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十四章 是梦非梦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十四章 是梦非梦

第十四章 是梦非梦

readx();    .Shumilou.Co  M.Shumilou.Co

    床榻上,刚刚经历雨露滋润之后的碧湖宫宫主睡得极为香甜,倾城绝世的脸上,没有了那股女神般神圣不可侵犯的气质,却有着书香门第的文静还有几分淡淡的痴缠,令人忍不住心生怜爱。

    只是,想到梦醒之后可能出现的情况,李轩额头便不由得渗出几滴冷汗。

    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个梦境,若只是自己的梦境还好,只当是春梦一场,若是两人同在一个梦境之中,可就有些不妙了。

    想想上次只是无意间看到女神出浴,这位碧湖宫宫主便杀机四溢,现在想来,当初若非自己这个地皇身份是进入祖巫神殿的关键一环,关系着祖巫传承,恐怕当时自己有没有命活着离开都是个未知之数。

    现在,虽然是在梦境中,但这梦境太真实,李轩不敢保证,梦醒之后的碧湖宫宫主是否会发飙当场让自己灰飞烟灭。

    李轩可以感觉到,自己只需一个念头,便可自梦中醒来,但醒来之后的结果,却让李轩有些无法把握。

    “夫君?”云非烟似有所感,迷蒙的睁开双眼,黑夜中,能够看到李轩的一双眸子亮的吓人,不由轻唤道。

    “嗯?”李轩低头,看着碧湖宫宫主痴迷的双眼,虽然心知这是在梦中,但依旧有些沉迷,忍;不住伸手将佳人光洁的**搂进怀里,柔声道:“是为夫吵到你了吗?”

    “没有。”碧湖宫宫主幸福的躺在李轩怀里,螓首轻摇,小鸟依人的将脑袋枕在李轩宽阔的肩膀之上,梦寐般轻柔道:“夫君怎的还不睡?可是还在为那柳元之事担心?”

    李轩闻言不禁轻笑一声,若未能梦醒,面对一州知府的打压。最终恐怕也是一段凄迷的爱情故事,但却逃不过悲惨的结局,但如今,他既然清醒过来,那自然就是另一回事了,堂堂一代地皇。哪怕如今只是一介书生,也不是一个区区梦境之中的知府能够惹得起的。

    “夫君在笑什么?”碧湖宫宫主抬头,清亮的眸光中,带着一丝疑惑。

    “没什么,只是区区柳元,还奈何不得你家夫君。”李轩笑道。

    记忆觉醒,李轩言语神态中,没有了之前那股书生意气,反而透出一股属于一代帝王的峥嵘霸气。让碧湖宫宫主有些陌生,但不可否认,这种峥嵘霸气,对任何女人而言,都是一种致命的毒药,此时的碧湖宫宫主,记忆还未觉醒,自然也不例外。

    安抚着碧湖宫宫主入睡。李轩却没有休息,盘膝而坐。莫运功法,半晌,却有些无奈的睁开双目。

    梦境之中的身躯,竟无法修炼,这倒有些麻烦,不过问题不大。

    次日。李轩将杏儿招来,询问了一下家中如今还剩下多少钱财。

    原本,李轩在这苏州还是有些家产的,但在柳元的打压下,李家的家产被不断蚕食。到如今,甚至连三餐都无以为继,虽然是在梦中,但依旧让李轩有些恼火,当下,李轩取了一半家财,实际上,也只有不到三两银子,出门离开,没有说去哪里,这不免让杏儿生出一些不好的想法。

    “小姐,姑爷他会不会……”杏儿在李轩离开后,便匆匆来到云非烟闺房之内,将自己的担忧说了一遍。

    “小丫头怎敢乱嚼舌根,夫君他不是那样的人。”碧湖宫宫主淡淡的道,只是眼中,也有一股深深地担忧。

    就在两女担忧和忐忑的心情中,李轩在傍晚时回来了,不但回来,还带回不少财物,出门时只有不到三两,但到了晚上,手中却有足足三十两,让杏儿惊讶莫名,对于李府的财政状况,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却不知道李轩是如何变出这么多银子的。

    不提杏儿的疑惑,接下来的时间里,李轩依旧是早出晚归,一开始,每天都会待会大量银两,李家的状况也渐渐好起来,老宅被重新修缮了一番,府中也多了许多下人丫鬟,杏儿成了李府之中的总管,这样的变化,让原本已经准备好与李轩共渡难关的主仆二人有种如坠梦中的感觉。

