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九章 燃灯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大乘佛法?”武瞾端坐在宝座之上,眼中带着几分玩味的神色看着大殿中央,立而不拜的师徒四人,随即,那抹玩味之色敛去,点点头道“既是先帝遗愿,又有大臣坐镇,自当风光大办,便着礼部督办此事,三天后,于长安东郊,泾河之畔举行水陆大会!”

    “多谢陛下。www/xshuotxt/com”虽然唐王不在,让唐僧有些伤感,不过想到即将宣扬大乘佛法,并没有发现武则天那珠帘之后,一闪而逝的玩味。

    “陛下,您真的要让他们传教么?”安排师徒四人用膳之后,上官婉儿好奇的看向武瞾,虽然对外,她依然尊佛,但作为武瞾的亲信,很多事情都是由她出面暗中进行的,自然清楚佛门如今在大唐落得如此下场,实际上都是这位被佛门一手推举出来的古今第一任女皇一手暗中促成的,是以对武瞾如此大方的让佛门传教,上官婉儿很不理解。

    “这种事,不能明着来,佛门在我朝虽然已经一蹶不振,但佛门可不止我朝一地,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的时候。”武瞾慵懒的靠在龙椅上,任由上官婉儿帮自己按摩肩膀,神情中带着一丝冷漠,淡然道“而且,朕也想看看,时至今日,佛门在我朝究竟还有多大的影响力。”

    对于能够一手将自己一介女子推上皇位的佛门,即便经过一连串抹黑和暗中打压之后,武瞾也不敢小觑他们的影响力,能够在暗中操纵一国帝王的更替,身为帝王,哪怕是佛门亲手推上来的,但自己国内有着这么一个庞然大物,终究不是任何一个帝王都能够容忍的。

    当初李世民正是看到了佛门的危害。也曾有过暗中打压,不过力度终究不够,再加上二十年前。泾河龙王之事,也让李世民不敢有过分的举动。

    同一时间,远在十万里之外的灵山,此刻也在做着准备,西游谋划数千载,中间虽然出了大炎这个变数,但只要能将佛教教义传入大唐,北俱芦洲的损失并非不能接受,金蝉子前世就已是大罗金仙巅峰水准。借着这次水陆大会,收集大唐信仰,必能借此机会一举突破桎梏,成就道果,成为佛教自过去、现在、未来三佛之后,又一位佛祖。

    三日后,长安东郊,筑起高高的法坛,唐僧宝相庄严的坐在法坛的最中央,孙悟空、猪八戒、沙僧分立祭坛左右和前方。

    一切已经准备就绪。然而,想象中万人空巷的场面并没有出现,除了长安附近几间佛寺的僧人前来之外。佛教信徒此刻却寥寥无几。

    “悟空,你去问一问陛下,是否错了时日又或者没有做好宣传?”唐僧看了一眼寥寥无几,加起来都不足百人的信徒,向孙悟空说道。

    “是,师傅。”孙悟空点点头,架起筋斗云飞回了长安,向武瞾询问。

    “朕早在三天前,便已经广为宣传。你若不信,大可去城中询问一番。”武瞾睁开眼。目光在孙悟空身上扫过,淡然道。

    “那好。俺老孙这便去问问。”孙悟空说完,也不告别,直接飞进了城中。

    “这猴头儿,好不懂礼!”上官婉儿看着孙悟空的背影,却有些羡慕道“只是他那一身本事,究竟是如何炼成的?若我大唐将士又这番本领,又何愁外敌?”

    “会有机会的。”武瞾眼中闪过一抹精光,淡然道,她如今已将天魔功推演至第二十重境界,已经结成紫府元婴,算是初窥仙道,又有人皇之气辅助,精进神速,眼下,只待彻底改朝换代,便可彻底将大唐的人皇之气夺取,那时,她将会逐步向心腹推广修仙之术。

    另一边,孙悟空此刻已飞回了水陆大会的法坛之上,气氛的对唐僧说道“师傅,我们走,这水陆大会,不开坛也罢!”

