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六十九章 帝王印玺镇文殊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六十九章 帝王印玺镇文殊

第六十九章 帝王印玺镇文殊

    “什么东西?”金光落在金箍棒上,孙悟空只觉双手一麻,原本已经蓄势完毕,就待一棍子解决白虎精的金箍棒,此刻却一下子脱手落地,让孙悟空原本的必杀一击落空。●⌒,

    定睛看去,才发现金箍棒的另一端,不知何时多了一枚金光闪闪的铜钱,铜钱之上,生有双翼,铜钱本身,也闪烁着奇异的纹路和光泽,细看之下,让人忍不住有些发晕。

    “落宝金钱!?”孙悟空认不得此物,但身后的猪八戒昔日可是天庭的天蓬元帅,见识不低,一眼认出了此物,忍不住惊呼一声。

    “死!”白虎精却是趁机站起来,两根八棱紫金锤施展一招双雷灌耳,朝着孙悟空砸去。

    “滚!”孙悟空虽然没了金箍棒,但一身修为天赋又岂是区区一头白虎精可比,一仰头避开对方的攻击,旋身一脚将白虎精踹飞出去,顺势一把拎起了自己的金箍棒,再度朝着白虎精砸去。

    “吾命休矣!”落宝金钱还未收回,这泼猴又强的厉害,根本不是对手,白虎精绝望的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瞪着孙悟空。

    “叮~”想象中脑浆迸裂的场面终究没有出现,一杆方天画戟横空刺出,稳稳地将孙悟空这夹杂着万钧之力的一棒给挡下。

    “猴子,力气不错。”吕布将手中的方天画戟一震,把孙悟空的金箍棒荡开,微微有些惊讶的看着开始有些卷刃的方天画戟,目光在金箍棒上面停留了片刻,最终将注意力落在孙悟空身上。

    方天画戟是吕布在神界收集材料请人重新炼制出来的,虽然算不上什么好兵器,甚至连天神器都算不上,不过在硬度方面。已经不亚于天神器了,放在洪荒世界,至少在大多数太乙真仙这个层次的高手手中,这件兵器无论质地还是功效都算不错了,再加上吕布本身对力道的掌控,就算与更高等级的兵器碰撞。也不该在一次交手之后就产生豁口,更何况对手本身还低了他一个境界,对方手中那棍子,不一般呐。

    “你是何人,为何拦俺老孙除妖?”孙悟空捏了捏有些发麻的双手,退了两步,护在唐僧身前,警惕的看向吕布。

    “大炎,吕布。”吕布收回了方天画戟。拦在白虎精身前,傲然道。

    “没听过。”孙悟空摇了摇头,天上的星君神官什么的,他倒是知道的清楚,但大炎崛起也不过百年,孙悟空刚刚被从五行山下放出来,自然不知道大炎的存在,不过听起来。却像是一个凡人国度。

    猪八戒肥硕的身影鬼鬼祟祟的靠上来,看着落在地上的落宝金钱。眼中闪过一抹贪婪的神色,先天灵宝就算是圣人都心动,没想到竟会出现在这种地方,小心的看了看四周,众人的目光都已经被突然出现的吕布给吸引过去,心中微微激动。低头想要去捡那落宝金钱,却愕然的发现,原本放着落宝金钱的地方,此刻空荡荡的,落宝金钱呢?

    猪八戒茫然的回头四顾。却愕然的发现,在他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一个青年男子,带着几分探寻和好奇的看着被他捡在手中的落宝金钱。

    “拿来!”猪八戒有些着急,伸手便要去抢。

    诸葛亮微微一笑,羽扇轻轻一搭,便搭在猪八戒伸过来的肉掌之上,随后一圈一引,猪八戒不受控制的原地打了个转,茫然的看了看四周,最终目光落在诸葛亮的身上。

    “大师当是出家人吧?”诸葛亮看向猪八戒,微微颔首道:“佛门讲究四大皆空,不告而取,可不是出家人该有的胸怀。”

    胸怀你妹,四大皆空,恐怕就是如来见了此物,也空不起来!猪八戒心中腹诽一句,强辩道:“妖怪的东西,老猪我拿来看看,有什么不对?”

