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七十六章 天魂——观世音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七十六章 天魂——观世音

第七十六章 天魂——观世音

    “糟糕!”火焰山上,眼看着普贤和大势两位菩萨的法身竟然在瞬间溃灭,孙悟空也再顾不得与吕玲绮战斗,心念一动,将观音留给自己的三根保命猴毛一次性拔出,化作三个孙悟空分身,将吕玲绮和红孩儿拦住,自己则拉了哪吒护着唐僧师徒一路顺着混天绫铺开的道路朝着火焰山之外跑去。看到

    “泼猴儿,有种别跑!”吕玲绮气急,奈何观音留给孙悟空的三根保命猴毛乃观音以**力凝聚而成,如今被孙悟空幻化成自己的样子,每一个实力都不在孙悟空本尊之下,而且这三个法力幻化而成的孙悟空,全凭法力维持,不将观音留在上面的法力耗尽,根本不会停止战斗,饶是以吕玲绮和红孩儿联手,一时间,也拿三个悍不畏死的孙悟空没辙。

    现在不跑,一会儿可就跑不掉了。

    孙悟空头也没回,闻言只是加紧了度,甚至暗中捏了个法术在唐僧身上,虽说西游路,得唐僧自己走完才算,但此刻,却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原本以唐僧的脚程,三天才能走完的路,此刻却不到盏茶时间,便已经过了火焰山范围,孙悟空心有余悸的回头看了看,见没人追上来才松了口气。

    “鹏举,观音和文殊此刻还在朝天殿内监视朕,朕之此身,无法在洪荒久待,岳云之事,此刻虽然气息全无,但当无性命之忧,你自行决断便可。”普贤和大势的法身一散,笼罩在火焰山四周的法阵自然消散,李轩的六道轮回受洪荒世界排斥,无法久存,当即交代岳飞一声,也不等岳飞反应,顺着洪荒世界的排斥之力,顷刻间已经回到了幽冥之中。

    “岳飞恭送陛下!”岳飞三人朝着李轩消失的方向遥遥一拜,随后看向还在与吕玲绮三人纠缠的孙悟空分身,目光一冷。反手摘下背上宝弓,开弓搭箭,也不细看,连环三箭射出。下放吕玲绮两人纠缠半天无法灭掉的分身,随着三声炸响,三尊孙悟空分身顷刻间化为齑粉,消散不见。

    “玲绮,莫要再追了。”看着孙悟空师徒离去的方向。岳飞眼中闪过一抹寒芒,看向下方火焰山翘张望的百姓,探手间将芭蕉扇取出,扔向红孩儿道:“灭火!”

    “是。”红孩儿答应一声,伸手接过芭蕉扇,对着火焰山就是一扇,风起云涌,伴随着红孩儿不断挥动芭蕉扇,无尽乌云这天盖日般向这边汇聚而来,四周。无数火焰山附近的居民,此刻竟然感受到一丝丝从未有过的凉爽感觉。

    接连三扇,倾盆大雨落下,天地间被茫茫雾气所弥漫。

    “大帅,火焰山大火,要想完全扑灭,要如此连扇七七四十九天方可,而且每隔三百年,地火会重新上涌,必须以芭蕉扇再次扑灭。”红孩儿对着岳飞恭敬道。

    “那便将祝融疆域主城设在这里。镇压这地火之力。”岳飞点点头,从怀中掏出一物,对天一抛,须臾间。一座浩大的城池凭空而现,岳飞腾空而起,运转法力,朗声道:“此城名为天炎,自今日起,为祝融疆域主城。镇压地火,凡愿为我大炎子民者,皆可入城。”

    四周无数祝融疆域百姓早已被这凭空变出城池的仙家手段震惊,听闻自己有幸得以入住仙家城池,无不兴奋莫名,与此同时,一道功德之力没入岳飞体内,岳飞心有所感,眼中闪过一抹精光,灵魂海中,已经达到极致的灵魂金丹一颤,在纳取这股功德之力之后,顷刻间碎丹成婴,岳飞眼中闪过一抹喜色,太乙金仙终成。

    龙庭,朝天殿。

    看着一脸淡定从容的李轩,文殊和观音都感到一丝不妥,但如何不妥,又说不上来,普贤与大势虽然只是派出两尊功德法身,但即便如此,每一尊法身也都是太乙金仙巅峰的修为,再加上两人本身的境界,两尊法身联手,对付一个太乙真仙巅峰的岳飞,当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本该没有任何悬念的事情,但此刻,看着一脸淡定表情的李轩,两人不知为何,却都生出一股难言的感觉,似乎有些不妥。

    就在此时,两人同时面色一变,却是远在灵山的普贤菩萨以佛教秘法传来讯息,两尊法身俱灭,李轩现身祝融疆域,以轮回秘法将两人法身毁灭,纳了两尊功德法身的功德,此刻却是传讯询问两人为何没有将李轩拦住。

    功德法身,即便是佛教菩萨也足矣心痛了。

    “陛下好手段!”文殊起身,看着李轩,面色有些不大好看。

    “哦?”李轩睁开眼睛,看着文殊和观音,冷笑道:“你很生气?为什么?”

