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二十二章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readx();    战场之上,瞬息万变,李轩自然不会真的去遥控战场,那样只会影响前线将领的发挥,但前线军队每一步行动,都会以书面的形式传递到龙庭,以作日后培养军事人才时作为战略参考,此次南下,虽然李轩不认为寇仲会败,却也带了前线传回的战报和营盘布置,以作不时之需。

    典韦茫然的看着李轩对着地图,在地面上勾勒出一些奇怪的图案,他是个纯粹的猛将,看一般地图还行,但看李轩勾勒出来的这种专属地图,就有些抓瞎了。

    “前线情报中,有没有关于河水水位的情报?”李轩回头,看向鹰眼。

    “有,但河水水位自大战开始以来,一直很稳定!”鹰眼点点头。

    李轩回想了一下他们渡河时的水位,摇头道:“不对,大河在这一段水流湍急,这个季节,正是水位高涨的时候,但我们来时,水位却平缓依旧……好一个曹孟德,竟是在大战开始之前,就已经开始为这场仗谋算!”

    “陛下,要不我去将他们的人斩了!?”典韦虽然依旧懵懂,却也听出李轩的意思,曹操准备引大河之水倒灌,以水攻的方式覆灭寇仲这支军队,连忙请命道。

    “没用了!”李轩皱眉摇头道:“以曹孟德的精明,又岂会想不到这点,蓄水从开始到现在,恐怕已有数月之久,就算我们将守护水坝之人斩杀,当水位达到一定高度,大水依旧会将堤坝冲毁!”

    “要通知寇仲,让他撤兵吗?”鹰眼看向李轩。

    “嗯。”李轩点点头,随即摇头道:“曹操既然备好此计,又岂会让寇仲从容退兵,典韦,你去通知寇仲,这个时候,能走多少算多少。鹰眼,你迅速联系距离最近的暗堂人马,传令青州子龙所部骑兵,星夜兼程。以最快速度抵达!”

    “喏(是)!”两人躬身答应一声,飞窜上马,分别朝着不同方向飞奔而去。

    看着两人离去的方向,李轩深吸了一口气,看向大野泽的方向。眼中闪过一抹寒意,曹孟德不愧是当世枭雄,竟是要以在大野泽的十万曹军为饵,以这十万雄师的性命来换取生存空间,许昌虽有部署,不过那里可是曹操的大本营,想要凭借暗堂就想如同对付袁绍一般对付曹操,恐怕行不通。

    “出来!”深吸了口气,李轩突然对着虚空沉声道。

    “暗堂天部都尉参见主人!”随着李轩话音落下,身旁。一处阴影之中,一道高瘦的身影诡异的出现在李轩身后,单膝跪地,恭敬地道。

    “通知阿月,许昌行动暂缓,潜入许昌的暗堂成员暂时隐藏!”李轩沉声道,此次南下计划,是贾诩和刘基联手制定的方案,环环相扣,精密无比。但也因此,一旦一个环节出现问题,很容易影响到其他环节,而暗堂的作用。在其中是非常关键的一环。

    “是。”黑影领命之后,身形一晃,再次诡异的消失在李轩身后。

    希望,来得及吧!

    看着大野泽的方向,李轩眼中闪过一抹凝重。

    ……

    大野泽,寇仲军营之中。

    “少帅。曹孟德连日来闭门不出,是否有什么诡计?”罗峰和虚行之联袂而来,看着正在研究地图的寇仲,虚行之蹙眉道。

    “诡计?”寇仲点点头道:“这曹老贼确实是个难缠的对手,而且其麾下猛将极多,再加上之前败回的曹仁、乐进等几名猛将,综合实力未必就弱于我军,如今突然闭门不出,若说没有什么想法,才叫奇怪!”

    “那……”虚行之看着寇仲,他和寇仲自大唐世界开始,就配合默契,看着寇仲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就知道寇仲心中定然也有了计较,微笑道:“不知少帅有何打算?”

    “打算?”寇仲抬头,看了虚行之一眼,摇头道:“用不着什么打算,所谓一力降十会,只要我们破了曹营,那任他有什么阴谋诡计,都已经无关重要了。”话虽如此,但寇仲总觉得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

    “哦?”虚行之和罗峰目光一亮,看着寇仲道:“少帅已有计策破敌?”

