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配角的逆袭,第二十二章 赵志敬 乖乖接受咱的吊打吧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二十二章 赵志敬 乖乖接受咱的吊打吧

第二十二章 赵志敬 乖乖接受咱的吊打吧

    “下一场,由赵志敬对阵杨康!”

    随着王处一的高声呐喊,苏易和赵志敬两人缓缓走出了人群。

    赵志敬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杨师弟,请吧。”

    苏易同样回以一个微笑,“还请赵师兄手下留情。”

    说完,拔出长剑,一式有凤来仪使出。

    赵志敬同样回以此招。

    例行公事之后,赵志敬不再忍耐,咧嘴狂笑,第一招便手成握刀式,握住宝剑,一式全真剑法中杀伤力最大的金戈铁马,毫不留情的斩向了苏易。

    这一式金戈铁马乃是当年王重阳在沙场之上所创,其时正值大宋疲软不堪,连连吃了败仗,他空有满心抱负却不得施展,心情郁结之下,创出了这一式与他道家心态绝不相符的剑招来。

    赵志敬修炼全真剑法已有十数年,自然是无比的纯熟,这一招用出之后,平和的习武场上,竟似有沙场之声传出,煞气无比的浓烈。

    面对来势汹汹的赵志敬,苏易不慌不乱,剑尖轻颤,同样以全真剑法迎敌,竟然轻而易举的将此招接下。

    全真七子顿时都面露惊奇之色,方才苏易所用的招数他们都再熟悉不过了,乃是全真剑法中的对月独酌,可在苏易用来,姿势竟然与其他人大不相同,偏偏威力却是极大,竟然能够轻而易举的接下赵志敬的全力攻击。

    赵志敬全力一击未能得逞,怒哼一声,唰唰唰又是三剑,剑剑不离苏易周身要害。

    苏易长剑轻甩,将这三剑悉数荡开,随后剑尖直指赵志敬,身形急冲,向着赵志敬刺去。

    锵!!!

    两剑相交,一声长鸣,苏易同样无功而返。

    赵志敬连连后退几步,面色凝重的看着苏易,只觉得右手虎口酸麻不已,想不到对方的内力修为竟然如此不凡,即便较他也只是稍逊一筹而已,加上对方前冲之势,这一击竟然让他不大不小吃了个暗亏。

    “杨师弟果然厉害,看来师兄我倒是不必留手了。”见苏易眉目未开,年岁仍幼便已经有此等修为,赵志敬心里忍不住又开始嫉妒起来,故作大度的说了一句,心道你这家伙实力不弱,我便是重伤了你,也可以推说你实力太强,我没法留手。

    “师兄你还不攻过来吗?你不过来,那我就攻过去喽?”苏易却略带轻蔑的笑了笑,挑衅般扔出了一句话。

    赵志敬何曾被人如此轻视过?当下忍不住大怒,也懒得再做表面功夫,眼眶之内泛起凶光,持剑向苏易冲去,剑刃之上,却是已经带上了一丝杀气。

    苏易丝毫不惧,仗剑而立,与赵志敬战作一处,两人所学都是全真剑法,这一认真交起手来,乒乒乓乓,你来我往好不热闹,一时之间难分高下。

    赵志敬无论内力还是剑法修为,都凌驾在苏易之上,面对此等强敌,苏易全心投入,不敢有半分懈怠,手中剑法不停,行云流水一般随意挥洒,一时之间竟然与赵志敬拼了个旗鼓相当。

    斗得一百余招后,两人仍是难分高下!

    越战越是痛快,苏易心下战意越来越强,忍不住仰天长啸,手中长剑再次加快了速度,剑法风格一转,全真剑法竟然变得似是而非起来。

    赵志敬顿时别扭了起来,只感觉苏易的全真剑法突然完全变了个味道,感觉自己好像无论攻向哪里,都是在对方的意料之中一样,明明自己剑法占优,但却偏偏占不到丝毫优势,甚至隐隐还有落于下风的趋势。

    而看台上,全真七子皆已经是目瞪口呆,马钰忍不住惊叹道:“无量天尊,这当真还是我全真剑法吗?怎么感觉似是似不是呢?”

    “这当然是全真剑法!”全真七子中孙不二无疑最弱,所以王重阳当年曾经赐她一柄宝剑防身,因此若单论剑术修为,恐怕孙不二却是要排在首位了,只见她激动的手指间连连比划,嘴里还喃喃道:“灵蛇出洞、白云出岫、一波三折、丹凤朝阳……这可不就是我全真剑法吗?也许是被这小子给改动了?”

