未传开,在这些人心中,袁绍依旧是冀州之主,若对方主将能够洞悉这一点,稍加利用,就能让城内乱作一团。

    眼见便要一举评定冀州,李轩可不想在这个时候失去邺城,这不仅仅是一座城池的丢失,更重要的是一个象征,原本倒向自己这边的冀州士族也很有可能因为邺城得而复失的原因,重新站位,毕竟如今七郡倒戈的消息还没有传出去,他们还有退路和回旋的余地。

    李轩的到来,倒是让原本有些混乱的城头平静了一些,没有理会那些带着复杂目光看向自己的士卒,李轩径自走到城墙边,目光放眼看去,那面狰狞的颜字大旗即便隔着很远,也能清晰的看见。

    “竟是颜良为主将?”李轩有些惊讶的看向下方的军队。

    “主公莫要小看此人,颜良、文丑乃袁绍麾下顶尖猛将,不知有多少名将成为他刀下亡魂,当初虎牢关下,袁绍未带此人前去,否则,颜良文丑但有一人相随,恐怕虎牢关下,也轮不到吕布逞威了。”张南马延来到李轩身后,看着颜良大军,面色不好看的说到。

    这话,好像当初袁绍也说过。

    李轩有些无语的翻了翻白眼,以两人二流武将的水准,又一直待在冀州,估计眼界也就是达到颜良文丑那样的水准了,当然,颜良文丑若论勇武,也确实算得上顶尖,但要说这两人能胜过吕布,那就有些天方夜谭了。

    “鹰眼?”李轩侧了侧头,看向作为自己护卫与典韦一同跟随自己前来的鹰眼.米霍克,当初自己可是答应过他让他会尽天下英雄的,颜良,是个不错的磨刀石。

    “是。”鹰眼上前一步,不卑不亢的道。

    “不是想会会这天下英雄吗?此人,就当你第一个试刀之将吧。”李轩指了指正策马走向城头的颜良笑道。

    恰在此时,颜良已经走到了城下,已经进入了弓箭手的射程之内,却是怡然不惧,抬头看向城头,洪声道:“我乃上将颜良,卑鄙鼠辈,可有人敢下来与某一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