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八章 宇文成都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八章 宇文成都



    酒楼之中,太白金星已经离开了,带着满意的答案,吕布、赵云等人脸上不禁带着几分喜色,那可是天庭仙官呐!

    哪怕大炎众人,同样有神位在身,但天庭对他们而言,依旧是一个需要仰望的存在,如今,天庭居然主动派人前来与大炎结盟,是结盟而非命令,也就是说,大炎如今已经有了与天庭对等的地位。

    “很高兴?”目送太白金星离开,看了眼兴奋莫名的众人,李轩无奈的摇了摇头道。

    “呃……”吕布看了看李轩的眼神,觉得有些不对,疑惑的看向身旁的贾诩,老家伙一肚子坏水,能够猜出些什么吧。

    贾诩叹了口气,摇头对吕布解释道:“天庭此来,可不是看重我们大炎的实力,而是想让我大炎作为阻碍佛教东传的先锋,北俱芦洲被祖巫煞气所笼罩,天仙之上难以进入,但佛教想要东传,北俱芦洲乃必经之路,所以佛门想要东传佛法,北俱芦洲的煞气必须解决。”

    吕布皱眉道:“那这样看来,无论我们是否答应与天庭结盟,都势必会与佛教产生冲突,既然如此,能多一个天庭这样的盟友又有何妨?”

    “问题就在这里了。”寇仲拍了拍桌子道:“我说战神,若让你选择盟友的话,你会选择怎样的?”

    “嗯?”吕布闻言回头,疑惑的看向寇仲,不明白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盟友这种东西,有时候是很难选择的,就如他昔日雄霸徐州之时,面对曹操的压力,也只有一个袁术能够让自己选择。

    “我是说有选择的话,你会怎样选择?”寇仲笑道。

    “自然是选强者。”吕布理所当然的道。

    “也就是说,盟友成立的先决条件,就是有着对等的实力喽!”寇仲笑道:“那你觉得我们与天庭实力对等吗?”

    “这……”吕布闻言不禁默然,纵使他再自大。也不会认为大炎与天庭有对等的实力。

    “所以,自始至终,在他们眼中,我们只是一颗棋子。一颗可以对佛教东传造成困扰的棋子,至于一些不切实际的事情,还是不想为妙。”寇仲摇头笑道:“而且没听太白金星说吗,这件事中,天庭不会出面。也就是说,就算我们与佛门死磕,天庭也绝不会成为我们的靠山。”

    “佛教东传,乃天道使然。”李轩闭目沉思道:“一些让步是必须的,但分寸却必须把握好,另外,天庭想完全抽身事外,可以,但必须拿出足够的好处来,否则。大炎既然无力抵抗,那朕便做一个佛门天帝又如何?”

    “陛下是说……”贾诩皱眉看向李轩道。

    “放心,这只是最坏的打算。”李轩摇摇头笑道:“现在,我们处在天庭与佛门的夹缝之中,我们需要时间来成长,在成长起来之前,一些妥协,虽然不愿,却也不得不为。”

    至于遁入位面,重新聚拢龙气。李轩没想过,帝王之志,一旦挫败,想要再回来。就不可能了,洪荒佛道两家虽强,却又何尝不是磨练帝王之志最好的基石?

    “是!”众人闻言,看着一脸淡然的李轩,心中却是生出一股难言的憋屈与愤懑,君辱臣死。若非他们太弱,陛下又何必委屈自身?

    “陛下,下一步,我们是否立即返回大炎?”赵云沉声道,他此刻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返回大炎,闭关修炼,根据太白金星所言,距离那件大事,还有几十年的时间,他要利用这几十年的时间,将自己修为提升到极致。

    “嗯。”李轩点点头,时间紧迫,况且东土人皇之气已有天定,至少此刻的李轩,还没能力去沾,以免刺激到幕后那些洪荒大腕,此行目的已经达到,自然没有继续留下来的必要。

    “不好啦,官兵封城啦!”正当众人准备离开之际,楼下突然传来一声凄厉的嘶喊,顿时,原本安静的酒楼慌乱起来,没头苍蝇一般四处奔跑,顷刻间,原本还有不少食客的酒楼,只剩下李轩一行人。

