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八章 人皇武瞾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八章 人皇武瞾

    虽然早已发现一些端倪,但一个个儿子的死去而无能为力,到最后明白自己已经绝后,白发人送黑发人,一次次的打击,不断摧毁着这位老迈的明君的意志,宫廷政变便是在这老人一次次遭受打击,无心打理朝政的情况下,一步步完成,到最终,当一切爆发出来的时候,哪怕是这位曾经横扫八荒,建立偌大李唐王朝的开国之君,也有种回天无力的感觉。www/xshuotxt/com

    然而,更让他心痛的却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却是自己最信任的女人!丧子之痛加上被最信任的人出卖,让这位年近百岁的老人的精神近乎崩溃。

    看着武媚娘那一改往日温柔贤淑,在这一刻变得冷漠无情的目光,年迈的李世民突然仰天长笑起来:“哈哈哈~好,好一个武媚娘,好歹毒的心肠!”

    此时恢复了清明的李世民却是已经看出,武媚娘既然图穷匕见,必不会留下自己,到底是枭雄心性,在这最后一刻,却是恢复了原本属于他的帝王气势,双目开合间,那股昔日横扫天下的气势展示出来,让那些即便已经铁了心跟武媚娘造反的文臣武将们,看着此刻年迈的皇帝,也不禁生出一股惊惧,多年帝王养成的积威,不是一时半刻,可以消除的。

    不过事到如今,从踏进这座宫殿的那一刻,事情已经不可能再有回旋的余地,今日,双方只有一方可以活着走出这座大殿,这一点,跟随武媚娘的文武大臣知道,李世民同样清楚。

    武媚娘看着李世民的目光中闪过一抹柔意,轻轻的摸索着李世民苍老的脸颊,岁月在这位流芳千古的君王身上留下了太多的刻痕。娇艳欲滴的樱唇轻启,吐出的话语,却字字诛心!

    “没用的。陛下。”轻柔的声音,犹如情人间互诉衷肠的呢喃。然而语气,却有一股刻骨的冰冷:“这件事从十年前就开始谋划,你那些佛教救兵,早在五年前李治死时,便已经与媚娘达成了协议,答应助我夺位,宫廷禁军,长安驻军。如今只听媚娘一人调遣,而你的心腹,这些年或被暗杀,或被调到边疆地区,就算此刻已经得到消息,要想回援长安,最快,也要十天,十天的时间,已经足以让媚娘将所有的事情解决。”

    “十年。呵呵!”李世民浑浊的眼中,露出复杂的光芒看着眼前的女人:“十年前,有人曾向朕谏言。你乃祸国之红颜,只是朕却万万没想到,你一介女子,竟有如此野心。”

    “是袁天罡吗?”嘴角轻翘,武媚娘点头道:“大唐虽然人才济济,但此人,当年却是连老师都赞不绝口,陛下,你可知道。我那老师可是很少开口夸人的,他虽然外表谦和逍遥。但媚娘却能够感受到,在那谦和的外表下。那股冲天傲气,你和袁天罡能得他一赞,可不容易呢。”

    宫殿之外,响起了喊杀声,但宫殿内,两人似乎并没有为此而有丝毫的动容或改色。

    李世民看着武媚娘的目光:“云轩斋之主,当年也曾盛极一时,朕倒是很好奇,是何人会教出你如此心性?”

    外面喊杀声,兵器碰撞声愈演愈烈,然而此刻,武媚娘却没有任何焦急的情绪,闻言似乎提起了谈性,有些喋喋不休的道:“他很厉害,好像无所不知,治国、军略、兵法、武功、星象,无论哪一样,恐怕穷尽凡人一生,都无法达到他的高度,你知道吗?这次随我起事之人,那些我招揽的人才,都是当年他教出来的记名弟子,只是记名弟子,但每一个,论才干,都不在你那群臣子之下。”

    “世间竟有如此奇人?”李世民眼中闪过惊讶的神色,随即看着武媚娘的目光,微微沉默片刻后道:“所以,你喜欢他?”

