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二十五章 吕氏虎女 下

第二十五章 吕氏虎女 下

        面对昔日少主凌厉的质问,成廉面无表情,吕布对他是不错,但成廉自问,不是那种会为了一些恩惠就誓死效忠的人,忠臣之所以能流芳百世,就是因为他们少,哪怕是在这崇尚忠义的时代,也不可能真的人人忠义,至少,他成廉不是。

        人,本性还是自私的,眼下哪怕是个瞎子都看得出,吕布已经走投无路,成廉觉得自己没有错,吕布固然对他不错,可他也随着吕布南征北战这么多年,立下的功勋,已经足以还上这份知遇之恩,所以,当陈登暗中联络他的时候,在看出吕布日薄西山后,她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答应的很干脆,也很彻底,转手,就接了这个追杀吕布家眷的任务,他知道,随行的两个武将,更多的还是陈氏父子不放心,派来监督他的,但那又如何,初始的那点愧疚感,很快被抛到脑后,此刻的成廉,一门心思,就是拿下吕布家眷,作为自己的晋身之资。

        只是吕布这个女儿的战力,却远远超出了成廉的预算。

        吕布之女,吕玲绮,他自然不陌生,可说是他看着长大的,大概是继承了吕布的天赋,这个女儿长的虽然甜美,但从小就喜欢舞枪弄棒,吕布是并州人,从小与胡人厮杀中长大,骨子里没有中原人那种思想,既然女儿喜欢,他也没有阻挠,甚至偶尔兴致好的时候还会指点一二。

        以前的吕玲绮什么本事,成廉很清楚,三流武将,在这样的年纪已经算是不错了,毕竟吕布就算不反对,也不可能认真去培养一个女将出来。

        成廉此时回想起来,吕玲绮能有今日的成就,或许与当初洛阳那支部队不无关系,虎牢关外,诸侯反目。蓟侯李轩以一支三千人的鸾凤卫,硬生生将当初实力还算不弱的袁遗给干掉,两万山阳兵,无一活口。就连吕布,对这支女兵,都曾开口称赞过。

        好像就是从那时起,吕玲绮似乎有了人生目标,处处以鸾凤营为榜样。甚至在下邳安定下来之后,还组织了一支类似的女兵,被命名为虎女营。

        而吕布,似乎也受了刺激,对于吕玲绮这种在旁人看来胡闹的做法竟然不但没有阻止,甚至还专门拨了一比军款给吕玲绮建军,要知道当初的吕布可是拮据的狠呢,军中将领对吕布的不满,大概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也是从那时开始,以往常常会出现在军营之中的吕玲绮渐渐淡出了吕布军营。就算偶尔过来,也是跟一众将领探讨练兵带兵的方法,甚至为此,还专门拜了高顺为师,而也是在那之后,原本不怎么受吕布待见的高顺,渐渐进入了吕布军的核心,甚至地位隐隐压过了他。

        原本,对于这支人数不过八百的虎女营,成廉是不怎么看上眼的。但此刻,却不得不重新审视起来。

        双方一接触,大意之下,就让成廉这支徐州精锐吃了个小亏。然后就是吕玲绮的战力,那一杆缩小版的方天画戟劈下来,饶是成廉已是二流巅峰的武将,依旧差点被那一戟劈死,昔日的女童,如今竟然已经有了凌驾于自己之上的战力。那戟法,成廉自然认得,而且再熟悉不过,只是他没想到,竟会在这个小女娃手中,展现出如此强悍的战斗力,一挑三,境界相差不大,而自己还是二流巅峰的猛将,竟也只是跟对方打了个平手,这让成廉十分恼怒。

        还要,斗将虽然旗鼓相当,但吕玲绮一边兵力终究太少,在徐州精锐的猛攻之下,那八百虎女不断被绞杀。

        “啊~”

        看着一名名朝夕相处的姐妹不断被绞杀,吕玲绮的眼睛不禁红了,手中的方天画戟突然发生奇异的变化,时而如重千钧,时而轻飘飘的仿佛羽毛一般,速度也是时快时慢,却让人生出一股相当别扭的感觉,成廉的目光骤然一缩。

        成廉论实力,在真正的高手眼中或许算不了什么,但跟在吕布身边多年,耳濡目染,眼界却是远超寻常武将,轻若鸿毛,重若泰山,分别代表着举重若轻和,举轻若重的境界,也就是大师级,常人只要能够领悟一种,进入二流武将便是水到渠成,甚至根骨深厚者,能凭此进入一流境界,吕玲绮若非年纪太轻,真气不足,以其继承了吕布的战斗天赋,足以跻身一流。

