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配角的逆袭,第十三章 尹师兄你太不纯洁了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十三章 尹师兄你太不纯洁了

第十三章 尹师兄你太不纯洁了

    得到了丘处机的保证,苏易也就放心了,看来梅超风修炼九阴白骨爪走火入魔是因为没有道门内功作为根基,而这点自己可就不同了,杨康是个好同志,人虽然不在了,却给他留下了数年苦修的内功,加之他这一个月的精修,早已经纯熟的有如自己本人修炼的一般。

    有这精纯的道门内功打底,苏易第二天放心的开始钻研起了魅影剑法和摧心掌来。

    只是这两套绝学何其精妙,苏易研究了一天,仍是云里雾里的不知所以然,他也不着急,每日里仍是按部就班的修炼内功,钻研武艺,他现在的武功太差,比之尹志平赵志敬之流还要逊上一筹,而这俩人只不过是个酱油党而已。

    当然尹志平这厮日后能够亲近金庸世界第一美人,酱油着实是打的香喷喷美滋滋的,赵志敬可就惨了,整个一倒霉蛋无疑。

    苏易很悲哀的发现现在的自己连打酱油的资格都没有。

    嗯,果然还是应该好好的充实自己,现在还不到我嚣张的时候,我还是老老实实的躲起来吧。

    就这样,苏易每天热火朝天的陷入了苦修武艺的热潮中,他在全真教中呆的时间不长,认识的人也极少,丘处机时常下山锄强扶弱,除了尹志平经常来看他之外,旁的人早就已经忘记了杨康这个人。

    而尹志平每日来此都要带上几只野味,两人好好的大快朵颐,久而久之,苏易突然觉得这家伙似乎不是来看自己的,这丫的专程来改善伙食来了。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丘处机已经过目了魅影剑法,但作为丘处机座下大弟子的尹志平却是丝毫没有听说过这门剑法,看来丘处机将这门剑法看做了苏易的私人物品,即便是自己的徒儿也不曾透露。

    苏易本来也犹豫着丘老道对自己着实好的没话说,我是不是把这套剑法传给尹志平来报答师傅呢?可是后来一想,万万不可,这家伙可是有后科的,日后他可是要**小龙女的人啊!因为打不过所以**,万一这家伙得了绝世武功变厉害了,日后小龙女打不过他,那**岂不是要变成**?

    想着想着,看向尹志平的目光就变得苦大仇深起来,这家伙好艳福啊,让我等大fff团团员情何以堪!

    尹志平颇感不自在的扭了扭身子,上下检查了下,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也就对苏易的目光视而不见了,转头继续啃自己的烧鸡。

    苏易却不爽了,你丫的天天下来蹭老子的肉吃,难道不知道老子已经连续吃了好几个月的肉了吗?你倒是给我带点蔬菜来吃啊……

    想起来就是一把辛酸泪……苏易在山下住了几个月,每天早餐肉汤,午餐烤肉,晚餐肉汤,几个个月吃下来,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对蔬菜的渴求**已经达到了天际,无奈之下只得上山准备到厨房弄些蔬菜吃,谁知丫的那些看门的竟然不认识他了,把他当做了闯山之人,还动起了手来……

    最后事情闹到了马钰那里,这才算分清了是非,只是想吃口菜而已,结果闹得这般大,苏易一怒之下,再没上过山,因此现在他看着青草的眼神都是绿的,感觉随时都要控制不住扑上去啃上一口了。

    待得手中烧鸡啃完,尹志平满足的打了个饱嗝,一抬头顿时吓了一跳,只见苏易仍是目光灼灼的死死盯着他,眼神中的意味难以言明,但可以确定不是什么善意。

    “那个……杨师弟?”尹志平胆怯的问道:“你干嘛这样盯着我?”

    “没什么……”苏易若无其事的转过头去,他当然不会说我正在心里把你三刀六洞、大卸八块呢……然而很快,他又转了回来,问道:“上次我不是让你帮我带些蔬菜吗?怎么你空手来了?”

    尹志平叹道:“师兄我也没办法啊,你想吃蔬菜这无可厚非,可你让我帮你捎带,却又不让我说是你要的,你这样师兄很为难的,前几次我偷偷去拿菜已经被大厨发现了,托你洪福,他们都认为丘处机座下大弟子尹志平是个吃货,每日里的饭菜根本吃不饱,还要去厨房偷些生菜来吃,我哪敢再去厨房啊?”

    苏易无言的盯着尹志平旁边的鸡骨头,正色问道:“难道你不是个吃货吗?”

    尹志平噎了一下,无奈道:“好吧好吧,大不了师兄我厚着脸皮下次再去偷些就是了。”

    “这才对嘛……”苏易满意的收回了目光,说道:“你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在山上天天有菜吃,你知不知道我可是很久没有吃菜了,前几天受不了了,差点就下山去买了。”

    尹志平一听急了,赶紧道:“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啊,全真弟子随意下山,可是要被门规处置的,到时候几十棍子下来,杨师弟你的屁股可就要不得了。”

    “要不得就要不得,我的屁股管你什么事了?”苏易突然很警惕的盯着他,坐在地上蹭蹭蹭的后退了几米,手指颤抖的指着尹志平道:“难道你……难道你对我……想不到你竟然是个这么肮脏的人……真的太不纯洁了!”

    尹志平面露无奈之色,无力道:“好了杨师弟,不管你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我已经被你伤害到了,所以不要再演戏了好吗?”

    “切,真无趣,真怀念以前那个稍微一**就慌里慌张的尹师兄啊!”苏易叹息道:“学好三年,学坏三天这话可当真不假!”

    “这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苏易认识数月,尹志平似乎也学的多了几分……嗯……若是帅哥的话,叫洒脱之意;若是丑男的话,那只能叫**气息了……真是对这个看脸的世界绝望了。

    这回轮到苏易被噎了。

    “好了,不跟你多说了,我也该回山了。”尹志平起身拍了拍屁股,就要回山,“我是你唯一的师兄,师傅如今不在,我这才能以监督师弟练剑为由经常下山,但是下山时间长了仍会惹人非议的,赵师兄最近对我可是意见很大的样子。”

    “敢有意见揍丫的……”苏易不屑道:“偏偏你要装什么君子,对他礼让再礼让,现在人家都骑到你头上了,你还准备用手给他接屎接尿怎么的?”

    “哼,让他三分又如何,反正咱们全真教一年一度的大比已经将近,到时候狠狠的揍他一顿,师兄我可是君子,打人也要打的光明正大,赵师兄剑法精湛,内功修为精深,我这做师弟的没办法手下留情,无奈之下只得痛揍其一顿,实在是无可奈何啊无可奈何!”

    果然君子什么的最不可信了。

    苏易惊讶的看着大放厥词的尹志平,没想到竟然看到了这个家伙不要脸的一面,他可不会承认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一说。

    “好啦,我走啦。”尹志平摆了摆手正要离开,身形却突然间顿了下里,神态怪异的看了苏易一眼。

    苏易莫名其妙的回了一眼,心道你这是什么诡异眼神?然后这才听到了远处似乎有银铃般的清脆笑声传来,竟然有女人朝这边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