    仿佛被说中了心事的羞涩少女,武媚娘脸上泛起一抹娇羞的红晕,即便相处这么多年,李世民也从未见过她如此动人的一面,哪怕此刻已经到了这般境地,心中仍不禁泛起一抹酸涩之感。

    “是啊,可惜,老师似乎并不喜欢我呢。”摇摇头,眼中闪过一抹哀怨的神色,左手微微捧住心口,呢喃道:“为了他,这些年,没有让任何男人碰过。”

    “什么!?”李世民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武媚娘,这些年来,作为自己的宠妃,却保持着处子之身,这是多么荒唐的笑话,但看着此刻武媚娘的表情,他却笑不出来。

    “很奇怪?”外面的厮杀声渐渐弱了下来,似乎已经分出了胜负,武媚娘却并不在意,看着李世民瞪大的眼睛,微微一笑,伸手一招:“那便让陛下再次感受一番吧。”

    李世民只觉脑海微微眩晕,下一刻,周围环境似乎变了,回到了他的寝宫,佳人如玉,罗衫半解,巧笑嫣然中带着几分忐忑,等待着他的临幸,一幕幕几近真实的画面,让李世民有些不可自拔的沉迷了进去。

    眼前的情景一清,画面又回到了现实,李世民看着衣袋完好的武媚娘,嘴唇哆嗦着,多么可笑的讽刺,十几年的夫妻情愿,却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yy,自以为熟悉的每一寸肌肤,也不过是南柯一梦,这对任何男人来说,都是一个莫大的打击。

    “启禀娘娘,叛军已被肃清,皇宫内外已再无忧患!”一名中年男子挎剑而入,对李世民视若无睹,单膝跪在武则天身边,沉声道。

    “知道了,对外宣称,有叛军作乱,谋害陛下,陛下和太子不幸罹难,暂由本后监国!”武媚娘淡淡的点了点头,目光却看向呆滞的李世民,轻轻摩挲着他的胸膛,轻叹道:“陛下勿怪,为了这国家,这身子原本给了陛下,也是应该,若能为陛下诞下麟儿。今日之事,或许更好解决一些。”

    摇头,轻叹道:“只是媚娘心中再难容下第二个男子。又恰巧精通一些小手段,还望陛下见谅。”

    纤细晶莹的手指。在话音落下的某一瞬间,突然闪过一抹晶莹的光泽,就这么毫无阻碍的如同五根钢针一般,刺进了李世民的胸膛,捏碎了他的心脏。

    “呵~”李世民的目光渐渐涣散起来,看着眼前佳人被自己的鲜血侵染,却没有丝毫的躲避,那原本绝美的笑脸。在鲜血的侵染后,变得有些狰狞。

    “噗通~”失去支撑的尸体随着那纤纤玉手的拔出,软倒在地,在李世民身上,隐隐间,一点只有武媚娘能够看到的金光闪现,停留了半晌,向天空激射而去。

    “嗷呜~”凭空却出现一头巨大的狐狸虚影,贪婪的看着那枚代表着帝王龙气的虚影,张口一口将那金光吞下。隐入武媚娘体内不见。

    最后一步,完成了!

    感受着体内出现莫名的力量,自己的天魔功在这股力量的作用下。似乎发生了某种不为人知的蜕变。

    俯身,玉手轻轻的将李世民那死不瞑目的双目阖上,淡然道:“准备国葬。”

    数日后,唐太宗李世民遭遇刺杀,不幸陨落,举国大哀,同时,因为李世民的一众皇子,在此前接连遭遇不测。到如今,李氏几近绝后。皇权无主,旁系子弟开始争夺皇权。局势渐渐混乱,太后武氏不忍眼看着大好江山因此而亡,在群臣的拥护下,暂摄朝政,虽无帝王之名,却已掌握帝王实权。

    这天下,自然不乏有识之士发现其中猫腻,然而如今武氏已是权倾朝野,大唐军权,武氏占了九成,加上在武媚娘的治理下,国家不但没有衰落,反有兴盛之象,虽然也有死忠于李唐的大臣起兵反抗,但却不得人心,不久便被平定。

    一年后,平定内患的武媚娘,改名武瞾,自号武则天,正式接掌九锡,登临帝位。

    长安城上空,无尽属于大唐的龙气汇聚而来,阳光下,一身红色龙袍的武则天,脚下一个虚幻的祭坛凝聚。

    “人皇祭坛?”长安城上空,李轩看着在万人朝拜之下的武则天,脸上带着玩味的笑意:“连李世民都没能凝聚的东西,她却在刚刚接掌李唐之后,便能凝聚人皇祭坛,看来,你这个师傅当的并不称职。”

