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二章 吞噬天道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二章 吞噬天道

readx();    十年生养,十年征战。

    身在乱世,自然不可能安稳发展,但于李轩而言,从无到有,自有自己的策略,尤其是在蒙古的血腥统治下,北地百姓骨子里的懦弱迅速被洗去,却还未在蒙古的高压下变得麻木,对李轩而言,这个时期,看似大势已去,实则大有可为。

    离开南宋地界之后,凭着以往的敛财手段,迅速聚敛财富,并在流民之中,挑选精装,加以训练,北地常年征战,而蒙古人马上打天下,也想着马上治天下,原本在这个时候,刚刚经历战乱,民心思定,本是大有可为的局面,却被蒙古人治理的民不聊生,百姓流离失所,饿殍遍地。

    李轩将起事之地选择在雍凉一代,此处龙气兴旺,自古便是龙兴之地,煽动民心,虚张声势,一月间,将雍凉一代本就不多的蒙古军队引得疲于奔命,最终却连李轩的影子都没有摸到,随后以龙入海为将,率三千义军于函谷关下,施展突袭,一役全歼蒙古三万,在这个三百蒙古兵便敢横行南宋的时期,这一战无疑打出了风采,随后的事情却是容易了许多。

    蒙古本族军队本就不多,一役覆灭三万大军,雍凉一代,蒙古军队绝迹,李轩趁势而起,自是一呼百应,不足一月的时间里,尽占函谷关以西之地,声势滔天,引得南方豪杰纷纷来投。

    虽然这些人在李轩看来,大都是些乌合之众,却也不乏真正才干之士。

    忽必烈听闻长安失陷,勃然大怒,派出阿里海牙统兵五万前去剿灭,却被龙入海率兵拦在函谷关下,期间,又有云殊、梁萧率兵袭扰,僵持半年,却无法越过雷池一步。

    忽必烈无奈。加上襄樊战士吃紧,不得不将部分兵力回转,只留下阿里海牙驻守洛阳,防备长安袭扰。

    毕竟以此时的局势而言。覆灭南宋才是首要目的。

    而李轩也并未继续扩大底盘,而是开始休养生息,不断吸纳难民,充实雍凉。

    三年后,雍凉之地。在李轩的治理下,蒸蒸日上,人口日增,反观中原大地,却是烽烟四起,民不聊生,李轩组建军情处,在各地宣扬雍凉一带境况,使得大批流民涌向雍凉之地,甚至南宋境内。也有大量人口向雍凉汇聚。

    第四年,汉中平章抵挡不住蒙古入侵,朝廷援军却迟迟不致,悲愤之下,毅然向长安献城,此时经过四年休养生息,李轩手中却是已经聚拢了不少人才,当即以梁萧为帅,发兵两万,进驻汉中。打开了入主成都的口子。

    同年,阿术攻破襄阳,蒙古大军长驱直入,长江以北。尽数落入蒙古手中,南宋之地,被蒙古强势切断。

    南宋皇室眼见不敌,不得已,向长安求援,将成都尽数割让。以求换取长安支援,事实上,在这个时候,就算南宋不让成都,此刻蜀中被蒙古大军隔开,已经成了一块飞地,沦陷也只是早晚之事。

    李轩接手成都,却只是派出数名得力干将入主程度,并未派遣军队,随后以云殊、梁萧两人为帅,尽起十万大军,兵出函谷关,阿里海牙被云殊用计骗出洛阳,亲手斩于洛阳城下,阿里海牙一死,洛阳一带守军各自为战,荥阳、孟津先后被攻破,洛阳一战,天下震惊。

    而梁萧却是无声无息间兵出武关,破南阳,下襄阳,蒙古人花了二十年才攻破的襄阳城,却被梁萧在不足三月的时间内尽数占领。

    至此,蒙古人放真正将战略重心从南宋身上转移到李轩身上,急调伯言、阿术、刘整放弃继续攻打南宋,北上与蒙古大军前后夹击。

    忽必烈更是亲率大军,与李轩寻求决战,奈何后方乱起,大军行到一半,不得不回转,命令伯言、阿术、刘整水路大军联手,与李轩对峙。

    李轩留下云殊督军,撤回长安,趁着忽必烈无暇南顾之际,继续休养生息,收拢流民,同时不断将,中原一带,蒙古治下,汉人近乎绝迹,反观李轩治下,却是越见兴旺,立国时机已到,李轩终于在第七年,宣布立国大炎。

