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十二章 周亡 下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十二章 周亡 下

readx();    李承乾,乃唐太宗李世民长子,当年因为起兵造反,在武瞾入宫时,正好是被发配充军,有过一面之缘,若非武瞾有过目不忘的本事,根本不可能有印象,后来听说郁郁而终,武瞾得权之后,也曾派人确认过,没想到,最终还是出现漏网之鱼。

    “武媚娘,没想到当年匆匆一面,你竟然还能记得朕?”李承乾俊朗的脸上却带着一抹化不开的阴鸷之气,森寒的盯着武媚娘。

    “朕?”武瞾听到李承乾的自称,不屑的冷笑道:“当年你因起兵造反,早已被先帝逐出皇室,早已没有继承李家皇位的资格,何德何能,敢自称朕?”

    “臣慕容喆,参见陛下!”下方,慕容喆突然福至心灵,虽有不甘,但此刻也别无选择,立刻倒头向着李承乾叩拜道。

    随着慕容喆下跪,一干叛军也反应过来,纷纷下跪,朝拜李承乾。

    “自古以来,得民心者得天下,妖女,江山乃我大唐之江山,岂能容你胡作非为,今日,承乾便要代死去的父皇以及诸位皇子复仇!”李承乾一脸义正言辞的道。

    武瞾目光在跪地的慕容喆一干人身上扫过,不屑的冷笑道:“一帮乱臣贼子,也敢说民心,你何不问问这满城百姓军民,他们是怎么想的?或者说……”

    武瞾说道最后,却将目光看向一旁的金蝉子,冷笑道:“佛门高手准备对朕动手了?”

    “阿弥陀佛。”金蝉子双手合十,摇头道:“贫僧此来,只为还去当年唐王陛下一番恩德,李施主乃唐皇陛下唯一血脉,贫僧自当为他提供一个公平的机会。”

    武瞾闻言,心中却更加沉重,对方如此淡定,显然已经有了万全的准备,慕容喆这个蠢货,也不过是对方的马前卒而已。

    果然。李承乾此刻带着讽刺的笑容看着武瞾道:“武媚娘,莫要妄想其他,此刻长安、太原、荥阳、魏郡、河北之地,已然答应支持朕。另外长安、太原、荥阳三路兵马已经到了城外,不信可以让你的人看看。”

    城墙上,传来上官婉儿的声音:“陛下,城外忽然出现大量军队,其意不明!”

    武瞾眉头一皱。冷哼声中,脚下人皇祭坛祭出,然而,此刻人皇祭坛却显得暗淡无光,仿佛随时可能散去一般。

    大周龙气!

    武瞾一怔,随即怒视向金蝉子。

    “阿弥陀佛。”金蝉子双手十合,淡然道:“往日因,今日果,十年前水陆大会,女皇所施展的手段。令佛门损失惨重,才会有今日之果,若有来生,女皇当谨记今日之教训,凡事不可做尽!”

    “朕还没输!”武瞾冷哼一声,便要出手擒拿李承乾。

    “笑话,妖妇!你真以为你还有机会吗?”说话间,两道身影挡在李承乾身前,同时出手,硬接武瞾一掌。岿然不动,反倒是武瞾踉跄的被反震之力震下了人皇祭坛。

    李承乾脸上露出得意的光芒,昂首道:“送她上路!”

    两道身影同时欺身而上,同时两人身上也散发出惊人的威势。在两人的气势之下,武瞾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名刀斧手上前,竟是想将自己斩杀,心中暗恨,却苦于无力反抗。只能在一群臣子的悲鸣声中,眼睁睁的看着道光落下。

    “铛~”

    一面金牌,破空而至,在打落斩龙刀的同时,化作一道护罩,将武瞾笼罩在其中。

    “什么人!?”李承乾惊疑不定的看向金牌射来的方向,武瞾也同时抬头,在这金色护罩的保护下,那两名高手的气势仿佛都消散了一般,抬眼间,却正看到令狐珞破空而来。

    “你是何人?胆敢管我大唐之事!?”李承乾怒视令狐珞,厉声道。

    “大炎暗堂,清风堂堂主,令狐珞,见过金蝉子。”令狐珞护在武瞾身前,微微行礼道。

    “大炎?”武瞾微微一怔,大炎之名她自然听过,但令狐珞何时加入了大炎,要知道这些年,云轩斋可一直都在她的监督之下。

    “阿弥陀佛,原来是大炎炎龙令。”金蝉子看着令狐珞,又看了看那金色的护罩,眼中闪过一抹凝重的光芒,缓声道:“只是此乃东胜神州之事,大炎地皇,乃北俱芦洲之主,是否管的太宽了一些。”

