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苏醒

readx();        意识自昏沉中逐渐清醒过来,周身酸痛的感觉顿时如同潮水一般席卷上来,令岳云不禁痛苦的发出一声**,感觉整个身体,都仿佛散架了一般。

        短暂的失神之后,昏迷前的记忆逐渐恢复过来,他引爆双垂之中的星核,虽然在当时及时将全身法力凝聚成一道屏障护在自己身前,但两个星核的爆炸,相当于两颗恒星爆炸,饶是以他金仙巅峰的实力又提前有了准备,在那样的爆炸中,也差点便魂飞魄散,一身极品仙器战甲被炸成了灰飞,那凝聚在身前的法力护罩加上向后飞窜的速度,卸去了大半的冲击,但剩下来的,却是全凭自己硬扛过去。

        感受着体内那丝丝缕缕的残余法力,岳云嘴角不禁泛起一丝苦笑,这一次,却是亏大了,一身金仙巅峰的修为近乎丧尽,如今,莫说仙人,便是厉害一些的修士都能结果了他。

        想想能将整整八重天都炸开的威力,此刻他能够活下来,已经算是一个奇迹了。

        “你醒了?”一声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岳云扭头看去,却是一名眉清目秀的女子,眉宇间,有股英气,也有几分煞气,这样的女子,旁人可能少见,但作为大炎二代,岳云却并不陌生,大炎冥凤营、鸾凤营还有吕玲绮组建的虎女营,随便拉出一个,也大概就是这种气质,所不同的,大概也就是这女子身上还隐隐有几分威严,这却是寻常兵士所没有的,哪怕实力再高,兵就是兵,而这种气质,却是长期处于决策层才会无形间凝聚而成。乃后天境遇,与人本身天赋什么的,却并无太大关系。

        “是你救了我?”岳云挣扎了一番。想要从床榻上坐起来,只是如今浑身上下都如同散架了一般。几番挣扎,也未能如愿,也就放弃了,看向女子,嘴角扯出一缕很难看的笑容,微微颔首道:“多谢了。”

        其实对于已经成就金仙之人,只要当场没死的情况下,哪怕陷入昏迷。身体也会自动吸收周遭的天地元气来修补自身,即使没有人发现他,以他的体质,也会渐渐恢复过来,只是时间会比较漫长而已。

        “算不上。”姜静摇了摇头道:“若非陛下阻止,你现在可能已经在子母河喂鱼了。”

        子母河?

        岳云眨了眨眼,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字,心中却是有些不屑,金仙之体如果被淹死的话,那才叫笑话。除非那子母河的水是传说中的弱水。

        不过大体上,也听明白了一些,感情若非那位陛下临时起意。自己很可能被丢进河里。

        这些女人,好残暴!

        “看你的样子,怕是短时间内无法起身了。”姜静看了看岳云挣扎几次,却都没能起来的样子道。

        “至少得三天。”感受了一下体内的状况,岳云点点头,这次伤的太重,哪怕如今恢复了自主意识,三天时间,也不过只是初步能动弹。想要彻底恢复,以凡人界稀薄的灵气。至少也得十年,看来必须尽快联络道父亲。将自己接回龙庭才行。

        以龙庭浓郁的元气,再加上太医院提供的各种灵丹妙药,这伤势,用不了一月就能恢复如初。

        想到这里,岳云下意识的摸向腰间的腰牌,那是身份凭证,同时也是一种高明的传讯工具,在大炎,也只有少将级别以上的人,才有资格佩戴,对大炎高层而言,这玉牌本身便是一种地位和实力的象征。

        然而下一刻,岳云脸上的表情僵住了。

        没有了?

