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十三章 梦境炼心,才子李轩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十三章 梦境炼心,才子李轩

第十三章 梦境炼心,才子李轩

readx();    轰隆隆~

    天空阴沉沉的,偶尔会有闪点划破虚空,为昏暗的天地带来一瞬间的惨白,俄而,冰冷的雨点密集的打下来,让行走在路上的行人不禁加快了脚步,匆忙的寻找避雨的地方。

    哗啦啦~

    朦胧的雨幕中,一道瘦弱的身影就这么站在雨幕中,怔怔的看着苍茫天地,任由冰冷的雨点不断击打在自己身上,只是片刻间,浑身便被雨水淋湿。

    李轩看向天空的目光里,带着一股浓的化不开的愤怒,他本是江苏考生,六岁成诗,被誉为神通,十四岁参加乡试,一举中了解元,无论诗词才情,被誉为江南第一才子,此次天子大开恩科,他怀着满腔热血,上京赶考。

    书生意气,年少轻狂,当李轩感到京城时,科举尚有一段时日,但京城里,却已经有不少各方才俊赶至,李轩年少成名,更是在一次次诗会之中,文压各方才俊。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但李轩诗词歌赋,却愣是让来自全国的英才俯首,隐隐间,已经被当做当此次恩科状元来看。

    而李轩初出茅庐,不懂收敛,峥嵘毕露,傲气凌然,也认为此次科举状元,非我莫属。

    但这种姿态,却在一次拜会当今宰相,文渊阁大学士蔡渊之时,引起了蔡渊的不满,直接夺了李轩的科考资格。

    十年寒窗,一朝成空,若是无才便也罢了,但如今,却是有才不能舒,一股郁气积郁胸间,难以消散。

    “哟,这不是我们的大才子知白兄吗?怎的在这里?”远处的酒楼中,几名书生远远看到李轩,脸上露出讽刺的笑容:“哈哈,天下第一才子果然意境非凡。这是在雨中体悟天地吗?我等凡夫俗子,果然望尘莫及啊。”

    知白,正是李轩的表字。

    “哎,知白兄才情绝世。可惜不懂处世之学,恶了当今蔡相,此生怕是功名无望了。”

    身后,一声声或讽刺,或叹息的声音。如同一根根利箭一般,狠狠地扎在李轩的心脏之上,让他几乎不能呼吸,这些人,在一月之前,在他面前,还是露出最为谦卑的笑容,如今一朝失势,这些人的翻脸速度,让李轩第一次。认识到人情冷漠的真谛。

    “唉,莫说他了,文翰兄今朝一举多得状元之位,这顿宴席可是少不了。”

    “那是自然,今夜天宝酒楼,不醉不归,还要诸位赏脸。”酒楼中,一名儒雅青年微笑着应和着周围一众士子的恭维,目光不经意间扫过暴雨中,那道仿佛弱不禁风。但腰杆却如同标枪般挺立的身影,嘴角牵起一抹冷笑。

    他名柳元柳文翰,旁人只知他文采非凡,却又有几人知道。他乃当今蔡相子侄,深得蔡相欣赏,此次蔡相之所以剥夺李轩考生资格,也是因为他的缘故。

    “快看,是云家千金的车架。”酒楼中,一名士子突然激动的指着酒楼外的大道之上。一辆马车在雨幕中迤逦前行。

    柳元回头,看向雨中车架,眼中闪过一抹异彩,云家千金云非烟,不但有天下第一美女之称,云府更是大康王朝有数大世家,若能娶到云非烟,自己仕途将更加顺畅。

    李轩并没有注意到马车的到来,看着茫茫雨幕,想想这十多年的人生种种,怅然一笑,看着天空,突然朗声大笑起来。

    “莫不是疯了?”几名原本被云家千金马车吸引目光的士子愕然看着雨幕中,仰天长笑的李轩,以为此人莫不是无法接受现实,疯了。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假令风歇时下来,犹能簸却沧溟水。世人见我恒殊调,闻余大言皆冷笑。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

    不甘、愤怒的情绪,随着李轩抑扬顿挫的声音响彻在京城街头,后面的酒楼之中,一众士子默然的看着雨幕中,那道孤傲的身影,哪怕此前对李轩的种种有多少讽刺,但这个年代的学者诗人的秉性还是比较纯洁的,心中再一次感叹此人诗词才情,之前脸上的讽刺之意淡了些许,看向李轩的身影,多少有些不忍。

