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一章 物是人非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一章 物是人非

readx();    “唔~**凡胎,重归凡人!”感受着此刻道种所凝聚的法力肉身,却是没有丝毫修为在身,这与李轩的预想却是南辕北辙,谁能想到,道种在离开本体之后,所能够发挥出来的威能竟然如此弱小。

    道种,乃对大道领悟达到一种境界之后,自动凝聚而成,随之结出道果,十二重道果证混元,所以,在李轩看来,道种境哪怕离开身体,也该有一定自保能力,但如今看来,自己却是想错了。

    此处天道规则与洪荒世界似乎一致,却又有些许的差别。

    伸手,虚空一握,眼前的空间似乎陡然一暗,虽然没有修为,但有道种在身,却依旧能够调动天道之力,只是天道之力似乎有所缺失呢,这种感觉,似乎曾经遇到过。

    稍稍回忆一番,李轩却是恍然,就如同星辰位面时,凡人界、仙魔妖界以及神界,空间、时间法则一脉相承,但无论是空间稳固的情况还是天地的束缚之力,都是依次递增,在凡人界和仙魔妖界,空间法则和时间法则都是缺失的或者说不完整的,只有神界的时间和空间法则,才是完整的。

    虽然说法不同,但换做洪荒天道,道理也是相同,也就是说,这方天地与洪荒世界该是一脉相承,相互间的关系,应该类似于星辰位面的神界与下界一般。

    不过……

    李轩微微皱眉,以此界天地灵气之匮乏,恐怕连仙武位面都算不上,想要蕴养道种,也只能以龙气来蕴养了。

    此刻他却是想清楚一些东西,他的道种非是寻常道种,乃帝王大道,道种强弱,与帝王之气息息相关,帝王之气弱。则道种也弱,反之,则道种越强。

    道种非是本体,无法调动其他世界的龙气为己用。而他在此界,毫无根基,道种以龙气为食,如今没有半点龙气,想要凝聚出厉害的法身自然也是痴人说梦。

    想通这点。李轩心中升起一抹了然,果然,天底下哪有什么真正无敌的大道,任何看似强大的大道,但总会有变数存在,这世间,本就没有完美的道。

    不过眼下还是先确定如今的世界为何地吧。

    李轩心中一动,循着天道轨迹向着一个方向走去,步履虽然不快,但一步走出。似有缩地成寸只能,须臾间,人已经消失在原地。

    每一个世界,总有那么一两个人被天道所钟,可称之为天地宠儿,气运汇聚其身,李轩如今所要做的,就是找到这天地宠儿。

    未必要收服,毕竟天地宠儿本身能力或者天赋未必就是最好的,只是因为被天地所钟。才会机缘不断,一旦脱离此天地,或许很快就会泯然众人,就如昔日天龙之中三大主角之中的段誉、虚竹之流。这样的角色,李轩却是从没想过去收服的。

    一刻钟之后,李轩看着眼前的滚滚长江,眼中微微现出几分愕然的神情,眼前的景物却是再熟悉不过。

    片刻之后,官道之上响起急促的马蹄声。一队十三人铁骑策马狂奔而至,急速飞奔之中,犹自能够保持振兴不乱,森然有度,抛开实力不提,这支人马,也算得上一支精英了。

    为首之人,是一名蓝衫汉子,身高马壮,肩上挂着一张五尺强弓,顾盼间,威风凛凛,一行人纵马来到江边,其中一名喊了一声:“大将军,没船渡江了。”

    蒙古人?

    李轩目光微微眯起,打量着这批人,那为首之人,顾盼间威风凛凛,气度森然,而手下虽然只是十二骑,但以次世界层次而论,每一个都算得上是百战精锐,恐怕这蓝衫汉子在蒙古地位不低。

    蓝衫汉子眺望江水,看到立于江边的李轩时明显一怔,若非亲眼所见,以他的修为,如此近距离竟然丝毫没有感觉到此人的存在,心中一凛,此地怎会有如此高手,只是如今时间紧迫,却是容不得多想,当即道:“上山坡,背水列阵!”