    “小姐,要不我跟着姑爷出去看看?”三个月后,杏儿终于忍不住,在李轩离开后,悄悄地跟云非烟说道。

    “这……不太好吧?夫君会不会生气?”碧湖宫宫主有些犹豫,但眼神之中那股心动的神色却是被熟知自家小姐性格的杏儿轻易地把握到。

    “放心,不会让姑爷发现的。”杏儿说了一声,也不等碧湖宫宫主同意,便飞快的离开。

    “这丫头!”嗔怪的看了一眼杏儿的背影,碧湖宫宫主眼中有些忐忑,说实话,这段时间李轩的变化,虽然让人迷醉,却也让她有些惶恐不安,生怕李轩做出什么铤而走险的举动,此次杏儿提出跟踪李轩,虽然知道有些不对,却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和忐忑。

    杏儿的跟踪,自然瞒不过李轩,虽然没办法修炼,但李轩的手段,两个多月的时间,这苏州城里,他的眼线已经遍布每一个角落,杏儿虽然机灵,却如何瞒得住他?

    不过对于杏儿的跟踪,李轩也没有戳破,有些事情,也是时候该让她们有个心理准备了。

    杏儿跟踪李轩,一路来到城南一座高大奢华的院落,正看到李轩从正门走进去,门口的侍卫毕恭毕敬的将李轩迎进去。

    攀龙附凤?

    不知为何,杏儿生出这样一个念头,心中顿时腾起一股无名怒火,在杏儿心中,这位姑爷仿佛已经打上了负心薄幸的标志,甚至已经脑补出富家千金看重李轩这个落魄才子,暗生情愫,而李轩把持不住诱惑,最终瞒着家里另娶她人。

    看着高大阔气的大门,杏儿在门外徘徊半晌,想进去,但看着门口那几个透露着淡淡煞气的侍卫。心中有些发憷,正自疑惑间,从门内,一位儒雅的中年男子出来,微笑着看着杏儿道:“杏儿姑娘,我家主人有请。”

    “你家主人?”杏儿一愣。随即心中想到,莫不是这家主人发现了什么,想要通过自己,了解一下自家姑爷的事情。

    正好,把这个负心薄幸的男人的丑陋嘴脸抖了出来!

    杏儿在心中恶狠狠的想到,毫不犹豫的跟着中年男子进入这座比之昔日云府也丝毫不逊色的宅院。

    “姑……姑爷!”大堂之中,杏儿愕然的瞪大了双眼,看着高坐在主位之上,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李轩。惊愕之后,仿佛被发现小秘密的小孩一般,局促不安的揉搓着自己的衣角。

    “不在家里好生照顾夫人,却偷跑出来鬼鬼祟祟的跟着我,想干什么啊?”李轩翻看着手中的账册,微笑着打量着一脸局促不安的杏儿,心中却是感叹,这巫族炼心阵的神妙。甚至远远超过幻世洞天之中的轮回幻境,虽然功能相同。但功效方面,至少李轩经历过无数次轮回幻境,却没有一次有过清晰地记忆,单是这点,巫族炼心阵就远超轮回幻境。

    “姑爷,这里是……”杏儿忐忑半晌之后。看到李轩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就知道自家姑爷并没有真的生气,吐了吐舌头,连忙转移话题道。

    “新宅,花园和厢房还没有建好,暂时不宜入住。等建好之后,我们全家就搬到这边来,把老宅腾出来,彻底修缮一番,用来祭祖。”李轩笑道。

    “新宅!”杏儿咋舌道,虽然没能一窥全貌,但她自小生活在云府,见识不小,单从格局建筑来看,这座新宅的规模,恐怕比昔日云府犹有过之,就算这边地价没有京城那么贵,但这么一座宅院,少说也得几千两银子吧,两个多月前,李家上下加起来能够拿出来的银子也不够十两,这……

    “嗯,这边很多事情正缺人手,既然你这么闲,这几天,便跟在我身边吧。”李轩点点头笑道。

    “好。”这个结果,正中杏儿下怀,她还要向小姐汇报呢,当下毫不犹豫的点点头道。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杏儿算是渐渐了解到自家姑爷是怎么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赚下这么大的家业了。