    “嗯?”李轩心有所觉,微微蹙眉,抬头望天,在他身后,众人却面色一变。

    “怎么了?”李轩回头,看着转瞬间,面色变得惨白的周芷若和黄蓉,询问道。

    “夫君,我们的修为,被封了。”周芷若柳眉轻蹙,低声道。

    “哦?”李轩扭头看向吕布等人,却见众人也是同样的表情。

    “规则之力?”李轩看看天空,刚才那一刻,他清晰地感受到一股熟悉而晦涩的力量拂过,并非只针对众人,而是大范围规则波动,在这范围之内,所有修炼有成的修士,修为都会被规则封印,李轩有龙气护体,得以幸免,但随行文武甚至包括同样有着一丝龙气的周芷若和黄蓉,在这股规则之力下,修为都被迫封印。

    这分明是有洪荒大能,牵引洪荒天地的规则之力,进行无差别攻击,所涉范围极广,想到太白金星之前来去匆匆的样子,李轩就是一阵暗恨,老东西显然早已知道些什么。

    “走,速速离开此地!”李轩沉声道,现在,也只能寄希望于离开东胜神州之后,众人的束缚可以消散。

    一行人快速走出酒楼,迎面却有一支骑兵队疾驰而来,其中一名骑士扯开嗓子厉声吼道:“大将军有令,城中凡十岁以上,五十岁以下男丁,尽数征兆,加入我大隋军队,保家卫国!”

    强征壮丁!?

    众人闻言,面色不禁一变,一群大炎君臣,若真的在这里被强征了壮丁,那可就搞笑了。

    说话间,那队骑兵已经风驰点射般飞奔而至,看着李轩一行人,也不多话,为首的队帅直接一挥手道:“男的带走!”

    “是。”立刻有几名骑士向着李轩等人疾驰而来,冰冷的青铜面具之下,看不出表情,却自有一股冰冷的气势蔓延而来。

    “放肆!”李轩身后,吕布虎目一瞪,一步踏出。挡在李轩身前,修为被封,但纵使如此,他本身力量在多年真元的滋润下。早已远超常人。

    “找死!”一名骑士冷哼一声,冰冷的长枪对着吕布当胸便刺。

    “呵~”吕布被气笑了,什么时候,一个小小的卒子也敢在他面前耀武扬威了。

    骑士手中的长矛刚刚刺出一半,眼前突然一花。矛锋之处,已经多了一只大手,一把攥紧了长矛,骑士只觉一股大力自矛杆上涌来,身体在这股大力之下,直接从马背上倒飞出去,撞在另一名骑士身上,两人魁梧的身体,直直倒飞出十几丈远,才堪堪力竭。滚热的鲜血不断自青铜面具下涌出,眼见是活不成了。

    “吁~”原本已经策马而过的骑士队帅感到后方有异,一拉马缰,调转马头,正好看到两名骑士被吕布直接粗暴的从马上砸下来,然后翻身上马,冷冷的看向这边。

    一股犹如蛮荒凶兽的气息自吕布身上散发出来,形成一股威压,这可是百战沙场所磨练出来的杀伐之气,并没有随着修为的封印而消失。在这股威压之下,一众骑士包括那名队帅在内,都不由感到一阵心寒,胯下战马更是不堪。在这股威势之下,甚至连逃跑都没有,直接匍匐在地,任由马上骑士如何催促打骂,也是纹丝不动,惊恐的看向吕布。

    “好重的煞气!”一声清朗的厉喝声中。一人一骑自远处疾驰而来,开始还足有数十丈远,话音落下时,人已经到了近前,剑眉虎目,掌中一把凤翅鎏金镗,伴随着话音落下,直接朝着吕布刺来。

    “有点意思。”吕布目光在对方坐下那匹火红战马之上扫过,随即看着对方刺来的奇门兵刃,那股凌厉的气势,绝非寻常武将可比,胸中久违的热血顿时沸腾起来,此时封了修为,纯以肉身力量对敌,倒也不占便宜,伸手一抄,将一杆长矛抄在手中,一矛点出,精准的点在凤翅鎏金镗的开叉处。

    “铛~”

    一声巨响,对面武将只觉双臂发麻,握着凤翅镏金镋的手几乎拿捏不住,反观吕布,却是脸不红气不喘,神情自若,以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对方,点头赞道:“本事不错,若非有些机缘,以武艺而论,未必输于我,报上名来。”

    看了看吕布,又看了看吕布身后,一脸气定神闲的李轩一行,武将深吸一口气,抱拳拱手道:“本将乃天宝将军宇文成都,不知诸位又是何人?以壮士的一身武勇,当非无名之辈。”

    宇文成都?