        而此刻,吕玲绮不但掌握了两种境界,更有融合为一的趋势,如何不让成廉惊骇,就算是他,跟随吕布多年,常受吕布指点,此刻也依旧摸不清头绪,卡在二流武将巅峰已经有数年之久,一入此境,哪怕真气不足,也足以迈入一流武将级别。

        心中没来由的生出一股嫉妒,吕布虎威犹在,吕家竟然又多了个小煞星,今日若不能除之,日后哪怕吕布身故,若留下这个孽种在,他也不得安宁。

        “快,杀了她!”心中焦急,杀法也更加凶猛,另外两名武将闻言,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也能感到来自吕玲绮的压力变大,不敢怠慢,使出浑身解数。

        “嗡~”

        就在这时,一道巨大的刀罡突然从天而降,狠狠的轰击在正在对虎女营所保护的车架发动最后攻击的徐州精锐之中,原本密集的阵型,瞬间出现一片真空地带,无数残肢断臂伴随着无尽的鲜血自刀罡两侧飞溅而出。

        “什么人!?”战斗中的成廉三将和吕玲绮同时一怔,这等破坏力,恐怕也只有王级猛将才能做的到。

        战场边缘,鹰眼缓缓地收起了黑刀,径直走向车架的方向,看着一脸惊惧的看向自己,纷纷避退的徐州精兵,摇头叹道:“弱者的悲哀啊!”

        “杀!”眼见鹰眼仿佛毫无防备的从自己身边走过,一名徐州军将领眼中闪过一抹疯狂之色,手中的战刀狠狠的斩向鹰眼的背后。

        “咻~”

        黑芒闪过,徐州将领的动作仿佛定格,直到鹰眼的身影走出十米开外之后,胸前的衣甲突然在一声轻响声中,炸裂开来,胸口处,一道深深的伤口中。鲜血掺杂着内脏的碎片不断向外涌出,甚至透过伤口,能够看到内部被刀气斩裂的内脏。

        一名三流武将,转瞬间被秒杀。徐州军更加惊惧,不由自主的避开那双鹰隼一般的眼睛,任由鹰眼走到车架之前,看着一脸戒备的虎女营女兵,鹰眼没有多做解释。转身,看向一干徐州军。

        一刀之威,气荡三军,成廉等人面色难看的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怪人,尚幸,对方似乎并没有向这边杀过来的意思,令三人不由自主的舒了口气,虽然只是一刀,但已经展现出对方足以媲美王级武将的实力,这样的人物。能不招惹,没人愿意招惹。

        吕玲绮疑惑的看了一眼鹰眼的方向,那锐利的眼神,让她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一种生物——鹰,即便没有正视,吕玲绮都能感到一股莫名的压力,那种压力,他只在父亲身上体会过。

        成廉等人此刻已经没了继续围杀吕玲绮的心思,有了这种强援,普通士卒想要攻下车架。几乎没有可能,而这边,三人联手都拿不下吕玲绮,留下来。也没了意义。

        “嘿,三个大男人,围攻一个小女娃,吕布帐下,都是这种废物吗?”一道炸雷般的声音如同在耳畔响起,三人不由一惊。成廉下意识的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当看清来人的时候,顿时感觉脑袋一炸,头皮一阵发麻。

        跑!

        当看清楚来人那凶神恶煞的样貌之后,成廉脑海中已经只剩下这么一个念头,之前出手的那名刀客是谁,他不认识,但眼前这个一脸凶神恶煞的汉子,他可是见识过。

        蓟侯李轩的护卫。

        这个身份,也许说明不了什么,典韦到如今,似乎也没有什么骄人的战绩,但当初虎牢关中,跟在吕布身边,他与典韦也曾打过照面,成廉可是清楚的记得吕布对此人的评价——百合之内,某未必能胜他!

        百合,这是什么意义?

