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十九章 决战曹操 中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十九章 决战曹操 中

第十九章 决战曹操 中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徐州,下邳。

    扬州牧?

    吕布看着手中的诏书,有些茫然的看向一旁的陈宫、张辽等人:“曹孟德的诏书,是不是发错了?”

    陈宫冷笑道:“曹操奸猾似鬼,更何况如此大事,他怎会弄错,此举,明显是故意为之。”

    “何解?”吕布疑惑的看向陈宫,他战略堪称无双,但在大局之上,显然还欠缺足够的洞察力,一时间无法理解陈宫的真正含义。

    陈宫冷笑一声道:“眼下河北势大,更祭出废帝与许昌献帝分庭抗礼,无论大义亦或是声威,丝毫不逊色许昌,所谓天无二日,国无二主,无论是曹孟德还是李子扬,若想占据大义,都必须迅速将对方击败,方能真正占据大义,挟天子以令诸侯。”

    “那与封我做扬州牧有何干系?”吕布不解道,徐州虽然比邻扬州,但中间隔着一条长江,吕布麾下兵马,大都是北方步卒,骑战、步战擅长,但若论道水战,莫说寻常士卒,便是他吕布到了水里也不会比普通人强多少,吕布虽然有时候看问题有些天真,但并不代表真的蠢,他可不觉得凭着这一纸诏书,扬州那些世家大族,还有刚刚崛起的那什么江东小霸王会真的乖乖将手中的地盘权利交到自己手上,更何况,如今吕布的精=力,都聚集在徐州,哪有多余的精力去占据扬州?

    不过,若能同时得到徐扬二州,拿自己就相当于拥有半个中原的势力,便是比之那李子扬,也不差多少了吧?

    对于李轩,吕布一直抱有一种很复杂的感情。钦佩,更多的却是不服,常想若自己站在对方同样的位置,未必就不能做到更好,是以自从脱离长安以来,也一直以李轩为目标。当初在陈宫的建议下夺取徐州,也未尝没有日后与李轩一争长短的意思,只是自己在壮大的同时,李轩也在壮大,双方的距离,不但没有减少,貌似还在不断拉大,这种情况,让吕布很难受。

    “既要和李子扬决战。后方自然不能不稳,此举,无外乎希望我们与那江东孙策相互攻伐,令他没有后顾之忧,若我所料不差,荆州方面,恐怕也有类似的部署,刘表与张绣之间。似乎也是积怨颇深,若双方在此期间兴起争端。一点都不必奇怪!”陈宫冷笑道。

    “那我等不奉诏吗?”吕布想了想,虽然对于扬州也颇为心动,不过眼下,他的底子可不厚,独领两州,听起来不错。但却不怎么实际,还是老老实实经营好徐州吧。

    “奉,为何不奉?”陈宫冷笑道:“奉先可知假道灭虢?”

    “不知。”吕布有些无语的看着卖弄文采的陈宫,这厮是在存心埋汰我吧?

    陈宫也很无语的白了吕布一眼,用不用这么直白啊?摇了摇头道:“可以假意奉诏。以粮草不足为由,请许昌拨些粮草,如今战事吃紧,曹操必不会同意,到时我们可向许昌朝廷请命,借道讨伐扬州,曹操领兵北伐,许昌必然空虚,无论他允不允,我们都可借此机会出兵许昌,一举夺得献帝,奉天子以令诸侯!”

    “妙计!”吕布闻言不禁抚掌笑道,虽然陈宫的计策绕的他有些头晕,不过却也暗合兵法虚实之道,若能夺得献帝,他就能与李轩一般占据大义,号令诸侯,更重要的是,从此以后也不必再为一个官爵而头疼了,到时候就只有他给别人发官帽的份,而不是求别人给他发官帽。

    “此计,切不可于陈珪父子知晓,否则必然无功!”陈宫沉声道,虽然没有直接证据,但这段时间,他已经隐隐察觉出,那陈氏父子恐怕已经暗中勾结了曹操了,这点却是不得不防!

