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二十五章 天下无佛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二十五章 天下无佛

第二十五章 天下无佛

    灵山,大雄宝殿,昔日弥漫的功德之力,如今已经淡到几乎无法看到,八百罗汉乃佛教砥柱中流,如今还能汇聚到这里的,已经不足一半。

    一众佛陀、菩萨、比丘、罗汉,脸上没有了昔日的慈悲,许多佛陀罗汉身上,能够明显感觉到一股惊人杀气,弥漫在整个大雄宝殿之中,让这昔日祥和安宁的大雄宝殿,少了几分祥和,却多了一种杀伐之气。

    “佛祖,孔雀大明王与雪峰之巅决战大炎元帅吕布,双方大战三天三夜,最终大明王却与那吕布狼狈为奸,转投大炎,更趁我灵山空虚,打伤罗汉,带走了金翅大鹏。”大威天龙菩萨一脸愤愤的说道:“不想我佛教待那孔宣不薄,孔宣却如此背信弃义,着实可恨。”

    不薄吗?

    如来坐在宝座上,轻轻的叹息一声,佛家讲究因果轮回,报应不爽,但却将自身超脱于因果轮回之外,以致有今日之祸。

    孔雀大明王原名孔宣与金翅大鹏本就是兄弟,昔日封神之战,为还恩情,入商朝,镇守山海关,万仙阵中,被擒,此后囚于灵山,金翅大鹏孤身闯入灵山援救,虽然鲁莽,却也能够看出这兄弟间的感情,孔宣也是因为金翅大鹏的关系,才当了佛教的孔雀大明王。

    然而,三百年前西游,佛教为将大乘佛法东传,却不惜让金翅大鹏应劫,孔宣判出佛教,恐怕在当时已经种下因果,只是孔宣昔日能为山海关总兵,除了本身实力过人之外,本身也有足够的筹谋,不似金鹏那般鲁莽。这次为佛教力抗吕布大军,将吕布挡在雪峰山之东三天,恐怕在孔宣来说。这也是还了佛教这些年来的恩德。

    只是此刻,看着这大雄宝殿之上。满殿佛陀、罗汉乃至菩萨一个个义愤填膺,却没有一个人想到此中因果,如来在心底不禁深深地叹了口气。

    孔宣之事,只是一个诱因,接下来,才是佛教灾难的开始,昔日接引为壮大佛教,强渡三千红尘客。当初慑于圣人之威,那些人愿意服从佛教,如果佛教能够一直昌盛下去,也许几个量劫之后,这些人就真正归属佛教了。

    只可惜,这只是如果,如今圣人被困紫霄宫,佛教三佛表面一团和气,但私下里却是各有算计,燃灯前身为阐教燃灯道人。虽然修为高深,却不足以服众,弥勒自创小乘佛教。隐隐有与大乘佛教分庭抗礼之势,过去有观音游走天下,帮助如来稳定局势,还看不出什么,但自观音被大炎渡化,剩下的文殊、普贤、大势修为虽有,却没有观音的手段,难以平衡内部矛盾,使佛教一致对外。至于一心想要顶替观音位置的大威天龙……不说也罢。

    如来心中不禁悲叹,若非如此。也不至于百年间,便被大炎六路大军兵围灵山。佛教信仰,在大炎暗中推动的诸子百家的联手打压下,几乎断绝!

    深吸了一口气,如来脸上带着微笑道:“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如今大炎六大统帅兵围灵山,不日便要兵发灵山,诸位尚需戮力同心,共渡难关。”

    “佛祖放心,我等必会竭尽所能,大炎虽强,但刚不可久,我等只需坚守数年,待天庭内乱结束,大炎军队士气颓废之际,便可联合天庭大军,内外夹击,定能一举击溃大炎!”大威天龙菩萨自信满满道。

    如来深深地看了一眼大威天龙,很想告诉他,你的自信是没有根据的,莫说几年,以如今之势,一旦灵山护山大阵被破,莫说几年,便是几天都难以继续守下去。

    不过最终,如来也只是微笑的点点头,如今佛教需要的是一个希望,某种意义上来说,大威天龙也算帮了自己一个大忙,暂时稳定了人心。

    就在此刻,天地突然传来一阵隆隆声响,大雄宝殿内,所有人的目光看向大殿之外的天空,那里,该是天庭所在吧?如此天象,想来天帝之争将有结果。

    如来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但愿……赶得及吧!

    灵山之外,吕布、岳飞、赵云、宋缺、寇仲、李靖六人同时看向天空,诸葛亮沉声道:“天象已至,陛下那边看样子已经成功了,梁将军,灵山的护山大阵,有把握吗?”