    为什么?文殊心中恼怒,却又无法明言,生气,自是因为原本信心满满而来,原以为可以断去大炎一臂,最后却偷鸡不成蚀把米,毁了两尊功德法身,那种现实与想象的落差,却又只能自吞苦果的感觉,对于自封神之战以后,便已经坐享尊荣的他们而言,终究有些难以接受。

    只是这种恼怒,根本无法出口,总不能说,我要算计你,还不准你还手,就好像玩游戏的时候,本来已经大局已定,却被电脑逆袭成功,愤怒,却又无从泄的感觉,总是让人有种如鲠在喉却又无法吐出的憋闷。

    “告辞!”最终,面对李轩的询问,文殊闷闷的吐出一口气,转身便想离开。

    “两位莫非觉得大炎好欺,想来便来,想走便走?”李轩长身而起,看着两人,周身气势陡然勃,将两人笼罩起来,同时,龙庭之上,浩大的地皇祭坛凝现。

    “哦?”文殊和观音回头,看着李轩,沉声道:“莫非地皇陛下以为,你能留住我二人不成?”

    “不妨一试。”李轩负手而立,冷然道:“无故犯我大炎,若朕不拿些态度出来,他日,是否佛教一些阿猫阿狗都敢来我大炎撒野?”

    “好!”文殊心中蕴藏怒气,此刻针锋相对,冷然道:“在下也想再次试试地皇之威!”

    上一次。被李轩以帝王印玺镇压,但文殊并不觉得那是自己不如李轩,只是事出突然,仓促之下失了先手。才被李轩以功德至宝镇压,这一次,有了准备,同为大罗金仙,他可不认为李轩还有能力镇压他这个大罗金仙。

    李轩探手间。屠龙刀出,此盗跟随李轩转战位面,又经历神界淬炼,更被李轩以大炎龙气孕养,早已脱离凡兵之列,此刻入手,整个朝天殿内被一股霸道气息笼罩,令人无法直视。

    “接好了!”看着凝神以待的两人,李轩眼中闪过一抹晦涩的光芒,屠龙刀劈出。顿时整个朝天殿的天地规则,都仿佛凝固了一般,帝王刀法——威压海内,一刀出,四方臣服,便是天地规则,也仿佛在这一刀之下开始战栗,无法运转一般。

    观音、文殊胸口一窒,面对这一刀,竟然生出一股不想抵抗的感觉。好在两人乃得道多年之人,微微一晃间,心生紧兆,灵台恢复清明。眼中都是闪过一抹凝重,单是这一刀,已经足以令任何大罗金仙谨慎对待了。

    不敢怠慢,观音自手中玉净瓶中抽出垂杨柳,对空一扬,竟似是要以这轻飘飘的杨柳去硬撼那霸绝天下。令天地臣服的一刀。

    杨柳挥洒,空气中突然多了无边生气,庄重威严的朝天殿中,此刻却被无边匆匆绿意所取代,这便是观音的大道,类似于生命大道的气息凝聚而成,让原本在李轩一刀之下死寂的大殿焕生机。

    “嗤~”空气中,仿佛有什么东西撕裂开一般,又好像是两种力量碰撞所产生的爆裂,最终,李轩挥出的刀意消散,而那无边生机也似乎消耗殆尽,朝天殿重归平静。

    “好!”李轩眼睛闪过一抹赞赏,挥刀再斩,帝王刀法第六式,苍生之幸,不再是之前那压服天下的感觉,在文殊和观音的感知中,这一刀挥出,却是周围的天地规则都在迎合一般,就像天下苍生在拥戴他们心中的明主一般,而两人,却仿佛成了天下公敌,连本身的大道法则,调动起来都颇为困难。

    文殊和观音面色都有些沉重,没想到将帝王之道融入刀法之中,竟有如此威力,大罗金仙最大的依仗便是对大道的领悟和使用,而这帝王刀法,并非正常大罗金仙借助大道之力,刀刀都在以控制大道,可以说,这刀法根本就是克制所有大罗金仙,若是再进一步,便是道果乃至混元圣人都可能被克制。

    体会着李轩的刀意,对方研究这刀法,显然已经有些功底,也就是说,他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开始研究对付圣人的方法,这样的想法,委实让两人感到震惊,却也不得不佩服李轩的这份气魄,圣人,那可是天地间最强的存在,万劫不灭,竟然有人想要对付圣人!

