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五十七章 少年武则天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五十七章 少年武则天

第五十七章 少年武则天



    当李轩带着侯明也就是六耳猕猴抵达长安之时,正赶上隆冬时节,刚刚经历过一场大雪,整个长安城覆盖在一片银白世界之中。

    瑞雪兆丰年,不过对于当时而言,日子可不算好过,哪怕洪荒世界的凡人身体要比真正的低武位面凡人强壮许多,但也不可能真的寒暑不侵,哪怕是身为帝都子民,与其他地方也没有什么区别,凡人国度,大抵如此。

    街道上,行人寥寥,偶尔有些行人也是来去匆匆,倒是有不少顽童在这样的天气里变得极为活跃,就着雪地堆雪人,打雪仗,看的侯明有些眼热。

    “啪~”一枚雪球实实在在的打在侯明的身上,以侯明的能耐,自然可以躲过,不过却没有躲,而是怔怔的看向对他丢雪球的女童,愣了半晌之后,突然道:“小孩儿,你为何打我?”

    “哇,会说话的猴子!”女童七八岁的样子,一张可爱的小脸在冰冷的空气里被冻得通红,见侯明看过来,也没有被吓到,反而有些兴奋地指着侯明又蹦又跳。

    “有什么好奇怪的?”侯明挥手拨开另外几枚打向自己的雪球,这些雪球,不可能伤到他,但这举动,却让他有些恼怒,尤其是这些孩子看异类一般的目光,让侯明心中突然生出一股难言的戾气。

    并没有感觉到危机临近的孩童们,反而扔的更凶了。

    “吼~”侯明彻底被这些孩童的举动激怒了,猛地发出一声凶暴的怒吼,露出狰狞的獠牙,四大灵猴,那也是凶兽,只是修炼多年。骨子里的那股兽类的凶性渐渐被压了下去,但并不代表就此消失,反而一旦爆发出来,会比以往更加凶悍。

    一堵无形气墙挡在侯明身前,将雪球隔在了气墙之外的同时,也阻断了侯明那股凶暴的戾气。

    “师尊!”一丝凉意涌上心头。侯明原本充斥着血色的双眸恢复了清明,但犹自带着几分怒色,至于在他对面,一群小鬼却是彻底吓呆了,几个不堪的甚至尿了裤子,此刻见有人阻止了侯明,一连串的惊叫声中,一下子跑了七七八八,只剩下最开始的那个小女孩。不但没跑,反而看向李轩和侯明的目光中,带着一股难言的晶亮。

    “他们打我!”侯明有些委屈的看着李轩,若非李轩在入城时,曾严令他不得对人动手的话,恐怕现在这群孩子已经不是被吓跑那么简单了。

    “你可以用相同的方式打回去,记住,力道不能比他们打你时用的大。”李轩微笑着点点头。不过这一次,却并没有阻止。目光反是有些讶然的看向眼前眼露兴奋光芒的小女童,竟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一丝奇异的感觉。

    “好。”只用凡人力量,侯明多少有些不甘,不过李轩的话也不能不听,当下一伸手。手中已经聚拢了一团雪球,控制着力道,朝着仅剩的小女童打去。

    “啪~”雪球砸在女童脸上,因为力道控制的不错,雪球碎裂。溅了女童一脸雪花,女童不但没哭,反而咯咯直笑,弯腰揉了一团雪球砸向侯明,侯明有些恼怒的以牙还牙,就在这你来我往之中,气氛却变得没有了之前那种火药味,侯明似乎懂了什么,脸上的怒容渐渐消失,猴子性格直,气来得快去的也快,一时间倒跟小女童玩到了一起。

    李轩微笑着看着这一幕,在他看来,这侯明虽然已经活了很久,不过心性却并未定下,犹如一张白纸,因为他一直跟在孙悟空身后,这份性格,倒跟孙悟空有几分想象,只是日后随着孙悟空一路西游而行,渐渐明白一些东西,妖魔鬼怪之间的尔虞我诈,还有两道之间藏于暗中的算计,才让这张白纸,逐渐变了颜色。

    既然收了弟子,又知道一些日后的事情,自然不能像对秦羽这个便宜徒弟一般放任不管,秦羽是命运之子,而侯明可不一样,注定应劫之人,而且西游不同封神,一旦身死,那可就真的魂飞魄散了。

