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二十八章 文殊现身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二十八章 文殊现身

第二十八章 文殊现身



    “且慢动手!”一道温润如玉的声音在天际响起,同时,一瓣莲花轻飘飘的自天上飘来,顷刻间,化为一道金色的护罩,将青狮妖王护在护罩之中,吕玲绮一戟斩下,渡劫后期倾尽全力的一戟斩在莲花瓣上,却只是让莲花瓣所支撑起来的护照产生一圈微不可查的涟漪。

    功德金光?

    李轩豁然起身,目光冷冽的落在那闪烁着淡淡金光的莲花瓣上,那金光他太熟悉了,当初开天之时,天降功德便是这个颜色,如今虽然附着在莲花瓣上面,但那功德祥和的气息又怎能逃过李轩的感应。

    这莲花瓣,分明就是一件功德宝物,李轩抬头看天,眼中闪过一抹冷笑,这背后之人终于忍不住要出面了吗?

    只可惜,哪怕以他如今的灵魂境界,竟然无法探知此人的真实方位!

    “主人!”青狮妖王看着眼前的莲花瓣,眼中闪过一抹惊喜的神色,之前的慌乱也被有恃无恐所替代。

    “混蛋!”吕玲绮眼中闪过一抹凶狠的神色,方天画戟一转,再次狠狠地斩下,但出手之人与吕玲绮实力相差太过悬殊,而且用的又是功德法宝,任吕玲绮如何努力,也无法斩碎那护罩。

    “玲绮退下!”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李轩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吕玲绮身后,屠龙刀已经出现在手中。

    不知为何,当李轩出现的那一刹那,青狮妖王便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心悸,只是仗着有主人法宝护身,区区一个人族皇朝的皇帝,料来也没有什么大能耐,有恃无恐的看着李轩。

    “地皇陛下恕罪,此怪乃贫僧坐下坐骑,只因收服时日尚短,凶性未泯,下界作恶。扰了陛下皇朝安宁,得罪之处,还望陛下海涵。”一道光影出现在青狮妖王的上空,一尊佛陀周身散发着功德光芒。将漫天祖巫怨气排斥在外。

    “海涵就不用了。”李轩没有抬头,屠龙刀已经在手,气海之中,刀魄催动,只有丈长的刀罡。却散发着一股毁灭霸道的气息。

    “地皇陛下且慢动手。”来人也没想到在自己功德分身露面的情况下,李轩竟然还准备出手,连忙出言阻止。

    “伤我将士,掳我大将,毁我城郭,撼我大炎天威,若这种事情都能算了,那朕这皇帝,也不用当了!”说话间,李轩体内龙吟声起。屠龙刀高高举起,一股恐怖的威压以李轩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辐射而去。

    “真仙,这不可能!”护罩之中,青狮妖王惊骇的看向李轩,张口惊呼声中,身体奋力的向后躲去。

    “没什么不可能,我大炎的耻辱,只有鲜血可以洗刷!”李轩目光凌厉的可怕,厚重的屠龙刀快如闪电。携带着万钧之势朝着青狮妖王身前的护罩劈下,给青狮妖王的感觉,那劈下来的,根本不是刀。而是一座山,一座巨大的山压向自己。

    “啪~”

    莲花护罩在屠龙刀下,产生剧烈的挤压,只是片刻之后,那莲花护罩就如同在被挤压到极限的气泡,炸裂开来。空气中响起一声仿佛气泡炸裂一般的声响。

    青狮妖王骇然的看着这一幕,被自己寄予厚望的最后一道保护罩,就这样碎裂开来,过程简单地让他无法相信,青狮妖王想躲,但那看似简单地一刀,却仿佛将整个天地都笼罩下来,青狮妖王感觉无论自己向哪个方向躲避,都难以逃出这一刀的斩击范围。

    “嗤~”

    就如同利刃划过豆腐一般的声音,青狮妖王魁梧而强壮的身体,就这样被竖斩成两片,本命元婴在身体裂开的刹那自垂落的尸体中飞出,想要逃遁,却被李轩一把攥在手中,真元直接震碎了元婴之中的神魂,伸手一番,天仙级巅峰的元婴,便被李轩收回了空间之中。

    “地皇陛下如此辣手,是否有些过分了!”空中,那道功德光影看着青狮妖王被斩杀,原本平静祥和的眼睛里,闪过一抹愠怒,这人,太放肆了,至于为什么不出手相救,因为这尊分身乃功德所聚,本身并无丝毫实力,根本没有能力去组织李轩斩杀青狮妖王。

    “菩萨业位?”李轩抬头,答非所问的道:“灵山四大菩萨,你是哪个?”

