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十一章 鹰眼VS颜良 下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十一章 鹰眼VS颜良 下

第十一章 鹰眼VS颜良 下

    “颜良将军,城上守军士气已挫,正是攻城的良机!”巍峨的城墙下,鞠义感受着战场的变化,以及城头上,那些邺城守军的慌乱,微笑的看着颜良道,未能得到主帅的位置,让鞠义难免心生芥蒂,不过既然已经接下了这份差事,他也没打算跟颜良抢功,而是尽力帮颜良查缺补漏,毕竟这一战关乎着整个冀州的安危或者说关乎着谁主掌冀州。¤,

    “嗯。”还未攻城,对方已经因为自己的威名而自乱阵脚,颜良对于这样的效果十分满意,正要点头答应,对面的城门却缓缓打开了。

    呃……

    颜良、鞠义见状不由一愕,难道城主的守将已经放弃作战,准备开城投降了?

    在两人意外的目光中,城门并未完全打开,只是开了一道仅容一人通过的缝隙,两人目力极佳,能够透过那缝隙,看到门后面,那一排排森冷的寒芒,显然,对方是在防备他们趁机冲击城门。

    有人出来了?

    颜良眉头一挑,这种时候,对方派人出来,自然是应战的,他刚才在城下那么一说,也没想过有人真敢在这个时候出来迎战。

    “颜良将军,战机稍纵即逝,不必理会此人,当速攻城!”鞠义连忙拉住想要上前的颜良,龙城猛将如云,鞠义可是见识过的,颜良此去,未必会赢,若赢了还好,但若输了呢?按照鞠义的意思,根本没必要斗将,以邺城如今动荡的军心,一鼓作气压上去,邺城必破,就算城中有龙城猛将坐镇。但大势所趋,哪怕强如吕布,也只有跑路的份,斗将,根本就是画蛇添足,赢了。己方士气本就高昂,根本没有意义,但若输了,便会让对方士气大震,更重要的是,颜良在冀州,可是无敌的存在,正是因为他,才使得己方军队士气大震。一旦这个无敌神话被打破,那士气跌落是必然的,而对方的军心,也会因此而受到振奋。

    虽然哪怕在鞠义看来,颜良败的可能性很低,但没有意义的事情,又何必去做?

    颜良显然无法在这一瞬间如鞠义般想到这么多东西,他是一个纯粹的猛将。或许有些韬略,但性格上。更倾向纯粹的武者,对方既然敢应战,那作为发起挑战的自己又怎能怯战,闻言不禁笑道:“鞠将军稍待,看我先斩了贼将!”

    说完,也不等鞠义再劝。策马冲出,目光冷冽的看着眼前这个徒步出城,一身奇异装扮的男子,那一双犹如鹰隼般锐利的眸子,也让颜良生出一股警惕之心。手中云月刀遥遥一指:“某乃镇边将军颜良,来将通名!某刀下不斩无名之辈!”

    “唉!”看着颜良自顾自冲上去的身影,鞠义不禁一叹,吩咐左右武将道:“准备攻城!”

    强者!

    颜良甫一出现,鹰眼眼中就闪过一抹难言的兴奋,名震海贼世界伟大航道的黑刀第一次在这个位面展露出他的锋芒,锐利的双目带着昂然的战意看向颜良:“乔拉可尔?米霍克!”

    古怪的名字,但此刻,颜良的注意力,显然并没有在这怪异的名字之上停留,凝重的气势在两人之间凝固,沙场百战磨练出来的锋锐与败尽天下剑豪的凌厉碰撞,虽未出手,但无形的气场却已经以两人为中心,向四周蔓延。

    云月刀的刀锋仿佛与黑刀产生共鸣,发出一阵微弱的嗡鸣。

    微风裹挟着微尘在两人身畔吹拂而过,没有丝毫停留,但这一丝微风,却打破了两人势均力敌的气势比拼。

    一声长嘶,颜良胯下宝马发出一声嘶鸣,四蹄飞动,十几丈的距离眨眼间便被越过,云月刀的刀锋,在空气中划过一道近乎完美的轨迹,这是颜良无数次战场杀戮中磨练出来的刀势,将刀法与骑术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完美的将战马与自身的力量融合,不知多少成名战将惨死在这一刀之下,今日,他也要以这一刀,斩下对手的头颅。