    “妖怪?”诸葛亮愕然的看了看白虎精,随后又看向猪八戒,做出诧异的表情道:“但以在下看来,大师这副尊容……”

    话没有说尽,但有些话,说一半已经足够了,周围注意到这里的人,目光都不由落在猪八戒的脸上,许多人下意识的点点头,的确,这一行师徒四人,除了唐僧长得还有个人样之外,其他三个,这尊容……真的很容易让人误解啊。

    “我长什么样,关你什么事!”猪八戒恼怒的瞪眼看向诸葛亮,人说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眼前这书生,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但那说出来的话,可真是让人难受。

    “放肆!”一声怒吼声中,熊阔海魁梧的身影自诸葛亮身后站出来,瞪眼看向猪八戒道:“不人不鬼的东西,也敢对我家军师无礼,当心老子立刻扒了你的猪皮,将你给考去吃了。”

    大炎中将,哪个不是身经百战,历经无数战阵之人,周深那股弥漫而出的煞气,莫说普通人,就是猪八戒这个昔日的天蓬元帅都感觉心惊,更重要的是,这样的人物,竟然在同一刻出现了五个。

    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猪八戒有些蒙了,面对雄阔海,一时间,竟有些怂了。

    “悟空,这些人究竟是!”唐僧自然不清楚这些人的强大,但也感觉到局势似乎与自己想象中的有很大不同,并没有想象中那样顺利,尤其是孙悟空的面色,那凝重的面色可是很少会出现在孙悟空的脸上。

    “师傅,有些不妙,这五个人,每一个都不在老孙之下,而且那书生,看起来不怎么样,但刚才随意一扇,便将呆子拨开,怕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更重要的是眼前这个,就算老孙跟他打,也不敢言胜。”孙悟空此刻也感觉有些骑虎难下了。

    孙悟空骑虎难下,但白虎精此时看到转机,可没有发愣,直接跑到吕布身后,虽然没有说话,但立场已经很明白了。

    其实这个选择也没什么好纠结的。佛教势大是不错,但刚才孙悟空那棒子就要杀了自己了,但文殊却没有出现,已经很说明问题了,佛教想自己死,内中缘由。白虎精脑子里微微一转,也就想明白了,怪就怪自己这个国主当的太好,挡住了佛教的路。

    暗中害了那国王,却不准自己动他的王后和王子,当时白虎精没怎么在意,但此时回想起来,可不就是准备给人以推翻自己的把柄吗?也就是说,从一开始收自己。那文殊就没想过让自己活,既然如此,那佛教就算再势大,不给自己活路,自己干嘛要热脸贴他的冷屁股,更何况,当初可不是自己要加入佛教,而是文殊过来主动收自己的。现在却想翻脸不认账,白虎精也非常光棍的倒向了大炎。

    看着白虎精的动作。孙悟空感觉有些棘手了,眼下的情况,显然已经脱离了他原本的剧本,没想到,一头白虎精,本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最后竟然引出了这么多事情。

    场面一时间变得有些僵硬,猪八戒和沙和尚此刻在五名大炎中将的威慑下,动弹不得,唐僧不知所措,孙悟空在跟吕布对峙。但事实上,吕布此刻没有出手,也只是诸葛亮暗中示意的结果,否则的话,吕布未必会给孙悟空这么多的机会。

    乌鸡国朝臣,此刻都无法说话了,或者说,从孙悟空与白虎精交手开始,事情就不是他们这些凡人所能掺和的了。

    手中羽扇轻摇,诸葛亮神色悠然的走到王座旁边,没有理会唐僧师徒四人,而是将目光去看向乌鸡国文武,轻叹一声:“以眼下的局势而言,亮乃大炎臣子,如今两国对峙,乌鸡国之事,本不该由亮来插口多言。”

    诸葛亮的话,将一众朝臣的目光吸引过来,诸葛亮丰神俊朗,气质儒雅,一双清亮的眸子里,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单就这份卖相而言,显然更容易让人心生好感,更重要的是,此刻貌似正是大炎占了上风,也让人不自觉的在内心中将大炎的高度凸现出来。

    只见诸葛亮不紧不慢的自袖中抽出一封书信,叹口气说道:“只是三天前,却意外收到了贵国国主的信件。”

    诸葛亮没有去说信件的内容,而是看向一朝文武,摇头叹道:“窃取皇统,却是罪大恶极,但却也是事出有因,本非他本意,我大炎与佛教早有嫌隙,此刻也不好多言其作风如何。”

    作风?

