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五十八章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readx();    春去秋来,四季更替。

    十几年的光阴,对于凡人而言,算是人生的一小部分了,但对于修为有成者而言,十几年又太过短暂,短到甚至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云轩斋依旧安静的开在长安城一角,仿佛从未变过,便如它的主人一般,但周围的一切却都变了,昔日刚刚种下的杨柳树苗,如今已经颇具规模,周围的人也渐渐老去,十几年的时间里,侯明见证着长安之中一个又一个家族的兴盛,又从兴盛走向衰败,一如当年的武家。

    这十几年的时间,对侯明而言,无疑是短暂的,但在侯明的感觉中,却比自己出生以来,这数百年的时间都要漫长,尤其是当再次看到武媚,那个昔日只有一丁点大的小丫头,如今已经成为一名风云成熟的妇人时,就不由得感慨时间的恐怖,这是他以往从未感受过的。

    沧海桑田,师尊说的大抵就是这个意思吧?

    “猴子,老师他……还是不肯见我吗?”武媚看着侯明,眼中闪烁着侯明无法理解的光芒,带着几分期冀道。

    “师尊的脾气,你应该知道,缘分已尽。”侯明淡然道,虽然不知李轩为何不肯见武媚,但这些年下来,他知道一件事情,李轩决定的事情,是绝对不可能更改的,哪怕是他说情,也不会有任何不同。

    “呵呵。”武媚凄然一笑,没有再言语,转身离去,背影在古道的映衬下,显得有些萧瑟和凄凉,让侯明都忍不住心生恻然。

    “不想回去?”云轩斋中。李轩轻呷了一口茶水,放下手中的书卷,眯眼看向躬身站立在身前的祝玉妍道。

    “主人恕罪,本不该有此想法。”祝玉妍低头,声音带着几分嘶哑道:“只是媚儿那孩子跟绾绾不同,她……”

    “呵呵。若让宋缺他们知道,昔日阴癸派凶名卓著的阴后竟然会动了恻隐之心,不知会不会瞪掉眼睛。”李轩摇摇头道:“朕可以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不过那丫头可不简单,最终的结果,未必是你所期待的。”

    “谢主人。”祝玉研拱手道,显然,对于李轩的后半句,并未听进去。

    “去吧。记住,朕之一切甚至你我之间的关系,不得让她知道,否则,后果绝非你应当清楚。”挥了挥手,李轩淡然道。

    “是。”祝玉研娇躯不由一颤,躬身退下。

    看着祝玉研离开的方向,李轩摇了摇头。虽然修为提升了,不过昔日那一代宗主的气魄却是没了。在祝玉妍离开后,李轩闭上双目,思索一番之后,缓缓睁开眼睛,看着前方的虚空道:“出来吧。”

    一道犹如神女坠凡的身影,飘然出现在李轩身前。师妃宣一如当年般缥缈若仙,神圣不可侵犯的气质,容易让有野心的男人自心底生出一股占有欲。

    “妃宣已成功说服大唐境内佛道势力全力支持武媚。”师妃宣说到这里,疑惑的看了李轩一眼道:“按照陛下的吩咐,她已隐隐知道是陛下在背后推动佛教势力支持她。只是这样……”

    “所以说,你不是一个合格的政客,更不会懂帝王的心思。”李轩摇摇头,没有多做解释,转而道:“朕给了祝玉妍一个自由放纵的机会,怎样,若你想要,朕也可以给你一番机会。”

    “妃宣倦了,不想再插手天下纷争。”摇摇头,师妃宣拒绝了李轩的提议。

    “那真是太遗憾了,朕原本还想看看再一次道魔交锋的场面,如今却是注定不会上演了。”李轩摇头笑道,一挥手间,将默然无语的师妃宣收回了帝王玉玺之中,看着远处,脸上挂着一抹笑意,局已经布好,接下来,就看这位历史上第一任也是唯一一位正统继位的女皇帝手段如何了,希望莫要让朕失望才好。

    袁天罡、泾河龙王的事情已经结束,魏征斩龙,这里的魏征可不是大炎魏征,乃是天庭某位星宿下凡,泾河龙王显然没能耐去招惹魏征,所以将一身怨气都发泄在李世民的身上,不过是天庭和佛教联手上演的一出戏码,至少在李轩看来,完全是依仗神仙的能力去欺负凡人,否则行云布雨本就是水神龙王的司职,天庭却要无端插手,而泾河龙王说到底也不过是一条区区河龙王,莫说正神,连小神都算不上,天庭又不是吃饱饭闲着没事干,去管这等芝麻绿豆的小事,最后竟然派出了天兵天将捉拿一条河龙?其中若说没有猫腻,那才有鬼。