    丘处机此时是众人中最得意的,苏易这回可给他涨了大大的面子,他忍不住乐呵呵道:“康儿的剑术修为虽然算不得太强,但他悟性却是极佳,半年前我带他前来终南山,路途中他便曾经说过无招胜有招一说,也正是听了他这一句话,我这才有所领悟,剑法大进……由此可见,这小子在剑上的悟性,堪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

    此时赵志敬已经渐渐落了下风,他感觉对方所用的每一招每一式都与他似乎相同,却又大为不同,但有一点共同点就是,他的招式被克制的死死的,就仿佛窝囊老公遇到了彪悍媳妇儿,有力无处使,完全被吃定了。

    苏易心里哈哈大笑,当年林朝英气愤王重阳负心薄幸,创出了一套玉女剑法,这套玉女剑法招式名字与全真剑法一般无二,剑招也是颇为相同,但倘若两者当真交起手来,全真剑法却是被克制的彻彻底底。

    倘若与旁人交手,玉女剑法不过是一套还算优秀的剑术而已,但若对上全真剑法,这套玉女剑法立马化身绝世剑术,犹如打了鸡血一般威力蹭蹭蹭就上去了。

    当年王重阳曾经立下规矩,但凡全真弟子,遇到古墓传人务必退避三舍,因此两派虽然相隔甚近,却从无来往……苏易赌的就是全真七子都没有见识过玉女剑法,他之前用全真剑法对敌,事后转为玉女剑法,先入为主之下,这些没见过玉女剑法的家伙绝对会把这仍看做是全真剑法。

    君不见哥这会儿用了这么多招,那些老牛鼻子们也没有叫停不是吗?

    玉女剑法一经施展,赵志敬迅速便彻底落了下风,不一会儿身上便连连被削了几口道口子,身上的衣服迅速像丐帮的队服靠拢……所幸苏易手下留情,倒是没有让他见血。

    越打越是窝囊,越打越是气愤,赵志敬已经是二十多岁的人了,比苏易大了好几岁不说,拜入全真教的时间也远较苏易来的长久,结果竟然仍是不敌他,当着全真教上下所有人的面被他虐打,毫无还手之力……这对爱面子且心胸狭隘的赵志敬来说,几乎可以说的上是血海深仇了,心情一时郁结难消,他胸中怒意越来越强,双目之中渐渐泛起了红光!

    “啊~~~~~”一声怒吼,面对苏易刺向肩膀的一剑,赵志敬不闪不避,竟然用身体迎上前去。

    扑哧!

    场面急转,苏易长剑竟然直接透肩而过,赵志敬面露残忍笑意,右手松开兵刃,抓住苏易刺进他身体的的剑刃,将之牢牢握住,而左手接过落下的长剑,毅然决然的向苏易的喉咙刺去,心神俱狂,精神失守之下,他也不再遮掩,竟然是要当着全真七子的面痛下杀手了。

    “不好!”全真七子皆是大慌,哪料想得到方才还打得好好的,这会儿便要分出生死了呢?”

    “畜生尔敢!!!”

    丘处机一脚踹开椅子,凌空飞向比武场地想要救援,奈何距离过远,却是来不及了。

    苏易却是凛然不惧,丝毫不慌,松开被赵志敬控制住的兵器,身子一扭,平地上凭空多出了数道残影,长剑划过残影,扑了个空,而苏易本人却是已经跃到了赵志敬的身后,狠狠一脚踹在了他的背后。

    “噗……”

    一口鲜血喷出,赵志敬踉踉跄跄向前扑去,而这时丘处机也已经到了,面对想要对他徒弟下杀手的混蛋,同样狠狠一脚踹在了他的前胸处,赵志敬前扑的身子顿时以更快的速度向后面飞去。

    苏易闪身躲过,只见赵志敬足足凌空飞了好几米远,方才重重的落在了地上,连连翻滚了好远,震起灰尘无数,这才停在地上不知生死了。

    丘处机心忧爱徒,这一脚没有丝毫留情,竟然将赵志敬活活踹晕了过去。

    马钰急忙上前查看赵志敬的现状,只见他此刻右肩上插着一把剑,鲜血长流,右手之上也是鲜血淋漓,再加上被丘处机苏易师徒俩一套组合技踢下来,此时情况当真是无比凄惨……多亏了他多年精修的全真内力,否则恐怕立刻便要小命玩完了。