    一众朝臣此刻心中不屑,对于白虎精之前的话,无论支持也好,抵触也罢,但能够成为一国重臣,脑子里还是有些东西的,那种情况下,白虎精没必要去污蔑佛教,这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事情,日后传出去,恐怕佛教在乌鸡国的信仰会受到很大的打击。

    诸葛亮没有去抨击佛教什么,但却句句将众人心中的想法引导向他所希望的方向。

    “此时此刻,亮却是想问问,白虎精虽然受人蒙蔽,害了贵国国主,但平心而论,抛开其妖族身份不说,可还做过其他对不起乌鸡国之事?”诸葛亮看向一众朝臣,表情有些肃穆,让众人的心也不自觉地提了起来。

    “国主爱民如子,从谏如流,乌鸡国三年来,在国主治理下蒸蒸日上,我乌鸡国将士,只认国主!”一名武将站出来,朗声道,一番话将一旁的乌鸡国前国主气的面色发紫。

    “人皇之位,他族不可窃居,此乃三界定数,白虎精窃居三年人皇之位,虽说事出有因,但也是犯了天条,想要继续担当乌鸡国国主,却是不能了。”诸葛亮微笑着摇了摇头,白虎精面色一白,触犯天条,如果真的拿到天庭之上去说事,他一个没有任何后台的虎妖,那基本上是十死无生的局面,当即跪地道:“还望仙人救我。”

    吕布和诸葛亮闻言却是笑了,正要答话,面色突然一凝,大殿之上,突然亮起无尽金光,一座莲台不知何时出现在大殿的正中央,莲台之上,文殊宝相庄严的看向白虎精,目光中闪过一道怒芒,厉声斥道:“大胆孽畜,本座稍有疏忽,竟敢私下凡间,谋害人皇,你可知罪?”

    虽是询问,但一股沛然的气势此刻却将包括吕布、诸葛亮在内的八人尽数笼罩进去,根本无法开口,白虎精怒目瞪向文殊,想要张口,却哪里做得到。

    吕布周身气势大涨,想要冲破文殊的气势压制,但大罗金仙的气势,与太乙真仙之间深不可测的鸿沟,又岂是如此容易添平的,也只能在一旁干瞪眼。

    “大炎也是堂堂地皇国度,却不分青红皂白,助妖族为祸人间,尔等当随本座回灵山,将胸中戾气消除,方可返回。”文殊不由分说,便要带着众人离开。

    “文殊,朕的臣子,何时轮得到你佛教来管!”一声冷哼声中,大殿的顶部突然裂开一个大洞,一枚玉玺从天而降,玉玺原本不大,但却见风就长,顷刻间,已经将整个大殿的天花板撑裂,犹如一座小山般落下,砸向文殊。

    “功德金轮,涨!”文殊皱眉,身后的功德金轮突然大涨起来,堪堪挡住了那从天而降的帝王印玺。

    “噗~”文殊脸上却是一白,一口金色的鲜血喷出,抬头看向上方的帝王印玺,眼中首次出现凝重的神色。

    帝王印玺,乃是后天功德圣器,可镇一国之气运,杀人不沾因果,至于威力,与国力息息相关,国力越强,帝王印玺威力也就越大,乃帝王至宝,只是文殊万万没想到,区区一个地皇的帝王印玺,竟有如此威力,这一砸之下,竟差点将自己的功德金轮给砸碎。

    “大炎地皇,这是何意?”文殊抬头看天,脸上的宝相庄严已经不在,此刻却是面色难看的看向李轩。

    “无他。”李轩低头,居高临下,俯视着文殊,摇头道:“佛门讲究四大皆空,但朕观你今日心中却起了贪嗔二念,未免扰了佛门清净,朕觉得,你还是随朕回龙庭,何日化了这贪嗔二念,再返回灵山吧。”

    这话与之前文殊所言几乎如出一撤,此刻从李轩口中说出,却令文殊羞愤难言。

    “情况不妙,师傅,我们快走!”眼见文殊此刻竟然被压制住了,虽然不知道这上方是何人出手,但孙悟空也知道,一旦文殊彻底败亡的话,他们师徒四人再想走就难了,当即不由分说,拉了唐僧便走,至于那乌鸡国国主,就算是唐僧,此刻也只能念声阿弥陀佛了,管不了,也不敢再管了。(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