    “贫僧文殊。”文殊菩萨不满的看向李轩,倒不是他在意一个狮妖,天仙级妖族,若他文殊想要,方眼洪荒,会有无数妖族求着让他收,只是这个青狮妖王却有些不同,一身业力极强,本来按照文殊的打算,在即将来临的功德路上,用计分取一些功德,助它将那一身业力炼化,以青狮妖王业力之浓郁,一旦将这些业力炼化转成实力,至少也是太乙境级别的妖兽,甚至成就太乙金仙也不为过,他文殊菩萨的实力也会因此而大增。

    此次奉燃灯古佛法旨,派此妖来霍乱大炎,天仙巅峰的狮妖,若放在西牛贺洲或许只能算是一枚妖将,甚至连大妖都算不上,但在这北俱芦洲,天仙巅峰,绝对称得上妖族至尊了,去霍乱一个刚刚出现在洪荒大地之上的人族皇朝,本该是手到擒来的事情,谁能想到竟会横生波折,这人类皇朝的实力,远远超出了文殊的预料。

    一个渡劫期女将,若非自己丢出法宝,被他寄予厚望的青狮妖王差点被人家砍了,而皇朝之主,那位自祖巫之后,第一个凝聚地皇业位的人族帝王,一身修为,就连文殊菩萨都无法看透,能够斩碎自己的功德莲花,至少也是真仙境修为,而对方所展现出来的攻击力,更是几乎堪比金仙了。

    “文殊?”李轩点点头,冷笑道:“或许在文殊菩萨眼中,朕的这大炎皇朝,数以亿计的子民,真的就如同蝼蚁一般,比不上菩萨一头坐骑尊贵,但若因此,就想真的将我大炎帝国,当做牲口一般,随意欺辱的话。那朕只能说声抱歉了。”

    李轩目光冷冽的看着文殊,寒声道:“犯我大炎天威者,虽远必诛!”

    “犯我大炎天威者,虽远必诛!”青石岭中。万妖死的死,逃的逃,满身煞气的龙庭禁卫默默地汇聚在李轩身后,闻听此言,齐齐向天发出愤怒的咆哮。三军气势连成一片,凝聚成无边煞气直冲天际,就连那祖巫怨气,都被冲淡了不少。

    “陛下的话,贫僧铭记在心!”文殊菩萨点点头,面色难看的道:“还请陛下将我那孽畜的元婴归还贫僧。”

    “哦?”李轩翻手,从空间中将青狮妖王的元婴抓出,眼中神光一闪,终于明白为何这青狮妖王如此浓郁的业力被自己斩杀之后,却反倒没有功德降临。原来那无边业力都被以特殊手法封禁在了元婴当中,难怪青狮妖王死了,文殊对他的元婴仍旧念念不忘,原来根源在这里。

    李轩冷笑一声,握着元婴的手掌猛地一紧,一声轰然爆响声中,元婴炸裂,元婴爆炸产生的剧烈波动,将李轩衣袍吹得猎猎作响,却没有伤到李轩分毫。封印在元婴之中的无边业力随着元婴爆炸,散于四方,天地感应立生,一道精纯的功德射入李轩体内。被李轩毫不犹豫的融入自己的灵魂识海。

    识海之中,原本闭目盘坐的灵魂元婴忽然张口,对着进入灵魂识海的功德张口一吸,顿时大量功德碑灵魂元婴摄入体内,一道淡淡的功德金轮出现在灵魂元婴的身后,同时。李轩灵魂识海猛然一颤,竟在吞噬功德的瞬间,在读突破,虽然还未突破到太乙金仙中期,但这股功德,却足以省却李轩数年之功。

    “你……”文殊菩萨眼中闪过一抹难言的愠怒,死死地看着李轩,恨恨道:“地皇今日所赐,文殊来日,必有厚报!告辞!”