    李轩身后,寇仲抬了抬眼皮,眼中流露出一抹惊讶的神色,这个名字他自然不陌生,大唐位面,宇文化及之子,宇文阀第三代中第一高手,他也曾与宇文成都有过交手,只是大唐位面的宇文成都,猛则猛矣,但却没有眼前这个宇文成都身上那种傲视天下的气势,这种气势,在寇仲所见过的人之中,貌似只有吕布身上才有。

    “宇文成都?不错,若能接我十招,便有资格知我名字。”吕布傲然一笑,哪怕此刻修为被封,但他本就天赋异禀,单论天赋,决不比宇文成都差,更何况后来跟随李轩,修为猛进,身体在天地元气的滋养下,虽然还是凡体,却也超出过去十倍以上,就算此刻没了修为,也绝非宇文成都可以抗衡,十招,也是吕布看得起他了。

    十招?

    宇文成都胸中升起一股怒火,天宝大将军,大隋第一勇士,何曾如此被人轻视过,原本见吕布勇武过人,起了爱才之心,此刻却是被吕布那嚣张的气势给激怒了。

    虽然愤怒,但久经战阵,加上之前见识过吕布的那一身怪力,丝毫不在李家那怪胎李元霸之下,当以招式取胜。

    凤翅鎏金镗一挥,在空中划过一道诡异的曲线,飘忽不定的向吕布刺来。

    “不错!”看到宇文成都出手,不止吕布,李轩身后,赵云、寇仲、典韦等人都是目光一亮,此人一身武艺,已经迈出招式的桎梏,领悟出自己的武道,单论武艺之上的造诣,已经足以列入龙庭百将之中,甚至若培养一番,成就未必会弱于吕布这个大炎战神。

    吕布眼见宇文成都出招,眼中也渐渐凝重下来,他的骄傲,自不屑去用一力降十会的方式,去以力压人,眼见宇文成都招式精妙,手中长矛一招仙人指路,仿佛未卜先知一般,一矛点出,正好点在凤翅鎏金镗的必经之路上,从旁看去,仿佛是宇文成都自己拿兵器去撞吕布的长矛一般。

    叮叮叮叮~

    眼见一招被制,宇文成都却并不气馁,凤翅鎏金镗刹那间化作无尽镗影,向吕布笼罩过去。

    吕布却犹如闲庭信步一般,一杆再普通不过的制式长矛,在他手中,仿佛化作活物一般,指东打西,看似毫无章法,却每每点在宇文成都破绽之处,盏茶功夫,宇文成都身上已经被汗水所浸透,胸中更是有股郁气憋在胸口,想要发泄,却又无从宣泄。

    “奉先,够了。”

    李轩摇了摇头,伸手一挥,顿时一股大力凭空而现,吕布和宇文成都的招式顿时用不出来,生生被这股距离震退,却又不伤分毫。

    “宇文成都见过仙长!”宇文成都深吸口气,将胸中那股郁气强压下去,翻身下马,对着李轩拱手道。

    挥手间将自己还有那个貌似比李元霸更强的强者逼退,这份本事,宇文成都实在想不出,除了传说中的神仙,还有什么人有这份本事。

    “我非仙长!”摇了摇头,李轩带着欣赏的目光看向宇文成都道:“至于我的身份,日后你或许会知晓。”

    宇文成都闻言,也没有再追问,点点头道:“公子若想出城,成都即刻命人为公子开城门。”

    “也好。”李轩点点头,看了宇文成都一眼,忽然道:“我观将军,并非只知好勇斗狠的武夫,当看得出隋朝将亡,又不及早抽身,总好过与隋杨共亡?”

    宇文成都闻言深吸了一口气,若是旁人说这话,保不齐凤翅鎏金镗已经砸过去了,只是眼前之人给宇文成都的感觉太过压抑,竟生不出一丝动手的念头,沉声道:“食君之禄担君之忧,成都虽非圣贤,却也知忠义,若真是天亡我大隋,成都愿意与国共亡!”

    众人闻言,看向宇文成都的眼中,都闪过一抹敬佩的神色,虽然有些愚忠,但这份情怀,哪怕是敌人,也足以让其放下心中的成见。

    “杨广,何其幸也。”点点头,李轩不再多言:“宇文将军,希望你我,还能有再见之日,告辞。”

    看着李轩一行人远去的身影,宇文成都拱了拱手道:“公子珍重。”(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