    “悟空,究竟出了何事?”唐僧自然不可能如此儿戏,皱眉问道。

    孙悟空吐了一口恶气,仔细的将他打探来的消息说了一遍,从皇宫里出来,孙悟空变了一个人形,出现在街道上,随意找了一间看起来很热闹的酒家进去,这类地方往往也是信息流通最快的地方。

    他为人圆滑,很容易便融入人群中,跟一群人打成一片,天南地北的胡说一气,眼见众人的情绪被调动起来,才装作漫不经心的说道“听说东郊那边正在举行一场水陆大会,乃高僧唐玄奘法师开坛,只是具体在哪里,不知哪位知道?”

    原本热闹的场面在话语说出来的那一瞬间,整个客栈陷入一股奇异的冷清之中,所有人都以诡异的目光聚集在孙悟空身上,那眼神,令他很不爽,想打人,最终却深深地将那股冲动给压了下来,脸上挤出一抹笑意道“可是在下说错了什么?”

    “唉!”一名之前跟孙悟空聊得不错的壮汉拍了拍孙悟空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兄弟,你我一见如故,听哥哥一句劝,这佛教,看着光鲜亮丽,但内地里却是藏污纳垢,旁的就不多说了,佛门中人不事生产,但你看这天下佛寺,哪一座,不是修建的金碧辉煌,甚至比那皇宫都要气派,这些钱从哪里来?还不是搜刮的民脂民膏?”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这些年在下游历诸国,最近才回来,为何佛教如此不得人心?”皱了皱眉,孙悟空感觉问题有些棘手了,若是有人暗中搞鬼,哪怕是那女皇帝,孙悟空都有办法应付,但现在,情况似乎与自己想象的不同。

    “原来如此,难怪不知道,叽里呱啦叽里呱啦……”壮汉以及周围的食客闻言,开始给孙悟空讲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有些不对,但究竟哪里不对,孙悟空说不上来,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在唐僧取经这十几年的时间里,佛门在这个国家的地位一落千丈。甚至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

    听着孙悟空的叙述,唐僧眼中闪过一抹伤感的神色,目光看了看周围围坐的一众僧侣。先前倒不觉得,此刻才发现这些僧侣个个面有菜色。显然日子过的很清苦。

    “开坛吧。”唐僧眼中闪烁着坚定的光芒,在确定不会再有人来之后,反而平静下来,端坐在法坛之上。

    “可是,师傅,只有这些人,我们……”孙悟空有些不爽的道。

    “只要还有人愿意信佛,为师的开坛就有意义。”唐僧淡淡的说道。此刻的他,宝相庄严,阳光照耀下,仿佛为他披上一层神圣的外衣。

    “是。”孙悟空点点头,回头,看了一眼那寥寥无几的信徒,这些人,能够在这样人人喊打的环境中依旧坚定的信仰着佛,心底的信仰必定坚定无比。

    唐僧端坐下来,打开佛经。开始,自然不会有圣人讲道那般天花乱坠,地涌金莲。但大成佛经本就是佛教教义精髓所在,此刻由唐僧这位得道高僧念出,自有几分感染力。

    天空中,丝丝缕缕的功德之力随着唐僧讲道的持续,逐渐汇聚过来,其中还夹杂着微博的信仰之力,逐渐涌入师徒四人体内。

    境界在不知不觉中攀升,然而沉浸在佛道精义之中的众人并没有察觉,时光流逝。越来越多的功德汇聚过来,唐僧的身上。逐渐泛起淡淡的金光,周围的空间。逐渐被莫名的法则填充,沉浸于其中的人,脸上莫不露出宁静而祥和的神色。

    “陛下,这……是否派出部队来阻止?”远处,上官婉儿站在武瞾身后,骇然的看着这一幕。

    “没用的,那样只会适得其反。”摇了摇头,武瞾看向唐僧的目光却充满了凝重,在片刻之前,还是凡胎,但只是这片刻功夫,对方的修为已经突破金丹期,达到与自己相若的水准,而且,看样子还在增加。

    “回宫吧。”淡淡的说了一声,武瞾转身,踏上车架,眼下能做的已经都做了,不过事情似乎有些出乎自己的意料,那唐玄奘,此刻看来,能被佛教选作取经人,显然并不简单,接下来的态势,第一次让武瞾产生一种无法掌控的感觉。

    “轰隆隆~”

    离开前的那一刹那,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陡然间却是乌云汇聚,黑黑的天空低垂下来,让天地间都产生一种难言的压抑感,在那一刻,撕裂天地的惊雷,为天地间带来一片惨白。

    武瞾皱了皱眉,看向天空,半晌,兀自冷笑了一声,那一刻天机变动,在人皇祭坛的感应下却是被她感应到了。

    天怒了,也或者可以说,佛怒了!