    不过这样的刀法,锋芒太露,也太过霸道,想要突破,恐怕很难吧!

    不过此刻,却没时间让两人再思考太多,眼见大道之力难以调动,两人对视一眼,观音上前一步,将手中玉净瓶掷出,两人同时捏起印诀,佛教秘法——宝瓶印!

    玉净瓶见风就涨,顷刻间化作十丈大小,拦在两人身前。

    “咣~”凝聚大道法则的刀罡,狠狠地撞击在宝瓶印之上,整个龙庭都在这一次撞击中陷入剧烈的震荡之中,整个朝天殿,更是被这股大道与宝物碰撞的震荡直接震得化作齑粉消散。

    “咔嚓~”

    巨大的玉净瓶之上,出现一道裂痕,玉净瓶经过观音多年炼化,此刻受损,却是同时牵扯到观音本身心神一起受创,一口鲜血不受控制的吐出,与此同时,空中一道金光突然越过了玉净瓶,打在了观音的头上。

    “嗡~”

    金光消散,却是一枚金光灿灿的玉玺此刻正结实的印在观音的额头,同时在印玺之上,一个斗大的天字浮现,飞快的没入观音的眉心之中,观音整个身体顿时一颤,出一声惨叫,周身功德法力不断凝聚,竟生生地将那个天字连同帝王印玺一同迫出一寸。

    “地皇祭坛,镇!”李轩对天一指,天空中,地皇祭坛一颤,散出无穷金光,最终化作一束光线,射在帝王印玺之上,帝王印玺顿时金光大放,在观音不敢的怒叱声中,最终缓慢而坚定的盖在观音额头。

    文殊几度想要救援,却被李轩一刀逼退。

    帝王印玺飞回了李轩手中,观音的眉心处却多了一个金光闪闪的天字,同时,龙庭上空,金色祥云之中,无数龙气降下,汇聚到观音眉心之处的天字。

    看着僵在原地的观音,文殊怒视李轩:“观音乃我佛教四大菩萨之一,意义非同寻常,地皇陛下莫非真要与我佛教结下如此深的因果?”

    虽然不知道观音身上生了什么事情,但同为四大菩萨,他却能感受到,观音的菩萨业位,正在一点点的消散,一旦业位完全消散,也代表观音将脱离佛教,这对佛教而言,已经是难以承受的损失。

    李轩没有回答,而是淡然道:“岳飞,乃我大炎三大元帅之一,朕的心腹爱将,佛教想将他度化,可有想过,这样做,将会与我大炎结下因果?”

    文殊闻言不禁一窒,很想说区区大炎,如何敢跟佛教讲因果,不过这种仗势欺人的话,终究难以出口。

    “佛教势大,是不错。”李轩冷然道:“但既然胆敢犯我大炎天威,那便莫要再跟朕说什么因果,犯我大炎天威者,朕必诛之!”

    文殊面色一沉,此话,无异于大炎在向佛教宣战,若是以往,文殊定然不屑,但此刻,面对李轩的强势,却是无话可说,感受着属于观音的最后一丝菩萨业位消散,冷声道:“文殊告辞,此事,文殊必会向大日如来如实禀明。”

    看着文殊离去,李轩并未阻止,不是不想,而是此刻他大半力量都用在镇压观音的抵抗之上,之前强势的表现,也只是为了镇住文殊,一旦动手,恐怕立刻便会被文殊看出不妥,当然,以文殊的智慧,也瞒不了多久,很快便会被看破,但这些时间,已经足以让他完全将观音的抵抗意志击溃,就算文殊去而复返,所面对的,将是他和观音两个大罗境强者,到时,李轩不介意连文殊一起镇压。

    文殊离去,李轩终于腾出手来,全力调动龙气,镇压观音,大炎龙气被源源不断的抽取过来,送入观音体内,足足消耗了整个大炎九成龙气,才将观音的意识彻底炼化。

    看着恭敬地站在自己面前的观音,李轩满意一笑,虽然消耗了大炎九成龙气,不过却换来一个大罗金仙巅峰的高手,这笔买卖,值了!(未完待续。)

    ...  (天津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