    “我仔细研究过曹老贼的营盘布置,的确滴水不漏,不过……也算是百密一疏吧,却给我找到一个不错的突破口,你们过来看。”寇仲微微一笑,招了招手对着两人道。

    虚行之和罗峰依言上千,寇仲指着地图道:“你们看这里,大概是地形关系吧,虽然做了不少部署,但如此如此,所以,只要我们以此为突破口,定能一鼓作气,攻破老贼营盘!”

    “少帅,你有没有发现一丝不对?”虚行之看着地图,并未如罗峰一般随着寇仲的解说,露出兴奋的神色,反而脸上流露出一伙的表情,指着曹操的营盘道。

    “哦?这倒没有,行之发现了什么?”寇仲疑惑的看向虚行之,曹操的营盘他早已研究了千八百遍,烂熟于胸,并未发现什么不妥啊。

    “营盘布局,本身没有问题,但少帅看曹贼的营盘,似乎并非是陆战常用的营盘,反倒更像……”虚行之没有说下去,而是看向寇仲道。

    “防汛!?”一旁的罗峰却是脱口说道。

    寇仲豁然回头,一双虎目死死地盯着曹操的营盘,眼角青筋直跳,以他的目光和能力,既然思路被引到这一方面,迅速发现其中的不妥,立刻转身,从无数情报中找出几份情报来,一目十行,迅速的掠过一遍,良久,寇仲豁然抬头,深吸了一口气,冷声道:“好一个曹老贼,好果决的心,好狠的心!”

    “现在退兵,恐怕来不及了!”罗峰脸上露出一抹苦涩,脸色难看的道。

    “退?”寇仲冷哼一声,虎目之中,寒光大放,冷声道:“为何要退?”

    “少帅是想……”虚行之抬头,看向寇仲,眼中露出一抹惊讶的表情道。

    “十万大军,若是全军覆没。对我军而言,确实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但只要能够干掉曹操,这一切就值了!”寇仲重重的一拳轰在桌案之上。断然道。

    “少帅,典韦将军在帐外求见!”一名亲卫飞奔而入,看到三人,躬身道。

    “典韦?”寇仲、虚行之、罗峰三人相视一眼,典韦可是李轩的贴身保镖。这个时候跑来这里,寇仲连忙抬头道:“快请!”

    很快,典韦铁塔般的身躯就出现在寇仲三人眼前,一把抢过亲卫端过来的茶水,一口气饮尽,接着牛眼一瞪,看着寇仲道:“寇仲,你小子被曹操给阴了!赶快想办法撤兵吧!”

    寇仲、虚行之、罗峰三人额头上同时出现一缕黑线,早就听说陛下身边的典韦是个浑人,除了陛下。谁的面子都不买,如今可算是见识到了。

    “曹操既然定下此计,断不会让我轻易退出大野泽,我若退兵,曹操老贼恐怕会疯狂的黏上来,不但难以退兵,反而可能被曹操老贼趁势穷追猛打,到那时,不用洪水,我们就先败了。”寇仲摇摇头。否决了典韦的观点。

    “你小子这话说的倒是跟陛下差不多,陛下好像也是这么说的。”典韦一副我知道很多的表情,深沉的点点头道。

    “典将军,陛下可是已经到了附近?”寇仲突然抬头。看向典韦道。

    “你怎知道?”典韦诧异的看向寇仲道。

    “这……”寇仲和虚行之、罗峰都不由苦笑着摇摇头,您老人家都跑这里来了,恐怕陛下也不会太远,摇摇头,寇仲笑道:“猜的。”

    “不知陛下临行前可有交代我如何行事?”看着典韦还想说什么,寇仲连忙开口。将话题引开。

    “那倒没有,只说事到如今,能走多少走多少。”典韦摇了摇头道。

    “寇仲知道了。”寇仲点点头,看着典韦道:“请典将军告诉陛下,寇仲有负陛下重托,将三军儿郎带入险地,承蒙陛下不弃,依然选择相信寇仲,寇仲无以为报,只有以一场惨胜来回报陛下知遇之恩!”

    惨胜?

