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降临

        “陛下,臣自入我大炎以来,寸功未立,心中实在难安,臣请命,为我大炎出战!”就当李轩准备宣布退朝之际,殿下却有人沉不住了,吕布大步走到殿前,朗声道。,

        李轩嘴角泛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显然,吕布已经开始着急了。

        虽然历经坎坷,如今的吕布比之往日沉稳了不少,但并不代表他真的成了清心寡欲的圣人,相反,此刻在大炎一众猛将当中,没有人比此刻的吕布更加立功心切。

        原本吕布以为,就算大炎号称猛将如云,但除了李轩以及当日广陵城下,力压江东猛将的鹰眼和典韦之外,绝无人能在战力上与他比肩,至于鹰眼和典韦,那是纯粹的战将,哪怕武功战力可以与自己抗衡,却不懂统兵,自然对他造不成威胁,大炎武将,当以自己为尊。

        然而,到了龙庭之后,吕布这个武将至尊的幻想被彻底打破,赵子龙、岳鹏举,这是当初在塞外与李轩相识之时,便已经拥有不俗实力的武将,如今达到与自己比肩的水准,虽然有些别扭,却也能够接受,但其他人呢?

        天刀宋缺、少帅寇仲,任何一个,吕布都没有把握稳胜,除此之外,伍云召、秦叔宝、单雄信、罗峰、唐俊、熊阔海、林冲、李家四将,皆为巅峰,虽然比他弱,却也若不到哪里。

        更令吕布无法接受的是,在这批巅峰武将之下,王级猛将更是多不胜数,罗士信、程知节、杜伏威、索超、颜良、文丑、张郃、高览……

        粗粗一数,在这龙庭之上,光是王级猛将就有近百。什么时候,被各路诸侯视若珍宝的王级猛将开始泛滥了。

        吕布虽傲气冲天,但面对这群大炎猛将,心中那股冲天傲气被一次次摧残,也深深地感觉到一股危机感,这么多能臣猛将在。若自己稍有懈怠,别说武将至尊,上战场的机会都可能被抢光。

        吕布要报仇,尤其是看到大炎如此虐心的猛将阵容之后,对于报仇更有信心,但李轩也曾说过,想要动用大炎的力量,必须拿足够的功勋来换,身为武将。若不能上战场斩将夺城,功勋又从哪里来?

        眼见李轩将一个个重要的任务分派下去,天刀宋缺、军神岳飞、寇仲都有封赏和任务,唯独自己,仿佛被世界遗忘一般,再看李轩竟然有直接退朝的意思,吕布终于坐不住了。

        “奉先乃世之虓虎,昔日虎牢关下。以一人之力,雄视天下英雄。朕也十分欣赏,不过如今大战初歇,以稳为主,不易妄动刀兵,是以奉先先留在龙庭,熟悉我大炎朝都。奉先虽无功勋,但其勇武过人,如今归乡我大炎,自不能怠慢,朕欲设一营。名为虎啸营,选各军精锐入虎啸营,编制三万,吕布为帅,张辽、高顺、曹性为副将,暂无爵位,但作为虎啸营统帅,奉先可享次神业位,他日征战天下,虎啸营当为先锋!”李轩取出封神榜,大笔一挥,虎啸营,吕布的名字瞬间进入封神榜之上。

        业位是什么,吕布不明白,闻言还想再说,陡然感觉一股奇异的东西涌入体内,全身十万八千毛孔仿佛在一瞬间睁开,头脑也是一阵清明,同时脑海中多了一股信息。

        “这……”接收着脑海中的信息,吕布茫然的看向李轩,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

        “奉先还不谢恩。”赵云看着有些呆滞的吕布,不由轻喝一声,声音中,带了几分真气,吕布虎躯一颤,瞬间清醒过来,看向李轩的目光中,敬畏之意更多了几分,没有再询问,躬身道:“臣吕布,谢主隆恩!”

        “伯温、文和、子龙留下,其余人,都散去吧。”李轩挥手道。

        一众大炎文武知道李轩留下三人必有要事,虽有些好奇,但李轩显然没有让他们参与的意思,躬身告退。

        很快,偌大朝天殿中,只剩下李轩、贾诩、刘基以及赵云四人。

        “子龙,此次敕封四大战区,其余人等,皆有封赏,唯独你作为最早一批追随朕左右的猛将却没有封赏,可有怨言?”李轩微笑着看向赵云道。

        “陛下何出此言?”赵云闻言,连忙单膝跪地,拱手道:“云能有今日之成就,全赖陛下另眼相看,知遇之恩未报,云怎能对陛下心怀怨恨?”