    在李轩看来,侯明眼下的修为神通放眼洪荒中已是难得,西游之后,只要能够与孙悟空了却因果,那这股功德足以让他达到大罗金仙,所以现在要做的,不是提高他的实力,而是为他树立观念,红尘炼心,又有什么地方,比之凡人世界更能炼心。

    “踏踏踏~”正当侯明与女童玩的不亦乐乎之际,整齐的脚步声中,一队甲士迈着整齐的步伐向这边赶来,一股萧杀之气远远地便蔓延过来,长安作为大唐帝都,能够成为拱卫长安的护军,这里的士兵也是整个大唐精锐之中的精锐,不说修为,单论气势和军容而言,倒是让李轩眼前一亮,李世民在练兵方面的本事在大唐位面时已经见识过,这洪荒世界的李世民,在这方面恐怕还犹在另一个时空中已经作古的李世民之上。

    “呔~勿那妖猴,还不束手就擒!”一名将领模样的战将策马而出,手中长枪遥指侯明,冷声道,在这洪荒世界,妖怪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东西,即便在凡人界,也时常有妖怪出没,作为拱卫长安的守将,面对侯明,可不像普通人那般不堪。

    “哼~都给我退下,我乃应国公府次女,这两位,是爹爹请来的奇人,不得无礼!”一道脆生生的声音里,之前跟侯明玩的不亦乐乎的女童此刻却是站出来,对着武将颐指气使道。

    应国公,武士彟。

    李轩闻言,心中默默推算一番,很快有了答案,看向女童的目光闪过一抹奇光,原来是她,小小年纪,就已经有了不俗心机,倒也符合,之前,李轩就发现,这丫头虽然在跟侯明玩闹,但注意力却时不时地落在自己身上,恐怕是被之前自己那手气墙的小把戏给吸引了,想接近自己。一开始李轩到没有在以,不过如今想来,这小女童的种种表现,真不像普通孩子。

    武士彟或许知道的人不多,但他的次女恐怕没人会不知道,华夏历史上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正统的女皇帝。武则天!

    “原来是国公府贵客,冒犯了。”将领看了李轩一眼,地皇气度,哪怕没有刻意表现,常人看去也会不自觉生出卑微之感,有这种气度的人,多是久居高位之人,不是他一个小小的守城将军得罪的起的。

    李轩点头示意无碍,拍了拍侯明的肩膀道:“闹够了。就随我走吧。”

    “是。”侯明连忙恭敬地点点头,跟着李轩径直离开。

    “这位先生,还未请教您大名,我该去何处寻您?”到底是小女孩,还没有未来那番城府,沉不住气,眼见李轩竟然就这么离开,丝毫没有因为应国公的名头而惊讶。连忙追上几步,有些不甘的问道。

    李轩脚步忽然一顿。看着女童,老实说,无论是历史上的武则天或是其他各种版本的,李轩都不是太喜欢,太过工于心计的女人,很容易让人想到毒蛇。不过武则天,出现在这洪荒世界,又恰巧被自己遇到,或许,可堪一用。

    女童被李轩目光看的有些发慌。那一刻,仿佛有种整个人被刺穿的感受,却又不想露怯,僵硬的努力让自己直视李轩的目光。

    “云轩斋斋主。”淡淡的留下五个字之后,李轩带着侯明径直离去。

    若能用好,武则天无疑是一步好棋,若能暗中掌控或操纵的话,日后将是自己在东胜神州施行抑佛的一步好棋,既然已经与佛教站在了对立面,西游量劫,只是一个开始,日后双方之间的争锋,必然会越来越多,不过如何用,心底虽然已经有了一些想法,不过暂时还没有完全想好。

    “云轩斋?”女童版武则天看着李轩两人的背影,心中将这个名字死死地记在心里。

    云轩斋,自然还没有,不过于李轩而言,要在一个凡人国度置办一份产业,实在是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第二天,云轩斋便已经在长安城的西街建立起来了,一座类似于孤儿院的书斋,专门收留一些无家可归的孤儿,至于缘何如此,倒不是李轩想要培植势力,大炎如今有着系统的人才培养机制,根本无需如此,之所以以此为营生,目的只有一个,给侯明找些玩伴。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些被收养的孤儿,本就是拿来陪太子读书的,就如同当年菩提老祖建立斜月三星洞的目的,就是为了等待孙悟空一般。