    此时蒙古忙于内乱,南宋方面虽然不满,但此刻南宋已经是日薄西山,内部争权夺利,奸臣当道,朝中乌烟瘴气,对外,自襄阳被破,几乎将南宋精锐丧尽,余下部队守城有余,但若想进取,却是万难。

    莫看在大炎铁蹄下,蒙古人被打的溃不成军,但若换成南宋,这局势却要换过来。

    至此时,但凡有些眼光之人,也能看出南宋覆灭只是时间问题,大批对南宋彻底失望的才学之士纷纷北上,投靠大炎。

    宋主虽然有心挽留,但人心已失,终究难以挽回,虽有长江天堑,但南宋水师早已被蒙古打残,眼见大炎声威日盛,甚至朝中不少人有撺掇自己向大炎臣服,终于在一次朝会之中,宋主指着一帮昔日阿谀奉承,此刻却尽言降炎的反复之辈,大声怒斥,最终一口鲜血吐出,一病不起,于次年不治而亡。

    “南宋的局势,当真令人……唉!”洛阳,大殿之前,论到南宋近日来送来的降书,云殊有些怅然道。

    “那样的朝廷,本就该亡,陛下有句话说的不错,权利集中,只会导致人的腐化,宋朝就是最好的例子。”梁萧冷笑道,八年时间,昔日少年如今却已经快要步入人生的巅峰,少了几分稚嫩,却多了几分常年领兵的兵戈之气,气度森然。

    “不说这个。”云殊闻言,不禁怅然一笑,回头看向梁萧道:“如今我朝士气正盛,正是一鼓作气,直捣黄龙正在今朝,梁兄这个时候向陛下辞行,是否有些……”

    梁萧摇摇头道:“陛下乃一带雄主,便是那成吉思汗在世也未必比得上,朝中有你,有龙大叔坐镇,军中李庭他们如今也崭露头角,日后必为一方将帅,为陛下开疆拓土。不是难事,有我无我,于大局无碍,打仗打了这么久。也倦了,而且这些年,我苦练武艺,为的就是有朝一日,报血海深仇。如今一身武功,在陛下指点下,自问不弱那萧千绝,昔日的仗,却是该算一算了。”

    “萧千绝!”云殊眼中闪过一抹杀机,萧千绝,同样是他的杀父仇人,此刻说起,却是忍不住胸中杀机。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大殿。目光看向宝座之上,那一如爸年前一般年轻的李轩,此刻李轩看起来,甚至比两人还要年轻几分,心中暗暗称奇。

    “决定了?”李轩放下奏章,看向梁萧,微微一叹道。

    梁萧,无疑是实力派的主角,无论天赋、智慧、才情都是绝佳,李轩原本准备开天后。将这孩子送去秦羽那里,钻研阵道,如今提出告辞,多少有些不舍。

    “是。”梁萧点头道:“虽与陛下当初约定。还有两年,但父仇不共戴天,请陛下恕罪。”

    李轩摇头轻叹道:“结局,未必是你所希望的。”

    “请陛下恩准。”梁萧郑重下拜道。

    “起来吧。”李轩轻叹道:“你我虽为君臣,但朕也将你看做徒弟,既然你心意已决。朕自不会强留于你,此丹名为生生造化丹,有生死人肉白骨之效,哪怕再重的伤,服下此丹,也能吊住一口生机,三日内,可保性命。”

    “多谢陛下。”想到当年李轩一路上的指点教导,梁萧眼睛一酸,连忙低头。

    “去吧,大炎,永远是你的家,日后若是想家了,就回来看看。”李轩点点头,挥手道。

    “师傅,梁萧告退!”梁萧郑重的一拱手,随即看了眼云殊,转身离开。

    “陛下。”看着梁萧离去,云殊有些怅然,这些年来,因为梁萧之妻柳莺莺的关系,两人彼此间关系一直十分奇怪,有时候像是朋友,但更多地时候,却是对手,偏偏配合起来,却默契无比。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李轩摇摇头道:“梁萧胸有丘壑,但性子却是淡薄,功名利禄于他而言,随手可弃,他要走,朕也不想强人所难。”

    “陛下心胸宽大,只是以梁萧之能,他日若是为敌……”云殊有些犹豫的说道。

    “那不是正好让你们两人见个真章吗?”李轩微微一笑,不以为意道:“最近伯言举动有些异常,想来蒙古坐不住,怕是会有大动作,朕已命龙入海暗中调集军队,今次招你来,却是另有一件任务,需要你去执行,若能完成,则驱逐鞑虏之日将不远!”