        “好,不愧是赵子龙。”李轩微笑着点点头,这也是他最喜欢赵云的一点,随即面色一肃,沉声道:“赵云听封!”

        “封赵子龙为真定侯,震国将军,组建护龙军,享神官业位,朕不在龙庭之际,专责龙庭安危,镇压宵小!”

        “臣领命!”一缕金光从天而降,射向赵云,赵云却是并不躲避,任由金光没入自己体内,身为大炎老将,赵云自然清楚这金光所代表的意义。

        “陛下,您要入洞天幻境?”刘基和贾诩闻言,却是疑惑的看向李轩。

        “不,此次并非进入洞天幻境。”李轩摇了摇头,抬头目光看向朝天殿顶,似乎目光能够穿透这朝天殿,看到苍穹,缓缓道:“此次大炎正式建立,四方龙气汇聚,却让朕捕捉到一丝天机,隐隐间,朕似乎感受到更高位面的存在,若不出意外,我们世界晋级之后,便会出现在那里,所为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朕准备前往即将晋升世界前去查看一番!”

        “可是传说中的仙界?”刘基和贾诩眼中闪过一抹惊异和好奇。

        “或许吧。”李轩摇了摇头,他也只是隐隐捕捉到一丝,至于会是什么地方,只有去了才知道。

        “长则数日,多则半载,朕必返回,这段时间,大炎诸事,还需两位卿家费心。”李轩笑道。他为此界主宰,更得天下龙气、气运牵扯,再加上幻世洞天的奇特能力,可以自行调配位面时间流速。

        “此乃臣等本分!”刘基和贾诩连忙躬身道。

        再与两人商议了一些大炎的规划,之后,李轩对外宣布闭关。留了一尊龙气分身之后,便进入幻世洞天,凭借幻世洞天穿梭位面的能力,李轩一脚踏出,下一刻,身体直接进入许久不曾来过的位面大殿,这里,才是幻世洞天的根本所在。

        位面大殿的正中央,一座古朴的石门缓缓出现。还未进入,一股苍茫的气势便将整个位面大殿笼罩在其中。

        李轩微微皱眉,按照正常途径的话,混乱三国位面作为高武位面,晋级之后,也该是仙侠位面才对,以李轩元婴期修为,就算不是巅峰存在。也该是一方霸主的实力,更何况他的灵魂境界。远超修为,若以灵魂境界而论,在仙侠位面之中,当是顶尖存在才对,但单是这座石门,所透露出来的气息。即便以李轩如今的灵魂境界,竟然都感受到一股难言的压迫感。

        深吸了一口气,将心中腾起的那股压抑感压下,李轩看着眼前的石门,踏步间。进入石门之内。

        ……

        洪荒世界,北俱芦洲

        作为四大部洲之一,相比于其他三大部洲神仙满地走,高手不如狗的状态而言,北俱芦洲的高手层次显然连垫底都不配,在这里,哪怕最低等级的地仙,都能称霸一方,同时,北俱芦洲也是四大部洲之中,最混乱的一处。

        妖魔横行,残害生灵,北俱芦洲虽然也有修仙宗门,却大都是一些散修自行组建的宗门,信奉的也是太上无情,只顾自己修炼,对于凡人死活,不管不顾。

        北俱芦洲,极北之地,此刻却是聚集了不少妖魔、修士。

        人族修士虽然很少管凡人死活,但对于这些肆意残害生灵的妖魔也看不上眼,一般人族修士与妖魔碰面,基本上都处于敌对状态,虽然不至于见面就叫喊着斩妖除魔的口号上去厮杀,但也绝对算不上友好。

        但如今,在这北海之畔的极北之地,却是聚集了大量的妖魔和人类修士,虽然一个个剑拔弩张,但却又各自克制,泾渭分明。

        就在此时,一座山峰之上,突然出现一道光柱,巨大的光柱通天彻地,带着一股霸道的威压辐射向四面八方。

        “快看,小世界有人破碎而来,抓住他!”一个狗头人身的妖怪看到那光柱,眼中闪过一抹兴奋的神色,吆喝一声,身形一闪,足有十里的距离,只是刹那间便已越过,不等那光柱消失,一只还没进化完全的手掌已经抓向那光柱之中的人影。