    众大汉轰然应命,呼啦啦驰上一处缓丘,下马分作两队,一对屈膝弯弓,指向来路,另一队立在后面,引弓站立,蓝袍汉子居中站立,虎视来路,目光却偶尔闪过李轩的方向,眼见李轩似乎对这一行无动于衷,也微微松了口气。

    须臾间,官道尽头却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数十骑人马飞奔而来,还未近前,山坡上汉子一声厉喝,两排壮汉依次放箭,竟然将数倍于几的敌人射的抬不起头来,不少人想要依仗武功强冲,却被射杀在山坡下,后方的人马却是被挫了士气,逡巡不前。

    乌合之众!

    李轩看的心中哂然,却并没有出手相帮的意思。

    便在此时,人群之中突然冲出一人,左手持盾,右手持枪,左右开弓,竟是将射来的箭矢尽数拨开,那蓝袍汉子连环三箭射出,比之寻常壮汉射出的箭簇无论角度还是力道,都强了不止一筹,却依旧被那人拨开。

    李轩目光微微一亮,这两人在此方世界,当算得上一流高手了,而且就心性而论,两人都有培养的价值,虽然最终的结局,那蓝袍汉子略胜一筹,但李轩却看得出,此人身负气运,虽非主角,却也不是简单角色,反观那持枪汉子,草根出身,但论及勇略却丝毫不差,加上身为汉人,心理上,自是更倾向他一些。

    “细雨初歇,落红飘零,龙如大海,三奇除名!”一声苍凉的笑声中,那持枪汉子身子却是兀自不倒。

    “有豪气,有将略,如此人物,死了倒是可惜了。”轻叹声中,李轩出现在龙入海身后,探手搭在他肩上,顿时,龙入海原本已经开始涣散的眸光再次亮起了光滑,感受着体内刹那间充沛而出的磅礴生机,几乎难以想象自己在片刻之前,与生平宿敌经历过一场生死之战。

    “多谢。”回头,出现在眼前的,却是一张年轻的脸庞,龙入海喉头滚动一番,良久。才涩声说道。

    “无妨,本座救你,也有私心。”李轩挥挥手,淡然道。

    这话虽然听起来有些功利。不过龙入海乃江湖中人,胸有豪气,点头道:“这话足见傥荡,今日救了龙某一命,这条命。就交给你又有何妨,只要不是危及我大宋江山社稷,但有差遣,在所不辞。”

    “大宋江山?”李轩闻言摇头哂笑道:“还有吗?”

    “先生何出此言?”龙入海闻言浓眉一轩,他心存大义,虽然感激李轩救命之恩,但若真的危及邦国社稷,哪怕背上不义反复的骂名,也绝不肯妥协。

    “放心,驱逐鞑虏。也是本座之志,不过在此之后,赵家皇室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却有待商酌了。”李轩淡然道。

    “不想先生竟有如此之志。”龙入海并非一般江湖草莽,自然听得出李轩话中的含义,闻言目光闪烁,随即点头道:“便是驱逐鞑虏,此生都未必能够完成,至于在此之后,龙某人是否还有命在都不知道。若真有那时,愿以先生为尊!”

    李轩笑而不语,蒙古人,也算得上老对手了。倚天位面时,他还算不上帝王,便已经能将偌大元朝搅得天翻地覆,神雕位面更能逆转乾坤,如今时移世易,凝聚道种。虽说蒙元大势已成,但想要破局,对他而言,倒是不难。

    得了肯定答复,龙入海扭头,目光森然的看向蓝袍汉子,手中金枪闪烁着血色寒芒,一步步朝他走去,此人无论武功将略,都堪称顶尖,今日若不除去,日后必为大宋心腹之患。

    蓝袍汉子心下惨然,想不到自己今日终究还是难逃此劫。

    “若你枪道还想有所精进,便莫要杀他。”李轩看了一眼,没有阻止,只是淡然说道。

    “个人是小,家国事大。”龙入海咬了咬牙道。

    “你真以为,杀了他一个,便能逆改大局吗?”李轩哂然道。

    “留着他,你会有一个很不错的对手,日后,便能不断攀升,若杀了他,你此生成就,也仅此而已,倒枉费我救你一命。”李轩淡然道。

    龙入海看了看李轩,又看了看蓝袍汉子,终究怅然一叹:“在下命是阁下所救,若无阁下,今日龙某也只能含恨而终,既然阁下觉得不该杀他,那便放他一条生路又能如何,那汉子,可留下姓名,他日沙场再见,你我再绝高下。”

    蓝袍汉子张嘴,原本想要说个假名,但目光触及李轩,心中突然生出一股豪气,怎的,也不能让汉人小瞧了,朗声道:“用你们宋人的话来说,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本将便是伯言!”

