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二十七章 广陵城下,吕布凶残 下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二十七章 广陵城下,吕布凶残 下

第二十七章 广陵城下,吕布凶残 下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万箭齐发,对任何武将而言,都是一个巨大的威胁,混乱三国位面,武力值虽然高到爆,但轮到法门技巧,很多地方,甚至不如一些低武世界,如乾坤大挪移、斗转星移这类高深技巧,在混乱三国位面之中根本没有,面对这种万箭齐发的场面,就算是王级武将,都束手无策。

    “到我身后!”吕布抬头,冷漠的看着天空中无尽箭簇汇聚而成的箭雨铺天盖地般席卷而来,手中方天画戟微扬,然后猛然劈下。

    一戟出,没有任何波动,然而吕布身前的空间,竟然出现一丝丝龟裂的痕迹,一股磅礴的力量以吕布为中心,向着四面迅速蔓延开来,无尽射向吕布一行的箭簇,仿佛受到莫名力量的侵袭,与原本的力量产生冲突,最终一根根无力的落地。

    不止如此,在吕布前方,不少江东将士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身体就陡然受到一股莫名力量的撕扯,靠近吕布的江东士卒的身体诡异的撕裂开来,连惨叫都没有留下,便化作一滩滩碎肉。

    更远一些的虽然没有如此恐怖,但却更加凄惨,无数士卒如遭雷击,七窍流血,成片的栽倒在地,嘴中发出痛苦的嘶吼,原本还算整齐的军容,瞬间哀鸿遍野。

    “走~”吕布魁梧的身体微微晃了晃,这样的招式,哪怕是对他而言,都是一个巨大的损耗,但这一戟的效果,也出来了,无尽江东将士,一脸惊惧的看着吕布,吕布带着一行人马往城门外走去,却无人敢拦。

    “下城!”孙策面色阴沉的道,虽然吕布之前挥出的一戟,的确让他惊骇,但他目光犀利,敏锐的察觉到吕布那一刻的变化。显然,这种违反常规的招式,对吕布而言,也是一种巨大的负荷。

    孙策眼中闪过一抹森然的杀机。无论是黄盖和陈武的死还是吕布那可怕的力量,今日,都必须将此人彻底留下,否则,后患无穷!

    “噗~”

    冲出城门。吕布脸上泛起一抹潮红,猛地张口,喷出一口热血。

    “主公!”张辽、高顺、曹性三将大惊,想要搀扶,却被吕布挥手迫开。

    “速走!”吕布眼中带着一股淡淡的死气,看着三个穷途末路依旧追随在自己身边的生死兄弟,惨然道:“吕布无能,无法带着兄弟们共富贵,如今穷途末路,便以此残躯。为兄弟们拼出一条生路!”

    “主公!”无论是谁,都能听出吕布话语中,那股决绝,此刻吕布,竟是抱着死志,齐齐翻身下马,曹性红着眼,嘶吼道:“将军不走,性绝不走!”

    “吾意已决!”吕布回头,看着潮水般冲出城门的江东将士。手中方天画戟一挥,一道巨大的戟影凭空而现,狠狠的砸在城门口外,厉声道:“速速退去!”

    张辽看着吕布孤寂的背影。神色一动,突然道:“温侯,可有想过玲绮?”

    吕布闻言,心中莫名一痛,貂蝉一死,若说这世上还有什么。是他割舍不下的,那就只剩下吕玲绮了,只是吕玲绮远在下邳,如今陈家父子反目,下邳失陷,想到吕玲绮可能遭遇的下场,吕布原本死寂的眼中,顿时多了几分痛苦的神色。

    看着吕布的神色,张辽微微松了口气。

    “吕布,欺人太甚!”城门口处,传来一声怒喝,两道巨大的罡气将吕布的戟影斩碎,孙策双目赤红的带着太史慈从城门口冲出来,看着吕布以一人之力,将偌大城门口牢牢堵住,就不由怒火中烧,手中一杆金枪,虚空一刺,一道巨大的枪影凭空而现,朝着吕布刺来。

    “哼!”吕布闷哼一声,方天画戟一扬,巨大的戟影将枪影撞碎,反噬之力却让吕布身形微微一晃,之前一戟碎虚空,对他的损耗极大,甚至已经超出了身体的负荷,如今再跟孙策这等王级猛将交手,几近崩溃的身体就有些招架不住了,纵使是战神,一个残血的战神也经不住一个满血状态的王级武将摧残。

    孙策森然的目光看向吕布,冷声道:“吕布,当日强袭我扬州,可有想过今日。”若非吕布横插一杠,江东军的旗帜,此刻或许已经插在许昌城头了,一想到因为此人,措施一大良机,再加上黄盖、陈武之死,孙策眼中便是杀机大盛。

    吕布看向孙策,深吸一口气,沧桑的脸上露出一抹冷笑,正要说话,远处江东军中突然出现一阵骚动,一道清脆的声音在乱军中清晰的传来:“谁敢伤我父亲!”