    在他身后,一身黑色宫装的高挑美妇目光复杂的看着云头下,已是凡间至尊的武则天。

    “不过有一点没错,她在天魔功方面的天赋,犹在绾绾之上。”李轩沉声道:“只是连朕都没想到,天魔功突破十八层之后,竟会生出如此变化,竟会不被龙气排斥。”

    龙气乃天地间至刚至阳之气,有诛邪之效,而天魔功修的却是阴柔诡谲之气,原本,两者是不能相容的,一旦发生碰撞,就如水火不能相容一般无法共存,但武媚娘体内的天魔功此刻却已经修炼到阴极阳生的境界,事实上,已经脱离了天魔功原本的樊笼,不但不会遭到龙气排斥,更能如李轩一般,享受龙气加成。

    “媚娘确是天纵奇才,天魔功到了她手上,多了许多变化,更聚集了一批人专门参研武学,不断补充完善。”祝玉妍说着,眼中却是有几分复杂。

    “陛下,其实媚娘她……很仰慕你,这些年,一直保留着身子,虽然她不说,但我知道,她心中一直在等你……”沉默片刻后,祝玉妍终于忍不住说道。

    “朕知道。”李轩点点头,看向下方,那个傲然的身影,叹口气道:“但有些事情,不是喜欢就能够解决一切的,你也看到了,她的掌控欲太强,先不说会不会为了朕放弃权位,却未必愿意跟其他人共享一个男人,若朕真的收了他,恐怕后gng之中,从此再难有安宁之日。”

    “这也是她敌视你的一个原因。”李轩扭头,看向祝玉妍笑道:“这点朕觉得,你会比朕更清楚一些。”

    祝玉妍闻言不禁默然,有些苦涩,也有些心疼。

    摇摇头,李轩是不太理解这个昔日凶名卓著的阴后为何会流露出这母爱的一面,也不想去真的体会,此刻他更关注的还是武瞾的变化。

    人皇祭坛可不是那么好凝聚的,当年自己没有外界压力的情况下也是机缘巧合,才凝聚出人皇祭坛,而此刻,武瞾不过刚刚篡位成功,就能凝聚出人皇祭坛,这可是洪荒啊,就算天道此刻已经再没有能力去限制人皇,但以大唐的龙气,又是刚刚篡位,想要凝聚出人皇祭坛,那在这过程中,龙气便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浪费,若无人指点,武瞾就算再天才,也不可能如此轻易的凝聚出来。

    佛教?天庭?还是道家?

    若是佛教的话,那可就好看了。

    武瞾即位不久,便开始展开对佛教的打压,宗教不同国家,而且武瞾能有今天,也离不开佛门的帮助,但她显然并不认可佛门的那一套,尤其是佛门能够助她颠覆李唐王朝,焉知未来某一天会不会助别人颠覆自己的王朝。

    帝位不稳,武瞾自然不可能发兵去毁坏佛寺,帝王自有帝王的手段,既然不能强来,但利用舆论等手段,从根本上杜绝百姓向佛之心对于武瞾来说,不难。

    大唐境内,开始不断爆出佛门丑闻,在武瞾的暗中操纵下,甚至收买一些佛门败类,不断为佛门脸上抹黑。

    这并非是明面上的真刀真枪的压迫,但对佛门而言,却比真刀真枪的残暴压迫恶毒了百倍千倍,短短一年的时间,不少信佛之人被佛门迫害,家破人亡,甚至出现佛门弟子奸杀信徒的现象,虽然佛门极力澄清,但却抵不住这类事情频发,短短一年的时间,就有上百间佛寺被暴怒的百姓摧毁。

    “这就是权利的好处,厉害的帝王,可以通过舆论,去掌控人心,朕当年也只是随便说说,便能做到这种地步!真是……”李轩将手边的情报放下,摇头叹道:“天生帝王,可惜投错了胎!”

    同年,自灵山取得真经的唐僧师徒,也在历经佛门凑齐的八十一难之后,开始踏上归途,腾云驾雾,来时走了十几年的路,回程却只用了短短两天的时间,只是长安虽然依旧,但情况却超出了众人所预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