    一人冲锋,却犹如千军万马碾压而至一般,若是心智不坚,单是这份气势,就足以令人丧胆。

    鹰眼锐利的双目中,跳动着炙热的火焰,只有这样的强者,才配做自己的磨刀石!黑刀在嗡鸣声中,散发着奇异的黑光,仿佛要吞噬一切的黑洞,刀锋斩下,空气仿佛都被撕裂一般。

    “嗡~”

    双刀相触,想象中震耳欲聋的金属碰撞声却没有发生,一股诡异的嗡鸣以两人为中心,化作一道无形的波纹向四周扩散、蔓延而去。

    城头上,不少士兵都生出一股难言的胸闷感,有种想要呕吐的感觉。

    “主公,这是……”刘基和贾诩也有些烦闷,因为典韦挡在众人身前,是以这份感觉并不强烈。

    “大音希声,大相无形。”李轩眼中闪过一抹赞叹道:“两人在刀法一道之上,都已经达到一个极高的水准,刀身震颤暗合数理,非是无声,而是声音频率太高,普通将士根本无法接收,但对身体的负荷,却要远远超过普通声音!”

    城墙之上还好,颜良身后所带来的袁绍军精锐,此刻靠近战场的不少士卒已经七孔流血,倒地身亡,被两人交手所产生的声波给活活震死。

    “退后!”鞠义面色有些不好看,他也没有想到,两人交手,竟然会产生这样可怖的破坏力,让他原本趁着两人交手而攻城的计划付之东流,这样的碰撞,普通士兵冲上去,根本就是送死,心中,对于袁绍任命颜良为主帅的做法又多了一层愤懑。

    大军一直退出数里开外,那可怖的声波带来的影响才缓缓消失,有些无奈的看着远处战做一团的两人,虽然胜负未分,但就大局而言,这一战,却是他们败了。还未开战,锐气就被自家主帅给毁了,如今,就算颜良战胜,今天想要再攻城,也不可能了。

    带着无比的郁闷。鞠义命人安营扎寨,自己则带了几名实力强劲的将领上前观战,虽然这些人依旧会受到声波的影响,却也不会像普通士卒那般不济。

    战斗才刚刚开始,两大顶尖强者一旦全力开战,当真天地变色,日月无光,邺城之下,光线仿佛都在两大强者的交锋中扭曲了。鹰眼眼中闪烁着极度兴奋的光芒,放眼海贼位面,也没有人能在刀之一道之上与自己战到这个地步,或许有,但那个层次,却远非此刻的鹰眼所能企及的。

    邺城城墙之上,无数士兵瞪大眼睛看着眼前一幕,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能够跟颜良打到这种程度。要知道,一直以来。龙城进入邺城的人马中,鹰眼虽然一身奇装异服,但也只是李轩的一个随从,只是一个护卫,便如此强大,那其他人呢?

    虽然战斗还未结束。但邺城将士原本就脆弱的归属感却是产生一丝动摇,李轩只是派出一人,便将颜良五万大军逼退,虽然这并非鹰眼一个人的功劳,但此刻。却被邺城将士自动算在了鹰眼的头上。

    或许向龙城效忠,也未必是一件坏事!

    不少人心中生出这样的想法。

    “主公,看来危机解除了。”刘基微笑着对李轩说道。

    李轩笑着点点头,奔来就算不上什么危机,若真到了那一步,展开幽冥世界,就算满城皆反,李轩都可以让这座繁华的城池化作一座死城,从一开始,李轩就没有将颜良放在眼中,当下转头看向贾诩道:“通知各部,彻底断绝袁绍粮道吧。”

    “是。”贾诩躬身退下。

    “伯温,由你负责安稳民心,今日之后,朕要彻底抹去袁绍在邺城留下的印记。”李轩眼中闪过一抹寒芒,冷声道。

    “伯温遵旨。”刘基微微一笑,君臣称呼,是只有两人在的时候才会以这样的称呼,毕竟他是跟着李轩建立过国家的人物,君臣已成事实,至少在他看来,这并非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不知这五万大军,主公准备如何处置?”刘基接令之后,并未如贾诩一般离开,安稳民心,从他们接掌邺城之后,就一直在做了,如今,不过是一个借势的机会,趁机收拢更多的民心而已,倒是后方的五万大军,让刘基看出几分意料之外的东西。