    柳元手扶窗栏,看着李轩的身影,眼中闪烁着阴晴不定的光芒,在众多对李轩落井下石的人中,他并没有参与进去,他乃今科状元,必须维护自己的形象,大家可以说,但他不可以,否则容易给人留下刻薄的形象,只是此刻,看着一众才子进士被李轩一首诗所震,甚至忘了酒楼下的京城第一美女云非烟,心中便是一阵难言的嫉妒涌上心头,众人对他阿谀奉承,乃是因为他是今科状元,但对李轩,却是发自内心的佩服,两者一比,高下立判。

    “罢了!”一首诗朗过,胸中那股郁气却是消散了不少,李轩看了看皇宫的方向,想到自己上京以来种种,摇头自嘲一笑,或许,自己真的没有那份状元命,既然如此,不如归去。

    “这位公子。”就在李轩怅然若失,准备收拾细软返回苏州之时,身后突然响起一道清脆的声音,回头看去,却是一名颇为俊俏的小丫鬟吃力的把着雨伞,自不远处一辆车架中走来。

    “不知姑娘有何指教?”虽然外界因为蔡相一句话,对李轩评价为轻狂书生,但事实上,李轩乃儒家后人,或许年少轻狂,但自小受儒家学说熏陶,平日里,待人接物却并没有一般书生那种盛气凌人的态度,温文尔雅,哪怕失意,脸上也带着淡淡的微笑,让人如沐春风,目光落在俏婢身上,顿时让俏婢一阵面红耳热。

    “小婢杏儿,我家小姐见公子独立雨中,特让杏儿将雨伞送给公子。”俏婢将手中一把油伞递给李轩,脆声道。

    李轩闻言一怔,下意识的向马车看去,却正看到车帘卷起,碧湖宫宫主一身白衣,无比出尘,伸手卷着车帘,一张仿佛汇聚了天地间所有灵气的绝美容颜,正好奇的向这边张望。眼见李轩目光看来,心中一慌,连忙坐回了车内,放下了车帘。

    李轩发誓。自己虽然自命风流才子,在苏州一带,也曾见过无数美貌佳人,但绝无一人能极得上眼前女子之万一,一时间。竟然怔在那里,直到杏儿丫头几次呼唤,才回过神来。

    “你这人,好生无礼,我家怕你受了风寒,好心送你雨伞,你怎能如此无礼?”杏儿嘟着小嘴,气呼呼的看着李轩,脸上表情十分可爱。

    只是此刻,李轩却无暇顾忌杏儿的感受。眼见车帘落下,心中突然有种怅然若失的感受,甚至比被剥夺考生资格时还要失落,看着马车的方向,喃喃道:“人生若只如初见……”

    “你说什么?”杏儿抬头,看向李轩的目光里闪过一抹异彩。

    “哦。”李轩回过神来,看了看杏儿,脸上露出和煦的微笑道:“杏儿姑娘,不知贵府小姐名讳?”

    “你这人,好没羞。我家小姐只是好心送你伞,你打听我家小姐名讳作甚?”杏儿圆眼一瞪,只是眼神中却笑意怏然,并没有太多气愤之意。

    “呃……”李轩微微一赧。随即灵机一动,看了看车架,又看向杏儿道:“姑娘可否稍候片刻?”

    “嗯。”杏儿不明所以,点点头。

    却见李轩快速奔回酒楼,也不理会柳元等一干士子或羡慕或嫉妒的表情,问店家要来一张宣纸。文房四宝,片刻之后,提笔疾书,挥毫之间,一首七言绝句便跃然于纸上,也不等周围好奇围过来的士子们观看,吹干墨迹之后,便又飞快的跑出酒楼,将写着诗句的宣纸递到杏儿手上,微笑道:“小生身无长物,以此诗词,赠与小姐,聊表谢意。”

    “好吧。”杏儿收起宣纸,小跑着回到车架之中。

    看着马车渐渐消失在道路的尽头,李轩感觉自己的心也跟着飞走了,有些失魂落魄的回到酒楼中,对于一众士子的嘲讽冷落,却是看淡了许多,满脑子,尽是那张倾国倾城的容颜,并没有注意到,人群中,一道阴毒的目光在自己身上久久不去。

    虽然无缘科举,但随着几部诗词流出,毫无疑问的成为当今第一才子,风头之盛,甚至盖过了当今状元柳元。

    而恰好云府当今家主,也就是碧湖宫宫主在这幻境之中的父亲云杉,也是一位痴迷诗词的文士,对李轩诗词,推崇备至,尤其是听闻李轩遭遇,尤为愤慨,在得知李轩父母双亡,举目无情时,更是有意将这位大康朝第一才子召为义子。