    “绮儿!?”吕布、张辽、高顺、曹性闻声面色不由大变,谁都没有想到,吕玲绮不但杀出重围,更杀到了这里,只是此时此刻,吕玲绮就算来了,也不过为这战场多添一缕冤魂罢了。

    “高顺!”吕布面色大变,厉声喝道。

    不等吕布发话,高顺已经带着陷阵营冲了上去,钢刀乱舞,长枪破空,普通士卒哪是身经百战的陷阵营对手,顷刻间便被杀空一片,人群中,一道身影飞窜而出,一身银盔银甲,胯下白龙驹,掌中方天戟,虽是女儿之身,但那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势,却令无数人动容。

    “吕布之女?”孙策皱眉看着乱军中,如入无人之境的吕玲绮,这等身受,便是放眼江东诸将之中,也是中上之选,吕布虎女,他自然也是听过的,不过更多时候,孙策也只会不屑一笑,战争,从来都是男人的事情,一个女人,就算有着吕布的优良血统,又能厉害到哪里,只是眼下一见,却着实令孙策吃惊。

    “凌操!”孙策回头,对着一名将领道:“去试试她!”

    “是。”一员猛将拍马飞奔而出,此人是孙策帐下猛将凌操,乃孙策打严白虎时投奔孙策麾下一员猛将,一身武艺,足以列入一流猛将之列。

    “滚开!”飞马冲入人群,凌操大刀一挥,一股迫人的气势油然而生,周围江东士卒不由得让开一条通道。

    “女娃,吃我一刀!”凌操手中大刀划过一缕弧光,看准吕玲绮。当头便砍。

    “玲绮小心!”高顺看的面色大变,单凭刀势,已经感觉出此人一身武力,绝不在自己之下。吕玲绮天赋虽然不错,但那也只是天赋而已,战场之上,天赋永远不等于战力,有心救援。但距离太远,根本赶不及。

    “哼!”一声轻哼,面对这名江东猛将的斩击,吕玲绮没有丝毫胆怯,一招青龙献爪,方天戟架住凌操的战刀,戟杆一拖一滑间,化解了戟杆之上传来的力道,不等凌操错愕,一招玉带缠腰。方天戟快速的绕过纤细的腰身,冰冷的戟锋带着丝丝撕裂空气的声音,划向凌操的咽喉。

    “找死!”仰头,避开,森寒的气劲让凌操有种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感觉,凌操没想到自己一刀不但未能拿下一个少女,反而失察之下,差点被对方反杀,若真死在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手中,那可就是有史以来最悲催的一流猛将了。恼羞成怒的怒吼一声,凌操对准吕玲绮便是一阵怒斩。

    一刀凶似一刀,而对面,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吕玲绮一杆方天戟或挑或拨,偶尔还会回刺两戟,凌操,一流猛将,急切间,竟然无法将其拿下。尤其是那方天戟或快或慢,时轻时重,但每一次,却都能出现在恰到好处的地方。

    孙策等人眉头不由一凝,这少女,竟然已经将戟法修炼到宗师级境界,除了力量、真气因为年龄限制,无法与凌操这等猛将媲美之外,综合实力,俨然已经晋入一流猛将之境!

    十五六岁的一流猛将,若让她活下去,他日,几乎可以肯定能够晋级王将,吕布这一家子都是怪胎吗?

    皱了皱眉,孙策将目光看向吕布,虽然吕玲绮的实力,超出了孙策的预料,但他身为江东之主,王级武将,还不屑去亲自对付一个少女,更不容许手下去围攻一个少女,就算将来那少女会很强,但那又如何?江东小霸王,岂会怕一个小姑娘?

