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二十四章 吕世虎女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二十四章 吕世虎女

第二十四章 吕世虎女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南华真经?”李轩睁开双目,金瞳之中闪过一缕精芒,虽然只是残篇,但毫无疑问,这是一部地道的修真功法,而且是很高级的那种,甚至高过自己目前所得功法中,最高等级的长生诀。

    黄帝心经最核心的东西是如何聚拢龙气,凝聚天地业位,虽是功法,却又不是功法,而南华真经不同,汉末三仙之一的南华老仙所传,张角只得皮毛,便已能够力敌当初初出茅庐的桃园三兄弟,可见其威。

    位面即将晋级,即将面临的将是更高等级的对手,武将巅峰,在高武位面或许可以称雄,但若进入更高等级的仙侠乃至仙元位面,这个层次,恐怕也只能算是入门,况且,以武入道,毕竟只是少部分人才能做到的事情,南华真经的出现,却解决了这个问题。

    “陛下?”虚行之看着闭目沉思的李轩,有些焦急,大野泽如今已经化作一片泽国,寇仲生死不明,心下担心寇仲的安危,终于忍不住打断李轩道。

    缓缓睁开双目,李轩看了虚行之一眼,随即目光一转,看向另一个方向,远处,大野泽的方向,两道身影相互搀扶着朝这边走来。

    “是少帅!”虚行之大喜,历经十世轮回,武功虽然不及龙城那些巅峰武将,却也着实不弱,加上与寇仲相交日久,即使隔得老远,也认出了一身狼狈的寇仲,见状大喜,连忙飞奔而出,上前掺住摇摇欲坠的寇仲。

    三人来到李轩近前,另一个却是寇仲大军的副帅罗峰,原来当时寇仲虽然已经报了死志,与曹军决一死战,但洪水来临之际,自保的本能却是让他瞬间以长生诀进入胎息状态,并将罗峰死死地护住,以真气相护。硬生生扛过这场洪灾,饶是如此,要同时供应两人保持胎息状态,更要抵抗洪水的冲击力。饶是他如今已经到了武将巅峰的实力,依旧被这场洪水生生的刮去了半条命。

    “陛下,寇仲有负所托,令我龙城十万儿郎命丧泽国,万死难辞其咎。请陛下降罪!”一把推开虚行之,寇仲噗通一声跪倒在李轩面前,悲声道。

    一将无能,累死三军,自寇仲投身军旅以来,还是第一次如此深切的体会到这句话背后所蕴含的辛酸,想到朝夕相伴,与自己一同浴血疆场的儿郎们,一夜之间便损耗殆尽,饶是寇仲这等铁血汉子。也忍不住流下两行热泪。

    “起身吧。”挥了挥手,看了一眼曹操的尸体,李轩摇头道:“此战,身为统帅,却轻而无备,以至于中了曹孟德圈套,令我十万儿郎魂丧于此,你难逃罪责!”

    看着寇仲,李轩微微沉吟片刻后,慨然道:“但经此一战。不但耗尽了曹孟德元气,更令我们有机会将曹孟德击杀于此,你也功不可没!”

    “但!”李轩眉头一扬,朗声道:“功过不相抵。乃我大炎铁律,诛除贼首曹孟德,赐你二品侯爵之身,赐你辅神业位,另赐黄金十万两;但累我三军丧命,却难辞其咎。朕罚你再次为十万英灵立碑,大战之后,为这十万英灵守孝三年,另外,十万将士后事以及其家属抚恤,由你一人承担,你可认罚?”

    十万将士家属的安置,赏赐寇仲的十万两黄金恐怕也只够一小半,大炎官爵俸禄虽然不低,尤其是寇仲这种身居高位的将帅,一年俸禄更是令人咋舌,但若要填补这个漏洞,恐怕寇仲这些年来积攒下来的那点家底都要赔进去,严格来说,这场战争寇仲虽然失察,但曹孟德的老谋深算也是一个重要因素,想要一兵不损拿下曹操,哪怕以龙城如今的阵容,也不可能,如今以十万人马灭掉曹操,更毁掉了曹操的元气,没了曹操,之后各路军马攻城略地便会容易许多,这样算来,寇仲其实是功大于过的。

    但李轩更清楚,若真的放过寇仲,拿自己便是自毁诺言,而且以寇仲的性格,恐怕一生都会烙下阴影,所以,要重罚,却又不能真的将寇仲给处置了,如今这个奖惩一出,寇仲的心思也会全力放在如何妥善安置这十万家属之上,慢慢化解其心中那股愧疚,同样也贯彻了大炎的制度,更能得到寇仲发自内心的感激和认同,一举多得。