    文殊走了,但这桩因果,算是彻底结下了。

    李轩闻言冷笑一声,对于文殊言语之中毫不掩饰的威胁之意嗤之以鼻,他不相信,若没有这些佛教中人背后暗中授意,身为文殊坐骑,那青狮妖王怎会无缘无故的跑来大炎寻自己晦气。

    往深一层想,这西游功德路本就是佛教东传信仰的一种手段,一路上所经过的人族国家,有不少在一开始是不信佛的,但却莫名其妙的遭到妖怪骚扰,然后作为佛门的代表,取经四人组以救世主的形态出现,救苦救难,然而讽刺的是,那些对取经四人组感恩戴德的无知人群,又有几人知道,那些祸害他们的妖怪,大都是这漫天仙佛的坐骑、宠物。

    青狮妖王为祸大炎,若是自己没有幻世洞天,天仙巅峰的青狮妖王,对刚刚破界而出的大炎来说,堪称无解的存在,而且目标也很明确,没有为祸大炎天下,目标直指李轩本人,目的恐怕就是为了打压自己身为帝王在大炎子民之中的威势,然后佛门在以救世主的形态出现,到时,就算自己再不愿意,也无法阻挡大炎子民的向佛之心,而后一步步弱化自己这个帝王在大炎的影响力,以宗教控制一国,让自己这个地皇成为摆设,没有了地皇之气护佑的帝王,在这些神佛眼中,还不是任人**的存在,甚至会莫名奇妙的如那车迟烈一般暴毙也说不定。

    厚报?

    看着文殊消失的方向,李轩眼中闪过一抹森然的冷意,的确有厚报,待我大炎壮大之时,朕必提百万天将,血洗灵山,以报今日谋算之辱!

    李轩眼中闪过一抹森寒的杀机,显然对于佛门莫名其妙的谋算有些恼怒了,只是如今的大炎,还太弱,根本没有跟灵山叫板的资格。

    “实力!”李轩眼中闪烁着莫名的火焰,大炎的实力必须尽快提升,眼下洪荒之中,距离西游开始,根据李轩的推算,以东胜神州的见闻而言,恐怕还有数十年的时间,虽然不长,但若放到星辰位面,这段时间,也不算短了,就算是仙魔妖界,以自己的灵魂之力,至少可以扩展到数百年,甚至若能在此期间再做突破,将灵魂境界提升到太乙金仙中期的话,可以延长至千年,千年,或许对于洪荒的许多先天生灵而言,并不算长,但对大炎而言,却是极为关键的。

    “陛下!”

    一名校尉,带着几名龙庭禁卫押着一名披头散发的修士走上前来,对着李轩躬身道:“我们在青狮妖王的洞府中,发现了这个人!”

    “封平!”李轩回头,看着眼前蓬头垢面的修士,他的记性很好,自然不会忘了这个当初第一个背叛自己的藏龙山庄护法,没想到当初开天之役漏掉的一个小人物,最终给大炎带来如此巨大的损失。

    虽然李轩心中清楚,即便没有封平,已经将目标打在自己头上的佛门也会通过其他方法来给自己找麻烦,但这并不代表他能够原谅封平的罪过。

    大概也是想到无论自己如何求饶,都不可能换来宽恕,此刻封平却显得极为硬气,梗着脖子瞪向李轩道:“要杀便杀,封某若皱一下眉头,便不算好汉。”

    “好汉?”李轩嗤笑道:“这是朕今年听到最好笑的笑话,一个见利忘义,卖主求荣的人,竟然也敢以好汉自居?”

    李轩转身,已经没有再理会封平的念头,挥了挥手道:“毁其肉身,暴晒其神魂,让其永不超生!”

    “李轩,封某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封平眼中闪过惊怒的神色,怒声嘶吼道。

    “做鬼?”李轩嗤笑着摇了摇头,在他面前,就算想做鬼,也得有那个机会才行,只是这话,他没有再说,没有必要。

    吕布此刻已经被吕玲绮搀扶着走出来,看到李轩便要下跪,却被李轩伸手扶住。

    “此战之败,怨不得奉先。”李轩拍了拍吕布的肩膀笑道:“虽然战败,但奉先的表现,没有丢了我大炎儿郎的风采!”

    但无论如何,败就是败了,这份耻辱,被吕布深深地刻印在内心深处。(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