    典韦看着寇仲,疑惑的点点头,明明中了人家圈套,看样子,该是输定了才对,现在却说惨胜。

    “那我先走了。”虽然不大理解,但典韦还是记住了寇仲的话,挥了挥手,也不等几人告辞相送,转身大步朝着营外跑去。

    “少帅。”虚行之看向寇仲道:“陛下既已亲至,而且已勘破此间奥秘,想来已有完全之策,不如我们先行退兵,而后……”

    “不用了。”寇仲摆摆手,苦笑道:“典韦都已经亲自跑来了,说明陛下身边,并未带太多人,而据此最近,又能最快抵达的,恐怕也只有子龙将军的战龙骑了,想来那个叫米霍克的,此刻已经前往求援了,只是从青州赶来这里,就算以子龙将军的能耐,最快也要一天的时间,但我之前估算水位,按照时间来推算,最迟明日恐怕便会决堤。”

    长身而起,寇仲看向两人道:“远水解不了近渴,只有置之死地而后生,才能拼出一线生机!”说完,寇仲突然对帐外喊道:“传花荣!”

    “末将花荣参见少帅!”很快,花荣挺拔的身影出现在三人身前,对着寇仲拜道。

    “花荣。”寇仲低头,看着这个自己非常看好的将令,沉声道:“本帅有一项重要的任务交给你,你必须完成!”

    惊讶的看了寇仲一眼,花荣点头道:“少帅请说!”

    “我要你挑选一队最精锐的士卒,立刻护送虚先生离开,记住,务必保护虚先生安全,宋虚先生前往青州大营!”寇仲沉声道。

    “少帅?”花荣抬头,惊疑不定的看着寇仲。

    “只管照做!”寇仲沉声道。

    “少帅,我军未必就……”虚行之出声道。

    “行之不用说了。”寇仲摇摇头道:“我军却有胜算,不过曹老贼既然早有谋算,我想在这个看似破绽的地方,恐怕也早有布置,今夜我将拼死一战,但你必须离开!”

    “行之并非文弱书生。”虚行之闻言说道。

    寇仲点点头笑道:“这我相信,以行之的手段,等闲武将恐怕也未必就是行之的对手,但我没理由让军师跟着我们一起去拼命,所以行之你必须走!这是军令!”

    花荣闻言,也感到一丝难言的沉重,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想必是关系三军安危的大事,否则寇仲也不必派自己把虚行之从这十万大军之中送出去,咬了咬牙,花荣看向虚行之道:“还请先生随花某前来。”

    看着花荣坚定的神色,虚行之毫不怀疑,若自己反抗的话,会遭到这名颇有名将之姿的武将无情镇压,不由苦笑着点点头道:“那就有劳花将军了,少帅珍重!”

    寇仲闻言拍了拍腰间的井中月朗声笑道:“行之放心,放眼天下,能留住我寇仲的人可不多。”

    “少帅英武,行之自然知晓。”虚行之点点头,在花荣的护送下,离开大营。

    送走虚行之,寇仲看向罗峰道:“三军饱餐一顿,今夜,随本少帅踏破曹营!”

    罗峰昂首道:“谨遵军令!”

    大野泽南部,曹操大营。

    “虚行之被护送离营,看来寇仲已经看出来了。”曹操狭长的双目中,泛起一抹冷芒。

    郭嘉点头道:“但寇仲未走,反而开始振奋士气,看来是想与我军决一死战,此人之果决,当真世所罕见,若不除之,必为心腹大患。”

    心腹大患吗?

    曹操闻言心中苦笑,如今已经是了,只希望今日能成功将寇仲大军击溃,换取自己的喘息之机。

    “元让!”曹操扭头,看向自己的族弟,沉声道:“立刻带领亲卫,将奉孝、文若、公达、仲德送回许昌,不得有误!”

    “孟德!”夏侯惇闻言不禁大急,沉声道:“请让某参战,我要为妙才报仇!”

    “混账!”曹操厉声道:“你想违抗军令吗!?”

    夏侯惇抬头,看向曹操道:“孟德,得罪了!”说完,已经欺身而上,在曹操恼怒的目光中,一记手刀,将曹操劈晕。

    “夏侯惇!”夏侯惇速度太快,又是猝然发难,就连贴身保护曹操的许褚都没能反应过来,一脸恼怒的看向夏侯惇。

    “仲康,就劳你护送主公和四位先生回许昌了!”夏侯惇看着许褚,沉声道:“天下可无我夏侯惇,但绝不可无孟德!”

    “元让将军!”郭嘉四人看向夏侯惇,叹息道。

    “时候不早,请诸位上路吧。”夏侯惇伸手一引,沉声道。

    “保重!”

    “保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