        “咻~”

        狗咬速度虽快,但有人却比他更快,一道巨大的身影突兀的出现在狗妖之前,扑向那道身影。

        狗妖见状怒吼道:“扁毛畜生,找死!”咆哮声中,那毛茸茸的手掌却转眼间化作利爪,抓向前方巨大的身影,赫然正是一头巨大的老鹰。

        “不知死活的东西,找死!”那巨鹰闻言却是扭头,也不再理会光柱中,逐渐清晰起来的身影,回头,翅膀猛地一闪,无尽凌厉的气刃凭空而现,狗妖猝不及防之下,顿时被数道气刃割的遍体鳞伤,惨叫一声,被巨鹰犹如钢铁一般的爪子破体而入,从他体内掏出一颗银光闪烁的球体。

        “还我内丹!”狗妖怒吼一声,内丹可是妖类的根本,内丹一失,也代表着妖类的百年道行丢失,只能重新修炼。

        “滚!”巨鹰冷哼一声,失去妖丹的狗妖,哪是它的对手,翅膀一扇,狗妖顿时惨叫着跌飞出去,撞在远处一座石山之上,四肢奋力的挣扎了几下,最终无力的垂落。

        “一只金丹小妖,也敢跟本座抢食,真是不知死活!”巨鹰看了一眼狗妖的尸体,不屑的冷哼一声,锐利的鹰隼却在这一刻骤然一缩,双翅一扑,闪电般飞窜出一里,在空中一个漂亮的回旋,低头,俯视着出现在自己之前所在位置的青袍身影,目光最终聚集到对方手中那柄通体血红的宝剑之上,眼中闪过一抹冰寒,寒声道:“血剑门葛离!”

        “有些眼光。”青袍男子舔了舔猩红的舌头,抬头看向巨鹰道:“银翼苍鹰,不愧是异种妖兽,竟能以金丹之境躲开葛某一剑,念你修为不易,速速退去,后土疆域乃我血剑门道场所在,这新界功德,自当归我剑湖宫所有。”

        “笑话,后土疆域何时成了你血剑门独有,当我万妖门是摆设不成?”巨鹰眼中闪过一抹冷芒,怒声道。

        “嘿嘿。”葛离冷笑一声道:“这话,还是让你万妖门门主黑虎道人来说吧,凭你一个金丹小妖,纵然是异种妖兽,也还不够资格!”

        “却不知,葛兄将我碧湖宫归于何处?”一声幽幽的叹息声中,巨鹰和葛离同时皱眉,看向不知何时,出现在不远处的一道缥缈如仙的身影,一张宜嗔宜喜的面容,带着淡淡的圣洁,令人不禁神迷。

        “芷涵仙子?”葛离回头,一抹痴迷之色一闪而逝,随即恢复冷静,皱眉看向眼前有着倾城容颜的女修士道:“碧湖宫也想插手?”

        巨鹰的鹰隼之中也闪过一抹不屑的冷笑道:“碧湖宫不是一向假仁假义,号称与世无争吗?这一次,也坐不住了?”

        芷涵仙子摇摇头,看了一眼两人的背后,轻叹道:“此事容后再说,只是两位是否忘了来此的目的?”

        嗯?

        一人一鹰微微一怔,随即面色一变,豁然回头,看向之前光柱出现的地方,却早已空空如也,面色大变,巨鹰双翅一拍,鹰击长空,瞬间窜上百丈高空,一双鹰隼在四周逡巡,却看到西方正有妖气冲天,隐隐间,还有战斗的声音响起,当即也不理会葛离和芷涵仙子,双翅一震,已经如离弦之箭一般朝着那个方向飞扑而去。

        “芷涵仙子,告辞!”葛离朝着芷涵仙子拱了拱手,祭起血剑,化作一缕血芒,转瞬之间,消失在虚空之中,速度之快,比之巨鹰快了不止一筹。

        看着一人一鹰离去的方向,良久,芷涵仙子嘴角露出一抹不屑的笑意,回头,美眸看向一个方向淡然道:“出来吧!不用再躲了!”(未完待续。。)u

  http://www.miriscastle.com/wenzhang/12/12128/74769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riscastle.com。龙8国际娱乐平台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