    “你也发现了?”李轩笑着反问道。

    “虽惊不乱,进退有度,颜良虽勇,却是无谋匹夫,当无此能耐,对方军营之中,还有善于行军布阵的将才。”刘基点点头道。

    “最重要的是,有如此才能,却以颜良为三军主帅。”李轩摇头叹道:“想来就是那在界桥大破公孙伯珪的鞠义了,袁本初有识人之明,却无用人之能,合该被朕所灭!”

    刘基点点头,从袁绍将此人派给颜良来看,袁绍肯定知道此人才能,却没有重用,加上之前伍云召传回来的界桥战报,不难推测出,这位大破白马将军的鞠义已经有些功高震主了,至少袁绍不愿意再让他继续耀眼下去。

    “陛下想要收服此人?”刘基很快洞察到李轩的目的,微笑着询问道。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有此一人,胜过一座邺城!”李轩点点头,他现在看似家大业大,但混乱三国乃游戏位面,地域之博,甚至超出李轩占据的另外三座位面中土土地的总和,更有着庞大的人口基数,统一难度也加大,别看他这一次一口气吞下河北三大洲,这却是他近十年准备的结果,从暗堂建立之初,李轩就没有停止过对河北三郡的渗透,再加上三大位面的人才支持,加上几大智者的多番谋划,才让他一鸣惊人,一口气吞并河北三州,但此战之后,李轩也相当于走入前台,诸侯尤其是曹操、刘备这等枭雄,定会心生警惕,这样的战例,以后却是不能复制了,看似收获很大,却是耗尽了他数年的准备和底蕴。

    虽然目前,有着三个位面源源不断的支持,还未出现人才短缺的迹象,但似鞠义这样的将才,即便李轩麾下,也不多,更何况日后将要面对的,可不止是三国各路枭雄、诸侯,更要面临位面晋级之后,可能出现的更强大的敌人。

    “希律律~”

    就在两人谈话之际,下方的战斗伴随着一声战马的惨嘶,发生了新的变化,颜良坐下战马,也是难得的西极马,虽不及吕布的赤兔嘶风吼,却也是天下有数的良驹,但再好的战马终究也只是战马而已,如此近距离承受两人战斗的余波,哪怕大半被颜良挡下,依旧有少许作用在它的身上,最终,终于在两人越加激烈的战斗中,支撑不住,惨嘶一声,倒毙身亡。

    颜良骑术精湛,顾不得哀痛爱马之死,单掌在马背上一按,飞身跃起,却也因此,原本行云流水的动作产生了一丝迟缓。

    “叮~”

    高手交锋,哪怕只是一丝迟缓,也足以成为致命的伤害,一声脆鸣声中,颜良手中的大刀被黑刀击飞,眼见对方手中的黑刀化作一缕黑芒斩向自己,颜良急切间怒吼一声,反手拔出腰间的佩剑,狠狠的迎了上去。

    又是一声脆响,颜良仓促迎敌,虽然挡住了鹰眼的斩击,却也被巨力震得退出数步,心中一狠,正准备迎接紧随而来的狂风暴雨,却愕然的发现鹰眼已经将黑刀归入背后,转身,向着城门口走去。

    “你敢辱我?”颜良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鹰眼的背影,厉声道。

    “不是羞辱。”鹰眼没有回头,继续大步向前走去,铿锵有力的声音却清晰可闻:“只是我需要一场真正的战斗,明日,我在这里等你!”

    死死的看着鹰眼离去的背影,颜良大声道:“好,明日,再见高下!”说完,豁然转身,大步朝着军营的方向走去,身后,突然响起一阵欢呼声,开始还很微弱,只是一小撮人在欢呼,但很快,却向着四周蔓延开来,呼声震天,仿佛要震破苍穹一般,只是此刻的颜良,却已经没了心思去理会这些。(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