    “寇仲认罚!”寇仲感激的看着李轩,深深地以头触地,声音中,带着难以掩饰的悲戚,令人闻之心酸。

    “陛下,我……”一旁罗峰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被李轩挥手打断。

    “你的事,以后再算,眼下曹操已死,伪朝群龙无首,正是一举吞并中原之时,你二人分往李靖、宋缺帐下听调,尽快占据各大城池,稳固我军势力!”李轩断然道,曹操一死,却是他一举吞并中原的大好时机,若能趁此机会一举吞并中原,进而以汉中为基点进占巴蜀,历史上诸葛亮的三分天下之策,李轩将独占天下两分,只剩江东一隅,对付起来就更简单了。

    “遵命!”二人答应一声,稍作休息之后,便告辞离去。

    “陛下,我们回龙城吗?”寇仲二人离开,虚行之和花荣却并未相随,余下三路大军,文武兼备,对付一个分崩离析的曹军,二人就算去了,也无用武之地。

    “嗯。”李轩点点头,正要说话,突然心有所感,体内融合为一的南华真经残篇突然剧烈的颤动起来。

    双目之中,精光一闪,两部真经残篇融合,对剩下的最后一部分立刻生出感应,只是之前非常缥缈,而此刻却是清晰了许多,南华真经的最后一个宿主,恐怕此刻已经身在中原,只是李轩不清楚,这最后一部残篇,究竟是在孙策身上,亦或是孙权身上。

    “回去之前,先去取样东西。”心中瞬间有了决断,无论孙策还是孙权,既然敢踏过大江,进入中原,那生死就由不得他们了。

    “是。”

    ……

    带着四人,一路顺着感应的方向。不知不觉已经进入徐州境内,中原战火纷飞,徐州却也不太平,李轩虽然还未急着对徐州出手。但徐州内部却是自己先乱了。

    寻人打听一阵,李轩也渐渐弄清楚来龙去脉,曹操与自己决战之前,显然已经在徐州安排了足够的后手,陈氏父子先是鼓动吕布南下攻打扬州。后脚却是在吕布离开之后,趁着吕布主力南下之际,尽起陈家兵丁,一举占据下邳、沛国、彭城、琅邪诸地,陈氏乃徐州望族,影响力颇大,吕布在时,以吕布盖世凶威,纵使陈家父子怀有二心,也不敢表露出来。但吕布一走,更带走大批精锐,徐州便成了他们的天下,加上此前多番谋划部署,一经发动,从者云集,短时间内,便占据了大半徐州,并打出了曹操的旗号,而吕布却困守广陵。不但要面对孙策的反扑,更面临着徐州方面的压力。

    虚行之分析着收集过来的情报,摇头叹道:“吕奉先空有霸王之勇,奈何却也走上了霸王的老路。不听忠言,反而听信陈家父子,如今困守孤城,怕是……”

    话说到一半,虚行之突然一怔,看向李轩道:“陛下此来。莫非是专为这吕布而来?”

    李轩点点头笑道:“一半吧。”

    当初他曾言:欲用其利,先挫其锋,吕布绝世战神,天赋绝佳,放眼天下,便是龙城一众巅峰武将,若论及天资,恐怕都要差了吕布半筹,此人天生为战而生,若无李轩异军突起,单以武力而论,此界除了那三个隐而不出的汉末三仙之外,足以威震天下,这样的天资,若能收为己用,以龙城资源培养,日后前途不可限量。

    一半?

    虚行之有些疑惑,却也没有多问,皱眉道:“常闻吕布虽骁勇无敌,却反复无常,此等人物,就算收服,他日恐怕未必不会复叛!”

    “那是因为没有足以镇压他的人物。”李轩傲然一笑,吕布自小在草原长大,骨子里信封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在草原上,强者可以享有一切,要折服这种人,其实不难,只要在他的领域里彻底将其击败或让其心服便可,只是很可惜,在原本的历史中,吕布号称三国战神,乃时代之最,无人可以在这方面将其镇压,才造就吕布的千古骂名。

    虚行之一怔,随即释然,若说这天下,有谁能真正镇压吕布,数来数去,恐怕也只有李轩一人了,吕布固然骁勇无敌,但龙城之中,能够与其匹敌者却大有人在,岳飞、赵云,天刀宋缺,在经历十世轮回之后,每一个都拥有了巅峰武将的实力,这还是因为受世界规则限制的缘故,否则的话,以三人如今的境界,恐怕犹在吕布之上,更何况,大炎最强的单人战力李轩。

    虽然不知道李轩如今是何等境界,但虚行之可以肯定,此刻的李轩虽然久未出手,但论及实力,恐怕绝对在龙城一众巅峰武将之上,要知道,当初在大唐世界,李轩已经是镇压时代的存在,更何况如今?