    说话间,护在李承乾身前的一道身影踏前一步,自阴影之中走出,乃是一名秃顶行者,正是当初跟随金蝉子取西经的沙悟净,此刻一步踏出,太乙真仙境界的气势悍然发动,就连武瞾周围的光罩,在这股气势下,都发出丝丝涟漪。

    令狐珞此前虽有保留,但如今也不过大成期左右的实力,如何能够抗拒太乙真仙境界的威压,嘴角泛起一丝苦笑,朗声道:“绾绾姑娘,你若再不出手,在下可要出丑了。”

    绾绾?

    武瞾皱了皱眉,看向四周,却并没有看见人影,但却看到上官婉儿此刻正踏空而来,对着令狐珞娇笑道:“两个都是太乙真仙,人家可没这份本事哩。”

    “媚骨天成,天生妖孽,留你不得!”李承乾身边,另一名男子此刻冷哼一声,显出了容貌,却是一名俊朗青年,乃昔日西海龙太子,此刻看着绾绾周身散发出来的气势,冷哼一声,一掌打来。

    “什么东西,也敢对绾绾妹妹动手?”一声爽朗的女声中,吕玲绮身影出现在绾绾身前,挥手一掌将敖烈击退,皱眉看着敖烈道:“原来是一条小泥鳅,滚!”

    “吕姐姐。”绾绾蹦蹦跳跳的来到吕玲绮身边,亲昵的挽住她的手臂,对着令狐珞的方向做了个鬼脸。

    “婉儿?”武瞾没有理会从天而降的吕玲绮,只是将目光看向绾绾的方向,眼中带着不可思议的神色。

    “绾绾乃大炎暗堂月部都统,总督大唐一切情报。”吕玲绮看了武瞾一眼,淡然道:“潜伏东胜神州,已经有百年光阴,另外,绾绾乃阴后祝玉妍首徒。算起来,你也算她师妹。”

    百年?

    武瞾嘴角一颤,看了一脸歉意的绾绾一眼,没再说话。事情到了这一步,哪里还不知道,自己成了那位大炎地皇的棋子,隐隐间,武瞾已经猜出了对方的身份。

    敖烈被吕玲绮一掌击退。怒吼一声,顷刻间化作万丈金龙,凌空朝着吕玲绮扑来。

    “放肆!”吕玲绮凤目圆睁,怒吼声中,猛地拔地而起,一把攥住敖烈的龙角,朝着地面狠狠地灌下去。

    “轰隆~”惊天动地的震响声中,万丈金龙被吕玲绮直接按进了地面。

    还要趁胜追击,心中突然生出一股警兆,也顾不得继续追击。抖手间,取出了自己的方天画戟,虚空一划,与打过来的金箍棒撞击在一起,巨大的力道涌来,双方不禁各退一步,吕玲绮目光冷冷的看着眼前出现的金毛猴子,甩了甩有些发麻的臂膀道:“侯明?不对……你这猴子,倒是比侯明那家伙厉害多了。”

    孙悟空和侯明,皆是天地异种。混世四猴,容貌有相通之处。

    金蝉子闻言却是心中一动,看向吕玲绮道:“敢问女施主所言侯明,可是那混世四猴之一的六耳弥猴。”

    若说西游中。佛教最大的遗憾,除了功德碑大炎平白分去了大半之外,便是原本该是佛教护法的孙悟空没能了解了同为混世四猴的六耳弥猴之间的因果,混世四猴,可以通过相互杀戮夺取对方神通,若当时孙悟空能够斩杀六耳。便是没有功德相助,西游走完,结算因果之时,也能突破到大罗金仙,如今却只是太乙金仙巅峰,根本不够资格成为佛教护法。

    “和尚见识不低,不过你也别白费心机了,侯明现在你们可找不到。”吕玲绮挥了挥手,不在意的说道。

    下方,李承乾、慕容喆以及一干洛阳军民和叛军此刻却是看得呆了,原本一场宫廷政变,如今似乎已经衍生到神仙之间的交锋上面,慕容喆不自觉的吞了口口水,隐隐间,他猜到了些东西,但此刻,却从心底不愿意接受那个可能。

    “阿弥陀佛。”金蝉子微微颔首道:“此事暂且不谈,今日贫僧前来,乃为周唐之间因果而来,大炎虽是地皇国度,却也不该擅自插手凡人之事,还望女施主可以行方便之门,金蝉子感激不尽。”

