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十三章 地皇极致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十三章 地皇极致

第十三章 地皇极致

readx();    大炎与佛门高手的激战此刻还隐隐间能够听到那来自虚空之中不断碰撞的轰鸣,甚至洛阳城此刻都不断传来一阵阵轻微的震荡,但此刻,作为当事者的叛军和洛阳军,此刻却陷入诡异的平静当中。

    叛军之中,慕容喆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有些僵硬,此刻却忐忑的看着令狐珞,周围无数鄙视、不屑的目光已经顾不得了,连慕容喆自己都没想到,自己那位便宜师尊,竟然有着如此深厚的背景。

    令狐珞看着慕容喆,摇头轻叹道:“机会,我已经给过你了,但你并没有珍惜。”

    慕容喆脸上的表情一僵,要说什么,慕容喆却已经打断对方的话语:“陛下有令,云轩斋之事,我可以全权负责,你背出师门,欺师灭祖,万死难辞其咎。”

    “师兄。”噗通一声,慕容喆跪倒在地上,面无人色道:“师兄,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师弟一时鬼迷了心窍,求师兄法外开恩,给我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免了。”令狐珞摇了摇头,脸上闪过一抹不忍,良久叹道:“师傅当年说的不错,你虽然天赋不错,但心胸狭窄,今日虽不会杀你,但这一身本事,皆来自师傅,今日,我便要替师尊收回当年所赐予你的一切,从今往后,你与云轩斋,再无瓜葛。”

    一指遥遥点向慕容喆的丹田。

    “不,你不能这么做!”慕容喆头皮发麻,眼见令狐珞没有丝毫留手的意思,眼中闪过一抹狰狞,陡然起身,周身散发出一股澎湃的气势,竟是在这一刻,强行突破了修为,不过却并未拼命,而是转身,向着天空激射而去。

    “啪~”

    空气中。仿佛气泡破裂的声音中,慕容喆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回头,不可思议的看向令狐珞。在那一刻,清楚的感觉到自己丹田之中,元婴在一刹那破裂,数十年苦修,一朝丧尽。失去元婴支撑的身体,轰然自空中跌落下来,喷出一口鲜血,怨毒的看向令狐珞。

    令狐珞却没有再理会慕容喆,就像他说的,自今日起,慕容喆与云轩斋已经再无关系,虽然心有不忍,但慕容喆之前的行为,又何曾顾念过一丝同门之谊?

    转身。看向武瞾道:“师妹,如今还需要你来主持大局。”

    点点头,武瞾知道,在自己放弃人皇祭坛的那一刻,自己便已经不再是这个国家的主人,此刻看着茫然的洛阳侍卫,武瞾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所有士兵,放下你们的武器,无论是大唐还是大周。自今日起,已经不复存在,你们已经没有了战斗的理由,放下武器。准备……受降吧。”

    最后三个字,说的异常艰难。

    洛阳城内,无论叛军还是洛阳守军,此刻大都茫然的站在原地,有人放下了手中的兵器,有人却死死地攥着。李承乾焦急的安抚着军心:“大家别听她胡说,我们还没有败,不过危言耸听之言。”

    然而,此时此刻,他的呼声,却并没有得到响应。

    绾绾嗤笑道:“连人皇之气都没能凝聚,你以为自己还有机会吗?”一指点出,一缕金芒洞穿了李承乾的眉心,瞳孔骤然放大,不可思议的看着那个娇弱堪怜的女人,无论谁也没想到,这样一个女子,出手却如此狠辣歹毒。

    “大乱之后,人心思定,还望师妹能够顾全大局,助我大炎彻底恢复东胜神州民生。”绾绾扭头,对着武瞾微微一福道。

    深深地看了绾绾一眼,武瞾点点头,淡然道:“狄仁杰,此事便由你来负责,尽量配合大炎。”

    “是,微臣遵命。”

    国破山河在,权利的更替和交接,自然不会一帆风顺,不过大炎此刻有了大义,东胜神州经历此次战乱之后,民心思定,加上武瞾原班人马不遗余力的支持,即便如此,大炎接手原本属于大周的势力,依旧耗费了三年时间,才初步完成交接,接下来,自是休养生息。