    西游之路,是佛教东传,但玉帝又何尝不是在借势巩固自己的势力。

    一系列事件,算是西游的源头,李轩并未插手其间,反倒是借此机会,派出师妃宣推波助澜一番,将大唐佛门的势力推到一个巅峰。

    并非李轩要迎合佛教,凡事盛极而衰,佛教东传之势已成,就算李轩在这次西游小量劫之中胜出,还是会以其他方式,将大乘佛法传入东土,佛教经营了几个量劫才形成的大势,自然不是李轩区区几十年就能够破坏的。

    所以,李轩要在佛教东传之前,先一步将佛教在东土的潜力给彻底引发出来,看似壮大,实际上却是打乱了佛教的部署,再加上武则天这位历史上第一位女皇在李轩的暗中操控下,已经成功在其心中埋下仇恨佛教的种子,只是如今势单力孤,武则天想要上位,必须借助佛教的势力,当武则天登基之日,便是佛教在大唐的势力达到鼎盛巅峰的时刻,同样,也是武则天内心深处,仇视佛教的种子爆发的时刻。

    帝王心思,是这天下最难揣测的,对于这一类人而言,个人恩怨绝对难以阻碍他的意志,在帝王眼中,看到的永远不会是佛教对自己的帮助,而是佛教在这其中。所爆发出来的隐藏力量,一个足以左右一个国家领导人地位的恐怖势力,今日可以推自己上位,拿来日是否也因为什么样的原因再将自己拉下来,这对于武则天而言,是绝对不允许的。

    武则天那段日子过得的确很苦。母亲为了武家,沦为那五位堂兄的玩物,不止如此,那五位堂兄在武则天长成后,竟然将魔爪伸向这位妹妹,最终虽然在武则天的机制下,化险为夷,不过在这场家族内部的争斗中,也让李轩看到了武则天可怕的隐忍功夫和狠辣的手段。

    虽然不怎么觉得女子无才便是德。但一个女人,太过工于心计,狠辣冷漠,在抛开那光鲜亮丽的外表之后,直看本质,多少会让人有些抵触,至少这样的女人,李轩不会喜欢。

    所以。从一开始,他与武则天之间。就只是棋手和棋子的关系,这也是李轩尽量避免与武则天之间有太多接触的原因。

    收回了帝王玉玺之后,李轩自屋内走出,院子里,侯明正带着一帮云轩寨学子做早课,看到李轩出来。连忙查收行礼,对于这些自小便在云轩斋长大的孤儿而言,李轩无疑是神一般的存在,又敬又畏。

    “都免礼吧。”挥了挥手,李轩目光在一众记名弟子身上扫过。微微一笑道:“十几年前,为师收养你们之时,最大的令狐珞,也不过八岁,而今,最小的慕容喆也都成了翩翩少年。”

    “师尊?”几名弟子突然觉得李轩今天说话有些不同寻常,似是在感慨,又仿佛在交代什么一般,一时间,众人的心里突然如同压了一块石头一般沉重,侯明张了张嘴,到最的话,却被李轩以眼神止住。

    “师尊,您是要离开了吗?”慕容喆看向李轩,眼中带着浓浓的不舍,作为一众记名弟子之中,年龄最小的一个,虽然天资聪颖,却有些藏不住话。

    “阿喆?”没有回答,李轩看向这个最小的记名弟子道。

    “师尊。”最小的弟子慕容喆闻言连忙出列,拱手道。

    “众师兄弟中,以你天资最佳,但也以你性格最为跳脱,为师在,自然能够护你周全,但若有朝一日,为师不在身边,切记遇事三思而后行,令狐珞虽然天资不及你,但修为却是众师兄弟中进境最快的一个,可知为何?”李轩微笑着问道。

    “二师兄比我们更加努力。”慕容喆低头答道。

    “不算笨,可惜,这点聪明,没有用在正道之上。”李轩点点头,随即看向令狐珞道:“为师离去后,云轩斋就由你来继承,记住,凡事量力而行,这世上,没有永恒的东西。”

    以武则天的性格,日后独掌大权之后,云轩斋的命运可就不好说了,他不可能一直留在这里,这群弟子天资都不错,否则当时也不可能被李轩看中收养,不过对于这帮临时收养的记名弟子,李轩并未报太高的期望,平日里,也只是指点一些凡人武功,更多的却是各方面学问,他一身经历奇幻,所学更是包罗万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