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六十五章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readx();    虽然算不上是尘埃落定,不过因为李轩的介入,导致紫薇大帝原本的计划功亏一篑,虽然在后来云澜展现出来的手段可以看出,即便没有李轩,云澜同样也有着一搏之力,但这份因果,恐怕都被紫薇大帝算在了李轩的头上。

    紫薇大帝以大神通强行打开轮回,带走了破军等七大星将,没有了这些星将的支撑,剩下的三万星兵结局也就注定了。

    云澜是独自出现在李轩面前的,至于那后土残念所开辟的小轮回空间里之后发生了什么,云澜没有说,李轩也没有去问,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秘密,许多事情没必要去刨根问底。

    “跟朕回大炎。”巫神殿中,李轩看着云澜,平淡的语气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威压,云澜和玄曦,有着惊人相似的容貌,但两人的性格,却迥然不同,玄曦是个占有欲很强的女人,没有足够的强势,很难压服,但一旦能够让这个女人归心,就会一切以你为主。

    而云澜不同,她的肩上,有太多无法抛弃的担子,巫族的复兴,族人的未来,无数强大的敌人,无数的担子,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却又不得不逼着自己坚强,更坚强,去面对那残酷的现状,让她不得不坚强。

    两种截然不同的性格,两条迥然不同的成长轨迹,最终表现出来的气质,自然也不同,或许各有千秋,但在李轩个人来讲,还是更喜欢云澜一些。

    “不。”摇了摇头,云澜有些不想去看李轩的目光,咬了咬牙道。

    “你应该知道,加入大炎,才能更好地让巫族传承下去,只凭你一人,如何对抗这漫天神佛?”李轩皱眉道。

    “我一个人,可以的,巫族崛起。不需要外人的帮助。”云澜眼中带着几分倔强,固执的让人恼怒,却又倔强的让人心疼。

    “朕是外人吗?”李轩站起身来,看着云澜道:“朕说过。你是朕的女人,你乃大炎第九皇后,封号巫后,你的族人,便也是朕的族人。”

    云澜心中一颤。扭头,不敢去面对李轩的目光。

    缓步上前,轻轻地自身后楼主云澜的娇躯,能够感受到那一刻的颤抖,却并未抵抗,只是有些僵硬,脑海中不由回想起昔日碧湖之畔的邂逅,巫族炼心阵之中一次次轮回,眼中的凌厉渐渐被温柔所替代:“朕是男人,做不到看着别人欺负朕的女人却无动于衷。天命难违却非不可违,跟朕回去,你我夫妻一起,去面对那满天神佛,在这洪荒之中,闯出一个属于我们的世界。”

    “你那些女人呢?”云澜感觉自己的心有融化的迹象,巫族炼心阵中,那一幕幕梦境,虽然不断提醒自己那只是梦境,但那一次次梦境中蕴含的情感最终汇聚在一起时。缺如洪水般将那本就脆弱的心防彻底冲垮。

    “你的事,就是朕的事,朕的事,就是她们的事。我们一家人,一起携手对抗那不公的命运,可好?”

    “族人们……他们……”想要拒绝,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他们已经同意,如今只等你来开口了。”李轩闻言却笑了,伸手。将她的手握在自己手中:“走,跟朕回家。”

    “是去大炎,不是回家。”云澜强调道。

    “一样的。”

    “不一样。”

    “是,不一样,我们回家。”

    “是去大炎!”

    ……

    大炎龙庭,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对龙庭乃至整个大炎天下的子民来说,那种高层次之间的角斗距离他们太过遥远,不过大炎又多了一位皇后,这倒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因为在大婚当日,陛下恩泽天下,大炎龙气游动四方,无数处在瓶颈边缘的大炎子民一夜间修为获得突破,即便还没有达到瓶颈的子民修为也在那一夜获得了长足的进展,大炎整体实力,百姓向李轩之心比以往更加强烈。