        莫非是在当时被炸飞了,以当时的情况来说,就算玉牌被炸飞了,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只是对如今的岳云而言,却不啻于晴天霹雳,玉牌虽然重要,但也不至于让他惊慌失措,再申请一块并非难事,真正的问题是,没有了玉牌,以他目前的状况,想要回大炎,只能以玉牌传讯的方式,通知别人来接自己,没了玉牌,单凭金仙巅峰的灵魂力量,可是很难做到远距离传讯的,这里可不是仙魔妖界,以他的神念强度,横跨星域都不是难事,洪荒世界,对于神念的束缚虽然没有神界那样变态,但以岳云如今的境界,万里已经是极限。

        “在找那枚玉牌吗?”看着岳云惶急的表情,姜静问道。

        “呃……你知道?”岳云看向姜静的眼中,闪过一抹惊喜的神色。

        “被陛下拿走了,若非那块玉牌,你现在已经在子母河里喂鱼了,不过好奇怪,陛下那里,似乎有一块跟你差不多的玉牌。”姜静无所谓的说道。

        听到玉牌还在,岳云微微松了口气,这样一来,就可以联系大炎人马来接自己了,虽然算不得救命之恩,但人家毕竟一番好意,事后可以考虑报答一番,但很快,岳云就被姜静的话所吸引:“你是说,你们的皇帝手里,有着跟我相同的玉牌?”

        一对虎目瞪得老圆,作为大炎少将,岳云知道,大炎的炎龙令是分等级的,最高级的,自是六大元帅,左右二相,然后依次往下,而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则是如李轩好友之类的人持有的,虽然不具备权威,但在大炎各地,有此令牌,也可以受到一些不触碰权力核心之内的照顾,不过这类令牌并不多,只是岳云没想到会出现在一个凡人国度。

        “还未请教,此处是何处地界?”得到姜静肯定的答复后,岳云心中涌起了浓浓的好奇心,一个凡人国度的国主,何德何能,受得起一枚炎龙令,哪怕大炎一个普通城主的帮助,也足以让一个弱小的凡人国度足以在大唐那样的凡人大国面前,挺直腰杆说话。

        “西梁女国,我乃皇宫禁卫将军,姜静。”说到自己的国家,姜静脸上闪过一抹傲然,那是一种民族自豪感。

        西梁……女国!

        虽然没有听过这么一个国家。但只听名字,再加上眼前这个女子,竟然能成为皇宫禁卫将军。自然会让岳云心中浮现出一些很合理的猜测。

        女子为将,在凡人国度里。本就已经是奇葩的存在了,更何况还身居要职,再联想一下这个国家的名字……呵呵。

        “贵国不会皆是女子吧?”虽然心中已经确定,但岳云还是以一种很严谨的态度去求证一下,印证自己心中那小小的八卦之火。

        “不错。”姜静理所当然的点点头:“所以说你该觉得庆幸,寻常男子闯入我国疆内,都会被直接丢进子母河。”

        “一直听姑娘说子母河,这子母河很出名吗?”这样的话题。还是少讨论为妙,岳云连忙转开话题说道。

        “对外人来说,不甚出名,不过对我西梁国来说,却十分重要,西梁女国,能够繁衍千年,全凭此河水。”姜静说道。

        “啊?”岳云有些茫然,搞不懂繁衍跟一条河有什么关系,另外他也着实好奇。没有男人,这女儿国究竟是如何繁衍到如今的。

        “子母河有奇异的力量,我女儿国女子成年后。只要饮下一碗子母河河水,便能受孕产子,不过产下的后代,也都是女子。”姜静脸上带着敬畏和肃穆的神色,子母河对于女儿国的人来说,就是一条母亲河。

        “啊~”饶是以岳云的胆魄,此刻听闻此言,也不禁面皮一白,有些发白的嘴唇看着姜静道:“那若是男子喝了又会如何?”

        “一样啊。记得几年前有前来我国贸易的商人误饮了子母河的河水,后来也诞下了一个婴儿呢。”姜静理所当然的说道。

        刹那间。岳云脑海里,万马奔腾。他是不会淹死,但若真的被丢进子母河,醒来后莫名其妙的生了一堆娃儿……只是想想那样的场面,岳云就感觉人生一片灰暗,同时心中也万分庆幸起来。

        幸好,陛下相识满天下,没有让男人生子的惨剧发生在自己身上,否则,想想成为第一个生孩子的男仙,岳云就没办法淡定。

        “烦请姑娘告知贵国女皇,岳云求见。”不知哪来的力气,岳云一口气从床榻上坐起来,虽然浑身疼的厉害,但此刻,却是一刻都不想在这个诡异的国度继续待下去。

        “你现在……”看着岳云突然间变得坚定无比的表情,姜静有些不解,我说错什么了吗?