    距离西游开局,还有十几年的时间,这一点,在李轩踏入长安的那一刻,便已经知道了,因为他在那一刻,神念覆盖整个大唐,已经找到了金蝉子转世。

    至于提前结果了金蝉子转世这点,李轩没想过,不说金蝉子身边,有大量仙佛保护,杀起来有些费事,一个不好,引来如来、观音这些佛教顶尖高手,如今的自己可应付不来,佛教布置这么多年的计划,甚至不惜以自身功德掀起量劫,又岂是杀一个金蝉子就能了结的?

    所以,云轩斋就这么在隆冬之日,大雪初霁的日子里,悄无声息的开在长安一角。

    没人知道这云轩斋是干什么的,只知道这里的主人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连应国公那样身份的贵人,都在开张不久后前来拜访,对于升斗小民而言,能与应国公那样的大人物攀上关系,是一件很了不得的事情。

    所以,云轩斋虽然不知道是以什么为营生,但在开张的那段时间,着实热闹过一段日子,四周邻里甚至长安的许多富户都来拜访,不过这股热度并未持续太久,在第四年的时候,随着应国公撒手人寰,云轩斋也渐渐清冷下来。

    “老师,明天,媚儿就要离开了。”已经十三岁的武则天已经有了几分绝世佳人之姿,此刻,跪坐在李轩身前,眼中带着几分惹人怜惜的动人神色。

    “盛极而衰,天道伦常,本是常事,不过人活着,就该向前看,不要把希望放在别人的同情之上,人的未来,只能靠自己。”李轩微笑着说道,他并不准备过多的去干涉武则天的人生,若无这些人生的际遇和剧变,那位名垂千古的女皇也未必会有日后那般成就。

    “是,多谢老师。”武媚有些失望,却并未表现出来,四年的相处,她也渐渐发现,这位老师真正在意的,只有那只猴子,这让她很不忿,却又不敢在李轩面前表现出来,这位看似随和的老师,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威严,让武媚甚至不敢表现哪怕一丝的不满,见李轩说了几句勉励之言后,再没有其他交代,最终失望的离开了。

    “看来也是时候了。”看着少年武则天离开的方向,李轩眼中神光微微一动,翻手取出一枚印玺,看似古朴的印玺,却代表着大炎帝国最崇高的象征,正是李轩的帝王玉玺。

    一缕紫光注入帝王玉玺之中,顷刻间,室内华光大放,一道风韵动人的身影就这么在华光的映衬下出现在李轩身前。

    “玉研参见主人。”一头乌黑长发随风飘荡,祝玉研美得令人窒息的容颜,带着丝丝妩媚却又有着一份圣洁气息,两种迥异的气质糅合在一起,犹如毒品般对任何男人都有着致命的杀伤力。

    “这么多年潜修,玉研的天魔功却是精进了许多。”李轩微笑着看着祝玉研道,帝王印玺,聚拢天下龙气,对于印魂而言,虽然也受帝王印玺镇压,却也在同时,受着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好处。

    “得主人垂帘,天魔功已被玉研推演至第二十八重。”祝玉研恭敬道。

    天魔功十八重,已有破碎虚空之力,当然,那是对于大唐位面而言,放到洪荒,就是金丹境界,这些年,在大炎龙气的滋养下,祝玉研在印玺中潜修,有着大炎天下的龙气加成,速度比之神位加身的大炎武将都要快几倍,再加上无数功法借鉴,这些年下来,天魔功已经被推演出后续十重,对应境界的话,就是金仙级别。

    “刚才那小丫头看到了吗?”李轩微笑着道,身为印魂,只要李轩愿意,祝玉研能够感知到李轩周围发生的事情。

    “看到了。”祝玉研眼中闪过一抹惊叹的神色:“此女资质,犹在绾绾之上,若入我门下,他日成就,不可限量。”

    “那就收她为徒吧。”李轩微笑道,他也觉得,武则天非常适合修炼天魔功:“记住,除了功法之外,不得对她进行任何帮助,懂吗?”

    “是。”身为印魂,自然能够明白主人的心思,祝玉研拱手行礼之后,乖巧的退了出去,身影一闪,已经消失在云轩斋之中。(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