    “佛教秃驴,就是虚伪。”吕玲绮冷笑道:“不过这方便之门,今日本将军说了可不算。”

    “姑娘所言何意?”金蝉子眉头微皱,看向吕玲绮道,若大炎还有高手前来,那今日之事,恐怕要凭增变故了。

    “两军交战,百姓何辜,眼下周唐恩怨,累得东胜神州境内,千万军队厮杀,冤魂无数,我大炎地皇陛下,感念苍生疾苦,特命岳飞率军前来,平息纷争,另如今周已名存实亡,而李唐皇室唯一血脉,李承乾品行不端,若为君,只会让民生疾苦,我大炎,乃地皇之国,占据大义,人皇治国无方,当执地皇之权,收回人皇之气,自今日起,东胜神州,将为我大炎国土。”岳飞微笑着说道。

    “此言大谬,便是李承乾德行有亏,也当重新择明主而治,大炎地皇,并非人族共主,何德何能,敢言治理天下!?”金蝉子目光一凝,怒声道。

    “只因战乱不休,不得已,我大炎为平息兵祸,特派出十名中将,各领一路大军,十路大军,如今已占据东胜神州大半疆土,只余长安、洛阳、太原、河北等地,尚未归附,今日,岳某前来,便是请大周女皇,顺应天命,行禅让之举,也可免去生灵涂炭。”岳飞淡然道,说着,将目光看向武瞾,淡然道:“还请女皇念及苍生之苦,免去一场兵祸。”

    武瞾闻言,脸上露出一声苦涩的笑容,虽是询问,但她却也知道,大势已去,岳飞之所以询问,也不过是求一个大义的名分,事实上,除了洛阳之外,长安、河北、太原此刻都在李承乾手中,就算是洛阳,今夜若无意外,就算自己不降,也会落入李承乾手中。

    咬了咬牙,武瞾抬头看向岳飞道:“我要见他!”

    岳飞闻言,却是微微一笑,此言,无疑已经说明武瞾放弃了帝位,不再以朕自居,随着她的话语落下,武瞾脚下,那原本已经暗淡无光的人皇祭坛中,响起一声龙吟,随后消散无踪。

    “笑话,长安、太原、河北之地,已是我李氏之地,关这妖妇什么事?”李承乾闻言大急,不甘的叫道。

    “大人说话,你插什么嘴,没大没小的东西,滚!”吕玲绮凤目流转,落在李承乾身上,冷哼道。

    李承乾刚才可是亲眼看到万丈金龙被这女人一巴掌拍到地上,此刻见她眼睛瞪来,不自觉的缩了缩脑袋,将哀求的目光看向另一边的金蝉子。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岳将军不愧是洪荒名将,只是今日之事,贫僧为了解因果而来,怕是你我之间,还需做过一场!”金蝉子微微沉默之后,看向岳飞道,李承乾还未正式即位,自然不会有人皇祭坛,实际上刚才岳飞之所以询问武瞾而不理会李承乾,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人皇祭坛,乃天地所授,只要人皇祭坛还在,那武瞾就是天定东胜神州之主,只要她认可投诚大炎,那在大道那里,就是代表整个东胜神州降服,便是金蝉子有心阻止,也无能为力。

    “好!”岳飞取出银枪,朗声道:“此地凡人甚多,你我不防以星空为战场,做过一场,如何?”

    “正合我意。”金蝉子点点头,踏步间,破空而上,岳飞招出自己的坐骑,乃是一头墨玉麒麟,张牙舞爪间,紧跟着腾空而起,转眼间,两人已经消失在虚空之中。

    “猴子,你们三个是一起的吧?”吕玲绮方天画戟一指,看向孙悟空道。

    “是又怎样?”孙悟空昂首道。

    “刚才打的不过瘾,现在你们三个一起上,陪我好好打一场!敢不敢?”吕玲绮挑衅道。

    “打就打,俺老孙会怕你这个黄毛丫头不成,看棒!”说话间,已经和沙僧、敖烈一起,攻向吕玲绮,四人战成一团,吕玲绮坐下,乃是自神界抓来的一头神兽凤凰,乃是巅峰神人实力,此刻虽然无法发挥出在神界的威能,但天生御火的本事却不会因为世界的不同而受到束缚,无尽真火,将孙悟空之外的沙僧和敖烈烧的狼狈不堪。

    城中,眼看着四人一凤越打越远,局面似乎又回到了开始,只是此刻,局势却有些不同。

    “二……二师兄。”慕容喆努力让自己表情看起来亲和一些,挤出几分笑脸,看向站在武瞾身前的令狐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