    龙庭,朝天殿。

    “三路大军,所向睥睨,随着碧湖宫加入我大炎,后土疆域已尽数被我大炎占领,境内人族门派或归附或撤离,此外,我大炎三路大军,如今分别驻扎于西方的强良疆域,南方的祝融疆域和东方的帝江疆域,只是此三大疆域,我人族凋零,人族城池更是没有一座,而且我大炎兵力眼下已不足以占据更多的土地。”刘基已经将职务分配下去,进入仙魔妖界,诸葛亮、庞统、徐庶如今随三路大军出征,眼下朝堂之中,却是以周逸、顾雍、陆逊等人主掌,协助李轩治理天下,此刻说话的,正是尚书顾雍。

    北俱芦洲因为祖巫煞气肆虐,人族凋零,除了破界而出的大炎之外,整个北俱芦洲,人族城池也不过寥寥数座,大炎如今占据一座疆域,已经算是极限了。

    并非不能再向外扩张,而是即便打下再大的疆土,没有人居住,与荒漠何异?

    “北俱芦洲,必须占领,不知诸卿有何计策?”李轩皱了皱眉,北俱芦洲有巫族功德纳于此地,如今李轩取了云澜,巫族气运与大炎气运相连,也让李轩有了继承这巫族功德的资格,但若要继承巫族功德,先要达到地皇极致,北俱芦洲十二疆域,只是一个厚土疆域,太少。

    陆逊微微一笑,上前拱手道:“臣倒是有一计,或可为陛下分忧。”

    “伯言试言之。”李轩看着陆逊,微笑道。

    “眼下困扰我大炎扩展的,其实无非两点,其一,我大炎主力军队不足以控制更广阔的疆土,其二,整个北俱芦洲,除了后土疆域因为我大炎而使得人族兴盛之外,其余十一疆域,人族凋零,并不适合占领,何不采取移民实边的策略,在周遭疆域先建立数座城池,以此为基点,而且如今妖族势弱,已不敢随意冒犯我大炎,正好趁此机会。不断将我大炎的边界向外拓展。”陆逊侃侃而谈道。

    顾雍点点头道:“大炎经过这近百年来发展,尤其是陛下鼓励生育的政策下,我大炎人口比之开天时期,翻了近乎十倍。眼下大炎各城,却是人满为患,然而若想移民实边,却不太容易,我大炎历经百年发展。再加上陛下各种惠民政策,使得我大炎人口向心力极强,百姓巴不得离龙庭越近越好,愿意向外发展的,恐怕不多。”

    说到最后,却是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

    陆逊成竹在胸道:“所谓堵不如疏,强行让百姓背井离乡,效果自然是事倍功半,甚至还可能引起民间反弹,于我大炎民心不利。然而若换一种方式,并不强制,而是以鼓励的方式让百姓自发主动去拓荒,又如何?”

    李轩看着陆逊,心中一动,不由想起了地球历史上中世纪西方兴起的大航海时代,不断鼓励人民拓荒,同时也促进了各方文化的交流。

    虽然细节上不同,但就思路而言,却是想到一块儿去了。

    “此法可行。”最终。李轩点了点头道:“朕有仙城一百零八座,就先以强良、帝江、祝融三大疆域为试行之所,各自立下九座仙城,同时传诏天下。颁布新的功勋奖励制度,对愿意前往新城拓荒者,可适当进行一些政策优待。”

    一百零八座仙城乃当初李轩游走仙魔妖界所夺来的,虽然只有一百零八座,但每一座,俱是仙魔妖界的极品仙器。虽然仙魔妖界的仙器在洪荒世界有些上不了台面,但这一百零八座城池,若论价值的话,即便放到洪荒世界,也可以媲美一些普通的后天灵宝了。

    “另外此事必须尽快敲定细节,如何在不引起民众抵触情绪的情况下开展,此外三座疆域二十七座城池的部署以及城主人选,都必须慎重考虑,周逸、顾雍、陆逊,你三人尽快拿个章程出来,让朕过目,此事事关我大炎未来,诸卿万不可懈怠。”三大疆域,何其浩大,九座仙城分散到一个疆域,若太过紧密,于未来发展不便,毕竟这分到每个疆域的就座城池,日后都将占据主导地位,但若离得过远,一旦有事,很难有效调度,传送阵这种东西,至少眼下大炎还没有能力去建立。

    “臣等遵旨。”