    大唐或是大周,虽是大国,但东胜神州却也并非只此一国,周边还有一些小国家,不过最大的王朝已经覆灭,周边一些小国自然更难阻止大炎一统之势。

    大周降服十年后,洛阳。

    “父帅,大宛、龟兹、大秦、月氏四国不战而降,我大炎截止目前为止,已完全占据东胜神州。”岳云一脸崇拜的看向岳飞,十年前,他还在抱怨岳飞迟迟按兵不动,谁能想到,短短十年的功夫,便已经彻底拿下东胜神州,这期间,大仗几乎没有,大多数时间里,都是在接收地盘,速度之快,已经甩出南蟾部洲的南征军几条街,那边如今也不过打下半数疆域,保守估计,彻底占领南蟾部洲也需要五十年时间,这还是在佛教不插手的情况下。

    “我军此次能够攻伐东胜神州,也是运气使然,若非大唐内战,要占领整个东胜神州,怕也要百年光阴。“岳飞微笑道,这里所说的占领可不止是打下城池,还包括民心治理,大炎安排在东胜神州这边的,也不过十万部队,虽说是精锐之师,攻城略地不难,但要让民心归附,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岳云、武瞾、绾绾、令狐珞、吕玲绮。”岳飞看向下方五人,肃容道:“眼下东胜神州已下,陛下有令,令你们随我即刻反回龙庭,大炎精锐也会随之撤走,为接下来的战事做准备。”

    “是!”岳云、吕玲绮脸上露出兴奋的神色,南蟾部洲、东胜神州都是凡人国度攻打不难,接下来西牛贺洲才是真正的大战。

    必要的交接在此前岳飞已经将东胜神州的大半事务交给赶来的荀攸,随同荀攸而来的,还有大批大炎工匠,城造队,东胜神州已是大炎地界,大炎政策自然也要向这边推广,另外随同而来的,还有五千艘飞舟,东胜神州的人口过剩,大炎龙庭已经决议在这边招募大量流民迁徙到北俱芦洲。进行拓荒,此次岳飞五人回朝,也带着运送流民的任务在其中。

    流民招募的工作,已经基本结束。十万龙庭精锐护送着五千艘飞舟,在岳飞等人的率领下,腾空而起,十万大军,五千艘飞舟。同时腾空,一时间,洛阳上空,连太阳都被遮蔽,无数东胜神州子民看着这壮观一幕,加上这些年大炎不遗余力的宣传,心中对于大炎的归属感无形中又增强了几分。

    数日后,大炎龙庭,朝天殿,无数凝聚成形的龙气源源不绝的自四面八方涌来。大炎此刻的气运云海已经将整个龙庭笼罩,气运云海之上,龙气凝成的朝天殿中,此刻已经隐隐浮现出李轩的龙气虚影,这龙气虚影可不是李轩自主凝结的龙气分身,而是由无数大炎子民信念所汇聚而成的李轩神像,除了李轩的神像之外,大炎神将业位之上的官员,在气运云海之上,都出现模糊的虚影。只是不如李轩神像凝实。

    自吞并东胜神州之后,李轩的天地业位便达到上位地皇之身,只待神像凝聚完成,便可向天索要业位。晋级天帝业位,到时,业位临身,不但可享受万倍修为加速,更可凝聚帝心,调动宇宙星辰之力。分封天地,与凌霄天庭分庭抗礼,与圣人同尊,气运云海不枯,天帝不死,这才是真正的天帝至尊,远非玉帝那样的傀儡天帝可比。

    “太白,此事就有劳你再跑一趟,关乎三界格局,希望玉帝可以慎重考虑。”朝天殿上,李轩对着天庭使者太白金星微笑道。

    “地皇陛下放心,此事在下晓得,只是还望陛下能够信守承诺。”太白金星微微鞠躬,微笑着说道。

    “这是自然,五方大帝包藏祸心,罔逆天意,背离臣德,朕自不能坐视不理。”李轩微笑道。

    “陛下留步,在下这便回天庭复命。”太白金星微笑道。

    “陛下,我们真要跟天庭合作?”朝天殿外,看着太白金星身影消失,站在李轩身旁的徐庶担忧道:“天庭内乱,五方大帝结盟,要推翻玉帝,我大炎大可坐壁上观,待双方两败俱伤之后,收拾残局,或可一举吞并凌霄天庭。”

    李轩摇头道:“你以为,佛教会任由我们做大?”