    李轩数次推脱不过,上府拜谢,却无意中,再度邂逅佳人。

    才子佳人,本就是这个时代最为人乐道的事情,云杉眼见李轩与女儿情投意合,对于李轩才情人品也颇为满意,遂将李轩召为女婿,至于出身,云府乃大康王朝顶尖世家,已经位极人臣,对于出身,反倒没那么看重。

    一段金玉良缘,李轩科举失意,情场得意,被云府召为女婿,顿时成为京城最热门的话题。

    洞房花烛,李轩掀开碧湖宫宫主的红盖头,痴痴地看着佳人羞涩的脸庞说道:“云小姐,你今天真美。”

    碧湖宫宫主脸上一红,娇嗔的白了李轩一眼道:“相公,还叫云小姐?”

    “呃……为夫失言,娘子?”李轩失去了平日的从容和镇定,有些慌乱的说道,惹得碧湖宫宫主看着呆头呆脑的李轩,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夫君。”

    “嗯?”

    “夜了,我来给你宽衣。”碧湖宫宫主羞涩的道。

    “呃……好。”李轩有些激动地道,幸福来得太快,也太突然,让李轩一颗心,几乎从腔子里跳出来。

    一夜缠绵,被翻红浪自不必提,新婚之后,李轩仕途之心也渐渐淡了,夫妻之间,每天琴瑟和鸣,谈论诗词歌赋,好不快活。

    然而,快乐的时光,总是美好而短暂的,两人成婚三年之后,云杉因直言进谏惹怒了天颜,获罪下狱,不久,在狱中,不堪受辱,撞墙而死。

    偌大云府,随着云杉的去世,也开始从兴盛走向衰落,先是云府被查封,家丁丫鬟被遣散,夫妻二人被迫无奈之下,带着丫鬟杏儿,回到李轩的苏州老宅。

    然而,李轩的磨难才刚刚开始。

    恰逢新任苏州知府上任,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昔日与李轩同科进京,一举夺得状元的柳元,这三年来,柳元在蔡相的帮助下,仕途顺畅,一路高升,三年时间,便从一届县官做到一州知府的地位,正是春风得意。

    得知李轩携妻子回乡之后,上府叙旧,虽然云府已是昨日黄花,但云非烟这位昔日京城第一美人,三年的时间,不但不减丝毫美艳,反而在爱情的滋润下,越发动人,席间,大胆的表露出想要纳云非烟为妾,并愿意推荐李轩进入仕途的意思。

    李轩自然不愿,将柳元轰出老宅,柳元大怒之下,展开疯狂报复,让夫妻二人本就不算宽裕的生活,顿时无比拮据起来。

    “夫君,此事起因,皆由妾身而起,不若……”半年后,李家经济几乎揭不开锅的地步,李轩一届才子,却不得以上街以贩卖字画为生,即便如此,李轩的字画生意也遭到柳元的打压,碧湖宫宫主心痛之下,想要以自己来成全夫君。

    “夫人说的哪里话?”李轩洒然一笑道:“小傻瓜,若没了你,就算将全天下都给我,又有什么意思?”

    “夫君……”碧湖宫宫主感动的看着李轩,双目噙泪。

    “天色不早,也该歇息了。”李轩微笑道。

    杏儿闻言,知趣的退出了房间,将房门关上。

    碧湖宫宫主见状俏脸一红,柔软的身体却已经被李轩横抱起来,走向床榻,共赴巫山,一夜风流,自不必表。

    深夜,碧湖宫宫主已经沉沉的睡去,李轩却是睁着双目,抚摸着碧湖宫宫主光滑的脊背,怔怔的看着天花板出神。

    “低头?不可能!”李轩心中冷哼一声,要他为了生活而抛弃不离不弃的妻子,那不可能。

    柳元势力强大,那又如何?

    这些年,李轩通过云府的势力,也渐渐弄清楚当初的一些事情,更知道柳元不但是苏州知府,背后更有蔡相这等权倾朝野的人物做靠山。

    但那又如何?

    一股冲天傲气与不屈之志自心头升腾而起,李轩眼中闪烁着从未有过的气势:“便是天子要分开我们,那我就把天也掀了!”

    李轩被自己这个念头吓了一跳,但下一刻,李轩表情一僵,只觉脑海中有什么东西在生出这个念头的那一刻碎裂了,他的梦……醒了。

    “呃~”

    夜幕中,传来李轩一道惊愕的声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