        张飞够强吧,下邳城外,不到八十回合已经不行了,而此人,吕布却说要上百回合才能胜。

        以成廉对吕布的了解,能够让吕布说出如此慎重的话来,足以证明这丑汉的不凡,一百回合,就算将八健将绑在一起都未必能在吕布手下走这么久,

        调转马头,在吕玲绮惊愕的目光中,成廉甚至没有来得及招呼另外两个武将,一声不发的催促战马,发足狂奔。

        “废物!”看着成廉狂奔的背影,典韦摇了摇头,骂了一声,本以为会有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但到最后却让他大失所望。

        吕玲绮无语的看了一眼成廉离开的方向,对于眼前这个凶神恶煞的丑汉更加好奇,究竟是什么人,能让成廉这个二流巅峰的武将连迎战的勇气都没有,调头就走。

        “背主之奴,留之何用?”未等吕玲绮念头落下,一声淡淡的叹息声中,耳畔突然传来一声嗡鸣,似乎是弓弦颤动的声音,吕玲绮下意识回头之际,眼角处,一抹流光划过,紧接着,远处传来一声惨叫,已经奔出足有两百多步的成廉身体陡然一颤,紧接着身体仿佛被一股巨力撞击,整个人脱离了马背,飞扑出丈远的距离才噗通一声落地,却已经没有了声息,在他的胸口处,一道足有婴儿拳头大小的伤口,贯穿了整个胸腹。

        嘶~

        吕玲绮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成廉好歹也是二流巅峰的猛将,即便自己拼尽全力,也只能败他,想要杀他却不容易,此刻,竟然如此干脆的死在自己面前,那距离,在她的认知中,恐怕也只有吕布射出的箭才有这般威势。

        “丫头,报上名来。”耳畔突然响起一道清朗的声音,吕玲绮豁然回头,却发现不远处,不知何时多了几人,为首一人,一身一看便知道价格不菲的金边劲装,样貌算不上英俊,但棱角分明的线条,带着几分冷酷的气质,却又有种令人不敢正视之感,明明看起来比自己大不了几岁,但那双眼睛,除了那霸道的威势之外,更有一种吕玲绮所未曾见过的沧桑感,十分矛盾,却又十分自然。

        在他身后,还有一名长相颇为俊俏的将军和一名儒雅的文士,若论相貌,两人绝对可以甩出那青年几条街,但此刻三人站在一起,光芒仿佛都被那青年压下了一般,让人忍不住便忽略了对方的存在,更令吕玲绮惊讶的是,刚才那凶神恶煞的丑汉,此刻正一脸恭敬的站在青年身边。

        丫头?

        想到对方的称呼,吕玲绮心中不免有些不满,脖子一扬,如同一只骄傲的小天鹅一般看着李轩道:“哼,你又是何人,看你也大不了我几岁,凭什么叫我丫头?”

        “放肆!”花容双目一瞪,俊俏的脸庞上,泛起一抹淡淡的煞气,冷冷的注视着吕玲绮。

        “无妨。”挥了挥手,止住花容,李轩摸了摸脸颊,他如今修为已经突破此界极限,寿元大增,身体在龙气的滋养下,不断完善,虽然已经有了几十年的人生经历,但此刻若乍一看去,甚至比当年获得穿越系统时还要年轻,也难怪吕玲绮会有这种误会。

        “我叫李轩,不知奉先有没有跟你提过?”看着吕玲绮,李轩微笑道。

        “您是蓟侯?”吕玲绮惊疑不定的看着李轩,李轩的大名,她自是听过的,放眼天下,能被自己父亲看重的人没有几个,而眼前这位蓟侯绝对是其中之一,而且还是最前面的那个。

        “这天下,还没有几个人,敢冒充我的名字。”淡淡的话语中,语气虽然平淡,却带着一股睥睨苍生的气势。

        “求蓟侯救救我爹爹!”翻身下马,吕玲绮很干脆的跪在李轩面前,一双漂亮的眼睛中,瞬间泛起一丝丝水雾。

        陈家背叛,虽然她成功带着家眷杀出重围,但眼下,除了广陵之外,整个徐州尽数沦陷,举目四顾,却是四面皆敌,吕布不在,府中只剩下一帮老弱妇孺,偌大吕家,此刻只能靠她这幼小的肩膀扛起来,虽然战场上,她英姿飒爽,但毕竟还是一个未曾及妍的少女,那沉重的压力,再加上接连不断的坏消息传来,那份压在她身上的担子,也越来越重,让她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救援吕布?

        吕玲绮不是没有想过,但她也知道自己的斤两,凭手中这点力量,想要逃过陈家的追杀都很难,想救吕布,更是难上加难,如今看到李轩,仿佛抓到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http://www.miriscastle.com/wenzhang/12/12128/74741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riscastle.com。龙8国际娱乐平台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