    炒作经营,广告营销,哄抬市价……一个个杏儿从没有听过的词汇不断地运用在现实中,所造成的效果让杏儿咋舌,李轩甚至不用亲自出面,整个苏州城中,几乎八成以上的店铺,便被李轩暗中操控在手中,只是所打的招牌不同而已。

    而且,杏儿也终于知道,那位知府柳元这段时间为何没有继续再打压李府了,在李轩的支持下,物价起落不定,城中不少原本的富户在李轩的操纵下,一夜间倾家荡产,苏州乃鱼米之乡,能在这里发家的富户,莫不是有着深厚的关系,家财一夜丧尽,这些人自然不甘心,但又无可奈何,在李轩的操控下,他们就算想要通过不正当手段强夺回家产,也找不到对手在哪里,找不着对手,自然要将这笔账算在知府的头上。

    若是一家两家还好,以柳元的后台,完全可以压下来,但这段时间,凡是有些关系的富户,都在一次次市场动荡之中倾家荡产,这些人的能量聚集起来,就算是蔡相,也难以完全压下,这段时间,单是为了这件事情,就让柳元忙的焦头烂额,更遑论去找李轩的麻烦。

    “小姐你不知道,那柳元就像个呆子一样,被姑爷耍的团团转,到最后,却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说好笑不好笑?”李府之中,李轩轻柔的将碧湖宫宫主搂在怀里,看着眼前杏儿手舞足蹈的讲述着这段时间的见闻,在小丫头心里,自家这位姑爷,几乎已经快要成了无所不能的神了。

    碧湖宫宫主一双美眸,痴迷的看着李轩,虽然没有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故事,但就这种无声无息中,化解了柳元这等一州知府的打压,看似平淡,却更令她心醉,悲剧的故事虽然凄美,甚至她在柳元扬言要让李轩家破人亡时,已经做好与李轩一起谱写一段凄美爱情,但并不代表,她愿意成为凄美爱情的主角,那样的故事虽然令人心醉,但身为当事者的苦楚,又有几人能够真正体会?

    看着李轩平淡的微笑中,那份从容与自信,感受着那温暖而有力的怀抱,她感觉自己是这个世界最幸福的人。

    李轩搂着碧湖宫宫主柔弱无骨的身体,心中却是在想着其他事情,梦境世界,他也无心耗费精力去争霸天下,这个故事走到这里,应该已经算是一个圆满结局了,但接下来又会如何?

    就当李轩转动这个念头的时候,眼前景物一变,意识再度陷入沉睡。

    第二个梦境,应该是属于李轩的梦境,因为这个故事,他太熟悉了,白蛇传,而他在这个故事中,扮演的是许仙的角色,碧湖宫宫主则是白素贞。

    一个凄美但也算是圆满结局的故事,这一次,虽然一样很快清醒过来,但李轩并未主动去改变剧情,他隐隐已经感觉到,这巫族炼心阵最重要的作用并非造梦,而在炼心,若每一次都如第一次梦境那般自己把所有风雨扛下来,让碧湖宫宫主一路顺风的通过,充其量也不过是让她多一些人生阅历,根本起不到炼心作用,红尘炼心,若不经历人生坎坷,痛苦之后的甘甜,又怎能算是真正的炼心?

    白蛇传之后,又是牛郎织女、天仙配,一个又一个熟悉而坎坷的爱情故事,李轩算是看出来了,巫族炼心阵并不是没事找事,又或者当年巫族那些祖巫吃饱了没事干,专门以爱为主题进行炼心,既是心阵,阵中幻境自是因心而起,每一个都是爱情故事,那只能说明,这是针对碧湖宫宫主的历练,而自己,则是提供故事背景的载体或者说辅佐,这个炼心阵,对自己的作用可说是微乎其微。

    一直到第十次幻境,这一次,也是李轩的梦境,梁祝,华夏历史上最凄美的爱情故事,义结金兰,同窗苦读,情愫暗生。

    这一次,李轩虽然潜意识清醒,但却没有主动醒来,而是让主意识跟着剧情,真切的经历了这一次凄美的爱情故事,到最后一幕,双双化蝶的那一刻,整个梦境突然一声轰鸣,紧接着李轩脑海一清,再度睁眼时,眼前景物已经恢复,耳畔传来一声如泣如诉的呢喃之声:“碧草青青花盛开,彩蝶双双久徘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