    饶是龙入海已经认定对方的身份必然不会简单,此刻闻言,也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看向伯言的目光顿时变得阴晴不定起来。

    “后悔的话,现在杀我,也不迟。”伯言看着龙入海的目光,带着几分嘲讽。

    龙入海冷笑道:“你也不必激我,龙某人虽是一届草莽,却非言而无信之辈,他日疆场再见,却没了这般好运。”

    伯言微微点头,勉强站起身来,傲然道:“蒙古人从不怯战。”

    “那边小友,若有兴趣,不妨出来一见。”李轩目光看向不远处的草丛,朗声道。

    在伯言和龙入海愕然的目光中,两道年轻身影自草丛里走出,女子容颜绝世,少年也是剑眉星目,一眼看去,倒时一对热恋之中的男女。

    “在下梁萧,见过先生。”少年踏出一步,对着李轩拱手道。

    “有事?”看着少年眼中隐含期待,李轩道。

    犹豫了一下,梁萧拱手道:“实不相瞒,在下有一好友,天生九阴绝脉,终日为病症所苦,方才见先生之能,不知先生可否为我那位朋友治疗一番?”

    “九阴绝脉,倒是罕见,要救却是不难。”李轩看向对方道:“只是,我为何要帮你?”

    “这……”梁萧闻言不禁一怔,看着李轩,讪讪的说不出话来。

    “为我效力十年,我帮你救此人。”李轩看着眼前的少年,微笑道。

    “十年!?”梁萧闻言大惊,看着李轩一时间,有些犹豫不决。

    “不能换个法子吗,十年,太久了一点吧。”一旁的绿衣少女闻言眉头大皱。

    “只是为我效力十年,但并没有禁止他娶妻生子啊。”看着少女,李轩不禁笑道。

    “你这人,不是好人。”少女闻言大囧,回头看了一眼看过来的梁萧,恨恨的跺了他一脚道。

    梁萧无辜的看了少女一眼,随即看向李轩道:“先生,十年之期太长,梁萧身负血仇,恐怕……”

    “无妨。”挥了挥手,李轩道:“今日之言,任何时候都作数,想通了,可来找我。”

    “是。”梁萧点了点头,一旁的绿衣少女眼珠一转,看向李轩道:“这位先生,不知你们要去哪里。”

    “龙入海,你觉得我们该去哪?”李轩目光看向龙入海,似有考教之意。

    龙入海当即道:“眼下鞑子兵围襄阳,战事吃紧,正是我辈用命之时。”

    虽未说去何处,但目的已经很明显了。

    “襄阳?”李轩看向龙入海道:“我观你枪法暗合兵法,不过我且问你,我们去,襄阳官员会将兵权分给我们吗?”

    “怕是不能。”龙入海闻言苦笑摇头,武林中人虽然一直矢志报国,与襄阳一带的官员关系也算密切,但要让他们分出兵权,怕是不太可能。

    “那多了我们,也不过多了两个厉害的士兵而已,你可听过,有哪个士兵能凭一人之勇扭转战局的。”

    “但多一个人,总归是对一份希望。”龙入海有些丧气道。

    “十分力,却只得一分成果,这买卖可不划算,智者不取。”李轩摇头道。

    “那不知先生准备去何处?”龙入海看向李轩,皱眉道。

    “北方,具体去哪,还未确定,但最坚固的城池,往往是自内部攻破。”找到气运主角,李轩心情不错,笑着解释一番,随即看向梁萧两人道:“若无去处,可随我们一同北上。”

    “好啊。”绿衣少女闻言却是不等梁萧答应,便点头应下,暗中掐了梁萧一把,示意他不要说话。

    不知为何,此刻的绿衣少女却是让李轩想起了黄蓉。(未完待续。)

    PS:  这个剧情只是个过度,为的是凝聚道果,所以不会太长,不管喜不喜欢,最多一两章就完了,另外,明天开始,大概就能恢复两更了,感谢大家这段时间的理解和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