    “这是为何?”吕布不解,陈氏乃徐州大族,更是第一支向他投效的士族势力,而且往日里,也帮着吕布出谋划策,解决了不少难题,渐渐已经被吕布倚为心腹,如今陈宫的话语,顿时令他有些不快。

    “不为何,奉先只管听我一次便可!”陈宫手中可没有任何证据,陈氏父子手脚干净,虽然陈宫一直盯着这对父子,但两人太过油滑,哪怕陈宫暗中调查,也没能掌握到一丝实际的证据,再加上吕布对父子二人日渐倚重,陈宫自忖若将怀疑说出来,恐怕反而会令吕布起疑。

    两人相识于长安,一路以来,陈宫献策无有不中,虽然对于陈宫的话有些不爽,但念及陈宫的本事,吕布还是点头应了下来。

    与此同时,江东,会稽,刚刚攻陷会稽君的孙策看着手中的诏书,眼中闪过一缕精芒,扭头看向身边的周瑜道:“公瑾所言不差,看来曹操果真要与李轩决战了!”

    一身白衣白甲的周瑜闻言不禁笑道:“此天助我也,当速速集结精锐,待大战开启之时,北上进击许昌,务必将献帝迎回江东!”

    孙策狠狠的点点头,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随即有些遗憾道:“可惜,不能与那吕布一决胜负!”

    周瑜蹙眉道:“伯符如今可是江东之主,当以大局为重!”

    “公瑾放心,我还晓得轻重!”孙策笑道,随即皱眉道:“虽然曹操老贼诡计被伯符看穿,但那吕布,未必不会就范。”

    “伯符放心。”周瑜微笑着摇头道:“马上的吕布或许真的神勇无敌,但下水的战神可就微不足道,他若不来便罢,若真敢来,我会让他知道我江东儿郎的厉害!”

    “将军糊涂!陈公台误国啊!”徐州,吕布最终不如陈珪老谋深算,陈宫的计划最终还是被陈珪给套出来,此刻站在吕布面前,垂足顿胸道:“温侯只看到成功之后的好处,可曾想过若是无法成功,将会给徐州带来怎样的灾难?”

    “这……”吕布闻言茫然,这个他还真没想过,主要是他没想过自己会输。

    看着吕布有些不快的表情。陈珪深吸了口气,语气转柔道:“我知温侯骁勇,天下无敌,但温侯可曾想过,许昌乃曹孟德之根基,就算北伐。他会真如陈宫所说那般,留下许昌一座空城?”

    “珪公之意是……”吕布闻言皱眉道。

    “曹孟德这些年南征北战,温侯可自己算算,汝南、豫州、兖州乃至河洛一带,曹孟德如今治下堪称钱粮广盛,人口无数,麾下兵马何止百万?就算要北伐,但留守一座许昌的兵力岂会没有?温侯可想想,如今我徐州又有多少可战之兵?还要留守各城。温侯能带走的兵马又有多少?”陈珪苦笑道。

    “这……”吕布闻言不禁默然,他底子本就薄弱,再加上徐州经过上次曹操那么一闹腾,原本的钱粮富饶之地,如今虽不说十室九空,却也相去不远,吕布如今的兵马,抛开各地必要驻军之外。能够随他出征的,可真没有多少。

    “难道就放弃这大好机会不成?”吕布不禁皱眉道。眼下曹李之战,却是牵动天下的一场大战,对他来说,也是一个崛起的契机,就这样眼睁睁的错过,着实不甘。

    “那也未必!”陈珪抓起桌案上的诏书。微笑着看向吕布道:“虽说这其中确实有曹孟德的算计在里面,但不可否认,对温侯而言,却是个大好时机!”

    “哦?”吕布不解的看向陈珪。

    “江东孙策虽然骁勇,但毕竟刚刚兴起。根基不稳,而且吾听闻其在江东以铁血手段镇压士族,内部早已怨声载道,若温侯此刻南下,一举将其击败,不但可以获取扬州,更能趁机收拢江东士族之心。”

    “只是……”吕布苦笑道:“我军中却无人善于水战。”

    “这个温侯大可不必担心。”陈珪豪气的挥手道:“只要温侯答应,我陈家可支援温侯楼船十艘,供温侯大军渡江,此外,我儿陈登也颇善水战,或许不及周瑜,但暗中将温侯兵马送过江东却是不难,只要能够渡江,相信以温侯之勇,区区一个江东小霸王,还拦不住温侯吧。”

    “那是自然!”吕布傲然道,非他自大,只是这天下间,陆战能够胜他的人,着实不多,至于那江东小霸王,也不过只能在江东称王称霸,至少吕布从未将他放在同一个层面上过。

    “除此之外,此次老夫愿为温侯募集五万兵丁,再捐出十万石粮草,以助温侯成事!”陈珪微笑道。

    “如此,多谢汉瑜先生!”吕布闻言大喜,他初掌徐州,而且徐州经过曹操一翻肆虐,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府库粮草所剩无几,粮草正是他所缺,陈珪此言一出,顿时将吕布最后一点顾虑打消,豪气笑道:“汉瑜先生便在这下邳城里,静候佳音吧!”