    “温侯,该你了!”孙策看向吕布,手中金枪一指,凶狠的战意冲天而上。

    “好!”吕布挺直了腰杆,对他而言,战死沙场是一个不错的归宿,至于女儿,吕布心中一痛,却强忍着没有回头再去看。

    “够了!”一声轻喝,声音很淡,却诡异的响彻整个战场,吕布和孙策面色都不由微微一变。

    “咻咻咻~”

    三箭破空,正在激斗中的凌操浑身一寒,猛地一刀逼退吕玲绮,顾不得多想,将手中战刀一竖,护在身前,几乎是同时,一声脆响声中,手中战刀猛地一颤。

    “叮叮叮~”

    连环三箭,几乎每一箭都射在同一个位置,三箭一过,凌操只觉双臂发麻,更令他惊骇的是,手中战刀中央,竟出现丝丝龟裂的痕迹,而且这股裂纹,如同蛛网般向着整个刀身蔓延而去,顷刻间,裂痕已经遍布刀身,一口百炼宝刀,顷刻间便成了一把废刀。

    什么人?

    豁然回头,凌操的目光,死死的看向远处,那里,一名冷俊的白袍武将,冷冷的看着这边,他手中,一柄钢弓的弓弦还在兀自不休的颤动,之前三箭,显然便是此人所发。

    在那冷俊的白袍武将身后,突然出现一名身着奇异服饰的男子,凌操疑惑的看着那男子缓缓地自背后拔出一柄黝黑的战刀,然后愕然的发现之前跟自己战的难解难分的少女突然调转马头,头也不回的跑开了。

    什么情况?

    凌操茫然,然后便看到那男子黑刀朝着自己的方向斩出,相隔五十丈距离,这是……

    本能的,凌操感到一股危机,突然怒吼一声,手中战刀对着天空奋起全力迎击,一道巨大的刀罡从天而降,狂暴的力量中,这一刀所在的一条直线之上,无数江东兵惨叫着被刀罡所蕴含的巨大力道击飞,不少人人在空中,身体便已经被巨大的力量撕碎,整齐的军阵瞬间化作一片修罗地狱。

    凌操整个人如遭雷击,胯下战马在一声嘶鸣之中,惨叫着被刀罡分尸,原本已经达到崩溃边缘的战刀,终于再也无法承受这股力量,在空中化作无数碎片,朝着四周激射而去。

    “噗~”

    一口鲜血喷出,凌操整个人如同被一辆重型卡车撞住一般,倒飞而出,眼中一片骇然,若非战刀帮自己挡去了大半力道,这一刀,足以将他分尸,便是王级武将,也不可能隔着五十丈的距离将他砍成重伤!

    孙策也顾不得再与吕布较量,金枪指向米霍克的方向,厉声道:“尔等何人,为何伤我将士!?”

    吕布的目光却是看向米霍克,微微眯眼,此人一身气势,竟是丝毫不弱于颠峰时期的自己,至于花容,未入王级,却是被吕布自动忽略了。

    “一别经年,不想昔日狮儿,今日却已经长大成人了。”轻笑声中,李轩在典韦的护卫下,出现在视线的尽头。

    “是他!?”吕布和孙策,目光同时一缩,当初十八路诸侯讨董,诸侯之中,能入李轩法眼的不多,孙坚恰是其一,双方交情不错,正是在那时,孙策认识了这位诸侯之中的异类。

    “父亲!”吕玲绮却是趁着此时,飞马冲到吕布身前,看着吕布嘴角的血迹以及那仿佛突然间变白的头发,双目一红,最终目光却是看到吕布马背上,那具已经冷却的尸体,娇躯一颤,不可思议的看向吕布道:“小娘她……”

    吕布心中一痛,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孙策上前两步,皱眉看着李轩道:“蓟侯不在北方抗击曹操,来此为何?”

    昔日所谓的交情,早已随着孙坚的去世而烟消云散,孙策可不觉得李轩此来是跟自己叙旧的。

    “拿回一物,带走一人,还望吴侯行个方便。”微微一笑,既然对方不认当初那份情分,那许多事情办起来,反而更容易一些。

    “哦?”孙策目光一闪,看向李轩道:“却不知是何人能够劳动蓟侯大驾。”

    “奉先,一别经年,变了不少。”李轩没有说话,而是看向吕布,那一头银丝,让李轩微微一怔,随即注意到马背上那具早已冷却的尸体,瞬间明白了许多,最终落回吕布脸上,不由轻叹一声。

    “将军却是风采更胜往昔。”吕布也有些感叹,此时此刻,见到李轩,昔日那争锋的心思,却淡了不少,若非自己好勇斗胜,也许蝉儿便不会死吧。(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