    “至于兵力问题。”陆逊此时接着说道:“我大炎如今全民修仙,民间战力不俗,而且在这些年的发展和治理下,百姓素质颇高,臣以为,可将地方军抽调出大部分,只留下一些骨干,集合起来,派往新城负责驻守,而如今的主力继续开疆拓土,至于如今我大炎境内,却可以这些留下来的骨干,在民间挑选精英加入,戍卫地方,如此一来,便可凭空多出百万大军,足以让我大炎占据北俱芦洲半数疆域。”

    “伯言之言,深得我心。”李轩微笑道:“就依此计而行,着神机府尽快施行。”

    “另外,巫族一众族人分配如何了?”李轩将话题转到巫族身上,眼下巫族虽然人少,但各个都是精英,很大程度上弥补了大炎在中层高手数量之上的不足。

    “启奏陛下。”顾雍点头道:“我等根据巫后推荐,对愿意加入我大炎军队的巫族逐一考核,皆为一方勇将,战斗意识极强,在战场上,往往可以带动战场士气,依臣看来,每一位皆有中将之资。”

    中将么?李轩摸索了一下下巴,大概明白顾雍的意思,勇则勇矣,但也只是一勇之夫,中将已经是极限,大将要的可不仅仅是实力。

    “那就先从尉官做起,我大炎战士的地位,都是从战场上拼杀回来的,哪怕是巫后族人,也当一视同仁,告诉他们,这方面,朕不会给他们任何优待,若想退出,现在还不晚,但若入我大炎军队之后再逃,那便是皇亲国戚,朕也绝不姑息。”

    “臣明白。”顾雍点点头道,巫族并入大炎,虽然在高层之上,云澜嫁给李轩,成为大炎第九皇后,更有巫后封号,算是一个完美的结局,但毕竟是一个种族,哪怕人少,但碍于对方的身份,想要真正融入大炎,还是有很多问题的,巫族好战,加之大多数族人性格比较火爆,一些冲突在所难免,虽然是大炎主动相邀,但主次这种事情,必须在一开始就分明,否则日后巫族在大炎的帮助下壮大,反而会成为一个不稳定因素,所以,最终只能是巫族适应大炎。

    又讨论了一些琐碎的问题之后,李轩宣布散朝,同时二十七座仙城分别被派发到三路大军的手中,伴随着的,还有一道道命令有条不紊的自龙庭下达大炎各地。

    天庭对于凡间的事情,向来是很少过问的,不过自从碧湖宫一战,紫薇大帝铩羽而归之后,玉帝这些天对于大炎的关注显然非常的频繁。

    虽然紫薇大帝损兵折将,对作为竞争对手的玉帝来说,是一件很值得庆贺的事情,但对大炎,显然也不能再如以往一般忽视,尤其是在巫族加入大炎之后,金仙乃至太乙金仙一级的战力之上,玉帝郁闷的发现,如果不算哪吒、杨戬这些阐教之人的话,只是论心腹,似乎自己已还不如一个人间帝王,这个结果,无疑是大半生都处于隐忍之中的玉帝很憋屈的。

    “陛下在担心这个新出现的地皇?”王母站在玉帝身边,作为上古时期,便已经在一起的两人,对于玉帝的心思,王母很容易便能猜到。

    “此人,有野心,也有足够的能力,更懂得用势,如今已经成了气候,若能渡过此劫,他日必是大敌啊。”玉帝摇头叹道。

    “只是圣师早已言明,天庭不得插手凡间之事,若你我出手绞杀此人,却有把握,但那一次机会恐怕……”王母蹙眉道。

    “亿万年忍辱,岂可坏在一个凡人手中。”玉帝摇了摇头,他和王母在此次大劫之中,各有一次出手机会,早已有了谋算,岂能因为一个未来可能是大敌的人而失去。

    “那此人……”王母皱眉道,她也同样能够看出李轩未来的威胁,若任其发展,一统北俱芦洲恐怕只是早晚的事情。

    “现在担心的,不该是我们,自有佛教的人去操心。”玉帝冷笑一声,佛教与李轩的因果早已定下,若他此时出手对付李轩,那才是不智,眼下紫薇大帝盛威大损,正是向他发难的时候,何必去浪费精力做这些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