    陈珪嘴角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脸上却做出一副忠臣的表情,点头道:“那老夫便在下邳城中,摆好庆功宴,静待温侯凯旋归来!”

    ……

    对于吕布,曹操其实并不担心,就如郭嘉所说,吕布或许会犹豫,但陈珪那里,有吕布无法拒绝的东西——粮草,把握这一点,说服吕布去攻打扬州不难,以吕布的水平,就算没办法战胜孙策+周瑜的组合,盘桓些时日,等自己北伐成功也不难,只是此刻,前线接连传回的战报,却让曹操心情沉重。

    岳飞进驻长安之后,没有东进函谷关,而是直逼武关,看样子,是向汉中而去,一路所过,势如破竹,陈仓、斜谷、武关,根本无法阻挡岳飞前进的步伐,相比于骁勇善战的龙城兵马,汉中兵马显然不在一个档次,将领就更不必说,单是一个岳飞,放眼天下,能与其匹敌者也是寥寥无几。

    龙城主动将战线拉长,本该是一件好事才对,但曹操却高兴不起来,因为就在昨日,洛阳连同函谷关在内的城池——陷落了!

    非常突兀的情报,曹操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被自己寄予厚望的曹仁,看情况竟然连一个照面都没有撑住便被击溃了,而且是全线崩溃,若非知道情报不可能出错,他几乎怀疑自己的情报系统被龙城给渗透了。

    仔仔细细的将战报看了三遍,曹操缓缓靠在背椅之上,喃喃道:“子孝败的不冤!李靖,呵呵,真不知道子扬是从何处寻来如此帅才!还有,谁能告诉我,这个雄阔海又是何人?北方何时又出了如此一个猛将?”

    郭嘉、荀彧等一干谋士面面相觑,却不知该说什么好。

    李靖,一个无名之辈,从一开始,曹仁便没将对方放在眼里,李靖也借了曹仁的轻敌之心,故意装作轻敌冒进的样子闯入曹仁辖区腹地,轻易将曹仁兵马引出城,然后四下伏兵尽起,一举夺得洛阳,曹操自青州寻来的猛将越兮竟被一名不知从何处而来的猛将雄阔海一棍子爆头,这样的结果,着实令人惊悚,龙城之中,竟有如此多不为世人所知的猛将帅才!

    而之后,李靖更是表现出一个绝世统帅的筹谋,或以奇攻,或以诡胜,短短数日,便将曹操自以为滴水不漏的防线打得千疮百孔,洛阳、函谷关、荥阳、虎牢、孟津、谷城,河洛一带,几乎尽入龙城掌握。

    当然,并不是说曹操布置的防线真的如此不堪一击,事实上,李靖对于曹操的布置也是非常赞赏的,可惜的是,负责防御的并非曹操,而是曹仁,虽然曹仁也是一员文武兼备的大将,奈何此刻的曹仁远远没有达到最巅峰的状态,性格中存在着不少缺点被李靖轻易利用,最终导致河洛防线以如此迅速的速度崩溃。

    然而这一切只是一个开始,还未等曹操自河洛失陷的打击中清醒过来,另一封战报再次令曹操陷入震惊当中。

    青州,高唐失陷。

    负责青州战区的主将同样是一个陌生的名字——宋缺,而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攻陷高唐的,竟是一帮女人!!!

    紧接着,白马、官渡一带的战线几乎是同时宣告被破,又是一个陌生的名字越入曹操的眼帘——寇仲。

    短短几日,前线关卡几乎尽数被破,曹操苦心经营的第一道防线,在龙城三大统帅的联手之下,轻易告破。

    龙城的攻击力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曹操、郭嘉、荀彧、荀攸、程昱以及一干曹营猛将脸上都露出肃穆的神色,一场苦战,已经再所难免了!(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