    “但凭陛下吩咐,云殊便是粉身碎骨,也绝不皱眉。”

    李轩降临第九年,忽必烈再度调集大军南下,伯言、阿术、刘整三路大军齐出,配合北方草原大军南下,一路所过,千里无人烟。

    龙入海虎牢关上,与三路大军斗智斗勇,李轩则率领大军与忽必烈对峙于黄河之畔,双方一场大战,打的难解难分,便在双方戮战三月之后,北方突然传来一则消息,震惊天下,云殊率领轻骑,突入蒙古大都,攻破皇城,大都之中,所有皇族尽数被屠尽。

    忽必烈听得消息,当场怒气攻心,吐血昏迷,三日后,传出忽必烈身亡消息,李轩却没有急着进攻,而是将此消息传到虎牢关下蒙古大军之中,当即三军大乱,龙入海趁机出关,与伯言战于虎牢关下,混战中,亲手将伯言挑杀于枪下。

    蒙古军大败,被龙入海率军追杀三十里,在阿术和刘整的联手对抗之下,才堪堪挡住攻势,但十万大军在这一番狠杀之下,却剩下不足一半。

    正营之中,诈死的忽必烈闻言本就没有好尽的伤势此刻却是再度迸发,李轩却趁此机会率军杀入,大破忽必烈大军,生擒忽必烈,大炎军队士气大阵,诸军齐出,一口气,将蒙古军赶回黄河以北。

    而对于蒙古而言,灾难只是刚刚开始,忽必烈一死,加上伯言、阿术这些蒙古大将都在此役中战死,使得蒙古内部一时间,竟没有能够统合诸部的能力,不久前刚被忽必烈压下的诸王混战再度拉开帷幕,虽也有人看出此时绝非内战的时候,但内部人心不齐,再加上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之下,混乱一发不可收拾,被李轩趁机挥兵打过黄河,一路北上,捷报连连,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将蒙古彻底赶出长城。

    在此之后,李轩并未班师回朝,而是携大败蒙古之势,兵临长江,威逼南宋,对南宋下了最后通告。

    南宋皇室有心破釜沉舟一战,奈何内部却是一片劝降之声,甚至仗还未打,已有不少城池直接倒戈,皇室无奈,只得上表降书,接受大炎的统治,同时正式宣告南宋灭亡,直至此刻,距离李轩降临此界刚好十年时间

    随后自是修养民生,从起事到驱逐鞑虏,降服南宋,总共不过用了十年的时间,但休养生息,恢复民生,聚拢龙气,却足足消耗了李轩三十年的光阴,此时大炎已是国富民强,威压四夷,领土更是几乎囊括了整个欧亚大陆板块。

    炎都之上,无穷龙气自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却并未汇聚成为人皇祭坛,而是化作丝丝缕缕的金色丝线,没入李轩眉心。

    眉心之处,那一粒道种之上,已是裂纹处处,似乎随时可能涨裂一般,只是李轩周围,不时浮现出一道道奇异的光晕,抑制着那道种破裂。

    感受着那龙气的供给已经达到极致,自己的道种却仍旧差了一步,难以突破,李轩豁然抬头望天,眼中闪过一抹难明的戾气,冷哼一声:“区区下界天道,也敢阻朕成道,既然如此,朕便吞了你!”

    道种深处,原本的鼓掌之力不在,反而向内干瘪下去,一股强横的吞噬之力自李轩眉心处诞生,弥漫在周围的天道之力顷刻间被李轩趁机吞噬。

    “轰隆~”

    整个天地似乎在这一刻震怒了,一道道紫色电蛇席卷而下,似乎要将这个胆敢冒犯天威的存在轰成渣滓,便在此时,眉心处吞噬了部分天道之力,原本已经凝聚到极点的道种,骤然膨胀起来,顷刻间碎裂,同时一股莫大的吸力再次传来,天空中,无尽电蛇请客消失,整个天地在这一刻都陷入一股莫名的晃动,此界天道之力,正在被李轩不断吞噬,顷刻间,整个天地变得灰败起来。

    炎都,无数臣民惶恐的看着眼前的天象,不明所以,只有大炎一些绝世强者,隐隐明白李轩在做什么,此刻一起期待的看着天空。

    “天道之力,不过如此,给朕开!”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一道虚幻的掌影轰向苍天,然后,在众人无比惊愕的目光中,苍天……碎了。(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