    “是臣多虑了。”想清楚其中缘由,虚行之不由赫然一笑道。

    不过李轩此次的主要目标还是南华真经,至于吕布,李轩并不是太担心,纵然不敌,以其能力,想要逃走却是不难。

    若曹操不死,徐州如今应该也算是曹操的大后方了,可惜曹操死的太快也太过突然,许昌城中因为权利的问题争夺不休,再加上河北兵锋依然搅得许昌一众大臣焦头烂额,根本没人有心思来理会徐州的乱局,甚至陈珪送上去的降表,朝中之人也只是不咸不淡的回应一下,不是没人想占徐州,只是此时此刻,朝中实力纷乱,就算有人想要跳出来接收徐州,也会受到政敌的排挤。

    李轩一行五人,外带两名归降的曹营谋士荀攸和程昱,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出现在徐州境内,却无人问津,陈氏父子显然没想过李轩会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出现在徐州,陈家的精力更多地还是用在对付吕布身上。

    吕布乃世之虓虎,若不能一举平平灭,等他日吕布缓过气来,那将是陈家乃至整个徐州世家的灾难,所以,此刻的陈氏正在不遗余力的围剿吕布,甚至不惜暗中联合江东势力。

    “陛下,前方有打斗!”花荣立在李轩身后,突然目光一凝,看向前方道。

    “嗯。”李轩点点头,花荣能够感知到,他自然也能察觉到远处传来的厮杀之声,时值乱世,乱匪遍地,尤其是徐州在经历过曹操的一次侵略之后,又是几经易主,使得徐州境内,匪徒遍地,这种厮杀,每日都在发生,见的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只是这一次,却不同,竟是徐州官兵在追杀一波人马。

    “上去看看。”李轩心中不禁多了几分好奇,如今徐州大半地区,都被陈家掌控,陈氏父子如今更是集中精力,要一举灭了吕布,此时却突然派出部队追杀一波人,而且以李轩的眼光来看,这批追杀部队虽然比不上龙城精锐,但放眼天下,也算得上是难得的精锐了,整个徐州,这样的部队绝不会太多。

    “大胆成廉,我父待你不薄,此刻正值危难之际,你却背信弃义,还有何脸面苟活于世!?”远远地,便听到一声清脆的厉喝之声,声音稍显稚嫩,显然年岁不大,但其中所蕴含的真气,却令李轩侧目。

    从声音中所掺杂的真气来看,这出声的女子一身修为,已然跨入二流武将之境!

    成廉?

    听到这个名字,李轩却是一阵耳熟,这不是昔日吕布麾下八健将之一么?

    当下一催烈焰踏云驹,战马犹如一团火云向着前方飘去。

    很快,一方战场已经跃入眼帘。

    李轩双目一亮,人群中,一名英气勃发的少女一身银盔银甲,胯下一匹西域异种汗血白龙驹盘旋,手中一杆缩小版的方天画戟在少女手中划过一道道绚丽的电光,将对面三名武将压得抬不起头来,其中一人,正是吕布麾下八健将之一的成廉,二流巅峰武将,而另外两名武将也不弱,此刻三人合战少女,却反被少女杀得只有招架之力。

    李轩眼光何等犀利,自然看得出少女的虚实,当在二流中级左右,此刻却硬生生的将一名二流巅峰以及两名普通二流武将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其天赋堪称恐怖。

    只是少女虽然力压三将,但手下的人手却是远远不足,很快便被三人带来的兵马杀散,大批兵马朝着少女护卫下的车帐围去,少女怒吼连连,但三将却是将少女死死缠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大批徐州兵扑向车帐。

    “援手!”李轩没有废话,直接下令,身后典韦、鹰眼已经飞身扑出,花荣则是留在李轩身边,持弓在手,犀利的目光紧紧将车帐锁定,所有靠近车帐的徐州兵被其一一射杀。(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