    梁萧看向眼前隐藏在若隐若现的雾气之中的灵山,点点头道:“此阵虽然为圣人所创,但主阵者并非圣人,若是由圣人主持,要破还有些难度,如今却非圣人主持,要破不难!”

    哪怕是圣人主持,也只是有些难度,梁萧在阵法之道上面的造诣,经过秦羽新宇宙之中百亿年的钻研,已经达到九级阵法极致,甚至在当初李轩开天之后,悟出一丝阵道之引,隐隐间,已经有了宇宙的雏形,虽然两界法则不同,但大道万千,殊途同归,如今即便面对圣人主持的阵法,梁萧也有信心破除,更何况此刻主持阵法之人,并非圣人。

    “好!”吕布脸上带起一抹微笑:“看来这头功,合该我们所获,通知其他五路大军,破阵在即,准备攻入灵山!”

    “诺!”吕布身后,一众中将兴奋的举起了兵器,凝神戒备。

    梁萧抬头,挥手间,取出数万枚极品神灵石,大手一挥数万枚神灵石随着梁萧的操控,散步灵山四周,梁萧飞身来到灵山上空,朗声道:“天地一方!”

    数万枚神灵石同时散发出璀璨的光泽,一个笼罩了整个灵山的阵法空间瞬间形成,在这阵法空间中,梁萧便是主宰,可以轻易的勘破灵山护山大阵之中运转之间那一闪即逝的破绽,一道道空间之力不停的攻击着护山大阵,原本几近完美的圣人阵法,在这一刻,仿佛一个巨大的蛋壳之上,出现无数裂缝一般。

    “咔嚓~”

    伴随着一声碎裂之声,护山大阵轰然碎裂。梁萧收回神灵石,避开冲天而上的几名菩萨攻击,飞回大阵。对吕布道:“大阵已破!”

    “杀!”吕布怒吼一声,几乎是同时。另外五路大军也同时对灵山发起了进攻。

    “放肆!”一道金光璀璨的如来法身瞬间形成,瞋目怒视一众大炎武将,朗声道:“佛家清静之地,凡俗之人,何故血染灵山!?”

    “老和尚,还想顽抗吗?”吕布抬头,冷哼一声,手中方天画戟虚空劈下。狠狠地斩在如来的法相金身之上。

    “咣~”一声巨响,如来法身波动了几下,却并未被破,反倒是吕布身体受到巨大反震之力,倒飞而出。

    “施主好重的杀孽,今日,本座却要代天除了你这巨孽!”如来猛地一掌拍下,巨大的佛掌,几乎将整个天地笼罩,朝着吕布以及他身后的大军拍来。

    “放肆!”虚空中。一道掌影凭空而现,与如来的佛掌在顷刻间碰撞,掀起一阵能量风暴。无数佛陀和大炎士兵被这股狂风卷起,一时间,只见人影漫天。

    “祖巫之体!?”如来目视来人,眼中闪过一抹惊诧。

    云澜负手立于云端,看着如来冷声道:“你也是堂堂一教之尊,竟然自堕身份,为难我大炎将士,今日,本后便看看。释迦摩尼,到底有多少本事!”

    说完。不等如来再说,又是一拳轰过来。

    天空中。光滑突然一闪,一盏佛灯带着二十四颗定海神珠打向云澜,燃灯的身影出现在如来身后,怒声道:“佛门重地,修得放肆!”

    “哦?便是放肆,你又能怎样?”一座水池凭空而现,水池之上,一道几乎与云澜一模一样的身影傲立当空,伸手一指,池中之水滔滔而下,燃灯心中一悸,连忙收回本命法宝佛灯,但二十四颗定海神珠,却被从天而降的羽化池池水侵染,失去了光泽,坠落地面,不等燃灯反应,池水之中,突然出现二十四名背生羽翼之人,每人收走一颗定海神珠,顷刻间,飞回了对方身边。

    “还我宝贝!”燃灯怒喝一声,挥动量天尺打向玄曦。

    “我看此宝与本宫有缘!”玄曦伸手一招,二十四枚定海珠被她收起,手中却多了一把古朴的宝剑,挥手间,竟然架住了燃灯的功德至宝量天尺,冷笑的看着燃灯古佛道:“你有本事收回吗?”

    “杀!”此刻,下方六大统帅已经率军杀入灵山,灵山高手虽多,但大炎大将、中将,如今皆有大罗金仙之力,更有无数少将参战,一干佛陀、罗汉竟被打的节节败退。

    便在此刻,一道胖胖的身影出现在佛门阵营之中,挥手间,抛出一个布袋,念了声收!

    一股庞大的吸力涌来,一众大炎将士刚刚冲进灵山,便被那布袋吸了进去!