    “就算他们两败俱伤,佛教也绝不会容许我们出兵天庭,况且,朕可不觉得此战会是两败俱伤的结局。”李轩看着天空,冷笑道:“玉帝可没你们想象的那般窝囊,此次名为结盟,不过是玉帝不想暴露太多底牌,想要借我们的力量而已。”

    “那……”徐庶不解道:“陛下为何还要答应结盟?无端被玉帝利用。”

    “算不上利用,各取所需尔,朕只答应帮他除掉紫微大帝,那星魄之中,颇为神妙,若能得之,此后攻伐灵山,我们手中便多了一份底牌,算是双赢吧,此战之后,玉帝掌控天庭,不再有掣肘,而我们会得了紫微大帝的星魄,拿来对付灵山,玉帝就算有后手,但其他四方大帝也不是摆设,就算会赢,短期内,天庭也不可能阻止我们攻占灵山。”李轩淡然道。

    “陛下睿智。”徐庶点点头,这其中的算计自然不会这么简单,不过随着天地大劫将至,也加剧了洪荒势力的整合,圣人被困,难以再对洪荒局势产生影响,无论玉帝还是李轩,都想借此机会,壮大己身。

    “李靖那边进展如何了?”李轩问道。

    “南蟾部洲,有慈航道长相助,初时倒也势如破竹,但最近,似乎有佛教高手加入,合纵联合,说服剩余国度联盟抗炎,眼下双方于普陀山一代陷入僵持之中。”徐庶说道。

    “高手,也好。”李轩闻言,不禁冷笑一声:“损失的高手越多,待我大军进攻灵山之时,阻力便会越小,命兵部将自东胜神州回来的中将尽数派往南蟾部洲参战,朕这边,最不缺的就是高手,告诉李靖,不用跟佛教客气,对方高手来多少,我们收多少,必要时,可向龙庭求助。”

    “是。”徐庶点点头。

    两人走出朝天殿,路过一处假山,到了御花园,却看到御花园中,一道孤傲却柔弱的身影站在那百花丛中。

    “陛下,臣还有一些事务要处理,先行告退。”徐庶怔了怔,随即向李轩拱手告退。

    “嗯。”李轩点点头,目光复杂的看向那立于百花丛中的身影,对方也察觉到两人的到来,目光落在李轩身上,微微一颤,随即却陷入了沉默,贝齿轻咬着嘴唇,就那样倔强的看着李轩。

    心中轻轻的叹了口气,李轩走上前去,依稀间,似乎记起多年前,长安,云轩斋外,那少女期待的眼神渐渐化作绝望,虽然当初因为对方的身份而生出几分疏离,但这些年,尤其是从祝玉妍那里得之,对方始终保留处子之身,饶是李轩此刻心境,也不禁生出几分波动,如今少女脸上的稚嫩已然随着岁月的流逝褪去,但那目光之中,除了昔日雄霸天下的气质之外,剩下的,也只是无边的幽怨。

    “这些天,过的可还习惯?”李轩上前,看着眼前这个记忆中的少女,只是此刻已然少了几分稚嫩,多了几分雍容气度,轻叹一声,伸手拂开女子那光洁的额头上几缕散乱的发丝,轻叹道。

    “不习惯。”武瞾倔强的看着对方,强忍着眼眶中流泪的冲动,咬牙道:“地皇之尊,好高的身份,好冷的心,好高明的手段!为了自己的目的,便不惜牺牲一个少女的人生,三十年,整整三十年,你可知道,对于一个普通女子来说,三十年意味着什么?”

    “青春,一个女人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李轩看着武瞾几乎竭斯底里的表情道。

    “若是没有你,纵然凄苦,我也认了,既然无情,当初又何必接近我?”

    李轩揉了揉眉心,很想说当初的相遇,只是一场偶然,只是这话,这个时候真不好说出来,他看得出,武瞾需要的是发泄,三十年,对于修士来说,自然是弹指即过,但对于凡人而言,那已经相当于大半人生了。

    泪水,终究没能控制住,夺眶而出,三十年的苦等,最终换来的,却是一场利用,哪怕李轩此刻有心弥补一些,但终究有些苍白,哪怕如今有许多女人,但这样的情况,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处理,心中烦闷,索性不再理会,一把将对方拦腰抱起,不顾女人奋力的挣扎,朝着旁边的宫殿走去。

    “放开我……你放开,我乃人皇之尊,就算让位于你,也不该如此……呜……”挣扎,怒喊的声音渐渐消失在那盛开的百花丛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