        “区区小伤,不碍事!”岳云挥了挥手,做出一副豪气干云的表情,只是那龇牙咧嘴的表情配上此刻的动作,看起来有些滑稽,让姜静忍俊不禁的笑出声来,随后点点头,前去通知女帝。

        大概是女皇陛下心情好的缘故,岳云这一次并没有多等,虽然姜静派了四名侍卫前来接岳云,不过身为男人,让女人来抬这种事情在岳云看来是很丢脸的,所以一路咬牙苦撑着从将军府到了皇宫,朝见西梁女皇。

        “大炎先锋官岳云,参见陛下。”皇宫之中,岳云肃然的拱手行了一个礼道。

        “放肆,见到陛下,为何不跪!”一名女官皱眉看着岳云,不满的呵斥道。

        岳云朗声道:“岳云乃大炎之将,只跪大炎之主。”事实上,若非对女皇的身份有所猜测,岳云根本连拱手都没有必要,常人将大炎与大唐时常放在一起评述,但事实上,大唐开国君主李世民不过人皇之身,而炎皇李轩却是地皇之身,方眼洪荒都算是令佛道两家忌惮的人物,双方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也没有可比性,真算起来的话,哪怕大炎一个城主,都能扫平大唐。

        大炎、大唐乃当世人族认可的两大国度,在场女官们大都听过,闻言虽然也有些不忿,却也知道大国势大,真要因此而引起了国家之间的邦交问题,吃亏的终究还是他们。

        “够了!”宝座之上,女皇挥了挥手,威严道:“此事无需再议,其他人若无要事,便散朝吧。”

        “是,陛下。”一众朝臣闻言,不敢怠慢,虽然也想看看后续发展,毕竟若能跟大炎扯上关系,那西梁女国自此也能获得更高的外交地位,只是女皇乾纲独断,在西梁,无人敢质疑她的话。

        很快,在岳云略微疑惑的目光中,一众朝臣散去,整个皇宫大殿之上,只留下女皇、姜静以及他三人。

        “他……还好吗?”沉默半晌,最终,还是西梁女皇最先开口,带着几分岳云理解不了的情绪,有忐忑、有期待还有浓浓的激动被刻意的压抑起来。

        “女皇陛下问的,可是我大炎陛下?”岳云试探着问道。

        “嗯,哀家只知道,他叫李轩,至于是不是大炎皇帝,哀家不知道。”女皇眼中闪过一抹难言的幽怨,手中此刻也多了两枚玉牌,一枚是岳云的炎龙令,而另一枚却是……

        岳云瞪大了眼睛,看着女皇手中的另一枚玉牌,竟然是炎凤令!

        炎凤令与炎龙令有着截然不同的意义,那种令牌,只有陛下的妃嫔手中才会有,炎凤令虽无实权,也不能调动大炎军队,但在大炎,却能享受无比尊荣,在大炎,炎凤令,见官大一级,无论出现在任何地方,大炎将士,虽不会直接听命指挥,却也必须以生命为代价,保护好炎凤令拥有者的安全。

        “臣岳云,参见炎妃!”在姜静惊讶的目光中,之前一副傲气凌云的岳云,此刻却轰然下拜,没有一丝犹豫,向着女皇行了一个大礼。

        “你叫哀家什么?”女皇眼中闪过一抹疑惑,看向岳云。

        “回炎妃,在我大炎,您手中的炎凤令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那是只有陛下嫔妃才有资格持有的令牌,无论何时何地,有此令牌这,大炎将领将以性命为代价,保护您的安全,同时享有大炎最高等级招待。”岳云躬身道。

        “妃嫔?”女皇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道:“他有很多妃嫔吗?”

        “这个……不是太多。”岳云心中暗自汗了一下,十几个正式册封的,相比于人间皇帝的后宅来说,真的不多。

        “哼~”有些傲娇的冷哼一声,正要说话,外面突然传来一声急促的惨叫,两名负责看守大殿的侍卫惨叫着跌飞进大殿,七窍之中,不断有散发着恶臭的黑色血液涌出,顷刻间,便化作两滩脓血。

        “什么人!?”(未完待续。)

  http://www.miriscastle.com/wenzhang/12/12128/75095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riscastle.com。龙8国际娱乐平台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