    只是事已至此,就算怒了又能如何?

    嘴角牵起一抹嘲讽的冷笑,在她身后,上官婉儿并没有太多的感受,只是疑惑的看了看天空,催促驾车的侍卫快点反回皇宫。

    “地皇,原来是你!?”夹带着惊怒的声音中,三道人影出现在正在看热闹的李轩身边,文殊此刻压抑不住胸中的怒气,死死地盯着李轩,丝毫没有佛教大德的样子,仿佛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

    “看来佛教大兴,也未必就是天意呢。”李轩回头,对于文殊的指责,没有丝毫理会,而是将目光放在与文殊一道来的另一个身影身上,瘦削的身形,一身再普通不过的僧袍,脸上永远挂着令人感到亲切的笑容,看起来,像是个老好人。

    不过李轩却并没有丝毫轻视,老好人,是镇不住文殊这等人物的,而且周身散发着的晦涩难明的法力波动,看向李轩的目光里,并不像文殊那样苦大仇深,只是带着几分无奈的苦笑道“地皇陛下当真是好手段,我教数千年谋划,一朝成空,更逆改了我佛教大兴之势,这份手段,当真令人可敬!”

    李轩看着眼前的佛陀,眼中带着几许好奇道“佛教有过去、现在、未来三佛,不知你是哪一位?”

    “阿弥陀佛,贫僧燃灯,见过道友。”燃灯微笑着向李轩稽首道。

    “原来是燃灯古佛。”点点头,对于佛教道果境高手究竟有几人,李轩是不得而知的,不过过去、现在、未来三佛必然是道果境。

    “慈航在我大炎过的不错。”莫名的,李轩嘴角泛起一抹笑意,看着燃灯道。

    两人显然被李轩这没头没脑的话说的有些糊涂,不明所以的看向李轩,静待下文。

    “朕观燃灯大师与我大炎有缘,不如随朕一同回到大炎,朕愿以国师之位待之!”李轩微笑着看向燃灯道。

    燃灯“……”

    文殊“……”

    目光在空中碰撞,隐隐间,仿佛有火花爆出,良久,燃灯终究叹了口气道“可惜,眼下大劫将起,不能向陛下讨教一番,实乃憾事。”

    嘴角,泛起一抹无声的笑意,摇了摇头,看了看晦暗沉闷的天空,李轩一挥手,顷刻间,烟消云散,看着燃灯道“既如此,那便就此别过了,佛教此番所赠功德,朕就代我大炎臣民多谢佛教慷慨了。”

    西游目的一为斩妖除魔,二便是东传教义,既然站在对立阵营,而很长一段时间内,双方都无法将对方彻底夷灭,那最终的结果,也只能采取折中的方式来评价。

    大炎开疆扩土,雄霸北俱芦洲,斩妖除魔自然不在话下,而唐僧师徒四人一路西行,虽然在数量上,所斩杀的妖族无法与大炎相比,但在质量上,却是要胜出不止一筹,除此之外,大炎还要洗清一些被降服妖族的杀孽,最终在这一项上,双方可说是不分高低。

    而传教一项,至少在如今看来,并未能发挥出如原著中那般恐怖的影响力,信徒寥寥,即便以大神通,所能够再挽回的信徒也不会多,这样的情况,是佛教无论如何都没法预料到的,最终的结果,恐怕也是将这次所赚取的功德双方平分,甚至佛教还必须分出一分给武则天,因为这里也算在量劫之中。

    李轩说完,却是没有理会对方难看的脸色,带着祝玉妍,驾起祥云飞离。未完待续。

    ps有些卡文了,没能兑现诺言,真的抱歉很!--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