    “大胆,还不还我将士!”寇仲一跃而起,井中月出鞘,狠狠地斩向人种袋,那人种袋虽是奇宝,但显然对于六大统帅这等级别的人物并没有功效,弥勒一收人种袋,挥手间,一股大力将寇仲迫退。

    “好胆!”宋缺冷哼一声,天刀一出,天地间仿佛多出一道裂缝,饶是弥勒的修为,刚刚迫退寇仲一刀,此刻也无力再接宋缺这含怒一刀,连忙拖着人种袋退开,却不想吕布、赵云、岳飞和李靖已经从另一方杀到。

    大炎六大统帅,虽然修为还无法和佛教三佛这些老牌道果境高手相比,但也早已凝聚出道果,一身修为,已至道果境三重,六人联手,便是弥勒这等老牌道果境强者,一时间,也不敢樱其锋芒,被打的节节败退,但大炎各路兵马,此刻却被收进人种袋之中,若不能破开人种袋,放出大炎兵马,这场战争便无以为继。

    而佛教各路菩萨、佛陀、罗汉眼见没了对手,自然不可能任由弥勒佛被六人群殴,大批菩萨飞天而上,虽不能力敌六大统帅,但只需要缠住几个,以弥勒佛的修为,便能尽快脱身出来,反攻回去。

    然而,就在众人以为将要反败为胜之际,弥勒佛手中的人种袋突然极速的膨胀起来。

    “什么!?”弥勒佛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人种袋之中,自成空间,莫说大炎百万雄师,便是将天下人口都填进去,人种袋也不可能被撑开,但此刻,人种袋却是仿佛气球一般,越长越大,仿佛随时可能裂开一般。

    “空间破灭!”人种袋中,突然响起一声怒喝,随即整个人种袋轰然炸开,无尽空间碎片向四面八方射出,前来助战的佛陀、罗汉顿时死伤无数。

    梁萧此刻冷眼看着弥勒佛道:“空间封印!”

    只见无数四散开的空间之力,在某种奇妙的法则引导下,又重新组合起来,弥勒佛措手不及之下,反被困进这空间之中。

    一群大炎战将此刻得以脱困,眼看着无数佛兵围上来,胸中一口怒气正自不得发泄,健壮纷纷怒吼着反冲回去,鲜血开始侵染灵山,无数佛陀,罗汉在大炎猛烈的攻势下,身死魂灭,当然,也有无数大炎将士,在佛门的反扑下永远留在了灵山,战争,本就是残酷,此刻面临灭教之祸,佛门殊死反抗之下,大炎的伤亡也开始节节攀升。

    天空中,弥勒佛被梁萧困在空间之中,如来、燃灯两大佛祖与云澜、玄曦激斗不休,然而,被佛教寄予厚望的天庭援军,却迟迟没有出现,随着时间的推移,大炎的后续部队源源不绝的攻上灵山,大雄宝殿血流成河。

    “快看,是金翅大鹏!”人群中,突然一道金光闪过,两名佛陀连反应都来不及,便已经身首异处,只见人群中,一名金甲战将手持方天画戟,状若疯虎般不要命的往佛教人多的地方冲,每到一地,必是血流成河,有人认出了对方的身份,不由更加惊恐,昔日金鹏被囚于灵山,再加上三百年前西游路上又一次被佛门算计,可谓是新仇旧恨,再加上熟知金鹏性格,金鹏给佛教众人带来的震慑,远超大炎各路猛将。

    而且,金鹏并非独自前来,在他身后,牛魔王、蛟魔王、鹏魔王、狮魔王,昔日妖族七圣,孙悟空投了佛教,而另外两位魔王却在十年前积雷山一役中陨落,如今只剩四大妖圣,此刻联合金鹏攻上灵山,更给灵山佛兵带来巨大的压力。

    “天庭的人为何还没有来!?”一声声悲愤的咆哮,佛教已到了崩溃的边缘,然而天庭的援兵,却迟迟未现,更加快了佛教的崩溃速度,已经开始有佛陀跪地请降!

    完了!

    如来人在空中,却时刻关注着下方的战局,眼看着大炎将士逐步将整个灵山蚕食,虽然还有菩萨、罗汉负隅顽抗,但事已至此,大势已去。

    “此等时候,还敢分心吗?”一声冷哼,在耳畔响起,如来回头看去,却正看到云澜手中扔出一尊宝塔,从天而降,将如来收入宝塔之中。

    另一边,燃灯古佛眼见大势已去,虚晃一招,遁入虚空,竟是非常干脆的跑了,让正准备一鼓作气将燃灯打杀的玄曦一阵愣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